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36章 十七娘,我憋不住了!

    人有的时候真的有些怪。

    明明刚才还困得不行,可是这会儿到了床.上.却精神的不行。

    张毅非常肯定自己绝对不是回光返照,而是真的睡不着。

    李可心也同样如此。

    于是在寂静的夜空中,彼此都围绕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犹如一剂兴奋剂一般,亢奋异常。

    “十七娘?”

    “嗯!”

    ....

    “小毅?”

    “十七娘?”

    “小毅?”

    “十七娘!”

    .....

    “十七娘...我.....”

    终于,张毅真的有些憋不住了!

    他忍的非常辛苦。

    “啊!你...小毅,你...”李可心顿时一惊,整个人都突然间就像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兔子,顷刻间顿时缩成一团。

    “十七娘,我想上厕所,我真憋不住了!”张毅没有想到李可心居然这么大的反应,当下赶忙道:“今晚估计水喝的有点儿多,先前就一直想想声厕所的,本想着等大娘和四娘商谈完毕便能出去,可是.....”

    张毅一脸的无奈。

    正所谓人有三急,这尿尿更是头等大事,憋一会儿还好,可若是憋的久了天知道会不会尿在床上。

    可若是真的那样,他的一世英名可就算是毁了。

    “可是...可是我这儿没有马桶啊!”李可心也是焦急万分。

    若是以前的春芳楼婢女、仆役无数倒马桶之人自是不缺,可是如今的状况楼里所有人加在一起也就才这么区区二十个人,所以为了节约请人的资金,想要上厕所便只能去一楼的茅房了。

    然而想要下楼,对面便是四娘的房间,这门一开那就玩大了。

    怎么办?

    “小毅,要是你实在憋不住的话,你直接开门快步跑下楼去吧!”最终,李可心迟疑了一下,皱眉道:“若是快一些大姐....大姐定然是发现不了的!”

    张毅同样也想过这个问题。

    可是行不通啊!

    如果这间房间没有人,那还好办。

    可关键的是这可是你十七娘的房间,一旦他张毅溜出去外边肯定会知道有人出了房门,况且春芳楼就这么大稍微一询问那岂不是害了十七娘吗?

    虽然也有可能不被发现,可是张毅却不敢冒这个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可如果不出去,又憋的难受,这种感觉太特么纠结了!

    “我还是忍忍吧!”张毅强撑着,压低声音道:“兴许大娘他们也应该睡了,现在只怕已经到了四更天,就算她们不想睡也要为明日的大事着想!”

    “恩,那你...便再忍忍!如果实在没法子...你便...”李可心心里也是一阵温暖,被人关心的感觉真不错,虽然这个人是张毅。

    “好!”张毅咬着牙,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尿尿的事情。

    然而不去想特么的下面胀的他没办法不去想啊!

    终于又忍了将近一刻钟,张毅此时已经冷汗直冒,再这么下去他还真的憋不住了。

    感受着张毅身子不住的发抖,李可心不淡定了。

    毕竟两人虽说考虑到男女大防身子有些距离,可是毕竟是在一张床上,这点儿感觉还是有的。

    李可心想了想,轻手轻脚的便下了床,随着蜡烛被火链子点燃,她这才发现张毅此时竟然满脸苍白,豆大的汗珠如同瀑布一般不住的从脸颊上往下滴。

    可以看得出来,张毅到底承受着如何巨大的痛苦。

    没来由的,李可心心里又是一暖,眼前这个小...男人竟然为了自己....

    “小毅,你还是出去吧!”李可心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雾气弥漫间轻声道:“看着你这般难受...我...”

    “...我..扛得住!”张毅依旧在坚持。

    “就知道逞能!”李可心白了张毅一眼,嘴上虽然不客气,心里却有些心疼,转过身不愿看到张毅痛苦的样子。

    然而李可心转头之际,她突然发现了就在那桌案上边居然放着两个圆口花瓶。

    那花瓶虽是不大,却是上头细,下面圆的葫芦状,下方圆滚滚的肚腩看上去极为喜庆。

    虽说是花瓶,事实上上面并没有插.入鲜花,这还是以前留下来的老物件。

    看着这两个圆口花瓶李可心顿时一喜,然后小脸却不知怎的便红了起来。

    “那个...小毅,要不...要不..”李可心只觉得自己的脸颊越来越烫,说气话来更是细弱蚊吟,最后一咬牙道:“要不...你便用花瓶先解决一下吧!”

    只待她将话说完,更是羞的无地自容,小脸红的娇艳欲滴,一头便钻进了被子不再看张毅。

    花瓶!

    张毅也是眼睛一亮,对啊,花瓶!

    他现在早就尿胀的发虚,此时那儿还忍得住?

    一个纵身便跳下床去,一只手便将其中一个花瓶拿了起来。

    可是....

    张毅再次为难了!

    特么的这花瓶.....

    “小毅,你...你怎么还不?”李可心见张毅那边久久没有动静,又是担心却不敢回头看。

    张毅心里也是郁闷啊,好不容易有了希望,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圆口花瓶别看看上去挺大的,实际上那瓶口居然只有拇指大小,他那活儿本就雄伟,再加上如今憋尿膨胀,压根儿就放不进去啊!

    “十七娘,不是我不想...实在是这瓶口太小,我放不进去!”张毅也很无奈,可是这事儿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他也不好不说,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你这儿还有没有瓶口大一点儿的?哪怕是敞口的也行啊!”

    “放...放不进去....”李可心回念着张毅刚刚说过的话,顿时脑海里就想到一个难堪的画面,后面的话更加说不出口。

    张毅也是急了,如果刚才没有这花瓶他估计还能多忍一忍,可是既然有了瓶子就像沙漠中看到水源的人一样,哪里还忍得住?

    可是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特么的难不成尿在手上?

    “十七娘,你这儿到底有没有敞口的瓶子啊,我快忍不住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李可心那敢往回看,可是张毅那边的问题不解决还真不行,她只好道:“干脆..干脆你将那瓶口打碎....我估摸着就能放进去了!”

    至于张毅那活儿有多大,李可心不知道,只能闭着眼睛想办法。

    “那也只好如此了!”张毅叹息了一声,只能可惜这花瓶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