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6.真相

    门带着“吱呀”一声怪响关上了。罗非想到两种可能,一是他现在头发太长,都过腰了,湿了之后不容易干,麻烦;二是头发湿了出去让人看到,指不定会传出什么闲话来,听着心烦。

    看席宴清的表情,怎么都不像前者,那估计就是不想让人说什么了。

    席宴清不想退婚,但是又不想让人知道他在他这里洗澡,难不成……这人是在保护他的名声?

    有那么好心么?

    罗非略带怀疑地看着席宴清离开的方向,手无意识地搅着水花。

    水温不冷不热的刚刚好,半只手伸进去的时候整个身子都要化了似的,舒服极了,舒服得好像连伤口都没那么疼,恨不得一下子把自己泡进里面。

    这时脑子里突然有个小人大喊:这可是席宴清准备的水啊!席宴清是谁?你情敌!

    另一边的小人则说:靠!那又怎么样?这一世梁博渊都不在了,哪特么还来情敌?!当然是洗热水澡要紧!

    对!热水澡要紧!

    罗非不知不觉间握拳!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还讲究什么脸面?!再说了,他家一共就俩盆,一个在厨房里洗碗洗菜,一个家人用来洗衣服刷鞋,哪个都不适合给他用来洗屁股!可是他的伤必须清洗!

    罗非确认门插上了,把衣服脱了个干干净净。他费了点时间,因为稍稍动一下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所以做什么都很小心。而且他虽然急于清洗干净,但却也没忘自己身上还有伤。所以他先是站在热水里,没往浴盆里坐下去。

    席宴清也不知道烧了多少柴,这屋里热乎乎的。罗非眼下明明只有大腿以下站在热水里,却也没觉得上身怎么冷,只是舒服得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

    要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没那么囧就好了。

    罗非做贼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菊花,发现跟以前不一样,似乎肿了,而且只要轻轻碰一下都特别疼。这要是有个镜子他还能照照,没镜子他都看不清具体什么样。

    坑死个爹的。

    罗非慢慢蹲坐下来,结果一不小心伤口裂开,顿时疼得他“嘶!”一声:“操操操操操操!嘶!疼死小爷了!哦哦哦……我的妈呀!”

    罗非死死咬着牙冲洗了一会儿伤口,之后也没敢坐。其实浴盆里很人性化地弄了个小椅子钉在上头,能坐着洗。但他估计他坐下去这浴盆就不是浴盆,而是刑具。想想怪吓人的。

    本来应该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罗非却做得异常艰辛。他站在盆里,猫着个腰把腿洗了,洗完又往身上冲水,洗了洗上身。因为不敢坐在水里长时间泡着伤口,所以洗得也不算太仔细。可饶是如此,他洗完身上几乎也没剩下什么力气。好不容易挨到从浴盆里出去,基本累成了一滩泥。

    席宴清正在后院里收拾菜地,不知想到什么,突然一停,过来敲门:“罗非,好了吗?”

    罗非此刻正在扇菊花……不对,具体点儿说应该是给菊花扇风,因为感觉潮潮的,所以他想让那部分干得差不多了再把裤子穿上。可这会儿听到席宴清叫他,他也只好先起来了。他喊了声“马上!”之后龇牙咧嘴地把裤子套好,感觉每有一个动作身后就疼得跟上大刑一样。他走得特别慢,强忍着疼打开门,看到席宴清,尽量让自己保持自然:“好了,谢了啊。”

    席宴清有些恍神。罗非果然听了他的没洗头发,但是可能因为身上还在疼,所以刚洗完澡还是出了汗。这会儿额头上细细的汗水布了一层,再加上被蒸的脸通红,看着就特别的……诱人。

    罗非被看得全身发毛,皱眉:“你这什么眼神?”

    席宴清轻咳一声:“你在这等我一下。”他进屋,把布包拿出来交给罗非:“里头给你装了些东西,一会儿我出去之后你自己看着用,就当我谢谢你之前给我送蔬菜种子了。”

    罗非拿过来往里头一瞅,发现里面有个成年人拳头那么大的瓶子,还有个像口碟一样的小瓷器。

    “瓶子里是消炎止痛的药粉,一天用三到五次都行。至于这个小东西……”席宴清指了指口碟状瓷片,笑着说:“比较干净,也容易清洗,还可以用开水消毒。总比你自己削的好。”

    “你!”罗非无语,这下不止脸红,连耳朵都红起来了了,“你怎么知道我……”他突然闭上嘴巴。妈的这不是此地无银嘛啊啊啊啊?!罗非你还可以再蠢点儿!

    “看你走路的样子猜的。你别多想。我不过是发挥了一下同年代出生的同胞友谊而已。再说你的伤如果处理不及时肯定会麻烦,你可别忘了这里的医疗水平还处在什么阶段,万一感染或者高烧很可能性命攸关。”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罗非忙避开席宴清的眼神,梗着脖子,快要从头烧到脚根了。

    “你不用知道我说什么,你自己知道你现在什么情况就行。”席宴清说完见罗非依然倔强地站在门口,叹声气出去。出去的时候他很体贴地带上门,也没再说什么。

    罗非心情复杂地看着布包里的东西,在用和不用之间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闷声朝浴盆旁边走了过去。主要是太疼了,再不使些什么方法他感觉要活活疼死。他把布包放在上头之后打开瓷瓶,脱下裤子,小心地捻了一些药粉抹在伤口上。他得庆幸虽然看不清楚,但是给自己抹个药粉还不成问题,不然可真是麻烦了。

    席宴清大概在外面站了十五分钟,给了罗非足够的时间。

    罗非穿上裤子之后想了想,出来认真给席宴清道了谢:“谢谢,那个,你送我的东西。另外不好意思啊,我现在不太能使得上力,这些就得麻烦你来收拾了。咳。”

    话说着说着到后面都快赶上蚊子叫了,要不是席宴清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罗非身上,他都听不清罗非说的是什么。

    罗非是真尴尬。他原来最讨厌席宴清,结果一穿过来这人就帮了他这么大一个忙。其实他一点也不想被席宴清帮,但是屁股又太特么疼了。

    没错,他也想有尊严的!但是他的菊花不同意啊!所以没脸没皮的是他的菊花,不是他这个人!嗯,就是这么回事!

    席宴清挽了挽袖子:“你要不急就到炕上趴会儿吧,正好让药吸收一下。我今天烧柴烧得多,炕上很暖和。”

    罗非点点头,觉得说多了更别扭,干脆去炕上趴好。刚才用的药好像真的很管用,这会儿像是起了效果,清清爽爽的,感觉很舒服,也没那么疼了。

    席宴清先是把罗非擦身的布巾挂到了一边,然后给罗非倒了碗温水喝。至于浴盆里的水,他就放那没动它。

    屋里俩人,可却静得能听到呼吸声似的。罗非最怕这种气氛,便问:“这水不扔吗?”

    席宴清说:“你知道我弄这些水多费劲吗?当然不丢,一会儿等你走了我再洗。”

    罗非登时一脸无语:“不至于吧?!”

    虽然从井里一桶桶打水出来再烧再倒到浴盆里确实是很坑,但是用他的洗澡水……而且他重点洗过菊花的啊啊啊啊啊!

    尴尬尴尬尴尬!

    席宴清突然一笑:“说笑的,不过不能现在泼,得晚上泼。”

    “为什么?”

    “跟不让你洗头发一样。”席宴清说,“你来我这儿那么多人都看到了,我再把那么多热水往外一泼,那不明摆着告诉他们我们干嘛了么?你可别忘了你现在什么情况,小哥虽然没像姑娘一样那么看重名节,但也差不多少。万一让人知道你在我这洗了澡,到时候你就是想不跟我成亲都不行。”

    “哦。”罗非把目光挪开,“谢了啊。不过你不是希望我们俩成亲吗?还帮我?”

    “我是想成亲,可成亲也不能坏了你名声,这是两码事。而且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你情我愿,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还名声呢,我现在有那玩意儿吗?而且知道不甜你还不退亲!”罗非瞪。

    “退亲之后我上哪儿找有共同语言的?别哪天我想回忆一下过去都得小心泄露秘密,那多没劲?”席宴清坐到炕上,就离罗非一米远的距离,“你真不考虑考虑?”

    “考虑个球啊?”罗非把脸转过去,对着墙,“我现在有时候还幻想我能回去呢,你说这地方可怎么呆?我想想要在这里过一辈子就觉得头疼。你知道么?我在罗家说话的时候就跟演戏似的,我得拼命把自己带入罗飞,就我这身体原主,不然我说话可能一不小心就会露馅。今早我就差点问罗毅几点了,昨天更坑,我晚上起来摸墙摸了半天!”

    “找开关?”

    “嗯。”罗非想想当时那个傻劲儿就别提了。反正当时醒来之后真是茫然了好一会儿。

    “当一个人从一个好的环境到了一个差的环境之后,如果不能逃脱,那么最对他有利的生活方式就是快速适应当前的生活。我知道你现很难受。你不像我,我从小到大基本就一个人,你有家人对吧?所以可能会很想家。”

    “你不是也有梁博渊么。”罗非酸酸地说,“你不知道爱人的心就是自己的避风港么?我连他手都没牵过呢,你都抱过他了。”

    “好吧,你说得也对。虽然他只是表弟,但毕竟是亲表弟。”

    “表弟?”罗非猛地把头转过来,“你说梁博渊是你亲表弟?”

    “嗯。”

    “……姓席的你不是骗我呢吧?”

    “都这情况了我骗你干嘛?”

    “我靠!你丫的……”罗非简直服了,“你个坑爹的玩意儿,就因为你,我都没敢继续追!”

    “追了也白扯,他有喜欢的人。”

    “那也……那也总比没去尝试好!”罗非这个憋气,顺手拿了炕上的空碗去揍席宴清。怎料席宴清躲得快,他没揍着,倒把伤口牵扯得生疼:“操操操操操!”

    “省省吧,你这小样儿明显是那个挨操的。”席宴清把碗放好,“还喝吗?”

    “不喝了!”罗非气哼哼的,干脆趁着疼爬起来,“我回去了!在你这儿呆久了我不管干嘛人家都得给我说出一大堆八卦,到时候真是说不清了。我倒是不怕别的,就怕我那对新爹妈逼着我跟你成亲。他们简直疯魔!”

    “所以说啊,你嫁过来天天对着我,他们不就疯魔不着你了么?”

    “滚犊子!让我面对阶级敌人的脸,那我还不如消停在罗家呢。”罗非拿起布包,“走了!”

    “那我们以后算是朋友了吧?”席宴清说,“我这当了两年情敌,也怪冤的。”

    “冤个屁!你活该!你害我没追着男神,起码关一年小黑屋!”罗非说,“至少得一年以后才能解禁!”

    “你慢点儿!”

    “知道了!啰嗦!”罗非摆摆手,没一会儿就出去了。那药效果还真是挺好的,来的时候疼得惊天动地,走的时候感觉平平。还是会有一些疼吧,但是只要不迈大步就没那么严重,这让他心情好了些许,在席宴清面前丢脸的事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当然,他短时间内不想再见到席宴清,梁博渊是一回事,主要是,那个被送厕筹跟菊花伤药的事实在是……

    太特么叫人无语了!

    席宴清站门口看了一会儿,发现罗非走得还挺好,便没追上去。他只是笑笑,自言自语:“罗非啊罗非,你最该防的不是外面的人,而是罗毅啊……”

    难不成他还能凭白放罗毅走那么早吗?

    啧,傻小子。

    罗非以为,他回家的时候家里应该也就罗毅和罗茹在。关键早上吃饭那会儿罗家两口子不是说了去开地么,大哥罗吉肯定也去,那估计这个时间应该还不能回来。他那熊一样魁梧的爹当时没追过来,应该也就是上山了吧?

    然而一进门才发现,前方有坑!深坑!

    李月花手里拿着一件红彤彤的衣裳,怎么看怎么像嫁衣,那上面还绣着小凤凰。宇庆国,凤凰也是神鸟,并且是极为尊贵的象征,平时只有皇家的人才可以用。只有一个特殊的日子平民也能把它穿戴在身上,那就是成亲那天。

    也不怪罗非眼熟这件衣裳,就在他还没穿过来的时候,原主就偷偷试过好几次这东西,幻想着能嫁给张扬帆那个人渣。而且这衣裳本来就是罗飞自己缝的。

    李月花现在把这东西拿出来是几个意思?!

    罗非隐约有种不秒的感觉,小心地瞄了眼李月花,随即低声问跟针线活打仗似的妹妹:“三宝,娘这是干嘛呢?”

    罗茹不知是哪根线缝不对劲了,正在那儿拆线呢,闻言也没抬头:“四宝说你在席哥家洗澡了,娘说等爹回来就跟爹商量,找个日子让你过门。这不给你拾掇一下嫁衣么?”

    罗非瞬间懵了一下。就说罗毅这小子怎么不在家!赶情是回来就把他给卖了,现在这是不敢见他吧?!

    可罗非还真就想差了。罗毅不是不敢见他,是去了山上。他知道他大哥开地是在什么地方,所以很准确地找过去了,并且相当有条理地把罗非在席宴清那儿洗了澡的事情告诉了他爹。

    罗天闻言,活都不干了,叫上大儿子:“走,回家!我这回倒要看看这小罗二宝他找什么理由不过门!”

    罗吉提了农具:“爹,既然二宝不乐意,那就不要逼他了吧。两口子过日子,还是要讲个你情我愿不是?”

    罗天把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这爹当然知道。可他乐意的人家不是不乐意嘛?再说你弟现在这情况,你看谁还敢来咱家提亲?难不成还真让他一直老在家里?”

    罗吉点点头:“您说的也是。”

    罗天“嗯”一声:“还好席家小子出去这么多年还对二宝有心。不过说来怪呀,二宝咋就留在席家洗澡了呢?”

    罗毅说:“这个我知道!因为席哥弄了个大浴盆,都把热水盛好了。别说二哥,就是我看了都想洗,那一进去得多舒服啊!”

    罗非还不知道罗毅在这儿学他当时在席家的情况,还一门心思想说服李月花:“娘,算我求求您了,这事可千万别让我爹知道。”

    李月花还没说话,罗茹先看不下去了:“哎哟我的好二哥,你没看四宝不在了吗?他告诉完我和娘之后就去找爹和大哥了。只怕这会儿爹早都已经知道了。我看你啊,还是老老实实等着过门吧。”

    罗非瞬间张大嘴巴:“不是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