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27.要点儿脸

    宇庆国虽从未在罗非的教课书里出现过, 但却也保有着华夏传统,端午节要吃粽子, 吃鸡蛋,还要挂彩绳, 并且在门梁上拴一把艾草。当然这里没有现代的那种纸或者塑料做的漂亮的葫芦, 但是有布艺的呀!人们除了用陈的葫芦瓢画图挂屋里求福禄之外, 还可以做小小的葫芦包挂在脖子上。

    罗非以前放假的时候就跟他姥姥做过这些,有时听姥姥讲课也会学到很多。他还能指点那些学员呢,反正他会做的小物件儿多了去了,这端午节简直赶得太是时候!

    激动!必须去买材料赶工多做点东西出来!

    罗非都没顾上睡觉,把席宴清干坏事弄湿的被子晾好了之后就去找韩旭去了。席宴清还不放心, 陪他一起去的。到了韩家之后,席宴清去韩阳那院问买牛的事怎么样了, 罗非就跟韩旭在那叽哩呱拉一通说。

    “你说你要做香包卖?”韩旭有些意外。他可是知道,这罗二宝针线活极好, 却从不喜欢弄这些, 说是累眼睛。如今居然说要卖香包?

    “反正呆着也是呆着, 大老虎也不太让我干地里的活, 那就不如弄点东西卖卖, 就当补贴家用了呗。”罗非说,“也不总有这好时候,一年就过这么一次端午节。”

    “这倒是。不过你做的东西那么好看, 要是我我可舍不得卖。”

    “这有啥舍不得?手艺在, 这东西还不是做了就有么, 可机会不是总有啊。”

    “那……成吧。正好明儿个我娘说要去镇上买些衣料。最近家里也是紧忙着,头几天说去一直也没去上。那明儿个你起早过来,咱们一块儿去。”

    “行,那说准了啊,我就先回去了。”罗非掀开门帘子,一出去就看到席宴清在外面笑,“笑啥呢?”他忍不住问。

    “原来你背后都叫我大老虎。”席宴清觉得特别好玩儿,听着还挺顺耳。

    “听墙角,快出去捡节操吧你!”罗非推了席宴清一下,没推动,倒是被席宴清搂着出了韩家。

    “你有做东西赚钱补贴家用的想法挺好,但是也别太累了知道吗?”席宴清修长的手臂勾着罗非的脖子,手轻轻抚摸着罗非的眉眼,“还是要保护好眼睛的,毕竟这里可没地方给你配眼镜。”

    “嗯,就这一阵子,我就是想试试。反正不管怎么样,能让家里的钱越来越多总是好的吧,我还想买牛呢。”正好路过张扬帆家,又想起江白宁先前那秀优越感的样子来了。

    席宴清问韩阳的时候,韩阳告诉他牛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韩家二叔看中了一头,才刚满两岁,是一头红牛,毛发发棕红色。席宴清觉着那应该也不错,所以让帮忙多留意着,适当的时候就准备买过来了。不过这事他不打算先跟罗非说。到时候可以给罗非一个惊喜。

    两口子踩着月光回家了,并且又进了一个被窝。

    想起那几床被席宴清故意弄湿的被子罗非就来气!罗非背对着席宴清,懒得跟他说话。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更方便了席宴清搂着他睡了。席宴清的胯挨着罗非的臀部,上身紧贴着罗非的背。他的手搭在罗非的小细腰上,手指不停绕着罗非的肚脐转圈儿。

    “痒痒,我睡不着了!”罗非“啪!”的在席宴清手背上拍了一下,赶苍蝇似的。

    “好吧,不闹了。”席宴清嘴上说的好听,不过是把手换了个地方。他不挠罗非的肚脐周围了,改去摸罗非的屁股!

    “喂!”罗非不得不转过身来,“你的老虎爪能不能别乱放!”

    “没乱放啊,明明就放在我媳妇儿屁股上,这叫合法耍流氓知道吗?上哪说我都有理。”席宴清用手撑住自己的头,在罗非鼻子上轻轻啾了一口,“再说谁让你这么香软了?”

    “香、香么?”罗非抬臂闻闻,“没有啊。”

    “有,你自己身上的味道你天天闻,当然闻不出来。”席宴清用鼻子在罗非颈间轻轻蹭,“只有我能闻到。”

    “去你的吧,肯定骗我呢,摘得这么暧昧兮兮的。”罗非觉得席宴清多半是在诱惑他呢,“不许乱亲啊你。手也不许乱摸!喂你往哪摸呢……你、你烦人!”罗非哼唧一声,再往下听尽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了,“我、我跟你说,我这是正,正常生理反应!”

    “知道知道,别乱动。”席宴清半压着罗非,又开始欺负人了。

    第二天罗非醒来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气急的兔子似的。他对着又要往他脸上抹草灰的席宴清,简直想咬他!

    席宴清说:“要不是因为地里的活太忙我就陪你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儿回来。”

    罗非去照了照镜子,发现“黑得”恰到好处,拍拍胸脯说:“放心吧,天黑之前我一定尽量赶回来,再说不是还有韩旭他们吗?你不用太担心。还有别忘了帮我喂小鸡。”

    席宴清拍拍罗非的肩:“放心吧。”

    罗非扛着布包出去了,找了韩旭之后和韩旭、韩旭他娘还有韩旭他嫂子一起去了镇上。他没敢把所有的钱都带身上,就拿了三百个铜板。到了镇上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去买线。因为线比布料轻,所以他和韩旭都是先把线买了,然后才去的布庄看布料。

    这一次罗非一共买了一百文钱的线,有十六种颜色,一大包,够用一阵子的。他还买了适合做香囊和小粽子的红布和缎料,并且也是和之前一样,买了零碎的。古人难得做一件衣服或一件其他布品,所以大都不喜欢买这些零碎的料子拼凑,零碎料子都是做小手工的人来买得多,图便宜。

    罗非买了许多块布头,小的只有巴掌大,大的也不过一个盆面。买完他仔细地把这些摞在一块,能不叠就尽量不叠。剩下的时间就基本是跟韩旭一起逛街。

    韩旭要买的比较多,除了布料和线之外还有一些要陪嫁用的东西,以及吃的。韩旭喜欢吃,这冲他一出门回来就带许多吃食的习惯就能看出来了。反正只要出来新鲜零嘴儿,管多管少他都要尝上一点儿。

    罗非跟着吃了不少,到中午肚子都不饿了。

    这时两人经过一家铺子,韩旭突然有些赧然地看着罗非,小声问:“罗二宝我问你个事儿,你和你家大老虎用的啥脂膏?”

    罗非懵了一下:“啥啥脂膏?”

    韩旭被他这呆样弄得无语:“就是那个那个的时候用的嘛。”

    罗非二脸懵逼:“哪个哪个的时候啊?”

    韩旭简直想扒开罗非的脑子看看了,这是不是个成过亲的人啊?!咋这么说还不懂呢!

    罗非是真没往那想,毕竟他和席宴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呢。不过他在铺子不远处看了一会儿进进-出-出的人,倒是有点反应过来了。

    韩旭见状,以为他想到什么来,小声问:“你跟你家大老虎用的好不?用的啥样儿的?好的话我也买点儿。”

    在宇庆国,成亲时这东西新人双方谁备了都可以,本来大部分都是娶亲方买的,但陈华樟最近接了一批活,去了十分远的地方,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所以走之前特地跟韩旭说了让他来买,还给了喜钱,韩旭这才想到问罗非。

    罗非恨不得一巴掌给韩旭挥五指山上。他又没用过,他怎么知道!

    偏偏韩旭还不得个答案就不罢休了:“罗二宝,问你话呢!”

    他家嫂子是个妇人家,他又没法问,他大哥也不用这玩意儿他也没法问,那自然是问罗非最好了

    “我、我也没注意啊。”罗非无语地说。

    “那用着到底好不好?”韩旭问,“扭捏啥?你都成亲这么久的人了。”

    “还、还成吧……”

    “那你回去了问问你家大老虎,回头我就买那样的就成了。”

    ……你丫的,我才不要问呢!罗非简直抓狂。

    这要是问了席宴清还不得下一秒就跑出去买啊?!他们家都没有那玩意儿吧?哦不!没准席宴清也早早就准备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毕竟席宴清惦记吃他惦记那么久了!

    东西买完几人就回了家。罗非一路上想着事情呢,回家之后见席宴清居然说晚饭他来做,便进屋悄声翻起来。主要是韩旭问个没完,他就答应了。他想翻翻看能不能找到,到时候拿给韩旭看,免得这家伙盯着这事不放。

    席宴清是心疼罗非走了那么远的路,所以决定晚上他下厨。他倒没想过罗非会去找那样东西,只当这小毛驴新买了线和布料,在那美呢。这要是以往,新得了布料和针线可不得稀罕半天么?

    想想那小样儿席宴清心里就一阵发软。

    席宴清也不会做别的,他就弄了两大碗疙瘩汤,这汤里还加了些自家种的小青菜,所以看着比以往更味美了。他决定去叫罗非出来用晚餐,但是转念一想,又想看看罗非在屋里安安静静地在干嘛,便悄声去掀开布帘……先前他把碗里的水都倒在被子上的时候罗非不是也这样的吗?害他吓一跳。他也要吓吓这头小毛驴。

    “找什么呢?”席宴清见罗非在那猫个腰翻东西,突然问。

    “没!”罗非瞬间直起腰来,并且背对着席宴清开始把什么东西往自己衣襟里放,放完之后他转过身来:“做完饭了是吗?去吃饭吧”

    “干嘛呢嗯?这一脸心慌慌。”席宴清捏捏罗非的耳朵。

    “我才没心慌呢!”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有一丢丢紧张而已!罗非没想到席宴清真的买了那个东西,而且还是一整瓶!要不是瓶底印着他今天看到的那间铺子的标记,他还未必猜得到。话说藏得还挺深的,居然在柜子抽屉里的拐角上卡着,要不是他伸手乱摸一通还未必能摸到。

    “好吧,你不心慌,心慌的是我。一看你我就心慌意乱,心里有头小毛驴乱撞。”席宴清瞄了罗非的前襟一下,随即又不动声色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小抽屉。

    “少在那儿发-情!吃饭去!”罗非抢着走出卧室,庆幸自己穿的是短打,中间扎着腰带呢,衣料子被勒起来,勒住的上半部分自然地蓬起来一部分,小瓶子就在这里头,看起来似乎不那么容易被发现……好吧,其实一眼就能看出异常。

    席宴清坐下来吃疙瘩汤的时候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但他并没有当即戳破真相。他喝了一整碗疙瘩汤,等到罗非也吃完了之后才问:“晚上要洗澡吗?”

    罗非走了一天,沾了一身的灰又出了那么多汗,自然想洗,忙不迭点头:“洗。”

    席宴清眼底闪过一抹笑意:“那我去给你准备水。”

    罗非心说你赶紧出去吧!我还得把东西藏回原来的地方呢免得被你给发现!

    席宴清出去,罗非立刻踮起脚尖冲进大屋,但他很囧地发现原本明明可以卡在拐角上的小瓶子居然卡不住。他硬往里怼又怕把瓶子怼碎。正想着要不干脆就放里面装不知道算了,席宴清却在这时走了进来!

    “又找东西?”席宴清以为这么久这小毛驴怎么也该把东西藏完了,所以才进来问问要不要明天洗——罗非今天出门所以衣服没来得及洗。他也是回家之后发现了才把衣服洗下,但这会儿还没干呢。罗非爱干净,都是一天一换,他不确定换不了衣服罗非还洗不洗了,哪曾想这小毛驴手里居然还拿着小瓶?!这不是勾搭他起坏心么……

    “我、我找点儿东西!”罗非在第一时间把瓶子放在抽屉里并关紧。

    “找什么?我帮你找。”席宴清过来打开抽屉。

    罗非想着,算了打开就打开吧,大不了他就说不小心弄掉了但不知道里头是什么不就成了?

    然而罗非很快发现,他实在是低估了席宴清不要脸的程度了。

    席宴清开了抽屉之后看到小瓶,居然一脸诧异的表情问他:“咦?这是什么?你今天新买的吗?”

    罗非闻言,脑子里瞬间奔腾过无数只草泥马:“你、你说啥?!”

    这特么不明明是你买的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