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71章 吐的一口好血

    可是刘断阳却并没有反驳与小厮之间的关系。

    这说明什么?

    这便说明那正一脸微笑冷眼旁观这自己等人的小厮绝对不简单。

    要知道,天下士子出江南这句话绝对不是空口白话。

    刘断阳能够在江宁这个有着江南首善之地的文汇之地成为第一才子,固然不会浪得虚名。

    既然不是浪得虚名,那么很多东西就很好推测了。

    所以张智进觉得那刘断阳口中的两幅对联必然不凡,若是郑秋山迎战十有八.九将会吃瘪,是而这才想要拦住郑秋山。

    在张智进想来,任凭刘断阳口若莲花,京城士子一方只需以张毅身份为借口,不屑与之为伍便是。

    那知道郑秋山此刻想出名简直想疯了,这会儿哪里还听得进去别人的劝告?

    纵然劝告的是张智进,这会儿在他眼里也没有五百两银子和即将到手的名望重要。

    “不就是两幅对联吗?尽管放马过来便是!”身子朝着右边一斜,堪堪避让开张智进的拦住,郑秋山脚下轻踱已然走出了凉棚开外,意气风发道:“不过我郑秋山也不是个小气之人,倘若对上了,那彩头我也不全部取走,其中一半当奉为允儿姑娘做花篮,大家正好做个见证!”

    我去!

    张毅看着郑秋山一顿暗骂。

    特么的,又想踩着哥们出名,还想哥们出钱给你泡妞,这位郑公子果然好算计啊!

    不过正所谓枪打出头鸟,哥哥我要是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这群京城才子还真要尾巴翘上天了!

    张毅不屑一笑。

    这还没对上呢,就把花红银子给预支出去了,感情还真的把春芳楼当成吐币机了?

    “嘿嘿,郑公子果然不愧是京城来的大才子,说话就是风趣!”朝着郑秋山随意的一拱手,张毅嘿嘿笑道:“既然郑公子胸有成竹,那本小厮也就不藏拙了。我那第一幅上联是“烟锁池塘柳”非常简单的五字联,相信应该难不到公子吧!”

    说话间,张毅袖口一伸,一把银票便被他拿在了手里,仿佛果真不差钱一般就等着郑秋山对上下联就立马给银子。

    顿时。

    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特别是江宁的士子,一个个都差点儿笑背过气去。

    他们可是知道,张毅这小厮可不是一般的小厮,不仅有些学问,而且还是个小心眼。君不见人家不过在春芳楼开业之时说了两句不好听的话,愣是被这家伙和刘断阳一起联手弄了个身败名裂吗?

    在他们看来,这位京城的郑公子别看现在衣褶光鲜、道貌岸然,待会儿怎么下场还不知道呢!

    而此时此刻,随着张毅上联道出,原本还轻松写意胸有成竹的郑秋山却是完全傻眼了。

    “烟锁池塘柳”

    我锁尼玛啊!

    虽然正是一个五字联,可尼玛怎么下手啊?

    初看还好,可越看越是吃惊,心里再默默根据文字一想,这....压根就没法对啊!

    火、金、水、土、木!

    五行相生相克,这尼玛就是一个五行联!

    顷刻间,郑秋山哑巴了!

    京城士子们也哑巴了!

    别说他们,就算是张智进这会儿也代理当场。

    他想过张毅的对联估计有难度。

    可是,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这副对联的难度如此之高,简直根本就没法对啊!

    只是一瞬间,张智进脑子就飞快的旋转。

    用天干地支相对?

    不行!

    日月星辰?

    又不押韵!

    无数种排列,无数个想法,就在这短短的一眨眼功夫都被张智进想了出来。

    可是到了最后,这无数个想法通通破灭。

    不行!

    还是不行!

    毕竟张毅这个五字联虽然字数不多,可无论是押韵程度还是字句中的含义都非常清晰。想要对出下联除了要找出五个能与五行相对的五个字之外,还必须字面含义和韵脚都需要相衬才行。

    正是如此,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至少,张智进自问自己就对不出来!

    他眼中内含精光,深深的看了张毅一眼,转瞬间又沉寂下来,仿佛郑秋山吃瘪不管他事情一般又自顾自的喝起了酒来。

    “这...这副上联本公子一时之间尚未想好,兀那小厮你再说说第二副上联!”郑秋山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人耍的马猴,上蹿下跳的被人观看。这种感觉让身为大周天之骄子的他无比的恼怒。

    可是...更多的却是感到深深的羞辱。

    不错,正是羞辱。

    他不仅愤恨张毅、刘断阳,甚至就连方才劝慰他的张智进也愤恨起来。

    张毅和刘断阳作为京城士子的对立面自然是要恨的。

    可是这两人再怎么可恨那也是正常的。

    毕竟自己这波人本来就是给人找麻烦的,人家出对联自己对不上,这也无可厚非。

    但是最让郑秋山抓狂的是张智进明明知道这副对联自己对不出来,而且明明阻拦,为何不将自己阻拦住?

    让自己当着允儿小姐,当着京城、江宁众位士子的面丢了这么大个人?

    好在虽然丢人,但是郑秋山也不傻,转眼间便打起了张毅第二副上联的主意。

    只要对上了第二副上联,那么第一联对不上他也有话说不是?

    “不急,不急!”张毅看着郑秋山吃瘪的样子那叫一个爽啊,不过脸上却依旧装出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笑道:“郑公子一时之间文思受挫也是在所难免,多想一想指不定灵感一爆发便想出来了呢!不过这第二联却是要多上一个字,郑公子听好了,上联为‘等等灯登阁各攻书’”

    他的声音不大,转瞬间便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顿时,原本寂静的凉棚再次鸦雀无声。

    特么的,又是一个绝对啊!

    京城士子群里,顿时差点儿集体吐血。

    尼玛啊,不带这么玩的吧?

    两幅上联,两幅都是绝对,你特么才是才子,我特么的才是小厮啊!

    至于郑秋山,只觉得一阵的天旋地转,胸.前憋闷无比,一口老血‘噗嗤’一声便喷了出来。

    然后身子一歪,竟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张毅不禁一惊!

    这位郑公子果然不愧是京城来的才子啊,吐血都吐的那么潇洒,简直是吐的一口好血啊!

    PS:推荐一个大美女作者的历史类小说《大宋之召唤美食》妹纸出品,必定不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