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42章 女仆装?

    将自己的理念解释给了众位小娘,很快趁着开业之前的这一小段功夫,春芳楼上上下下再次变了模样。

    花里胡哨的装饰被取了下来。

    为了讨好恩客们的软塌被换成了硬木凳子。

    然后所有的小娘都穿上了以往侍女才穿着的侍女装。

    ....

    看着一众小娘清一色丫鬟打扮,张毅看的直流口水。

    我的那个乖乖耶,这可不就是传说中的职业...女仆装吗?

    在后世的时候,张毅还是在岛国的动作片里看过,对女这种装扮貌似那是非常高级的格调,却不想现在居然能够一饱眼福。

    最关键的是,眼前可有十多位统一穿着侍女装绝色美女,即便是站在那里不动,那也是一片不可多得的风景啊!

    放眼望去,大娘穿上去前凸后翘风韵犹存。

    三娘穿上去高贵中带着三分羞涩。

    八娘穿上去清纯可人....

    每一个小娘都可谓是各有千秋,在制服..不..在侍女装的映衬下格外的可人。

    张毅两只眼睛左看右看哪里看的过来?

    看了一小会儿功夫,却迟迟没有看到十七娘,张毅不禁奇怪了,难不成十七娘还在楼上?

    这时候张毅才记起,昨晚自己和十七娘那可谓是坦诚相对...同床共枕....秉烛夜谈呢!

    一想到昨晚的事儿,张毅的心里就不住的暗爽。

    能够夜探十七娘的香闺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的待遇!

    正当张毅四处乱寻,李可心已经下了楼来。

    可是...可是....

    张毅突然间便呆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十七娘穿着侍女装居然会是这般模样。

    只见绿色人影莲步轻快,宛如一个绿色的精灵缓缓从楼梯而下。

    因为是侍女装,身上的裙子裙摆并不长,略微齐脚跟,而且还非常紧致。

    这便将十七娘的身材完全的显露了出来。

    以前的时候张毅就觉得十七娘长得好看,当然那也只是看脸,可是如今女仆装之下她那魔鬼般的身材确实再也掩饰不住。

    怎么形容?

    如果说大娘李春芳前凸后翘,那么李可心不禁前凸后翘,而且还要更加的雄伟。

    但是雄伟中却是该大的地方大,改小的地方小,呈现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完美玲珑身材。

    “咕咚!”

    张毅暗自咽下了一口口水!

    绝品身材啊!

    .....

    正当张毅被一众小娘包围的时候,另一边百花楼李婉茹也已经在侍女的伺候下开始梳妆。

    “小姐,昨晚你那么累,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侍女拿着木梳将李婉茹头上的青丝缓缓梳理顺畅,然后便开始将头发编造造型。

    如果张毅在这儿,定能一眼便看出这位侍女正是当日那个说张毅摸了她屁.股的小书童。

    只不过此刻的侍女却是一身桃红长裙,再加上虽不出众却也耐看的模样很是讨人喜欢。

    “今日便是那张公子以两联挑战江宁士子之日,我自然是要去看看的!”李婉茹眼睛微闭,脑海中张毅那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便在她的脑海中显现出来。

    没来由的,她嘴角不禁微微一弯,仿佛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一抹微笑出现在了她那天仙一般的脸庞上。

    “哼!不过就是个登徒子罢了!”侍女小翠顿时脸色一黑,嘀咕道:“小姐,那小厮一看就不是个好人,您别忘了昨日他还拿了你的银子呢!堂堂一个大男人花女人的钱,亏他好意思!”

    在小翠的心里,公子的称号自然是刘断阳、吴月柏直流才可以称呼的。

    至于张毅,这算哪门子公子?

    姑且不说张毅好像..可能...摸了她的屁.股,就单纯的让刘断阳大失颜面这一点,小翠就看张毅不顺眼。

    “小翠,你这是哪里话?莫不是还在为昨日的事情怨恨与他?”李婉茹一愣,然后转过头来,道:“当时那么多人,稍有摩.擦那是在所难免的事情,而且我们当时又穿着男装。”

    李婉茹没有接着说下去,不过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了。

    既然两人穿的是男装,但凡张毅只要不是有龙阳之好,那边肯定不会专门干那龌蹉事。

    这就说明昨日之事定然是个误会。

    “反正..反正他就不像个好人!”小翠一时语塞,不过还是朝自家的小姐道:“小姐,你可千万别被那小厮给骗了。昨日刘断阳刘公子便说了,这小厮极有可能便是贼偷,专门偷盗人钱财的!”

    说到这儿,小翠银牙直咬,恨恨道:“只可惜刘公子没有找到他偷盗的证据,如果不然定要将他送与官府查办才好!”

    听到小翠说到刘断阳,李婉茹的脸色就不好看起来。

    她眉头紧锁,小翠显然是对那刘断阳起了思春的心思。

    只是....

    李婉茹双眼看着小翠,顿了顿,才道:“你也说了刘断阳也没有证据不是?既然没有证据那便不能说人家是贼偷,而且昨日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是非黑白都已经有了定论。你一再说张公子不是好人我看是先入为主了吧?”

    “我..没有!”小翠还想强自狡辩。

    可是两人生活那么久,她有什么心思李婉茹如何看不出来?

    “是么?”李婉茹依旧看着小翠。

    “我...我还是先帮你把头发盘好吧!”小翠见李婉茹依旧不肯放过自己,赶紧将话题引开,再次专心的帮李婉茹梳理起头发来。

    .....

    当主仆两人梳理完毕下楼,楼外早已经有轿夫等候了。

    作为花魁,想要保持知名度自然是需要参加一些热闹场合的。

    春芳楼两幅对联号称挑战整个江宁士子,这不可谓不是大事。

    当然,如果只是一般人即便喊出这个口号非但引不起话题,更有可能成为江宁城中的笑柄。

    然而张毅的这两幅对联却是直接难住了江宁第一才子刘断阳,如此一来性质便不一样了。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作为文汇首善之地,文人士子自然众多。

    这些人别看平日里对那些名士仰慕非常,可是他们心中又何尝不希望成为下一位名士?

    既然没有绝对的把握挑战刘断阳之流,可是如果只是一名小厮呢?

    在很多人看来,既然这名小厮能胜刘断阳一筹,那便是胜了。

    可倘若是自己灵光一闪...把那连刘断阳都不能对出的对联给对上了呢?那岂不是就间接证明了自己的学问比刘断阳还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