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44章 补刀者刘断阳

    首先感谢各位读者对小厮的支持,在这里无以为报鞠躬,再鞠躬!

    本来上周的时候就已经放话一天最对2更的,只是这周实在是计划不如变化,突然间现实生活中发生了好几件事都必须亲力亲为去处理,无奈之下只好委屈大家了。

    不过事情基本上已经办妥,我会每天2更的基础上每天逐步还债,尽量在上架前做到一日3更!

    另外感谢大家的推荐和打赏,说真的一天一更真不敢奢求这些,不过很多兄弟还是支持了,甚至今天又出了一个舵主,真的让大脸万分感动!就在刚才送走了家里最后一个客人,明天起努力!

    ——————————————————————————-

    道歉?

    道个毛线!

    要不是在场这么多人,张毅只恨不得直接走上去给这家伙两耳刮子。

    不要脸的见多了,他还真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还读书人呢!狗屁!

    明明自己对不出来,居然还要求把下联公布出来?

    这不就是常言说的既要当表子,又要立牌坊吗?

    德行!

    张毅心里一阵暗骂。

    虽然心里气的牙痒痒,不过张毅还算理性,朝着那位仁兄露出满口白牙嘿嘿一笑,道:“那便要多谢这位公子不与我计较了!不过我障碍虽算不得君子,但是也知道言而有信。”

    张毅一边说,一边再次朝着众人拱手,眼睛的余光又朝着刚才那几位跳脱的最高的几位小丑深深的看了一眼。

    “昨日与刘断阳刘公子打赌之时我便说了,这两幅对联当挂在我春芳楼三日,三日之后若有人对出那是我张毅学艺不精,甘愿以每副下联五百两银子的彩头奉上!可倘若是三日之内没有人对上,我也自当将下联挂上!”

    张毅与刘断阳赌斗之事虽然只过了一天,不过却当时在场人员众多,所以个中详情早就传遍了江宁城。

    所以对于张毅放言三日之后若是对不出下联将会放出下联的事情自然都是知道的。

    然而他们毕竟是读书人,原本以为刘断阳只是一时对不出下联自己好捡个便宜,却未曾想这两幅上联竟然如此之难。

    只是毕竟大家都是读书人,自然是要点脸皮的,倘若整个江宁士子都还对不出一介区区小厮的对联,你让他们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有着无比优越感的他们如何面对天下人?

    因此刚才有人出言让张毅当场认输他们当然不会开口,现在张毅旧事重提显然是没办法耍泼打诨了。

    “哼,信口雌黄!”刚才说话的那位士子脸色顿时通红,情急之下当即怒道:“你不过区区小厮而已,我虽不知昨日刘公子与你到底发生了何事,但料想也是你这小厮从中作梗。刘公子自持身份不与你计较,却不想你竟然敢名目以这两幅不知道哪里听来的对联来侮辱我等士子,端的不当人子!”

    他越说越是激愤,说到最后更是声如洪钟,震的周围耳朵一阵耳鸣。

    声音大就有理了?

    张毅冷眼旁观看的好笑,不过却也不得不佩服这家伙面皮之厚,在这般情况之下居然还能愤而反击,战斗力真强啊!

    “不错,刘公子自持身份不与这厮计较才助长了这家伙的嚣张气焰,居然不把我等所有士子放在眼里!”

    旁边,另一位士子立刻出言相助。

    “对,这小厮无非是哗众取宠,不知哪里听来的上联为难我等,依我看他肯定没有下联....”

    ....

    随着节奏一带,那位仁兄居然有了支持者。

    不过想想也对,毕竟事关江宁所有士子的名誉,这时候不站出来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然而此时的刘断阳却是脸色越发的难看,心里将张毅全家女性问候了不止一百遍之外,更是将刚才那位士子也暗暗恨上了。

    他今天之所以来并不是因为他已经对出了下联,而是想借此挽回一点儿声誉。

    最开始的时候张毅的话还让刘断阳心里舒坦。

    毕竟人家已经说了昨日两人之间只是一场误会,说白了那便是不想得罪自己。

    甚至刘断阳的脑海中已经有了答案,那便是张毅回了春芳楼之后有人对他说过自己的身份,投鼠忌器之下这小厮认怂了。

    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一切和谐的场面,只需要他登台和张毅客套两句便能万事大吉,半路中居然杀出个陈咬金出来。

    而且口口声声还把他刘断阳的名字带上,生怕别人不知道昨天的事情一样!

    这..这特么简直就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啊!

    “这位仁兄好是眼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南山书院的王庆鱼,王兄吧?”

    刘断阳既然能混到江宁第一才子的头衔自然不可能是鲁莽之辈,略一思索立刻朝着张毅所在方向走了过去,待吸引了所有人的主意礼之后才回头朝着刚才那位士子道:“今年春日之时有幸得南山书院山长,刘山长之邀到南山书院观摩学业,与王兄有过一面之缘,却不想今日居然在这里遇见!

    当日据刘山长介绍,说王兄对于对联独道,方才见王兄胸口成竹,莫菲已有下联?不如说将出来,让我等开开眼界可好?”

    才子!

    果然不愧是才子啊!

    张毅没想到刘断阳居然上来帮忙补刀,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心道,这刘断阳果然还算是个人物,学问究竟如何姑且不论,这手段却是有一套。

    不过想想也是,站在刘断阳的角度,自从昨日三联成为笑柄,估计郁闷的都快要吐血了。

    可是现在到好,这位仁兄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还来一个旧事重提,这不是明摆着又把刘断阳架在火上烤吗?

    再则,刘断阳第一要务便是保住当前的名望,自然是不愿意别人能对出下联的。

    毕竟倘若有人对了出来,岂不是显得他刘断阳本事不够,名不副实吗?

    所以在这当口,刘断阳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有人拿着昨日之事做文章,也不愿意有人能够对出两联。

    当然,即使有人能对出来,也必须是三日之后,而且这个人也只能是张毅。

    只有三日之内无人对出才能堵住江宁悠悠之口,只有张毅对出才能说明他刘断阳也不是一无是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