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12.换信物

    罗非暗示了自己两遍“我今天是席宴清的未婚妻”,之后调整好表情坐在屋里,而席宴清已经快到罗家大门口了。此时罗家大院里站了不少围观人群,有些人手里还拿着农具,看样子是准备凑完热闹再下地。

    席宴清今天不娶亲,罗家自然也就不摆席,但是罗家门口按照习俗挂了一串长长的鞭炮,院子里也摆了两盘子瓜子和花生,招待来看热闹的父老乡亲。于是那些往日里跟罗家多有走动,或者喜欢热闹的便说着吉祥话进来了。

    罗毅看到席宴清过来,眼前立时一亮,朝屋里喊:“二哥!席哥来了!”

    罗吉这边就把鞭炮点上了,继席家门口之后,这边又是一通噼里啪啦炸响,且这边的鞭炮声比席宴清那边长。

    这也是当地的习俗,嫁出的一方家在收聘礼那天燃放的鞭炮得是娶亲一方的二倍长,意味有来有往。

    “哟,这聘礼可不少啊。”韩阳的娘过来看热闹,看到自家儿子赶的牛车上摆的东西,登时就跟站在院子里的李月花聊上了,“我说罗非他娘,你家罗非好福气呀。”

    “我就说嘛,席小子这些年出去当兵打仗肯定不白当。那可是保家卫国的事儿,国家能让他白打?”有些听过有军饷一说的人觉着,席宴清就算没有一下子暴富,也不能再是以前的穷小子了,“依我看,罗二宝这是要过上好日子了。”

    “就是就是,瞅瞅那酒,那猪肉有整整六条哪!咱村这还是头一份儿吧?”成亲的时候这都正常,可有几家下聘这么下呀?都是两条猪肉了,有些甚至还没有呢。

    “哎哟,是不是头一份儿这我还真不知道。”李月花眉开眼笑地说,“不过席小子对我家二宝那是没得说,二宝去席家我是一百个放心。”

    “罗伯伯,罗伯母。”席宴清上前作揖,“宴清备了些薄礼,虽然其价值远不及罗非在我心中之万一,但也是宴清一番心意。希望你们同意从今往后把罗非交由我来照顾。请你们放心,我必定与他有福同享,有难我一个人当,不让他受半点委屈。”席宴清说完不卑不亢地看着前头两位长辈。

    “好好好,好小子!”罗天重重捏了捏席宴清的肩,“你这个儿婿我罗天认了!”罗天叫过小儿子:“四宝,去,叫你二哥出来交换信物。”

    “好嘞!”罗毅说完几个大步进屋,“二哥,出去吧,席哥来了!”

    “嗯!”尼玛可是我没有信物啊!见鬼的为什么没人告诉他这个时候要交换信物?!不行,不能慌!

    罗非出去的时候心想,出去一定要先在人群里搜寻席宴清的身影,以证明他最看重席宴清!然后再……

    卧槽!

    罗非一眼看到了牛车上鸡和鱼还有猪肉!

    肉!居然是肉!而且还是那么多的肉!

    不行!不能看不能看!罗小非你太没出息了你!不就是点儿肉嘛!

    罗非的视线不顾他的意愿狠狠粘在了牛车那一堆聘礼上,恨不得一头扑上去摸摸那是不是真的。但很快,他的职业素养把他的魂魄都给招唤回来了。他轻轻咬着唇,带着羞涩的笑容把头半低下来。青丝自他的肩头滑落到胸前,恰巧半遮他白嫩红润的面颊。

    也不知是谁起的头,嗑瓜子的声音都停下来了,他们只觉得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罗二宝!

    张扬帆别不是眼睛有毛病吧?放着这么漂亮的人都不娶?!虽然传香火确实很重要,但是这么美的人,简直想去哪都给他揣进口袋里!

    席宴清也有些失了神。只是一件素色的棉布衣就穿成了这样,这要是换上喜服……

    “哟,看这一对,这就不好意思了。”有人笑说。

    “咳,是他生得太好看。”席宴清毫不吝啬夸奖,且是发自内心地觉着罗非好看。他情不自禁地走近了些,从衣袖里拿出一把十分精制的小木梳交到了罗非手上,意味一梳到白头。随后目不转睛地看着罗非。

    罗非……还是那个罗非,但不知到底哪里变了样,总觉得今天的罗非特别的……惹人怜爱,撩得人心痒痒。

    罗非接过梳子,朝席宴清俏皮地笑了笑,明明只有短短几秒,却让所有人看到了他眼里对席宴清的爱慕与期待!

    说好的喜欢张扬帆不惜为张扬帆跳河自尽呢?!看热闹的人傻眼了。来的时候还想着罗非会不会反抗呢,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转去喜欢席宴清了?

    “你的呢?”席宴清伸手讨要。

    “我的……”罗非心说我特么哪有啊!可是不给也太不像话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他要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没准备,那外人得怎么想?!肯定以为他不把席宴清放在心上,这可要不得!可是他真没什么可给的啊!早知道这样,昨天宁可不睡觉也该做个什么出来了!

    “罗非,你的信物呢?”有人问。

    “是啊,罗二宝你的信物是啥,让大伙瞅瞅啊。”乡亲们没啥恶意,但是很好奇。

    “咳,就拿。”罗非心说豁出去了,席宴清你可千万别吐我身上!他把挂在腰上的小荷包解下来了,直接递给席宴清。

    席宴清还以为他有啥准备呢,结果打开来一看,居然是自己送给他的瓷碟!

    “噗!”罗茹没忍住。

    “那不是二哥的厕……啊!”罗毅话没说完就被罗茹重重踩了一脚。他瞪时疼得说不出话,也知道自己嘴快差点把二哥坑了。

    罗非简直不敢看席宴清的眼睛,因为他知道席宴清肯定知道这东西他用来干嘛,谁让当初席宴清送他的时候就说明白了呢?可是他身上除了这个之外,真的没什么可送的啊!

    让罗非万万没想到的是,席宴清连脸色都没变一下,就那么自然地把东西收下了,而且还笑得很……很纵容!搞得他心里越发不好意思起来!

    罗毅这会儿顺过气来,扶额,嘀咕了一句:“我的二哥啊你可真!行!”

    罗非没听到这句,兀自把席宴清送的木梳收下了,翻过来一看,上头居然有一条罗非鱼。

    是巧合还是故意?

    罗非一时也弄不清,而且很快,他的注意力就再次被牛车上的聘礼给吸引了过去。

    猪肉!还有鸡和鱼!

    罗非把梳子收起来,他的目光在聘礼和来客之间来回逡巡。其实他现在对来客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是他绝对不能露出半点想要扑过去生吞猪肉的表情!

    席宴清啊席宴清,你咋这么会买东西呢?!

    罗非不敢把注意力再放在肉上,视线便随处飘。哪知一个不小心飘到门口,就看到门外一角站着此时不太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张扬帆。

    张扬帆是听到他娘说了才知道,今天席宴清来罗家下聘。本来他已取亲,跟罗非也没了关系,就不该再关心。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席宴清要去罗家下聘就一阵心烦,所以想都不想地扯了个谎出来了,而且还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这里。

    他看到罗非,还看到席宴清,更看到罗非是以什么样的表情看着席宴清。那分明就是把席宴清放在了心里。

    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突然爬满了张扬帆的心,他十分惊讶地发现,他心里居然还对罗非有意。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家里反对,他肯定会娶罗非,毕竟罗非比江白宁长得好看得多,特别是今天,看着简直就像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一举手一投足,处处透着清灵与美好。而且相比之下,罗非的性子也比江白宁温柔多了。只是现在才来后悔也有些晚了。

    倒不如当初就坚持要跟罗非在一起,这样就算罗非生不出来,他好歹也算给过彼此机会,而且真等到生不出来再休了也不迟。

    张扬帆突然说不出的后悔,特别是看到席宴清不知说了什么,惹得罗非在那不住的笑之后,觉着席宴清真是碍眼极了。

    有人从大门口出来,见状问:“张扬帆?你咋在这?”

    张扬帆眼底猛地闪过一抹不自在。他下意识地边朝着罗家反方向走,边说:“路过而已。”

    那人显然不信,平日里又看不上张扬帆趾高气昂的样子,便说:“路过怎的没进去坐坐?罗叔可不是那小气之人,你进去他必定也能招呼你。”

    张扬帆皱皱眉:“说了是路过,再说云杰兄明知前不久二宝他为我……你如今这么说,到底是何居心?”

    常云杰哼笑一声:“只是替你可惜,你要是不见利忘义,哪能让席煜捡了便宜?我就不信你对罗二宝已经死心。那么漂亮的人,你就一点也不想娶回家?”

    “我已经有白宁了。麻烦云杰兄以后说话注意分寸。”张扬帆说完,像是再怕被其他人看到一样匆匆离开。

    “呸!装什么清高!”常云杰朝张扬帆离开的地方吐了口口水,把锄头扛上肩。他最看不惯张扬帆这目中无人的样!不就是个酸秀才么?有什么好的?还都喜欢他!没看这憋犊子小时候欺负他的坏样儿呢!

    “你说的可是真的?”常云杰气恼着刚走了几步,就听到有人这么说了一下。那人也应该是刚从罗家院里出来,并且旁边还有一个人。说话的这人语气中透着十分意外,说完之后,接着又问:“那江白宁不是骗了张家吗?”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可给我小点儿声!”起了话头的人一脸“你要害死我啊!”的表情,她见着常云杰在,忙直起腰身来,不再说了。

    “周大娘,说啥哪这么神秘?”常云杰笑问。

    “没啥,小常你这是下地啊?”

    “啊,要去翻翻地。”常云杰一听也打听不出什么来,扛着锄头走了。只是脑子里不断地闪过那句话:那江白宁不是骗了张家吗?

    骗了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