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8.借牛

    许是想开了,又或者是某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在被打了一顿屁股之后,罗非的气色反倒变得比之前更加好起来。罗家人一看他这样,总算放下心来,于是整个一家子的气氛又回到了从前。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再往后的每一天,罗非都能想起席宴清。因为他用的那个小瓷碟就是席宴清送的,所以只要一去茅房刮屁屁他就会想起席宴清。一开始是大号的时候会想起,再后来习惯性地上茅房就会,简直要命。

    他每天吃三顿饭,而他每天大小加一起去茅房的次数却不止三次,也就是说,他想起席宴清的频率比他吃饭还要高!

    罗非简直怀疑席宴清是故意的,故意送了他这么个天天都得带在身上的东西。

    肯定是想让他尴尬!简直太阴险了!

    这天吃过晚饭之后,罗非去了趟茅房,从茅房里出来,他习惯性又在心里吐槽席宴清,就听到罗天在叫他。

    罗天看了会儿天色,对罗非说:“二宝,你去趟你韩叔家。爹瞅着这天色不错,明儿个应该也能放晴,你去你韩叔家问问明儿个他们家用不用牛车,不用的话咱们借来一天。爹跟你大哥他们进趟山里砍点木料回来晒晒,回头给你打点家具。”

    罗天说的“韩叔”叫韩义,是罗天的把兄弟。韩义家也有个小哥,叫韩旭,韩旭跟罗飞两人从小到大都玩得挺好的,以前罗飞就经常去韩旭家。先前是因为韩旭去姥姥家窜门子去了,所以罗非才没怎么往那想,不过听说韩旭今儿下午回来了。罗天寻思正好也让孩子们聊聊天,顺便就去把事情问了。

    罗非想了想,说:“知道了爹,那我这就去。”

    罗天说:“你去叫上四宝一起,天黑了,别自个儿出门。”

    罗非觉得自己去也没什么,左不过三四百米的距离。但想想自己现在的情况还是听了罗天的。他进屋叫上罗毅之后就往韩家去了。

    韩家一家六口,除了韩义和韩义媳妇儿,还有韩旭。韩旭上面还有个大哥韩阳。韩阳已然成亲,这会儿孩子都两岁了。

    罗非叫了下门,韩家很快有人出来了,却不是韩旭,而是韩义的妻子韩柳氏。韩柳氏边把罗非和罗毅往屋里带,边笑着说:“刚才小旭还嚷嚷着说要去看你呢,你就来了。”

    韩旭有个自己的房间,在屋里叫了声:“罗二宝,进我屋来!”

    罗非进去一看,好家伙,坐炕上呢,脚被纱布包得跟馒头似的。

    “你这脚怎么了?”罗非尽量回忆着前身与韩旭相处时的样子,关心地瞧了瞧韩旭的脚。

    “别提了,回来的时候崴了一下,肿得跟猪头似的。要不我回来就想去看你了。”韩旭打发了罗毅出去吃他带回来的好的吃的,见罗毅出去了,用拳头怼了下罗非的胸口,“罗二宝你可真是出息!居然敢跳河?你是想吓死我呀!”

    “唉哟,能不能别提这茬?我现在不是挺好的么?”

    “挺好的也让人后怕啊!我回村子里听人说的时候真是……你可真是够拧巴的!早就跟你姓张的那一家人都没一个好东西,现在好了,撞南墙了吧!”

    “打住,你要再说他我可走了啊!”罗非心说我是很认真来交朋友的好吧?!在这儿除了席宴清这个损友,还没啥正儿八经的朋友呢,你再说姓张的人渣小心我进化绝缘体!

    “行行行,不提他,那提席宴清?”韩旭笑得坏坏的,一双凤眼透着十足的机灵,“我听我大哥说他最近往你家跑得很勤勤,你俩是不是要有好事啦?”

    “啊,算是吧。”罗非没心没肺地说,“我娘在和席宴清找日子呢。”自打那天挨了打松口之后,家里人对这件事很上心,不过乡下没那么多讲究,再加上他和席宴清都是男的,所以六礼中的“纳采”和“问名”,还有“纳吉”三步都省了,他跟席宴清的婚事是从“纳征”开始的。

    罗非也不知道席宴清的原身这几年在外头混得如何,但依他个人感觉,如果混得好的话应该是不太可能回乡下的,所以他估摸着席宴清也没几个钱。再说就算有钱,那也不能送太多给罗家做聘礼啊!留着自保都来不及了——虽然他也知道他应该为原身做些什么,至少罗家养了这么多年呢。可他觉得报答也不是现在,现在关键是养活好自个儿。

    反正席宴清到底给了多少聘礼他也没问,他只说让席宴清别给那么多。

    当时席宴清还笑话他胳膊肘往外拐来的,让他一通鄙视。

    “要我看越早越好。”韩旭说,“你最好成亲之后赶紧跟席哥生个大胖小子,到时候看张扬帆气不气!”

    “都说了不提那个人渣!”罗非简直服了。还大胖小子呢,大胖小子他爹他还没彻底看顺眼呢,不对,才没有大胖小子他爹!

    “反正你要争口气,难不成还凭白让张家人欺负了?再说那个张扬帆还有江白宁都不是好东西。特别是江白宁那个恬不知耻的,真是揍一顿都不解气!你是没看见他见到我之后那个得意样,他得意个啥劲啊?不就是嫁了个秀才嘛,看把他给能的。”

    “得了得了,我看你今天这点事是说不完了。韩叔呢?我想找他问点事儿。”罗非可不想再听那俩糟心的名。

    “我爹八成是去我大哥那儿了,咋的啦?”

    “我爹,说明儿个天好,要上山弄些木头呢,这不让我来问问你家明儿个用不用牛车么,不用的话就借一下。”

    “这我还真不知道,那我陪你去问问。”

    “你都这样的能下炕吗?”

    “唉哟你别废话了,麻溜扶我起来出去转一圈儿。我都快憋死了,我娘不让我出屋。”韩旭做贼似的往外瞅瞅,搭着罗非的腰开始单腿蹦。

    罗非本来就没多少劲,好不容易给他扶到外面。

    韩阳家就住在韩旭家对面,是成亲之后分出去的,住的是韩家老爷子走的时候留下的房子。

    “爹,您在里头吗?”韩旭在外头喊。

    “在呢!”不一会儿韩义出来了:“哟,二宝来了,咋没进去坐?小旭回来的时候在他姥家拿回来不少当地的土产,你让他拿了给你吃。”

    “哎哟我都给他包着了,让他走时带着。先不说这个了爹,二宝过来是想问问咱家明儿个用牛车不,他说罗大伯明儿个想上山弄点木头。”

    “明儿个可能不成,明儿个你大哥要去给你嫂子家里拉沙子,先前说好了的,这事要办不上可不大好。”韩义说,“要不这样吧二宝,你回去问问你爹看看后天进山成不,后天家里牛闲着。”

    “好的韩叔,那我回去问问。我估摸着差不多,反正也不急。”

    “成,那后天成的话你让你爹或者你大哥后天一早来取,我把车套好了放家里。”

    “谢谢韩叔,那韩叔我先走了。”

    “哎你等会儿,吃的没拿呢。”韩旭示意罗非再把他弄回去,顺便拿东西。

    罗非一想,难得能打个牙祭,就不客气了。

    韩旭给装的是一包红豆饼,还有一小包松子糖。这在现代都不是什么稀罕物,但在这里绝对是好东西。要不是真当成好朋友,别说这一包一包的了,就是一粒也不可能给啊!

    罗非觉得原身没有生就一双找好对象的眼,但是找的朋友还是很靠谱的。

    韩旭这发小不错。

    罗非往嘴里放了一颗松子糖,见罗毅眼巴巴瞅着,便分了三分之一给罗毅,剩下的又重新包好:“还得给三宝留着点儿呢,就不都给你了啊。”

    “知道了二哥,我不多要。”罗毅也紧忙放了一颗到嘴里,笑得牙不见眼,“真甜!”

    却不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道阴阳怪气儿的声音:“白吃白拿的,当然甜了。”

    罗非一听,卧槽,冤家路窄啊简直,出门借个东西还能遇上江白宁?

    “白吃白拿也要看有没有那个福气,你想白吃白拿还未必有人肯给呢,在这儿发什么酸?”罗非笑着转过身来,眼里带着轻蔑,“江白宁,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偷听墙角的习惯?是不是偷鸡摸狗的事儿干多了,啊?”

    “你!你怎么说话呢?!”江白宁登时气得不轻,“我不过是一走一过听的罢了,这路又不是你们家的,怎么?还不能随便走了?”

    “这路不是我家的,不过你那一走一过也太久了,听了那么多,你是属王八的吧?爬得那么慢,赶情那一走一过都在那屁大个圈里。”

    “你才是属王八的!”江白宁说不过罗非,气得汗都要下来了,“你娘没告诉你嘴别太损了吗?”

    “告诉了啊。不过我娘也说了,那得是对好人。对你这样的小人?”罗非边上下打量江白宁边啧啧摇头,“算了,我还是省省吧。”

    “你!罗非你别太过分了!”江白宁咬咬牙,“我好心想叫住你问问你要不要借我家的牛,你倒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看算了,你嘴巴这样贱,谁借你牛谁倒霉!”

    “我呸!谁借你家的牛谁才倒霉!就你这样的主人能喂出什么好牲口来?万一你那牛走半路再口吐白沫倒地不起,那我不是要当冤大头?丧气,白借我也不要!”

    “要我也不借!穷鬼!”

    “你说什么?”

    “我说你穷鬼!家里连头牛都没有,一有事就知道问人借,脸皮比树皮都厚!”

    “能借是我有人缘,有本事你也去借一个啊?不过我猜像你这种就喜欢抢人家东西的人,但凡脑子里没有进水都不会借的,谁知道你会不会看着顺眼就又想据为己有啊?啧。”罗非讽笑一声,转身:“四宝,我们走,不要跟这种没道德的人说话了,浪费口水。”

    “好的二哥。”罗毅说完重重地朝江白宁“哼!”一声,结果劲使大了,连鼻涕都一起哼出来,直接哼到了江白宁的脸上。

    江白宁被“哼!”一下就觉得脸上猛地落下来一个粘糊糊的东西,他上手去摸,想清那是什么之后顿觉恶心得不行,不由在后面大喊:“罗非,罗毅,你们这两个王八蛋!呕!”

    罗非和罗非只当他放屁。不过有件事罗非倒是真听心里去了,那就是没有牛=穷!

    原本要回家的罗非生生拐了个弯:“四宝,你先回去,我去你席哥那一趟再回去。”

    罗毅说:“那我要不跟你一块儿吧?一会儿你敢自个儿回家吗?”

    罗非无语:“回个家有啥不敢?你走你的。”

    他要跟席宴清好好谈谈!怎么样才可以快速地购买一头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