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34章 坏了!

    看着十七娘那向往的模样,张毅就犯了难!

    心里寻思着,没有想到啊,十七娘居然想过那种平淡的日子,不过就现如今的情况自己却是很难办到的。

    正所谓不当家不知油米贵,有那种想法固然是好,可是那也需要银子的。

    不然的话春芳楼上上下下二十口人真去种地,别说到时候究竟会不会过的舒坦,只怕不被饿死就不错了。

    可是倘若有了使不完的银子就是另一码事情了,偶尔耕耕地,种点儿小菜,然后再养上七八只小母鸡,不愁吃不愁穿的那叫享受。

    所以一个是迫于生计,另一个却是享受生活,两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别说十七娘有这样的想法,甚至楼里边所有的小娘都有这样的想法。

    在风月红尘里混饭吃,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如果有其他的出路,谁又愿意逢场卖笑,赚取那连自己都觉得下贱的银子?

    所以明知道小娘们都非常讨厌这样的生活,张毅却为了生活不得不绞尽脑汁让春芳楼的生意好起来。

    “十七娘,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如何?”张毅想了想,一时间居然找不到安慰的话来,他本想对李可心说我保证以后...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讲故事。

    “恩?你还会讲故事?”李可心小脸微微一动。

    “那是当然!”张毅点了点头,然后便开讲:“从前在皇城根外住着一位孤寡老翁,因为家境贫寒所以不得不伐柴烧炭为生,幸好家中有一头老牛.....时值寒冬.....”

    故事很简单,就是卖炭翁的故事,不过却被张毅添油加醋说的非常凄惨,特别是当张毅说到木炭和牛一起被白衫儿拉走只给了老翁三尺红菱的时候李可心早已经泪流满面。

    “呜呜!..那老翁...好..可怜!”

    李可心一边呜咽抹着眼泪,却还惦记着卖炭翁的悲剧遭遇,担心卖炭翁仅余三尺红菱换不回粮食,也担心没有了老牛以后的日子更加艰难。

    “是啊,可怜!这就是生活!”张毅叹了口气,缓缓道:“寒冬腊月,那卖炭翁本就衣着单薄寒冷无比,却希望木炭卖个好价钱又期望天气更加寒冷。然而我们如今的情况又何尝不是如此?

    十七娘你厌倦了楼里的生活,其他的小娘又怎会喜欢?都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整日里为了果脯的三无个铜子纵然面对那些总是想占你们便宜的人还要笑脸相迎,咱们又何尝不是悲哀?

    所以咱们要做的便是趁着现在多赚点钱,将来无论是买个庄子种地还是改行做其他营生总会比现在强!”

    “这个理我也是知道的,就是一时间有些感叹罢了!”李可心擦掉眼角的泪珠,感叹道:“不过你这故事虽然算不上是安慰人的话,却让人不禁深思。一句心忧炭贱愿天寒,可谓是道尽了世间穷苦人的心生。”

    说话间,李可心又是一声叹息,望着张毅喃喃道:“你若不是生在我春芳楼就好了,就算是普通人家也有机会科举。!”

    “十七娘你这是哪里话?不能科举怎么了?天底下那么多不能科举的人活的潇洒的那也是大有人在的!”张毅可不喜欢什么科举,上辈子从读幼稚园开始读书读到大学毕业将近二十年,而这二十年里大考小考考了无数遍,找就厌烦了。

    所以对科举这东西根本就不感冒。

    “你就会强词夺理!”被张毅这么一说,李可心到是不留眼泪了,没好气的白了张毅一眼,说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可是圣贤之言,自然是不会有错的。你现在生活在咱们这个小圈子里没见过外面的世面,倘若真有一天你有了机会开了眼界,只怕你不要怨我等姐妹才好!”

    怨?

    怎么不怨?

    张毅心里早就怨的不得了。

    天天对着一只只漂亮的小妖精,能看不能吃,这算不算怨?

    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能自己没事想想,要真敢说出来估计就算是李春芳来了都救不了他。

    张毅嘿嘿一笑,道:“我那儿会怨你们呢,若不是大娘和你们,我找就不知道饿死在什么地方了,又哪里来的现在?再说了,咱们现在的日子虽然卑微了些,但是古人不是说过吗?莫欺少年穷,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相信现在的卑微只是暂时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有希望就能改变!”

    张毅说的兴奋,可是突然,只听外边‘吱嘎’一声,惊的两人顿时一个激灵。

    显然,旁边有人开门。

    张毅那个汗啊,都快两更天了,这是哪位小娘睡不着啊?

    果然,刚刚还在心里嘀咕,一连串轻微的脚步声便响了起来,顺着脚步的声音听去那不是大娘李春芳的方向吗?

    坏了!

    张毅暗叫糟糕!

    肯定是因为考虑到明日春芳楼重新开业以及对联彩头的事情李春芳睡不着,所以才出来查看一番。

    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人的心跳也越发的加快。

    在这个时代,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如果这个时候李春芳冲进房里,那他们两人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两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可是如今却没有一点办法,都心里暗自期盼李春芳不要敲门才好。

    如果敲门,这门到底是开....开始不开?

    正是越担心什么,来什么。

    那脚步声刚到门外顿时停住,然后便传来了李春芳的声音。

    “十七妹,你睡了吗?”

    声音很小,却异常清楚,吓得两人满头大汗,李可心更是满脸焦急就要应声,却被张毅眼疾手快一把捂住。

    开玩笑!

    这当口要是应了声只怕李春芳不想进来,那也要进来了。

    更何况张毅记得非常清楚,他进来的时候那可是关了门的,不仅关了门还插上了门栓,只要里面的人不开门外面的人就别想进来。

    可是里面不做声,却不代表外面的人不继续。

    紧接着外面又响起了轻微的敲门声,连带着李春芳再次小声问道:“十七妹,你睡了吗?要是没睡便把蜡烛给灭了,这天干物燥的小心走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