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39章 做鬼也风.流

    “烟锁池塘柳.....等灯登阁各攻书......”

    李可心嘴间低吟,眉宇微皱,两眼微闭,在那烛光的映照下格外动人。

    只不过张毅这两幅对联又怎是她能够对出来的?

    沉吟良久,却依然没有想出个头绪来,她不禁叹息:“这两幅对联果真了的,怪不得就连刘断阳公子也对不出来。不过你能想出上联也正合了你那句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句话!”

    张毅本想安慰几句,可是听李可心依旧称刘断阳为公子,心里却是极不舒服。

    心里暗暗想道:那刘断阳对不出来就是应有之理,对联可是哥哥我想出来的怎么却成了妙手偶得之了?

    “十七娘,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他刘断阳对不出来别人就对不出来了?”张毅虽然心里不爽,嘴里却道:“常言道高手在民间,这天地间的高手又何止一个刘断阳能够比拟的。在你们看来这两幅上联堪称千古绝对,却不知我找就有了下联,而且还不止一脸呢!”

    张毅可不是信口胡说,而是这两幅上联本就有好几副下联。

    毕竟在另一个世界的古代中,这两幅对联那可是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文人骚客的洗礼,日积月累下来有几幅工整的那就很正常了。

    “果真有下联?”听到张毅这么一说,李可心顿时一个激灵,那软如棉花般的小手慌忙间竟然抓住了张毅的胳膊,欣喜道:“快说来听听!”

    在李可心的心里,这两幅对联号称绝对那是一点也不夸张,甚至她觉得纵观整个大周想要将这两幅对联对出那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张毅却说他早已有了下联,而且还不止一联,这无疑让他惊为天人。

    要知道,张毅在她的印象里学问并不算出众,可是突然间来了这么大的一个反差,无疑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下联自然是有的。”张毅嘿嘿一笑,得意道:“那烟锁池塘柳无非就是一个五行对,金木水火土的一种排列而已,算不得多难!”

    说着,张毅眼角瞟了一眼急切的李可心,道:“这下联我有两对,一为炮镇海城楼,其二则是灯垂锦槛波。”

    张毅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仿佛随口而出。

    可是李可心却是瞪大了眼睛,一张嘴久久说不出话来。

    她没有想到,张毅果然对出了下联,而且....而且居然还真的不止一联。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李可心还觉得张毅只是在开玩笑,甚至能说出上联都已经是极为难得。

    那么现在就足以让她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天才?

    鬼才?

    ......

    看着李可心恍若呆立的木偶一般,张毅心里那个爽啊!

    心道,以前没有表现,那是哥们低调,现在十七娘总该高看哥们我一眼了吧?

    “小毅,这对联....真的是你所作?”李可心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毕竟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说守宫砂能够作假她相信,可是学问这东西那可是半点儿也做不了假的。这两幅对联其难度不言而喻,可是张毅却能够直接对出不止一联,如果是真的,那么张毅的学问要道什么地步?

    她本就是官宦人家出生,可以说家里本就是书香门第,对学问一途虽不说自当大家,可也不是那种浅薄之辈,当下她便想到了一种可能。

    那便是这两幅对联都是张毅道听途说而已。

    可是如果是道听途说,这两幅绝对又何故未闻名于世?

    这无疑让李可心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当然是我所作!”张毅可没有半点儿抄袭的自觉性,当下拍了拍胸.脯肯定了自己的回答,然后神色一凛道:“十七娘,区区对联不过就是文字游戏而已,却是不能当真。这东西和诗词一样,权当是消遣之用,与国无益,与人也是无益。

    我到是觉得一个人之所以能称之为才,真正应该取决于这个人的才华对国家,对我们民族的贡献。就比如那当年创造出纸张的前辈,因为创造出了纸我们便可以换掉沉重的竹简,从而使的文字可以更加方便的流传。又比如近年出现的水车,一座水车便能满足百亩良田的用水,省却了不知道多少人力物力,他们的发明者在我看来才算的上真正的大才!

    与他们相比,就算诗词作的再好有何用?是能当衣穿还是能当饭吃?”

    说了一翻大道理,说的李可心哑口无言。

    可是...李可心又觉得张毅不对。

    就才学而言,难道诗词果真无用?

    她本想反驳,却是词穷,想尽了言语终究说不出话来。

    张毅心里嘿嘿一笑,论四书五经哥们也许不行,可是论到其他方面,在这个时代哥们还真就没有怕过谁!

    其实张毅无非只是偷换了一个概念,把才子二字偷换到了有用和无用上面来了。

    诗词歌赋其实也有用,不过大多是出于欣赏的角度。

    就好比有人说,人类在进步中当不再为衣食住行而担忧的时候便是追求精神满足的时候。

    诗词歌赋其实就是精神粮食,只不过无法用物质体现而已。

    “那照你这么说来我大周的士子都岂不是成了无用之辈?”被说的无法反驳,李可心没好气的白了张毅一眼,她算是看出来了,张毅这家伙还真有几分辨才,自己再和他说下去恐怕也没有什么结果。

    “嘿嘿,我可没这么说!”

    能让十七娘吃瘪,张毅心里倒是觉得有趣的很。

    特别是她朝自己翻白眼的样子,那叫一个销魂。

    不过张毅将方寸把握很好,两人说说笑笑竟然不知不觉到了五更天。

    到了这个时候,张毅才觉得光阴如梭,暗道时间过得真快,一想到白天还要忙活即便是想要赖在十七娘的闺房里拿也是不行了。

    只是这一趟也不算白来,张毅心里美滋滋的。

    正所谓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能和十七娘同床共枕....呵呵,就算死了也值了!

    和十七娘匆匆告别,张毅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轻手轻脚的朝楼下走去。

    回到房里,手里朝着鼻尖一摸......嘿嘿,还残留这十七娘的体香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