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1.穿越

    “开门!放我出去!”

    “再不放我出去信不信我尿柴禾垛上!”罗非掐着个腰,一抬脚把柴房门踹得“咣当”直响。

    “二哥,你就别白费力气了。”柴房外头传来一道带着些许无奈的青涩声音,“爹已经说了,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你出去。你就在里头将就将就吧,实在不行你尿地上,反正是咱自个儿家的柴房,没人会说你。”

    “不是,凭什么啊?!”罗非气得直抓狂,“不就是张扬帆成亲么?我出去怎么了?我又不能把他给吃了!”

    “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可我给你放出来你就跑出去跳河了!”

    “跳、跳什么?”

    “跳河啊。”罗毅一副你别想装傻不认账的语气,“二哥,真不是我说你,你说那个张扬帆有啥好?他都跟别人成亲去了你还想着他干啥?”

    “我呸!谁想着他了?!”

    “不就是你……好好好,我不跟你犟。反正爹说了,等今儿个张扬帆成完亲,他一准儿把你放出去。”

    “……行!让张扬帆成完亲是吧?”罗非狠捶了几下胸口,在心里骂了句:张扬帆我操-你大爷的你特么有种以后千万别让老子撞见你!

    说起这个“张扬帆”罗非心里就有气,因为就是这个人间接害得他现在寸步难行。

    张扬帆,男,二十岁,华平村唯一的秀才,长得还行,是罗飞以前的对象。没错,就是“罗飞”,不是“罗非”。

    罗飞已经死了,因为张扬帆始乱终弃,罗飞想不开,最终选择了跳河自杀。而他,罗非,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在校学生,出了点意外,然后穿到了古代,结果刚好穿到了被捞上岸的罗飞身上。

    总而言之一句话:跳河的是罗飞,喜欢张扬帆的是罗飞,但是现在背了这些锅的都特么成了他罗非。

    更坑爹的是,罗家的人以防止他再寻短见的理由把他关在柴房,已经过了一夜。

    前一夜,他还想着怎么回去,但现在他已经不想“回去”这种不切实际的问题了,他现在只想怎么出去。他已经无数遍地强调他不会再想不开,更不会寻死,奈何说破了嗓子罗家人就是不信。

    罗毅在外头半天听不到柴房里的动静,以为他二哥终于消停下来,拿着水舀子往桶里舀了些水,准备拿进屋里。

    罗非本来就有点儿内急,这一听“哗啦啦”的动静,腰弓得更厉害。他从门缝里瞅着罗毅,见罗毅眼看就要把一桶水装满离开,急中生智,大喊一声:“罗毅你等等!”

    “咋了二哥?”罗毅被唬了一跳。

    “我问你,你真不放我出去?”

    “那还能有假?爹说了,谁要是敢把你放出去,他就把谁腿儿打折。”罗毅想到当时他爹气得火冒三丈,不自觉有点哆嗦。

    “那成。你告诉爹娘,我不孝,以后就不能在他们膝下伺候他们二老了。”不是不信他已经想开了嘛?那他就“继续想不开”好了!罗非把拳头往门框上重重一磕,“当!”的一声,紧接着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作为影视学院演技最出色的学生,这对他来说都不是事儿!

    “二、二哥?!”罗毅听到奇怪的动静果然吓了一跳,伸着脖子往柴房里瞅。他家这柴房是用泥土和着稻草垒起来的,一共就一道门,连个窗子都没有。如今为了防止他二哥逃脱还拿了装着水的大缸堵在门口。他站在水缸旁边一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是总觉得不对劲。

    “二哥,你可别吓我!”罗毅慌了,“二哥?二哥?”

    “爹!娘!”罗毅一开始还觉得里头的人有可能是诈他呢,可再想到这人有前科,他又不淡定了。他扔了水舀子就去推横在门口的大水缸,推不动,便撒丫子往菜园里狂奔,“爹!娘!二哥他又想不开了!!!”

    罗非躺在地上,听着外头的动静气得直想翻白眼,但很快他就听到了仓促而慌乱的脚步声。

    “二宝!二宝你可别吓娘!”母亲李月花一路跑过来,跟小儿子一起推开大水缸。推开之后,拿钥匙时手都吓得不利索了。

    “娘,快!把钥匙给我!”罗毅接过钥匙,麻利地把锁打开,见着自家二哥倒在地上,也没留心这人全身完好无损是不是不太正常,上去就把人扶坐起来,“二哥,二哥?!”

    “二宝,二宝你快醒醒!”李月花晃了两下,见没反应,着实有些慌。

    罗非感觉应该差不多了,正准备“悠悠转醒”,不料罗毅这时来了一句:“娘,这不行!让我来!”

    罗非心寻思你小子想咋来?就听他的左脸颊上传来“啪!”的一下!

    “啊!”妈的你个熊孩子居然敢打老子耳光?!罗非强忍住掐死罗毅的冲动,把眼睛瞪得跟牛铃一样大。

    “娘,二哥醒了!”罗毅却眼中放光,自觉这是自个儿的功劳,“二哥,你没事吧二哥?”

    “没、没事,就是头有点儿晕。”不晕都特么被你打晕了!

    “四宝,快,跟娘一起扶一把,把你二哥送回屋里。这地上凉,可不中躺。”李月花扶起罗非,跟小儿子一起把人往屋里带。

    罗非尽量把自己的身体重量放到李月花和罗毅身上,同时不动声色地左右打量。如果说在被放出柴房之前他还对穿回去一事抱有什么希望,那么现在他是彻底绝望了。被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小院子一角养着鸡和鸭,还有之前他被从河边带回来时没来得及看清楚的小土房。土房前面还有个极负年代感的石磨。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他不是做梦,他再也回不去了。

    “娘,咱们把二哥放出来,爹会不会生气啊?”罗毅问李月花。

    “他生气,你娘我还生气呢!”李月花刚才还满脸心疼,这会儿却变成了一脸凶相,“家里又不是没地方,关的哪门子柴房?也不担心夜里把你二哥给冻着。”李月花小心把罗非扶到炕上,“二宝你放心,你爹那边娘去说去。但是你也要答应娘,可千万不能再干傻事听到没?张扬帆那就是个瘪犊子,咱不要他!咱以后再找个比他更好的!”

    “……知道了,娘。”罗非僵硬地答完,下意识地把腿蜷缩起来。陌生的环境,总会让人觉得有些缺乏安全感……不对他这好像是尿憋的。

    “我去洗、去茅房。”罗非说。

    “我陪你去吧二哥。”罗毅重新扶了一把罗非。罗非也没推开,跟着罗毅出去了。

    罗家的茅房建在离菜园子不远的地方,从房子左侧的小路口一过去就是。看着外面弄得还行,不过里面就有点儿一言难尽。罗非强压住不适应解决完问题,出来之后对着光秃秃的菜园子发呆。

    主要是有些迷茫,他现在的状态就好比坐了数年牢从监狱里放出来的犯人一样,虽然他没有那个“数年”,但是与社会脱节的感觉却很像。

    有人跟不上时代发展,而他却可笑地跟不上岁月倒退了。

    “二哥,你不会是还在想张……”

    “再说那三个字信不信我揍你?!”罗非不等罗毅把话说完,横了罗毅一眼,“以后不许再提他,一个人渣的名字老挂在嘴边做什么?这事儿掀过去!”

    “呃……”原来总把那个人渣挂嘴边的不是你自个儿吗?罗毅想这么说,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笑道:“好吧,二哥你能这样想最好啦。你可是咱村里长得最俊的小哥,那个张,那个人渣哪配得上你?”

    “是吗?”罗非抚抚下巴,“好像还真是。”不是他自夸,而是罗飞长得确实很漂亮。他在现代时容貌就算中上,但罗飞比他生得还好。他们的五官很像,罗飞这小子更为俊俏,皮肤白嫩,而且身形也不错。对了人家还会生孩子。

    他接收了罗飞的身体,还有罗飞的记忆,所以他知道他现在穿越的这地方叫宇庆国。宇庆国的人分三种,除了寻常见的男和女之外还多了一种——小哥。

    小哥表面上看就是男性,但大部分比正常男性生得小一圈,也柔弱一点。他们的出生几率也不算很高,一般来说十个人里大约有一两个,其最大的特色就是左手上有梅花记,能孕育后代。

    罗非自身就是个同性恋,所以他不意外于罗飞对张扬帆的感情,对于小哥的存在也没什么太大的抵触情绪。但是对于小哥可以生孩子这个设定实在是……有点懵逼。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梅花记颜色很浅,人家说这样生育率特别低。好像张扬帆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才对罗飞始乱终弃。不过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是件好事情。

    罗非摸着手上的梅花记,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外头却意外地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

    华平村不大,不是谁家办喜事可听不到这些声响,而就罗非所知,今儿个他们村子里办喜事的只有张家。这个时间,怕是张扬帆接新人回来了。

    “二哥,要不,咱们去菜园里帮娘干活吧?”罗毅小心地看着自家兄长,生怕他一个想不开,又寻死觅活了。

    “干活?干什么活?去,给我拿个盆装满水过来。”罗非挽了挽袖子,“今儿个我要是让张扬帆顺利从咱家门前过去我特么就不姓罗!”

    “二、二哥,你想干嘛?”罗毅瞪大眼,整个人都傻住了。眼前这个风风火火的男子还是他那个一提到张扬帆就伤心欲绝的二哥吗?!

    “干嘛?干张扬帆!”罗非一看小弟不动,自个儿去拿了木盆。他往盆里装了水,在地里抓了好几把土扔里头,搅吧搅吧走到门前,又吐了口唾沫,等到喇叭声近了,他扬盆……又收住了,返身回来问罗毅:“爹在家没?”怎么刚才他装死的时候没出来呢?要真没在他这水还不好泼了。

    “在呀,就在菜园子里。”罗毅一脸狐疑,“二哥你问这作啥?”

    “没啥!”罗非这下想都不想,挥盆就把脏水泼向了外面的迎亲队!

    “哗啦啦……”

    “啊——!”

    “噗!呸呸!”

    “这谁啊这么缺德!”吹奏的人停下来,而张家的人则直接朝着罗家大门这边走了过来。

    “姓罗的,你啥意思啊!”张扬帆的堂哥张胜瞪着罗非。

    “啥啥意思啊?”罗非放下盆扫了张扬帆一眼,“我往自家门口泼水难不成还得问问别人?”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张扬帆在对罗飞的事情上虽然理亏,但成亲穿的衣服被泼湿了,心里也十分恼火。

    “算了扬帆。”江白宁这时柔柔地说,“你拒绝他,他为你去跳河,如今全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谁还敢要他?再说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罗大婶肯定很伤心,咱们可担不起那个责。”

    “我呸!用得着你假惺惺?”早有这心就特么不该介入罗飞跟张扬帆的感情,那也许他就不会穿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了!罗非越想越有气!

    “你、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啊?”江白宁怒目圆瞪!

    “去你的不识好歹。江白宁,你也别得意。张扬帆他就不是个东西,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亏得你把他给勾搭走了,要不我都不知道他就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得得得,你们也别搁我家门口站着,哪凉快哪呆着去!”罗非就差把大门口的笤帚拿起来扬灰了。

    “笑话,那你这水白泼了?!赔钱!”张胜喊着。

    “对,赔钱!不能就这么算了!”有人跟着起哄。

    “喊啥喊啥?当我们老罗家没人了是吧?!”李月花提个镐头就冲出来了,“二宝别怕!有娘在哪!”

    “怎么着?想来硬的?”张胜本来就气儿不顺,这一下火算是彻底拱上来了,“兄弟们,给我上!我看他们今天到底赔不赔钱!”

    “我看谁敢!”院子里突然传来中气十足的一声吼,紧接着便是“啪!”的一阵鞭响,罗家当家罗天拿着马鞭,横眉怒目地出来了,“老张家的,识相的赶紧给老子滚蛋,老子本来就有口气儿憋着没处发呢,你们可别往上撞!”

    “明明是你们家罗飞先泼的水!”

    “泼就泼了,我们往自家门口泼水怎么了?”罗天一米九的大个立在大门口,门神似的,“怎么还得跟你打声招呼?”

    “那自然不是。”张胜想反驳,但又不敢,一时憋得脸通红。华平村谁人不知罗天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满身煞气?如果不是刚才没见着这人在,他肯定不会挑衅。

    “算了大堂哥。”张扬帆脸色也不好看,但是罗飞因为他跳河的事闹得全村皆知,他原就一直担心罗家人找他麻烦,如今这事闹大了这亲怕是成不了了。

    “对不住了罗叔,我们这就走。”张扬帆铁青着脸说。

    江白宁听到这道歉声几欲吐血,但是他也不敢说什么。

    张胜强压下这口气,喊了声:“奏乐!兄弟们给我吹响亮着点!”

    迎亲队晃晃悠悠走了。罗非“嗤”一声,弹弹衣袖转身准备进屋。

    罗天瞅瞅外面越走越远的迎亲队伍,再瞅瞅自家的二儿子。他上前几步,一揪罗非衣领子,拎小鸡子似的给罗非半提溜起来:“二宝你给爹站这儿,爹问你点儿事儿。”

    “啥事儿啊爹?”罗非艰难地转头。

    “刚才那脏水真是你泼的?”他看见张扬帆跟张胜衣服上的泥点子了。

    “啊,我泼的,咋了?”难不成还泼错了?

    “泼得好!”罗天把罗非放下来,满面笑容地给他拾掇衣服,“下回记着,受欺负了就得这么欺负回去知道不?有事儿爹在呢,你怕啥?咋也不能让人欺负了!”

    “知道了,爹。”罗非笑笑,又冷不丁“嘶~~”了一声。穿过来也有一夜了,没吃好,没睡着,一想到回不去心里再焦燥,妥,上火上得满嘴大泡。

    “去吧。”罗天拍拍罗非的肩,拍到第三下,又一把抓住他:“等等。”

    “又怎么了?爹?”不会是突然反应过来他跟原来的罗飞不一样吧?!罗非的心登时提起来了。

    “席家小子来信了,说他约摸这两日就要回来。爹跟你娘商量了一下,打算回头让他迎你过门。”

    “过、过什么?”

    “过门。”罗天挑眉,“你不会忘了你跟席煜订过娃娃亲吧?”

    “我……我自然没忘。不过他不是已经死了么?”记忆中村子里的人都是这么说的啊。

    “他还活着。”罗天想到这事还挺高兴,“这下终于不用担心你的婚事了。席家小子人品不错。虽然我们有几年没有见过,但是这小子从小像你席叔,错不了。”

    “可是我都已经过十六了……”不履行婚约好像也行?在宇庆国,过十六岁如果双方还没有谈定婚事,那幼时的婚约就可以取消了。

    “不行!”罗天瞬间黑下脸来,“除非席煜这小子真的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不然你非得给我成亲不可!不许再作幺蛾子听到没有?”

    “那那谁你还是别回来了,阿弥陀佛!”罗非小声说。

    “嘀咕什么呢?”

    “没!”罗非傻笑,这时却听外头的罗毅突然大喊:“爹!娘!二哥你们快看!席哥家的烟囱里冒烟了!”

    “卧槽不是吧?!”罗非张大嘴往远瞅,好么,席家久不冒烟的烟囱里居然真的冒起了青烟。

    佛祖我刚许愿啊佛祖!您老这么快就打我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