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69章 刘公子的兄弟是小厮?(1更)

    好吧,士子就该是这般模样。

    饶是张毅都觉得这群人的逼格无形中比之春芳楼里的那群猪哥高了好几层楼那么高。

    只是....

    似乎这些士子俨然分成了左右两个阵营,虽是一番云淡风轻的做派,却均是自顾自的与自己相好的有人攀谈,完全没有张毅心目中幻想的吟诗作对一副文雅的样子。

    这时候靠近左边一方的士子貌似已经看见了三人的到来,放眼望去正巧张毅也看见了几个熟人。

    只见那右侧正一脸淡然,面带微笑看着台上表演的士子里边,江宁第一才子刘断阳,刘公子正在其中。

    张毅嘿嘿一笑,他与刘断阳之间虽然经过春芳楼开业的事情达成默契,但总的来说私怨却是不可能化解。

    当然,无论是张毅还是刘断阳都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当觉得有人看向自己的时候,刘断阳一转头正好也看见了张毅,四目相对之下刘断阳略一皱眉然后装作不认识又看向了台上。

    不过刘断阳装作不认识张毅,张毅却不会装作不认识他刘断阳。

    毕竟看着刘断阳吃瘪的样子,还是非常不错的。

    “原来是刘兄,幸会,幸会!”张毅满脸堆笑,径直一边朝着刘断阳的方向走去,手上动作毫不停顿一拱手正好对着刘断阳施了个礼,笑道:“昨日在春芳楼一别,兄弟我可是想念刘兄的紧啊,想不到在这儿居然又遇上了。

    说来昨日春芳楼开业,招待不周,既然今日有空,小弟还要敬刘兄几杯!”

    顿时,原本还安安静静看女听曲的宁静立马就被打破了。

    江宁这边因为昨日的春芳楼开业和那两幅对联的事情,江宁的士子对于张毅这个所谓小厮还算客气。

    毕竟张毅身份虽然卑贱,但怎么说也是能做出两幅绝对上联的人物。

    他们对不上来,自然而然饶是心里有些不痛快,当面之下为了保持风度也不想与张毅计较。

    可是。

    可是京城士子这边就不一样了。

    作为京城一朝之都的士子,他们本就对其他地方的士子看不顺眼,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

    现在看到一个小厮模样打扮的人居然口呼江宁第一才子刘断阳为兄,这尼玛顿时一个个都笑的直不起腰。

    试想,一介小厮都能与之称兄道弟,这样的才子含金量到底有多高?

    顿时,右侧京城士子的一方立马就炸开了锅,甚至已经有人戏虐的讥讽起来。

    “哟,这不是号称江宁第一才子的刘断阳,刘公子吗?怎么,刘公子还有兄弟在当小厮?”一位京城前来的年轻士子当即发难,高声调笑道:“小弟郑秋山,家中还算殷实,府中正好缺一位小厮,如果刘兄不嫌弃的话,不如来我府上,虽然不能顿顿山珍海味,但看在刘兄你的面子上我定然不会苛刻与他如何?”

    “哎!郑贤弟这是哪里话?人家堂堂江宁第一才子的兄弟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两顿饭随意屈就?我看不如到为兄府上,日日荤腥不断,我还能给他配个丫鬟当媳妇呢!哈哈哈哈!”

    “配个丫鬟当媳妇?张兄果然大方,不过若要是和你家的丫鬟成了亲,日后刘兄这兄弟要是后了后,岂不是成了你张家的家生子了吗?啊,哈哈哈!”

    .....

    听着这些京城士子拿自己打趣刘断阳,饶是早有心理准备,张毅还是依旧有些不爽。

    不过也只是有些不爽罢了,还没有达到生气的程度。

    不过张毅却是想要看看这刘断阳听了这些话到底有什么反应。

    人家打脸都打到这个程度了,若是刘断阳依旧忍了,那丢的可就不是他一个人的面子了。

    果然。

    放眼看去,刘断阳一张面皮找已经气的绯红,就连脸上不多的肉都微微颤.抖起来。

    可想而知,现在的刘断阳究竟被这群人气到了什么程度。

    要知道,众所周知,小厮自古以来便是贱业,说白了就是依附与他们门庭里面的一条狗。

    虽然没有指着他刘断阳骂他是狗,是贱人,可是拐着弯说张毅,这不就是明摆着说他刘断阳是贱人是狗吗?

    而且不仅仅如此。

    那被称呼为张兄的京城士子,居然还说给张毅配个丫鬟生子,更是让刘断阳怒不可恶,这是骂他世世代代啊!

    这样的情况,谁能忍?

    忍的了吗?他?

    自从当上了江宁四大才子之首,他刘断阳走到哪儿不是众星捧月一般被人奉承?

    就算是遇上了张毅这个灾星,到后来还不是重归于好?

    可是这群京城的士子,是什么东西?

    还没考上举人呐,就牛逼轰轰的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我呸!

    要不是考虑到不能丢了江宁士子的风度,刘断阳就差点儿破口大骂了。

    可是固然如此,刘断阳还是气的不轻,整张脸阴沉的可怕,看着刚才奚落自己的几人怒极反笑道:“几位士子家有闲财固然不错,不过我这位兄弟即便当为小厮也不是谁都请的起的。

    到是我刘断阳一直以来自问学识不错,结果却连我这兄弟两幅对联都对不出来,实在让人汗颜!不过诸位乃是京师的高才,想必对于区区两幅对联自然是易如反掌。如此一来正好让我等江宁士子观摩一下如何?”

    对于张毅的那两幅绝对,两日之间刘断阳不知道烧死了多少脑细胞。

    可是对联之难,溢于言表!正是越研究越觉得深奥,想要对出来刘断阳自问没有那份本事。

    如今他被京城前来的士子奚落,正好借此反击。

    如是,若京城士子没有对出下联,京城士子颜面无光,连一介小厮都不如,而且刘断阳也可以借此洗刷自己因为对联一事造成的不.良影响。

    可如果京城士子对了出来,对他刘断阳也是无妨。

    毕竟对联是张毅的,这是所有江宁士子都知道的事实,与他刘断阳无关,他更可以稍后以自身的才学继续与之相斗,如此一来可谓是一石二鸟。

    当即。

    听闻李断阳提到了张毅的那两幅对联,江宁一边的士子立马就面带微笑,准备看这群京城老帽出丑。甚至不少人还未等京城士子开口便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他们算是看出来了,张毅这个文人小厮,有时候也不是那么讨厌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