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超品小厮

第84章 都别动,让我来!(3/4)

    张智进的脸不由的抽搐了一下。

    这会儿那个憋屈....简直就别提了!

    可是步胖子却没有给他半分机会,当即便又高声道:“第二幅上联乃是:等灯阁各攻书,这是一个六字联,同时也是一个谐音联.....”

    台下众人一脸抓狂。

    尼玛啊!

    怎么又来这么一长串就像教小孩子那般解释?咱们可都是有身份,有地位,功名的士子啊!

    可是这档口饶是一众人恨不得把正一脸洋洋得意扩沫横飞分析着上联的步胖子吊在树上大,然而却没有人出声,一脸郁闷的静静的看着这货装逼。

    张毅也是看的好笑,更是随意在台上找了个墩子坐下乐在其中。

    只是这一切却是苦了张智进,他这会儿可谓是进退两难。

    想要下台,可是台上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如果下了台去,日后人家岂不是要说他对不出上联灰溜溜的滚下台了吗?

    可若要是站在台上,那也是丢人。

    因为此刻他的脑中简直就是一片空白,除了张毅那让人生厌的脸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东西。

    ......

    “所以,在下不才,对出的下联便是:移椅倚桐同望月!”一大篇的长篇大论,过足了装逼瘾步胖子才转过身,朝着张智进拱手道:“张兄,素闻你乃是京城国子监的高才,你帮忙看看我这两幅下联可有纰漏?”

    步胖子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在被人看来还真是诚心请教的模样。

    只是到了现在谁还不明白这家伙完全就是在抽人张智进的脸啊?

    如果张智进能对的出来,还用的着他上台?

    换句话来说,张智进对不出来,你还厚着面皮找人请教,那不是让人难堪吗?

    可是张智进却还不能拒绝。

    因为步胖子早就说过了,他张智进不是对不出来,而是心忧国事。也不是学问不够,人家还是是京城国子监的高才。

    这一捧一吹之下,把张智进捧的老高,甚至还牵扯到了国子监,如此一来就算是张智进想哭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他这会儿唯一的想法便是,要是自己能如先前那两位仁兄一般昏过去那该有多好?

    至少眼不见未尽,也不用站在台上被人羞辱!

    脑子里一想,张智进还真的就这么做了。

    只见他突然捂住胸口面带痛苦之色,竟然真的朝着地上便倒了下去。

    张毅一愣,这家伙未免也太玻璃心了吧?

    可是当张毅瞧见张智进倒下只是竟然是想用背着地的时候,顿时便笑开了花。

    好你个张智进,这不是摆明了昏遁吗?就你这点儿连装晕倒都不敢下本钱的演技也拿出来丢人现眼?

    要知道,在后世的电视中,站着昏倒的画面可谓是琳琅满目,人家就算是水泥地板也是眉头也不眨一下直接倒下。

    可是你特么竟然还因为怕疼,专门避开了要害,如果哥们这儿都看不出来前后两辈子那岂不是白活了吗?

    不过张毅总的来说也算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

    既然张智进想要晕倒,他自然是需要帮忙不是?

    纵然不能晕倒,挂点儿彩那也才是说的过去,要不然人家张智进张大才子这番表演岂不是白费了吗?

    当下,张毅眼疾脚快,他迅速起身,屁.股下边的墩子被他用脚一带,然后朝着张智进要落下的位置就是那么一推....

    “碰!~~~”

    一道硬物与肉.体撞击的声音顿时响彻整个菊花台。

    就连一旁的步胖子和林允儿都不禁脸上一皱,这一下摔的....那得有多疼啊!

    然而张智进却是只是闷哼了一声,并没有发出张毅意想的那般杀猪般的嚎叫的声音。

    这货难不成真的晕了过去?

    张毅不禁有些纳闷,自己可是只想让张智进吃点儿苦头,可没有真要弄晕他的意思。

    毕竟自己刚才那神来一脚虽然做的隐蔽,但是在台上终究应该有人看见,万一张智进这货出了什么意外他可不像不明不白的吃牢饭。

    要知道试图伤害以为士子这个罪名可不是他一个小厮能够担当的而起的。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张毅便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不好啦,张智进公子用脑过度昏倒拉!~~~”

    他这一喊,顿时众人纷纷侧目,刚才都还没有明白张智进怎么就突然倒了下去,现在一听张毅的解释才恍然大悟。

    原来用脑过度居然会昏倒....

    说时迟,那时快!

    说话之时张毅便一个箭步奔到了张智进的跟前,可是当他看到张智进脸上那不断扭曲却又暗暗咬牙忍住的模样,心里顿时感慨起来。

    这位张智进张公子除了演技差了点儿,还是肯下本钱的嘛!

    要是这样摔一下,他找就叫起来了,那儿还能这般隐忍的住?

    与此同时,顷刻间便有不少京城的士子上了台来,想要将张智进抬走休养。

    “都别动,让我来!”张毅一声大喝,顿时吓得几位士子一呆,道:“张智进公子乃是晕厥,你等这般抬发恐有不妥,我这儿正好有个偏方能治疗他这种情况!”

    说着,张毅便看向了后台,想要找个虽唤的侍女帮忙打盆水来,却看到林允儿竟然不知所措的站在身后,于是便道:“治疗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冷水给他拍背,再给他掐人中,只有让他缓过气来便没事了。我对百花楼不熟,还要请允儿姑娘帮忙打一盆冷水过来!”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让台上的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些士子虽然有些学问,可是那儿懂得什么医理?见张毅说的认真都不仅看向了林允儿,希望林允儿能够帮助一二。

    只有躺在地上的张智进暗暗叫苦。

    他晕个毛线啊!

    刚刚那一摔,他背上可是狠狠的摔在了墩子上,现在疼的都快要抓狂了,却不能叫出声。

    最关键的是这种跌打损失明明只需用药酒推拿便成,那儿用得着什么冷水拍背,手掐人中的?

    可是他此刻又是一个本该晕厥的病人,只能暗暗祈祷别那么折腾,早点儿把他送到相仿休养才是正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