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46章 割袍断义

    不仅仅是张毅。

    这时,刘断阳也走了过来,别看他平日里风度翩翩,可是此时却一脸厉色,二话不说一巴掌再次抽了去过。

    “啪!”

    又是一声巨响,打的王庆鱼可谓是眼冒金星,彻底的懵逼了!

    他甚至不敢相信,刘断阳居然也动手打人。

    说好的君子动口不动手呢?

    说好的士子风度了?

    ......

    几乎所有人的脑袋都有点儿绕不过弯来,甚至不远处几位看热闹的小姐都惊呼出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而刘断阳真的动手了,而且...下手之狠辣!

    “刘断阳,你..你....”王庆鱼一脸惨白,伸出手指指着刘断阳想要说话,却再也说不出来。

    “哼!”刘断阳不屑的看了王庆鱼一眼,朝着众人一拱手,一脸严肃道:“古之圣贤,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乃是告诫我辈读书人当仁义为先。”

    说着,他又指着两边脸高高肿起的王庆鱼怒道:“以前观你一表人才,学问也是颇为了得,我敬你乃是我江宁才子以兄弟相称,却不想你居然是一个不尊圣贤、不讲仁义廉耻的龌龊之辈。你谋算与我我也不与你计较,可张毅张兄虽然出身微寒却努力奋进,乃是有学之人。你为了一己之私一而再,再而三的谋害与他,我却是放过不得!”

    刘断阳说的那叫一个义愤填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顷刻间就化为了正义的使者,看的众人一阵叫好。

    “果然不亏我江宁第一才子,这份胸襟便让小弟我叹为观止!”

    “都道是英雄不问出身,想不到这张毅出身清楼居然能够得到刘公子青睐,想必学识自然是不错的!”

    “嘿,你们不知道吧?据说昨日这张毅与刘公子因三幅对联意气相投,依然皆为了异姓兄弟!”

    ....

    看到众人纷纷倾耳交谈,刘断阳脸色缓和了一些,暗赞自己激灵,此般危机关头竟然扭转乾坤。

    不过刘断阳却并没有丝毫放松,当下一不做二不休,突然间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手中再次抱拳,朝着众人高呼道:“诸如仁兄在此正好为刘某做个见证,今日起我与这王庆鱼割袍断义,恩断义绝!”

    说话间,只见刘断阳朝着旁边一迈,手上白色长袍便被他右手轻轻拉在了手上,然后双手间一使劲,只听‘滋啦’一声,那长袍便应声而开,竟然被他撕裂出了一个硕大的口子。

    紧接着,刘断阳手上再次发力,便顺着那口子往下狠狠一拉,顷刻间便从长袍上撕扯出一块布片来。

    王庆鱼此刻死的心都有了。

    这儿那是什么割袍断义,简直是把他往死路上逼啊!

    要知道刘断阳可是有着江宁第一才子之称,说白了便是江宁城中读书人的头面人物。

    而这样一个年轻一辈的楚翘居然要与他割袍断义,说明什么?

    这便是坐实了他王庆鱼不尊圣贤,不仁不义!

    读书人天不怕、地不怕,纵然是碰见了皇帝也敢顶嘴,哪怕是被定罪,可是只要名望还在便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可若是名声毁了,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可以想象,自从今日之后别说在场的士子,纵然是整个大周,天大地大,也再无他王庆鱼的立足之处。

    此刻王庆鱼后悔万分,自己当时怎么就脑袋打铁为了点区区名誉就跳出来了呢?

    还有刚才那几位临阵倒戈的士子,怎么就如此不要脸?

    所以到了现在,王庆鱼已经不恨张毅了,纵然张毅这个小厮给了他两巴掌,他也不恨。

    他最恨的却是刚才那几位士子!

    没有他们的临阵倒戈,就算是刘断阳出马,他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

    他此刻满面惨白,双眼却死死的盯着那几位士子,怨毒之色溢于言表。

    可是...

    没有可是。

    就在他万念俱灰之下,事情却还没有完。

    那几位士子此刻哪里不知道王庆鱼所想?

    正道是趁你病,要你命。

    作为读书人,他们可是深知打蛇不死的道理,此刻那还有半分顾忌?

    于是几人纷纷站了出来,一副悔不该认识王庆鱼的模样,学着刘断阳的样子长袍一撕....也来了个割袍断义。

    这下场面便形成了一边倒的局面,正叫一个墙倒众人推,与王庆鱼认识之人也顷刻站了出来与他撇清关系,生怕殃及池鱼。

    这下王庆鱼真的绝望了。

    众叛亲离,悔不当初!

    可是,一切都晚了,一切都不可能回头!

    张毅面带微笑,饶有兴趣的看着刘断阳的表演,虽然现在对于春芳楼来说可谓是大好的局面,他却隐隐对刘断阳这个人更加的警惕。

    王庆鱼固然可恨,可是罪不至死!

    然而现如今王庆鱼的下场简直是生不如死!

    相反刘断阳却再一次踩着王庆鱼恢复了往日的荣光,不仅如此,他甚至以此杀鸡儆猴,立威江宁。

    可正是如此张毅才感觉到刘断阳的可怕,这种逆境中抽丝剥茧,为了自己不惜将人打入万劫不复毫不手软,这样的人心中根本没有任何正义邪恶之分,才是最可怕的。

    当然,张毅并不觉得刘断阳会设计与他,毕竟现在两人也算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即便是为了自己,刘断阳也不可能做出伤害两人利益的事情。

    只是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既然现在和刘断阳达成默契,接下来还是正事要紧,至于王庆鱼这会儿谁管他去死?

    “昨日便有传言说我与刘兄有隙,一切都是自无须有!”解决完了王庆鱼的事情,张毅做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古人云,三人成虎,果然诚不欺我!

    幸好今日诸位士子光临春芳楼,正好给我和刘兄做个见证,日后再有人谈及此事终有个公道。今日诸位本是为这两幅上联而来,不曾想居然遇见了如此晦气之事,正巧春芳楼老店新开,厨子也做了不少精美菜式,不如小弟请客我等一起饮酒、品茗,寻找灵感如何?”

    说完话张毅也不管众人反应,拉着刘断阳以及身边的几名士子便朝春芳楼走去,而其他的士子见有人带了头,况且又是免费,正所谓又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于是蜂拥般也进了春芳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