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78章 张公子还是有些本事的(1更)

    “他们笑了?”林允儿一脸的懵逼。

    她也被张毅这句话弄的不明所以,但是冥冥之中却又好似抓住了点儿什么,可仔细一想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林允儿只好看向张毅,一脸诚恳的对张毅道:“还请张公子指教!”

    如果说她先前口中所谓的指教是一种无声的讽刺的话,那么这一次便要真诚的多。

    只是这种潜移默化中带着一丝恳求的意味就连她自己都尚未发觉。

    “嘿嘿,允儿小姐这只曲子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改编自一手词吧?”张毅嘿嘿一笑,没有立刻回答,却是反问了一句。

    “不错,这首曲子乃是改编自宋朝诗人吴文英的作品《思佳客·丹桂花开第二番》。”林允儿喃喃道:“曲子也是《思佳客》(注:思佳客即鹧鸪天)的曲调,允儿见今日正值中秋佳节便选了这首曲子!”

    张毅那儿不知道《鹧鸪天》的大名?

    要知道,在后世中因为网络的兴起诗词流传之广那是古人们根本无法企及的。姑且不说国内从古自今的诗词歌赋,就连外国的著作那也是样样俱全。

    “哦!是吗?”张毅看着眼前逐渐变得郑重起来的林允儿,心底却是暗暗笑道:我呸你个蛇眼腹黑的小娘皮,先前不是很拽吗?还想着让你那群姘头来对付劳资,若是不给你点儿教训,你还真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一想到红色,张毅却是眼中一亮,因为....因为林允儿那一身洁白的薄纱之内,可不就隐隐若现一大抹红色吗?

    那红色虽是不明显,张毅却是看的非常清楚,仿若是一件小褂,将林允儿那窈窕的上身牢牢地包裹住了。

    特别是胸.前的布料太少,被顶起越发显得明显。

    “哟!我的个妈啊!”

    张毅看的热血沸腾,这小娘皮居然穿着红色的肚兜,和那白色的裙纱相配,还真是让人眼前一亮啊!

    他看的入神,林允儿却是被张毅的目光看的羞恼万分。

    那直直的目光毫无掩饰的窥探,这种感觉....无疑让她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好叫那张坏笑的脸生出几根指头印子来。

    只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了。

    无奈之下,林允儿只能低声轻呼:“张公子,张公子!”

    又是接连接了两三声,张毅这才从脑海中污.秽不堪的画面中清醒了过来。

    见林允儿粉面羞红,一副又好气又无奈的模样,饶是他面皮够厚也有点儿不好意思。

    “方才想着音律,想的有些出神!”张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终于找了个借口。

    反正哥们上台可不就是帮这小娘皮挑毛病的嘛,想问题想多一点儿,那自然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原来公子是在观想音律,到是允儿误会公子了!”林允儿看着张毅,也不点破他的小心思,问道:“却不知公子方才想到了什么?想的如此出神,允儿可是叫了公子好几次,公子都没有理会允儿呢!”

    她一口一个公子的叫着,那声音又是温婉可人,听的张毅一阵的酥麻,心里暗骂了一声小妖精,才道:“丹桂”四句,上片写闰中秋景色及词人的感想。言桂花已经二度开放,菊花的花期亦相应延长了。

    词人以桂、菊两种秋季当令的花,点出“闰中秋”的特点;即是这年秋天有了两个八月,秋天就足足延长了三十天。下面“分不尽”五句,下片即景感怀。言中秋天凉,而时令也在八月之半,今遇“闰中秋”,所以又可以将之分成一半,故词人反而有“分不尽,半凉天”的一种感觉。

    可以说这首词乃是一首借景抒情,带着浓浓思念和忧愁的好词,可是允儿小姐,你唱这首曲子却没有将众人代入这词曲的哀伤和幽怨之内,反而让他们笑了,你说说到底是你的曲子唱的有问题呢还是诸位士子的欣赏水平出了毛病?”

    一针见血,而且无可反驳!

    正如张毅所言,词曲本就应该是哀伤、幽怨之词,却唱出了喜庆欢愉之感,饶是林允儿自己也是沉默不语。

    甚至就连在场倾耳聆听的诸位士子也是停住了喧哗,想要听听张毅到底有何见解!

    毕竟,在他们看来,张毅虽然出身卑微,但是就这一席话中却不难听出张毅到底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于是原本还有些轻视之意的人,此时看到张毅的时候也渐渐收起了轻视之心,而是将张毅与自己平等看待。

    “小姐,你可别被那登徒子的巧言令舌、贪花好.色的本性总算露出来了!”后台之上,小翠见自家小姐看着外边侃侃而谈的张毅意气风发好似专门为林允儿指教的模样,咬了咬牙冷声道:“还有林允儿那狐媚子,好好的京城花魁不当,却偏偏来江宁与小姐你争斗,也不是个好人!照我看了来,他们一个是色胚小厮,一个是食骨噬魂的狐媚子,正好配一对!”

    她一边咒骂,手上却灵活的在李婉茹的头上穿来穿去,不多时一个云鬓仙韵的发式便已然成型,配上李婉茹那绝美的脸蛋就如天上不是人间的仙子一般。

    只不过李婉茹的美却是和林允儿的美有所不同。

    李婉茹的美是美中带着一丝圣洁,是一朵处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让人欣赏间却生不起邪恶的心思。

    而林允儿的美却是美中带着点点妩媚,好似一朵娇艳的红玫瑰,眼波流转间便让人深入其中,不可自拔!

    这两种不同的美,说来是不分上下的。

    但是高雅圣洁却只能让人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相反林允儿的妩媚之美却更让人容易接受。

    “哼,就你话多!”外面发生的事情李婉茹又如何不知?她伸出玉手在小翠的头上轻轻一敲,才道:“早就澄清当日人家张公子乃是无心之举,你却是依旧念念不忘。这张公子虽是出身微寒了一些,但的确是有几分本事的。林允儿无论琴艺还是歌喉与我不分上下,能从他的曲子中找到破绽可不是你能随意乱说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