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37章 胡思乱想

    事实上不砸碎瓶口....也可以!

    起初张毅也是急的发慌了,愣是想着能够立马解决,现在四周一看没有灌口瓶就只能想办法了。

    好在圆口瓶的瓶口虽然小,但是终究还是瓶子,瓶口的入口处虽然将东西放不进去,可是如果手艺好点儿也能凑合用。

    拿着圆口瓶,张毅回过头看了正将被褥捂着头的李可心一眼,老脸一红赶忙快步找了个角落开始放水。

    “咕咕咕.....”

    闸门一开,顿时一阵的舒爽。

    可就在一边撒尿的时候张毅又想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李可心此刻到底在干嘛?有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

    终于尿完了。

    张毅总算长长的松了口气,都说活人不会被尿憋死,可是真的被尿憋住的时候才知道那是一种多么痛苦的领悟。

    随着张毅这边完事,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

    而此刻对面房间似乎也停止了谈话,然后烛光也熄灭了,二楼上立刻又陷入了沉寂。

    不过张毅此刻却并没有急着出门,谁知道大娘和四娘到底有没有睡着呢?

    万一两人还没有睡着,他这一出去岂不是憋了那么久的尿不是白憋了吗?

    反正刚才已经在十七娘的床上睡了会儿,那就....再借睡一会儿!

    打定了注意,张毅也不管李可心捂着脸到底有没有睡着,轻车熟路的便又爬上了床。

    “小毅,你...完事儿了?”

    李可心只觉得床上一震,瞬间便明白张毅已经上了床。

    “嘿嘿!恩,完事儿了!”张毅心情很不错应声道:“四娘那边已经熄蜡烛了,我估摸着应该是刚睡下还没睡着,我先躺会儿,待她们睡熟之后便出去!”

    能和乖乖十七娘同床共枕那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呐!

    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机会简直就是千载难逢啊,躺在温暖的被窝里,闻着床上十七娘那淡淡的幽香别提多美了。

    正所谓饱暖思***,饥寒起盗心。

    刚刚才帮老二解决了问题,可是闻着闻着这家伙又开始作怪了。

    “哎!老二啊老二,你可不能乱来啊!”张毅心里又是期待又是老火,暗暗想到:“旁边可是你的十七娘啊!要是你真敢动什么邪念,你还是人吗你?而且人家十七娘对你那么信任,就凭这份信任你也要老实点才是!”

    张毅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可是越是不想去乱想,脑袋里十七娘那曼妙的身影便越是清晰,而且这个时候李可心不小心一个反正,那小脚丫不知怎的隔着棉被就踢到了张毅的下面。

    这可就坏事儿了耶!

    要知道,李可心只是翻身,所以踢出的力道就比较小,再加上有棉被做缓冲,如此一来这力道更是被削减去了气愤。

    如此一来那力道就更挠痒痒差不多。

    所以这一觉就如同...如同是在给张毅的兄弟按摩一般,他那儿还受得了?

    顿时张毅只觉得一股燥热瞬间而起,若不是脑海里还有一丝理智的话估计早就化身狼人了。

    可是即便是控制住了身体,然而思想却是根本无法控制的,在这种难以言喻的微妙环境中张毅简直是度日如年。

    不过张毅却也很恼火,心道:哥们可是个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男人,若要是面对着十七娘这样的极品美女还不动心的话,那还不成了柳下惠了?

    想到这儿,张毅心里那股对李可心的罪恶感居然居然消失了不少。

    要怪...就怪十七娘长得太漂亮了,是个男人他就会动心啊!

    “小毅,先前我给你说的话....你没放在心上吧?”李可心的话打破了沉静。

    虽然已经解释过,不过李可心还是希望张毅采用她的建议。

    毕竟在她的眼里张毅虽说学过一些课业,可是就凭着她们这些小娘东一句,西一句的教授根本就没有系统学习过。

    更何况张毅也不像其他学子那般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作为春芳楼的小厮,张毅身上可是肩负着不少的差事,如此一来能用在学业上的时间那便少之又少。

    这样学到的东西如何能与整个江宁士子比肩?

    “啊,放在心上?”张毅正满脑子胡思乱想,突然被李可心一句话问过来那儿知道她问的是啥?只好依着刚才依稀听到的几个关键词赶忙回复道:“十七娘您的话我怎么会不放在心上?”

    “哼!”

    李可心轻哼了一声,这家伙根本就没听自己说话。

    她却是脸皮薄不好意思说第二遍,只得暗暗生着闷气。

    张毅却犯了难,难道哥们少听了两句?

    不过...十七娘生起气来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张毅心里嘿嘿一笑,赶忙道:“十七娘,我刚才正琢磨大娘和四娘究竟睡着没有,你的话就听了一半....嘿嘿,我若是说错了话你可别生气。要是气出病来,我的罪过那可就大了!”

    “油嘴滑舌的!”李可心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虽说是在骂可是话里却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反而就像一位少女向男友撒娇的模样。

    “啊!”

    张毅一愣!

    这个样子的十七娘他还是第一次碰见。

    平日里十七娘虽说温婉可人,可那也是对自己人罢了,对待那些恩客就算是笑脸也是欠奉,可是如今却一副小女儿姿态顿时就让张毅的脑子差点儿当机。

    难道...难道...难道十七娘对自己真有那么点儿意思?

    转眼一想,张毅又悲剧了。

    从理智上的分析来看,十七娘很有可能对自己只是长辈对待晚辈的感觉,至于男女之情或许更多的只是性别之上的提防,而不是害羞。

    想通了这一点,原本还蠢蠢欲动的小东西立马就无精打采起来。

    真是长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张毅一边拉怂着脑袋,一遍又一遍的想,要不要试探一下?

    而一边的李可心不好再提起她自己写的对联的事情,却又担心张毅的对联不足以应付明日的开业,只想着定要想个法子将话题重新引到对联上来。

    当下,李可心想了想,幽幽说道:“小毅,今日.你说你两幅对联胜了刘断阳刘公子,却不知是那两幅对联,可愿说与我听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