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43章 人生百态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淡淡的薄雾尚未疏散,春芳楼这边却早已经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的文人士子、贩夫走卒熙来熙往,好不热闹。

    当然,在拥挤的人群中却也夹杂着不少轻纱遮面的小姐,在丫鬟、仆役的簇拥下暗暗观察着心仪的年轻俊杰。

    “小姐,你看那便是有着江宁咏菊的苏庆林苏公子!”

    在春芳楼远处的柳树之下,停放着七八顶颜色各异软轿。

    外边,一个青绿着装的丫鬟正靠在一顶暗红软轿的窗帘向自家小姐介绍着前面围观的士子。

    “就是那位‘一片金海满山岳,红叶似血点秋霜’的苏庆林苏公子么?”软轿里边顿时传来一道惊呼,垂帘摇晃间探出一张满脸麻子的胖脸出来。

    “对,就是他!”丫鬟越说越是起劲,眼光流转间突然又惊讶道:“小姐,小姐,你快看啊,郑秋风郑公子居然也来了!”

    她手舞足蹈的又看向了正望着春芳楼楼门前挂着的两幅对联苦苦沉思的白衣士子,两眼金星直冒婉若似看见了自己的夫婿半激动不已。

    听着丫鬟的介绍,那满脸麻子的小姐顿时也来了兴趣,嫌弃垂帘碍眼索性便将垂帘推到一旁,居然大大方方的和丫鬟一共观望。

    “哼,也不瞧瞧自己的模样...简直是不知廉耻!”

    另一边的软轿中却响起了一声轻哼....

    “不错,此等花痴模样也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今日真是晦气!”

    ....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惊呼之声突然响起。

    “快看,吴月柏吴公子竟然也来了!”

    随着惊呼声,人群又是一阵骚动,只见那沿江的小径中,一位翩翩公子正缓步走来。

    只见他折扇轻摇、面带微笑,一行一步之间毫无做作之感,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中面色如常,一丝微风而过将他的长衫轻轻摇晃,说不出的潇洒。

    此人正是那有着小诗圣之称的吴月柏吴公子。

    顿时,随着吴月柏的出现,整个人群立马就陷入了慌乱。

    “吴兄,你竟然也来了?”

    “吴公子昨日便和刘断阳刘公子在场,此刻前来想必对那两幅对联早已有了下联了吧?”

    “吴公子小生....”

    “早就听说吴公子诗词一绝,今日一见果然人如其名”

    ....

    站在二楼的墙角,顺着窗户往下望去,从最开始的寥寥数人逐渐变成了人山人海,张毅脸上早就露出了笑容。

    这些人可都是大把大把的银子啊!

    看到人群越发庞大,场面也越来越火.热,直到吴月柏、刘断阳这样的青年名士都赶到的时候,张毅觉得自己应该出场了。

    而门外,正如张毅所看到的那样找已经站满了文人士子。

    闹哄哄中,突然,只听‘吱嘎’的一声声响,春芳楼的大门已然缓缓打开,在众目睽睽中一位青衣小帽小厮模样的的便已经从门里边走了出来。

    顿时,刚刚还吵杂万分的现场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不用问,所有人都知道,这名小厮便是门前两幅对联的主人——张毅。

    如果说以前他们作为高高在上很有优越感的士子,对一介小厮自然不屑一顾,可是如今却是不然。

    毕竟张毅这两幅上联还挂在门前,可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一个人对出下联,这就让人不得不重视了。

    甚至很多原本想着捏软柿子借以出名的投机之人也暗暗打起了退堂鼓。

    只不过现在刘断阳和吴月柏甚至不少的名士都齐聚一堂,说是近年来江宁难得一见的盛会也毫不为过,他们自然不愿意错过。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一观究竟,万一中途再发生点儿什么大事,作为在场的一份子日后也好有点儿吹嘘的资本不是?

    “诸位公子、士子,诸位老爷、小姐!欢迎大家光临春芳楼!”当下,张毅出门之后便快步上前,站在了门前的两幅上联之下朝着外边的众人打了一个罗圈揖,高声道:“昨日因与刘断阳刘公子发生了点儿小误会,却不想小弟一时口误王妄言以两幅对联挑战诸位士子,现在想来真是惭愧万分,在此还请诸位勿要放在心上!“

    春芳楼毕竟是做生意的,得罪了士子还怎么做生意?

    所以张毅以上前边道歉,而且还说和刘断阳之间是个误会,除了是想笼络下人心之外,另外也是不想太过得罪人。

    毕竟文人虽是相轻,但那也只是针对文人自身这个群体而已。

    在针对外人的情况下,他们可是极力排外的。

    想到圈子,张毅心里却突然想起了后世的明星圈子,貌似和现在很像啊!

    都说贵圈真乱这江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指不定某位公子在那座楼的相好,昨日便是和旁边某位一起玩游戏呢!

    心里这般想着,张毅脸上却没有露出分毫。

    看着下面一阵的窃窃私语,张毅知道和这些士子的矛盾虽然还未完全化解,但是应向芬至少赢了一点,只要待会儿再来点儿好听的,便应该圆回来了。

    紧接着,张毅又道:“不过说来虽和刘断阳刘公子有所误会,却不曾想小弟居然偶的两幅上联,虽不敢称之为绝对却也是两幅不可多得的极品上联!”

    “恩,这两幅上联确实乃是对联中的极品,张某自愧不如啊!”

    张毅说罢,立马便有一位中年儒生站了出来。

    “不错,此联就连刘公子也对不出来当真不凡!”

    .....

    顿时,不少士子都攀谈起来。

    毕竟都是读书人,敢来春芳楼的也是一些自持有些功底之辈,在他们看来无论是“烟锁池塘柳”还是“等灯登阁各攻书”那一副上联都自问自愧不如。

    当然,人生百态,也有极少的一部分人却极为不屑的。

    如果这两幅对联乃是出自名士之后他们便会觉得理所当然,可如今居然是在区区一名清楼小厮口中道出,那岂不是说他们连小厮都不如吗?

    于是立马便有人不愤道:“兀那小厮,你也知道你只是偶然所得?不过看在你方才道歉还算诚恳,本公子便不与你计较了,只要你将这两幅上联的下联公布然后认输,我等便原谅与你如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