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59章 禽兽不如

    张毅豪气冲云,信心满满。

    所以在这个时候的张毅无疑是很有魅力的,在这张并不难看的脸上所以李可心看到了一种叫做魅力的东西。

    身在清楼,特别是女子,对于情情爱爱自然知之甚详。

    她比张毅也不过大了两三岁,正是豆蔻芳华亭兰幽芳的年纪,没有来的心里略微有了一丝触动。

    小毅这会儿还真好看!

    李可心瞥了张毅一眼,心里有些小鹿乱撞般的感觉。

    一想到昨晚两人还同床共枕来着,小脸便早已经红透了半边天,那娇羞中想要掩饰的模样更加动人。

    可是....我是他的十七娘呀,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暗自呸了自己一口,稍加稳了稳心神,李可心这才继续有意无意的继续把.玩胶泥。

    仿佛如果手里不那这点儿什么东西,就不自在似的。

    而一旁的张毅早就看的直流口水。

    我的个乖乖!

    这十七娘脸红的模样还真想死个人了!

    张毅的脑海间有些犯糊涂,以前的十七娘可没有这般小女儿模样,今日一看简直就是惊为天人啊!

    “十七娘,你瞧,你这字刻的太大,咱们刊印报纸若是按照你的这般雕刻印字,一张报纸可没那么多地方!”张毅心里嘿嘿一笑,试探着再次走到了李可心的背后,那双咸猪手便再次从李可心的身后环了过去。

    顷刻间,一副温软散漫着幽香的躯体便被张毅楼在怀里,只待他的大手再次抓住那双绵软冰凉的小手之时,张毅明显感觉到十七娘一阵僵直。

    不过这僵直只有那么一瞬,然后便是一丝细微的挣扎。

    这时候张毅怎么可能让她挣扎开?

    一不做哦二不休,张毅非但没有放弃的打算,反而手里一用力,便将那小手连同胶泥一起握在了手里。

    “十七娘,你的手好凉啊!”感受着手指间传来的滑腻,张毅厚着面皮道:“现在天寒了,你可得多穿一些,正所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如果你受了风寒、感冒啥的损失的可是咱们报社呢!”

    张毅说的那叫一个一本正经,心里却早已经乐开了花。

    心道,哥们可是看了不知道多少言情剧,想要摆脱哥们,十七娘你还是太年轻。

    “我...不是的!”被张毅握住小手,李可心脑海一阵空白,待反应过来之后却挣脱不得,只好软语相求道:“你的手好大力,我被你捏的生疼,要不你放开一下?”

    在这个男女之防大于天的时代,一般的小姐、公子莫说握住小手,就连一起逛个街都要被人诟病三分。

    可是现在两人不仅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甚至又是牵手又是怀楼,最让李可心暗自郁闷的是,昨晚...昨晚张毅还在他闺房里用瓶子解决....

    刹那间,她仿佛耳边又听到了昨晚张毅用瓶子解决问题时瓶间发出的‘沙沙声’心里越发的忐忑。

    张毅脸皮够厚,心说哥们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握住一小会儿,要是现在就放了那岂不是赔本了?

    现在又听着十七娘一副弱弱相求的模样,便更加不愿意了。

    “十七娘,这怎么可以?我来你这儿除了和你商量办报纸的事情之外,最重要的便是教你怎么做这活字呢!你也知道,我这人过于毛躁,到时候由你来负责工匠烧制最合适不过了!”张毅立马赶忙转移话题,道:“你要是不会,怎么能验收呢!来,十七娘今天我便手把手的好好教你一下,反正咱们都是为了报社,你可要专心学呀!”

    “可是....”李可心本就冰雪聪明,如果昨日还没看出张毅的小心思,现在如何还看不出来?

    只是一时间却又反对不得!

    “十七娘,你别可是了,正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光阴宝贵可不能随便浪费。”

    张毅引导着李可心将胶泥放在了桌案之上,便开始操纵着李可心准备重新在泥块上刻字。

    可是方才手握间那胶泥制成的泥块早已经被两人再次捏成了一团,让张毅不禁感叹,果然是天助我也!

    既然泥块变成了泥团,岂不是意味着还可教授一下十七娘怎么和泥吗?

    李可心总算看出来了,今日若是不满足了张毅,不知道还要被他死缠烂打到什么时候。

    心里微微叹息,暗自道,也罢,便让他握一会儿好了,反正...反正..我也是要学学这活字的。

    就这样安慰的自己,便将心神放在了泥块上。

    没有想到啊!

    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握住了十七娘的小手!

    张毅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先前还以为要不知道废多少唇舌,想不到只是随便说了两句十七娘居然就不反抗了。

    这一下得逞,让张毅真的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莫非,十七娘对哥们真有了那么点儿意思?

    张毅一边胡思乱想,再加上怀里人儿把.玩泥块间不时的触动,那幽香暗爽的感觉越发的撩人。

    特别是那一触一碰间的那种张毅两世为人想要感受,却只能在片子里观摩的真实感,让他无疑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于是,张毅的兄弟终于高昂起来!

    随着张毅兄弟的无限激昂,李可心顿时便感觉到了背后的异样。

    她只觉得胸口心跳加快,犹如小鹿乱撞一般,手上也不知不觉间慌乱起来。

    一小团胶泥硬是被她捏成了四不像。

    “小...小毅,咱们是不是歇一会儿?”感受这环绕着自己的张毅越发的呼吸急.促,李可心在短暂的迷失间立刻清醒过来。

    “啊?”张毅一震,手里握着的小手已经脱离了控制。

    显然,自己这点儿才刚冒头十七娘已经知道了啊!

    张毅顿时一阵担忧,暗怪自己一时意动,竟然胆敢打起了十七娘的主意,要知道,这怀里的人儿可是高了自己一个辈分啊!

    禽.兽,简直就是禽.兽!

    刚刚暗骂了自己一句。

    可是....

    转眼一想,哥们要是抱着这么一个天仙般的人儿若是不动心,那自己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了吗?

    张毅自问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虽然现如今确实...年轻了一点,可是男人该有的东西他都有,而且更加的富有...激.情!

    越想着,张毅的兄弟越是高昂,那硬物便不知怎么的触碰到了那绵软的娇.躯。

    刹那间,一种从来没有感触过的美好感觉便顺着神经的末梢,闪电般的传到了脑海中。

    真特么爽啊!

    就在张毅无限感触之际,李可心已经羞的不成了样子。

    “我说我们歇息一下!”李可心赶忙将双手向两遍括了括,勉强让自己的娇.躯松范了一下,吐气如兰道:“要不我帮你泡杯茶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