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24.一个被窝

    罗非想到做到, 带着小鸡崽们回到家之后真的去找大老虎拔毛去了。当然, 此“拔毛”非彼“拔毛”。罗非要拔的是家里大公鸡的毛——家里没多少生活费了。

    本来罗非手里有些钱, 但他们平时吃饭买菜都要花钱,油盐酱醋也要花钱, 添置碗盘还要花钱。席宴清每天在地里忙活根本没时间,那买这些东西的事情自然就都落到了罗非身上。

    最开始他也想过跟席宴清报账, 但后来买完之后想想两个人都是一块儿吃饭,特意让席宴清花钱也不合理,再说这钱本来就是出自席宴清的手, 所以他也就没吱声,但凡是自己能买的都自己买了。今天三文,明天五文,看着一天天好像花得不多,可钱就是这么一点点花出去的。等买完了小鸡崽之后, 罗非手里就只剩下五个铜板了。

    罗非看着小鸡崽们在新家里叽叽叽叽,胳膊肘推推旁边的席宴清, 闲聊般地说:“哎,快没有生活费了, 能不能预支点工钱?”

    席宴清最近每天早出晚归的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闻言他二话不说去拿了个钱袋子出来:“是我疏忽了,早该给你的,最近每天净想着怎么提高地里的产量, 倒把它给忘了。”

    罗非打开袋子一看, 吓一跳:“这么多?!”

    里头不光有一大把铜钱, 还有些碎银两,他估摸着得有个二三两吧。他有些意外地看着席宴清:“这也太多了吧?就留点生活费就行。而且现在主要是家里没什么菜,等菜园里的菜长起来了应该就能减少花销了。”

    席煜在外头那几年家里也没人种菜,晒干菜什么的就更不可能,所以他们都是买些菜干回来弄点小咸菜就粥,有时候再买点豆腐吃。这样一来自然就会多了些花销,但等他们今年秋天晒了菜之后,自然就不会弄得缺菜到要去买。

    席宴清知道袋子里有三两银子和三百来个铜钱,这不是全部的家当但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却也不算小数了。但他仍然坚持着给了罗非:“不是说好了你主内,我主外么?家里的事我能帮你就帮,帮不了的就得多辛苦你了。除了这些之外我手里大概还能有个十两银子吧,留着咱们应个急什么的。我的意思是能不动这笔钱就尽量先不动他,争取今年先做到自给自足。等我把这边地里的事忙完了,进山找些药材回来种,应该还能多一笔收入。”

    “行,那你放心,我肯定不会乱花的。”罗非说,“你信得过我,我自然不会辜负你。”三两多银子呐!相当于农户人家一年的生活费了!罗非觉得如果换成是他,未必会这么大方。不!是肯定不会这么大方!

    “我从来不怀疑自己的眼光,更不会怀疑你。”席宴清揉了揉罗非的头,“对了,你说胖婶儿告诉你先不能让这些小东西下地是吧?那咱们外面的鸡圈先暂时不能给它们用了,得给它们找个临时落脚点。”

    “这个我知道!””罗非仔细收好了银子,“韩旭说是柜子打完了,明儿个和他家木匠兄过来,我寻思要不今天下午就把旧的柜子撤了算了,然后给它放倒了再处理一下,里头不就可以给小鸡崽住了吗?”

    “也行,那你去把上头的碗盘收一下,我一会儿给你弄。”

    “我这就去!”罗非麻溜起身,去撤碗架上的东西去了。

    席宴清趁着这时间去找了些能用的工具,等罗非把碗盘撤完了之后他就把碗架从屋里抱到了外面。外面光线好,他用锯把隔断给细心锯开了,把“四室”改成了“一室”,之后他又尽可能的把毛边磨平,免得无意中扎到小鸡。弄完了这些他又把这柜子擦干净,抱到了屋里。

    不过显然,放倒之后的高度不太够,也就三十公分,估计小鸡长两天就得从里头飞出去。

    于是席宴清又跟隔壁周大娘家借了两捆稻草。他把这东西编在一起,弄成了一个无缝的大栅栏样,围在了碗架外围,这样一来小鸡就没法往外跳出去了。

    罗非把小鸡一只只送到新家,看着它们果真费力也跳不出去,啧啧称赞说:“清哥你也太厉害了吧?这都可以。”

    席宴清笑笑:“好了,那你就再看一会儿吧,我去一趟玉米地,趁着天没那么热的时候把苗间一下。”

    “很急吗?不急的话咱俩明天一起早起去弄吧。都这个时间了,你也休息休息。”

    “那也……成吧,今儿我就当给自己放一天假了。”自打干上活就没有一天闲过,席宴清也确实觉着有些累了。

    “那你睡一会儿,我去准备吃的。”

    “可以枕你的枕头吗?”席宴清问。

    “可以啊。”罗非爬上炕把自个儿的枕头拿下来了,放到炕上拍拍,“睡吧!”说得异常爽快。

    “早知道你答应得这么痛快我应该让你把你的腿借我枕一会儿。”席宴清一副后悔的样子,“现在说还来得及吗?”

    “别臭美!睡你的觉!”罗非小小地凶了席宴清一下,随后就要出去,却被席宴清一把拉住了。席宴清唇边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看了他片刻,轻轻地在他的嘴上啄了一把。

    罗非顿时红了一张脸。他瞪了席宴清一眼,握着拳头做出一副“你再敢亲我我就跳起来揍你!”的样子,便捂着嘴巴跑了。

    席宴清在后面看着轻轻舔了舔唇,随后便躺到炕上。

    罗非还以为这人搞不好又得追出来胡闹,但是没过一会儿他就在厨房里听到了屋里传来的呼噜声响。想来席宴清是真的累狠了。

    席宴清太过勤劳了。在现代干农活都是很累的,更别说在这个时代了。这里没有现代化的设备,没有高科技的手段,几乎一切都要靠人力去解决。但席宴清却从来不叫苦,一直做得很好。

    如果这人是席煜,起码可以说早已经习惯。但是席宴清,他在现代过了许多年快捷方便的生活,到这里却还能吃这样的苦。这一点虽然罗非从来不在嘴上说,但却是打心里佩服的。

    “罗二宝!在家没?出来接一把!”正当罗非出神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韩旭的喊声。

    “嘘嘘嘘!你可轻一点儿喊!”罗非打着噤声的手势就出去了,“大老虎睡着了,难得他休息小半天。”罗非把人迎进院子里,“不是说明儿个过来吗?咋今天就来啦?”

    “我家木匠兄临时有事儿,下晚儿吃完就得走了,所以先过来把这些东西给你们弄上。”韩旭抹了把汗,“热死了,二宝你给我弄点儿水喝。”

    “行,先坐下歇会儿吧。”罗非给两人搬了小马扎,随后又去倒了两碗水出来递给俩人,“怎么打这么多啊?这怎么好意思?”说好的打一个炕桌一个碗架,结果居然还有个比较矮的靠背椅子和一个漂亮的小木柜。木柜里还弄了小隔断,看起来特很实用。

    “你家大老虎说了,小马扎太高,我家二宝坐小马扎洗衣服腰都累了,得给你弄一把靠背的小椅子。还有你那个针线啊布料啊什么的,你宝贝得很,给你弄个单独的小柜放放总比放外面安全,免得你放外头怕落了灰,放衣柜里又担心针掉衣服里去。啧啧啧,这把你娇惯的,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啦!”

    “羡慕吧你就。”罗非心里甜,拍拍韩旭的肩,又朝陈华樟道了谢,便跟两人一起合力将柜子抬进了屋里。

    他们尽量放轻声音,而席宴清也真的没有醒。呼噜声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罗非给所有的新家具都找好了位置,席宴清还在睡。

    “今天就算了吧二宝。”韩旭说,“不留你这吃了。木匠兄一会儿就要走,我还得回去帮他收拾收拾东西呢。”

    “说的是。”陈华樟也说,“再说也不是啥麻烦事儿,回头有了好木料再把其他的打上。”

    “那实在是太谢谢你们了。”罗非本来是预计明儿个去买点肉,好好弄点吃的招待一下这两人,所以今天他还没啥准备呢,要他做啥好吃的也真做不出来。一寻思算了,反正他跟韩旭没那么多讲究,“那你们等一会儿。”他去把给韩旭绣的荷包拿出来,“这个做完了,韩旭你拿着吧,回头成亲的时候我再送你点别的。”

    “呜呜呜!真好看真好看!”韩旭捧着荷包,“我要等成亲那天用!”

    “那就随你高兴了。”罗非笑笑,“我就不送了啊。”

    “不用送不用送,快回去看着你家大老虎吧。走啦!”

    罗非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韩旭和陈华樟走远了才把大门关上。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去把晚饭做上了,见席宴清还是没醒,他狐疑地坐到旁边试探着摸了摸席宴清的额头。

    席宴清缓慢地睁开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对上焦距的感觉。他的声音十分干涩,像是许久没喝过水的人:“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罗非“咻”地收回手:“戌时了,外头天都黑了。你不起来吃点东西吗?”

    席宴清把手背搭在额头上重新闭上眼睛:“缓会儿就起。”

    罗非“嗯”一声,出去想了想之后把饭端进屋里:“要不吃完再睡吧?”

    席宴清笑着抬手摸了摸罗非的脸:“嗯。”

    席宴清大概是太累了,到最后也没吃进多少东西,罗非把碗盘拿出去,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席宴清盘腿坐在那发呆。

    “想什么呢?”罗非在炕边坐下了。

    “没什么。”席宴清突然笑了笑。

    “没什么你笑什么?”罗非嘀咕着上了炕,把被拿下来了。等他把被子铺开的时候,他终于知道席宴清在想什么。好家伙,原来是笑他俩今晚能睡得很近了!

    由于小鸡们晚上要在炕上,所以原来那碗柜自然就不能拿出去了。它在炕上占了一大块面积,这让本来就没多大的炕立时变得更加小起来。

    罗非铺褥子的时候已经合理利用空间,却还是有一部分没铺上,是折起来的。而最搞笑的是,这样一弄,他们的两床被子也要挨得很近了。

    罗非目测了一下,剩下给他们睡的地方撑死了也就一米五大。

    席宴清一伸手就能抓到罗非了,于是等两人洗漱完躺到炕上,席宴清的手果然就按捺不住了。他把手伸进罗非的被窝,一把握住了罗非的手。他用指尖轻轻地在罗非手心里挠,享受着这难得的温柔时光。

    罗非感觉手心里一阵痒痒,但想躲却躲不开了。席宴清并没有怎么使劲,也没弄疼他,却又让他没办法挣脱。

    罗非只得喊:“不许闹!睡觉!”

    席宴清低低地笑出声:“你睡,我现在不困了。”

    罗非心说你不困我困啊!

    好吧他好像也不太困。他感觉身上有些怪怪的,有点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鼓噪,就连空气里都充满了一股焦躁和不安份的味道 。

    罗非能听见席宴清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虽然席宴清并没有乱动,只是握着他的手。但是罗非就是能感觉到,席宴清身上传来的某种渴望和躁动。

    席宴清的手心里出了汗,很快把罗非的手也弄湿了。罗非感觉身上热得很,便把被子掀开一些。

    两床被都是成亲前弄的,那会儿盖着还好,可这会儿盖着却委实有些热了。

    “好像有点热,要、要不我把备用的被套拿来当凉被盖吧?”罗非仿佛自言自语般地说。

    “也好。”席宴清把手松开。

    罗非摸着黑把被套找出来,一人一个分了。

    席宴清把大被堆到一边,弄出一个更逼仄的空间,让自己挨着罗非更近一点。过了一会儿,席宴清说:“就两层布料这时候盖好像有点薄,不如把两个合一起,咱俩盖四层?”

    罗非没吭声。

    席宴清便起来,把自己的那一个被套平铺在罗非的被套上,随后钻进了罗非的被窝。

    两具火热的身体终于在同一个被窝里和平相见了,席宴清忍不住,手开始在罗非的脸颊上细细的抚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