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40章 不仅卖茶还卖文化

    张毅是被吵醒的。

    试想,十来个莺莺燕燕的女人不住的在楼里楼外来来回回跑上跑下,是个人都睡不着。

    特别是她们一惊一乍间的惊呼的打闹声简直让人无语。

    慢吞吞的起了床,张毅这才发现天都还黑着,估计也就辰时时分,也不知道哪些小娘怎么精力为何如此充沛。

    胡乱的穿好衣服,刚刚走到大堂就听到了大娘李春芳的声音。

    “三妹,你说咱们要不要在横梁上饶几圈彩带?”李春芳正站在大唐中间,一双明亮的眸子不住的打量着大堂的装饰。

    虽然昨晚众人就商量过春芳楼以后要走的是高雅路线,可是就几幅字画点缀在她看来未免单调了一些。

    “大姐说的极是,若是加上彩带自然是要喜庆一些!”三娘李秀娥同样的朝四周看了看,附和道:“不过...毅哥儿可是说了咱们不用其他装饰,你看要不要先问问他?”

    众人都没有注意到张毅已经出来,都聚集在了一块儿。

    “三姐说的是,我看还是让毅哥儿来咱们商量一下再说!”十娘李茵彤想了想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总之,虽然大家对李春芳的意见有所支持,但是却都没有盲目的立即改动。

    张毅在一旁不禁感动万分。

    其实绕一些彩带这样的事情她们做主就可以,但是这些小娘却并没有这么做,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和自己商量之后采取行动,这无疑显示出他在众女心目中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但正所谓小细节才能看出大文章,这一刻张毅心里无疑美滋滋的。

    他心里暗道,想不到哥们在小娘们的心目中还是蛮重要的嘛。

    不过现在可不是感动的时候,张毅赶忙大步上前,看着一众早就打扮的花子招展的小娘们却是一阵无语。

    自己不是找就给她们说了直接穿侍女装吗?

    怎么一个个的又打扮的招蜂引蝶的?

    看到这里,张毅心中万般郁闷,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小娘们还不是为了楼里的生意?

    “彩带我看先不忙,不过小娘们,你们是不是将衣服给换换?”张毅走到众女中间,郑重道:“就按按昨晚咱们商量好的,你们全穿侍女装!”

    “可是...小毅....”李春芳有些迟疑,想了想才道:“要不还是不要换了?”

    不仅是李春芳,事实上其他小娘这一刻也很是迟疑。

    她们都非常清楚,虽说个个对自己的姿色都相当自信,可是正所谓人靠衣装,穿上好看一点儿衣服自然能增色不少。

    当然,这些衣服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暴露了一点。

    可是...那家的清楼不是如此?

    所以,在他们看来张毅让他们换上侍女装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出于不希望她们走上老路,靠出卖色相迎合客人。

    “换,必须换!”张毅斩钉切铁的说道。

    此时张毅黑着一张脸,他费尽心机就是为了转变春芳楼的经营路线,当然也是出于众位小娘们的未来的考虑。

    顿时,场面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她们还是第一次看见张毅用这样的语气对他们说话,所有人都仿佛第一次看见张毅似的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然而张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也后悔了,暗自自责的同时赶紧解释道:“刚才我说话有点儿重....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毅哥儿....”

    .....

    张毅不道歉还好,他这一道歉一个个小娘顷刻间就成了泪人儿,那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还夹杂着呜咽声。

    “毅哥儿,大娘知道你这是为我们好,想让我们不要以姿色示人~”这时候李春芳叹了口气,喃喃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次已经是咱们最后的机会。如果这次不能让楼里有所起色,恐怕...恐怕.....”

    别看李春芳以前说过如果不成大不了去乡下种地。

    可是众女都非常清楚,真的种地的话那只不过是一个奢望罢了。

    且不说她们都是一群基本上没有生活技能的妇人,就算是他们不喜抛头露面去田间地头干活,可是就凭着她们自己真的能养活自己吗?

    到了最后,一切的重担还不是要压再张毅的肩膀上?

    毕竟,张毅是春芳楼唯一的男人。

    正是如此,即便是她们心里早就极度厌恶穿着身上看似华贵却是他们心中最不愿意穿的衣服,她们依旧穿上了。

    她们所想的不过是希望张毅的压力能够小一点,春芳楼能够再苟延残喘一些时间。

    张毅摇了摇头,他总算是明白了,感情昨儿自己给他们说的全都白说了。

    不过他也不怪这些女人,自己没能将理由说清楚,她们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大娘、二娘....诸位小娘!”张毅顿了顿,然后终于开口问道:“你们觉得就算你们穿上这些衣裳,能与其他清楼相比吗?“

    “不能!”李春芳应道。

    春芳楼里姑娘们的衣服虽然都很华贵,不过那都是几年前春芳楼生意不错之时置办的行头。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衣服无论是款式还是用料都已经有些过时,与其他清楼的那些姑娘们新置办的衣服自然没有可比性。

    张毅点了点头,接着道:“既然咱们在这一块没有长处,那么小娘们为何又出此下策呢?”

    一边说,张毅已经走到了那几幅字画跟前,指着字画道:“你们都是行家,对于这些诗词的分量自然是知道的,还有那两幅对联,我们甚至不惜重金弄出噱头,其实都是为了打造我们春芳楼的知名度。

    以前咱们楼里是什么名声,我不管。可是从今天以后咱们春芳楼只要别人一提起就必须觉得咱们这里才是学问的汇集之所。在咱们这里才能看到、听到咱们江宁最高端的诗词歌赋!”

    “咱们不开清楼了?”李春芳有些头晕。

    她觉得张毅说的这些和原本的计划好像有变。

    “当然不开清楼了!”张毅笑道:“咱们这里以后便是茶楼。只不过咱们这里和其他地方的茶楼不一样,咱们不仅卖茶,而且还卖文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