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61章 答应了没啊?

    听到十七娘这么说,张毅不禁精神一振,赶忙道:“什么身份有亏?你是清倌人,我还是小厮呢!正好门当户对。

    再说了,就你的年纪也就比我大上了那么两三岁,常言说的好,女大三抱金砖,我喜欢!”

    “你...你怎可如此说话?”李可心心里一阵恍惚,脸上带着无比的震惊。

    她没有想到,张毅居然会当面说出这种话来。

    可是..现在话已经说了出来,她即便是想要反驳,却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怎么就不能这么说了?十七娘,我喜欢你那是我的事情,你可以选择喜欢我或者是不喜欢,就这么简单。做人本来就已经够累了,如果整日里还做给别人看那岂不是更累?”

    张毅嘿嘿一笑,朝着李可心靠近了一些,趁热打铁道:“正所谓人生苦短,咱们活是为自己而活,又何必为别人而活?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无非便是别人的眼光,可如果真那样在乎他人的看法,真不知道是为自己而活还是为别人而活!”

    反正已经开了口,张毅也算是豁出去了,就在李可心迟疑之间,他那双咸猪手便又握在了十七娘的小手上,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啊!”

    李可心一惊,身体受惊的小兔一般,慌忙的缩回小手。

    “小..小毅,你不要这样!”

    眼波流转间,李可心眼中便又变得水雾莹莹,在他那煞白的小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慌,看了张毅好半天才喃喃道:“你方才这个样子难道不是轻薄于我?是不是在你的心里,十七娘...十七娘便是那楼里的姐儿,想要..想要摸..一下,便摸一下的?”

    张毅那个汗啊,心道,哥们这不是给你信心吗?

    怎么到了你这儿就变成轻薄了呢?

    “十七娘,天地良心,我真没那个意思!”张毅赌咒发誓道:“我真的喜欢你,若是有半点儿那种龌蹉的想法,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而且你也知道,你长得那么漂亮,别说我动心,但凡是个男人就没有不动心的。

    与其便宜别人,十七娘你还不如跟我好呢!”

    心里一急,张毅的话就有点儿不经过大脑,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儿的都说了出去。

    可是说了之后心里又暗暗后悔,什么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己,这话能在这会儿说吗?

    “哼,就是个油嘴滑舌的,就知道轻薄我。”李可心嘴上一撇,哼了一声,神情中却再也没有方才的惊恐,就连脸色也缓和了一些。

    看着十七娘那娇羞的想要遮掩的模样,那叫一个让人心动,看的张毅不禁口水直流。

    我的那个乖乖,没道理啊!

    方才正儿八经的说话被十七娘当成轻薄,现在一股脑的乱说,居然还见疗效了,不过十七娘这话倒是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呢!

    张毅一脸的疑惑。

    “好了,今日忙了一天,也该休息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吧!”见张毅满脸猪哥的模样,李可心脸上微微一笑,寻思着张毅的话未尝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事情来得实在太过突然,让她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

    脑海中胡思乱想,患得患失,没来由的她便又响起了昨晚在房间里的一幕。

    和张毅同床而卧...听着他那..哗哗哗..的声音,小脸上顿时又涨得通红。

    “那十七娘,到是答不答应和我好啊?”

    张毅一脸的茫然,十七娘这回答算怎么回事?无论答不答应,你到是给个准信啊!

    “我累了,这事儿,你以后也别再提了,好么?”

    “可是...”

    没有可是。

    话未说完,张毅就被赶出房间。

    出了房门,外面天色已经大黑,于是张毅又怀念起昨日在十七娘房间里的暧.昧来。

    要是今晚能多拖上一些时间,又或者是大娘来串房那该有多好啊。

    然而这也是想想,可真要是留在十七娘房里被发现的话,那可就糟了。

    一路摸黑下楼,张毅脑子里还在想,十七娘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第二日清早。

    春芳楼已经零零散散有了不少士子前来春芳楼。

    因为对联的噱头,让春芳楼一日之内有了些许名气。

    又或者说春芳楼如今已经变成了茶楼,让这些士子可以正大光明的看美女,听小曲...不,应该是探讨学问。

    “李兄早啊,不知道李兄对门前的那两幅对联可是有了心的?”

    大堂中,一位昨日来过的士子一边听着琴声,一边慢悠悠的品着茶水,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对对坐的一位士子问道。

    春芳楼虽然并不华丽,却胜在雅致,无论是布局,还是墙上主打的书画和琴声都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

    再加上楼里数位容貌非常,穿着一身素雅白群的侍女在一旁等候传唤,高谈阔论之间那种另一番严以言语的满足感是在青.楼中完全没有的。

    更何况,春芳楼里的凉菜也是一绝,精致却不失美味,三五有人齐聚一边谈论诗赋未尝不是一个好去处。

    所以,虽然春芳楼重新开张才第二天,也有了些许客人。

    纵然不能和其他清楼相比,但比之以往已经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哎,这两幅上联不愧号称绝对,为兄不才,昨日回去之后便一直苦苦思索,到了如今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眉目,不过还差最后一点儿关键总是不能融会贯通!”

    那位被称之为李兄的士子面露忧郁之色,一副只差一点儿的模样让人觉之可惜。

    不过虽在说话,他的眼睛却是瞟向了正在旁边不远处站立的十三娘,李芷珊。

    李芷珊如今年方十九,长得也是楚楚动人,尤为擅长吹笛。

    只是她从小到大身子柔弱,又喜安静,有点儿怯生生的味道,让人一见之下便暗自生出一种强烈的保护欲。

    她那白裙包裹的身躯亭亭玉立,在优美的琴声中安静而又恬然。

    毫无疑问,这位李兄便是生出了君子好逑之心,虽然有下联对出,言语间却有意无意道出自己很有把握,好借此吸引十三娘的注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