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30.第一桶金

    松林镇不算特别大, 常住人口大约有两千多人的模样。这里地处北方, 发展得不如一年四季都很温暖的南边那么好, 但镇上的生活在北方来说还不算最差。

    这里也跟其他城镇一样, 在每年五月初到九月末都有早集市。由于这会儿天暖和, 集市上人来人往。古人习惯了早睡早起, 镇上的人虽不至于像农户们那样天不亮就醒,但是一些做买卖的商贩们却已经把摊子摆上了。罗非和席宴清到的时候就已经比较热闹了。

    罗非出来的时候带了一块破布, 他把布铺在地上, 然后把香囊一个个摆好, 试着叫卖看看。至于席宴清, 他想去的药铺还没开门,估计得再过半个时辰。

    从来没干过买卖的罗非来的路上就有点忐忑,这会儿摆着东西就更是紧张。他倒是不担心别的,就担心万一一个都卖不出去,那不是白忙活了吗?!谁知道这东西还没摆完呢, 就有人过来了。

    “呀!娘你看!好漂亮的香囊!”有个看起来约摸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指着罗非的摊子, 拉着正准备去买江米的母亲就过来了,“小哥哥, 这香囊咋卖的?”

    “哪个?这个吗?”罗非顺着小姑娘指的方向点在一个绣着荷花的粉色香囊上。这香囊不大,勉强算个中号吧, 直径也不过五六厘米, 但却做得十分精质。罗非觉得这香囊最出彩的地方应该是绣艺与这里大多数的绣艺都不同。他用的是看起来比较立体的绣法, 这种绣法费线费工时, 但是绣出来的图案却是普通绣品无法比的, 极具立体感。罗非一共也只绣了三个这样的,没想到一眼就被小姑娘看着了。

    “对对对,就是它。”小姑娘的视线已经粘在这香包上面了。

    “小妹妹,这个香囊要六文钱。”这东西只说单纯的用料成本也就在两文钱左右,但是它绣工复杂,所以罗非定的价格就比较高。他这次一共做了大大小小五十个香囊和十个荷包,买的那一百文的线还剩下不少,买的布头倒是全部用光了。在来这之前他已经算过了,只要每个能赚上一到四文钱就好。

    “娘,六文钱,我可以买么?可以么?”小姑娘似乎很想要,一脸期盼地看着母亲,“我从来都没看到过这般好看的香囊呢。”

    “六文钱可太贵了。咱不买。”妇人似乎也觉得这香囊做得不错,但是六文线委实有点多。

    “便宜点卖给我行吗小哥哥?”小姑娘死抓着母亲的手不让走,“再便宜点吧。”

    “最低五文钱,再可不能便宜了。像这样的绣品,我一天也就绣一个,您没见这样绣的香囊一共也没几个么?”罗非指指另三个。其实这种他一天能绣两到三个,但是不能这么说啊!

    “五文钱也贵。”妇人一看能议价,倒是也没再急于走,但还是觉得五文也贵了。

    “大姐,这香囊您在别处可买不到。而且您也看到了,这就这么四个。”席宴清说,“马上就要过节了,带着香囊能避虫驱祸,就给孩子买一个吧。”

    “四文钱吧?四文钱我就买一个。”妇人说,“小兄弟,我是诚心买,你就再便宜点卖我么。”

    “四文钱可不行。”这话是席宴清说的,“最低五文钱,大姐若你能拿便拿,我们也是诚心卖。”也不想想他媳妇儿做一个这东西得费多少精力?怎么能卖那么便宜?事实上五文钱他都觉着少了!

    “那就算了,不买了。”妇人硬是拉着女儿走了。

    罗非刚才差一点就动摇了,他觉得四文钱虽然赚得不多,但是也多少能赚那么一点点了,开个张不也好嘛?

    可怎么看,席宴清都有他的想法。

    席宴清左右瞅瞅,把绣品重新摆起来,他跟罗非说:“不能像刚才那么摆,咱们得按大小和卖价分类摆。你记不记得咱们以前见过的那些摆摊的,都是那样?好像更醒目。”

    先前他们的摆法是颜色打乱,穿插着摆,觉着那样好看。但现在看,怎么都发现不太对劲儿。

    罗非也没什么做买卖的经验,但这时候听席宴清说的似乎有道理,便忙着一起又重新摆起来。从上到下按大小,从左到右按价格。这样一摆也好看,而且重点突出了那几个特别精制的。

    “你说我定的价格是不是贵了?”罗非想到席宴清跟他说过,一个长工一个月不管吃不管住也不过一百五十文工钱,他一个香囊卖五六文,那不是赶上一个长工一天的工钱了?!

    “一点儿也不贵。你要知道,你的香囊做得本身就特别,外面买不到。”罗非来的路上可跟他说过,这里可没有卖这种的。

    “好吧!我做的香囊就是香囊里的香奈儿!”罗非说完突然叫喊:“卖香囊荷包啦,独一无二的香囊荷包!驱虫辟邪过端午节,是您的佳选!卖香囊荷包啦……”

    “卖香囊荷包啦,独一无二的香囊荷包!”席宴清笑着也帮忙喊起来,一时间还真有不少人过来看。

    “小兄弟,这香囊怎么卖?”来了一位带着小妹妹的大兄弟!穿的衣料子可不错!

    “这个四文。”没有立体绣,上面绣的是梅花。罗非问:“是您用么?”

    “不是。是给我妹妹的。”这位客人倒是很痛快,说着话就取出四文钱来,“给我来个这个吧。”

    “好的好的。”罗非心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开张啦!哦哦,我要控制住我的面部表情!叮!罗小影帝上线!

    “谢谢大哥。”小女孩四五岁,长得十分甜美可爱,一笑还有俩酒窝。她拿了香囊笑得极甜,把罗非弄得心情更好了。

    “不客气,你个小活祖宗。”大兄弟点了点小女孩的鼻尖,抱起她来就走了。

    见客人一走,罗非顿时抑制不住喜悦地看着席宴清:“清哥清哥!卖了卖了!哎哟,终于开张了!”

    席宴清笑说:“路上不就告诉你了不愁卖。你手艺这么好,人都是长眼睛的。再说谁过个节还不图个喜气?”

    罗非心想,也对!

    那也忍不住高兴啊!

    卖了四文钱,就相当于他能赚两文钱呢!而且他刚卖的这种他一天能做好几个!

    罗非觉得他已经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下一秒,他更加大声喊:“卖香囊荷包啦!独一无二的香囊荷包!驱虫辟邪过端午节!卖香囊荷包啦……”

    emmmmmmmmmmmm……

    好像刚才高兴太早了。

    罗非喊得嗓子都要哑了,也没再来第二个人买。倒是有些来问的,可一问了价钱之后就走了。

    好不容易又来一个,也是买了个最便宜最小的。两文钱,罗非能剩个一文还不到呢,可就这还被收税的人给收走了。一共卖了俩香囊,人家还收了一文钱的税!搞什么鬼?!

    席宴清时而帮罗非喊,同时也没忘观察来来回回的人。这早市集上多数都是来买菜买早点的,卖鱼卖肉卖馒头包子的生意不错,但是其他的就不太好了。或许选这么个地方本身就不对。

    罗非有些气馁,看着铺了一地的香囊和荷包,隐约又有些焦躁。

    席宴清给罗非拿了水:“先别急,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时间和耐心。不如咱俩换个词儿吧?”席宴清跟罗非说好之后扬声喊:“走过路过看一看,卖香囊荷包,小的只要一文钱,送亲朋好友驱虫辟邪过好节,卖香囊荷包……”

    “大兄弟,请问这香囊多少钱?”这回来个带弟弟的大哥哥!这位穿着月白色的长袍,长得清秀极了,连说话的声音都是让人如沐春风。

    “这香囊五文钱。”罗非指着秀了如意的天青色香囊说。

    “这荷包呢?”

    “这个要稍贵点,十文。”主要是荷包用料多,而且面积大,绣的图也大,费的工时就多。

    “便宜点可以吗?我想买一个香囊,再买个荷包。”来人一边抚摸着弟弟的头发一边说。

    “收您十三文吧。”罗非觉得这人比较合眼缘,莫名的。

    “好,那我就要这两个。”男人把钱递过来了。

    “爹爹,我想吃糖饼……”这时那孩子摇着男人的手说,“爹爹买。”

    “好好,爹爹给你买。”男人宠溺地笑。

    “思源?!思源!”远处传来一道透着十足焦急的叫声,“思源?常乐?”

    “父亲,我们在这里!”小孩拿着香囊向声音来源处望过去。罗非和席宴清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快步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这人见到一大一小,长长松口气:“你们可真是差点吓死我,买只烧鸡的功夫就不见了。”

    “刚刚有跟你说的啊。”应该叫作思源的男人有些无奈地笑说,“怕是你又想着旁的没听见。”

    “啊,刚是在想给你买五香的还是原的呢。”男人笑笑,“你买的什么?”

    “买了香囊和荷包。快过端午节了,应应节气。只叹我右手不方便,不然倒是想亲手做了给你和常乐戴。”

    “有那时间还不如多陪陪我和常乐。香囊嘛,买了就有了。”男人转过头来,“小兄弟,有劳你再为我们挑一个,给我夫人用的。要最好看的!”

    “那不如就来个一样的吧?”刚才孩子的爹挑了个白色绣青竹的。就是罗非想过文人会喜欢的那款。这款一共三个,款式简单但是看着确实好看。

    男人同意了,又给了罗非五文钱。罗非还回去一文,就听那叫思源的男人对他道谢。

    就这么又卖了两个香囊一个荷包,罗非拿着钱,仿佛自言自语般地说:“居然是父子啊,还以为是兄弟呢。”

    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想,主要是他乍一看的时候没看到客人手上有梅花,所以他也没以为那位会和他一样是个小哥。但后来他发现那人的右手手上有疤,该有花的位置却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你说以后我们会不会也像他们这样?”席宴清似有些渴望地问。

    “应该……可能……”罗非本来想说不会吧?因为他无法想象自己有孩子的模样。不过当他看到席宴清羡慕的目光时突然鬼使神差地想到席宴清从小就被父母抛弃了,隐约感觉席宴清或许会比其他人更想要拥有这样的亲缘羁绊。于是他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咽下去了。

    他想,可能以后他们像那三口人,也挺好的。

    如果无意外的话,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最终就会成为那样。

    当然,有没有人家那么富裕就不好说了……

    罗非想了想,继续叫卖起来,这时的他并不知道他和席宴清以后还会跟这一家三口再见面。

    &&& &&&

    过了辰时,早集市就要散,罗非点了一下,这一早上他一共卖出去六个香囊和一个荷包,去掉给人家便宜的钱,他一共收到手二十五文,去掉成本大概能剩下一半的样子。如果每天能赚到这么多,一个月能有三百多文呢,就算分了该给韩旭的一半,那一个月也还有一百多文!

    这不比一个力工赚得还多?!

    罗非数了好几遍自己的人生第一桶金,把布包背上之后搂住席宴清:“清哥走!我请你吃豆花!”

    席宴清本来就想着给罗非买点吃的,这一听哪可能拒绝,直接往卖豆花的小铺子去了。小两口一人吃了一碗豆花之后又跑了趟隔街的药材铺。席宴清跟铺子里的老掌柜谈了一会儿,掌柜的最后把附子跟龙胆草留下了,给了席宴清十五文钱。席宴清也是这时候才知道,龙胆草居然挺值钱。听掌柜的意思,这个东西在当地也并不多见。如果不是因为他眼生,只怕他拿那一把就不止十五文了。

    附子倒是没什么稀罕,所以席宴清也就直接留给药铺掌柜了,只当是混个脸熟。反正不管怎么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十五文也不少。而由此可见,这年月病了之后掏空家底儿一点不稀奇,因为这个时代还没有保险这一说,看病全得自个儿掏腰包。自个儿掏腰包就自个儿掏腰包吧,药材还死贵。因为这里种植药材的很少,可种植的种类更是有限,药材大部分都还是野生的,药铺子里除了平日从药材商那购买,剩下的基本就是对外收了。

    罗非本来还想他一天赚了十几文钱,终于可以走向包-养席宴清的光明大道,不料转身一会儿的功夫席宴清就卖了十五文钱!赚得比他还多!

    人那才叫空手套白狼呢,上山转一圈就是十五文!

    罗小影帝倍感心酸!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你教我识别药材了。”罗非闷闷地说。他感觉受打击了。

    “我也不是所有药材都认得,只不过认识我以前接触过的一些。”席宴清说,“再说了,你这个是旱涝保收,我那个可是要看老天爷照不照顾。”谁知道下次上山还能不能遇着龙胆草了?

    “也对。我要努力!以后我要开一家绣坊!”人还是要有理想,万一哪天实现了呢?!

    “依我说,不如咱们把你做的荷包和香囊拿给布料铺子的老板看看。”席宴清琢磨了一下说,“你说早集市上买菜的会是哪些人?不是普通人家就是给富人家干活的下人。而那些真正生活条件好的,他们根本不太可能出来逛早集市。他们买菜不是菜农专门给送到家月结,就是打发下人来买。当然像刚才那一家三口是个例外,可那种毕竟还是少数。”

    “那要不,就去布料铺子看看?!”罗非想着还剩下那么多呢,如果布料铺子的老板能收下自然更好了。

    布料铺子的老板自己就是个老裁缝。他认识罗非,因为罗非在他这买布头的时候聊了挺长时间。再说罗非本来也生得好看,让人看了便不容易忘。虽说每次罗非来的时候脸上都抹得有点脏,但是布料铺子的才板啥人没见过?一眼就看出来罗非是个俊模样的。

    “小兄弟,又来买小布头了?”店老板问。快中午了,天热,店里这会儿就没什人了。

    “老板,我这次不是买布头,是想问问您收不收这个。”罗非把自己的香囊和花荷包通通拿出来,“您看看,这些东西留您这寄卖成么?或者要不您就收了这些。”

    “哟,这手艺可真不错,你做的?”老板眼前一亮,拿起一个绣了兰花的荷包看着,“这颜色配得真好。”

    “是我自个儿配的,也是我自个儿画的花样自个儿绣的。您看您这能收么?”

    “你打算卖多少钱?”

    “香囊大的五文钱一个,小的三文钱一个,荷包要十文钱一个。”罗非也不多说,打算把早集市上的售价贯彻到底了。

    “这可不便宜。”老板把拿起来的东西又放下去,“放我这里卖可也行,但是你这价格可不能这么要。”

    “那您能出多少?”这话是席宴清问的。这些铺子里的老板和掌柜一个个人精似的。先流露出喜欢的样子,让人觉得他们也想收。但是一到谈价钱的时候就一再说价钱高,想压到最低价还把货拿了。

    “小兄弟,你这布头就是在我铺子里拿的,这一共也没几个钱,你说你卖这么贵,这不合适啊?”

    “我们卖的是手艺,不是布。老板您这么说是难为我们了。”席宴清笑笑,“再说您这是大买卖,我们这起早贪黑也不过赚个手艺钱,您说是不是?”

    “嗨,什么大买卖?你见过哪家做大买卖的店家自个儿当掌柜?”

    “老板,这件衣服二两银子我拿了行不行?”这时候对面成衣店里过来个约摸十六七岁的姑娘。她手里拎着时下最流行的粉色水袖长群,“掌柜的说了,这得问问您同不同意。”

    “您瞧,开着两家铺子呢还说不是大买卖。”席宴清说笑。

    “哎呀!这荷包和香囊真漂亮。李老板你家新出的吗?怎么卖?”

    “这啊?”李老板眉头都没皱一下就说,“荷包三十文。香囊小的十文,大的十五文。”

    “成,拿我拿个这个,还有这个。算了这个梅兰竹菊的我都要了,分与我几个妹妹刚好。”姑娘一把好几个,看这性格倒是个豪爽的。嗯对,拿钱的时候也豪爽。

    罗非目瞪口呆地看着,心想这特么也太……

    他一上午卖一个荷包卖十文还有人讲价钱,好么人家要三十文的说卖就卖!

    罗非使了吃奶的力气才憋住没吭声。主要是做长远的生意,他没有李老板的资源,暂时只能先憋着!

    后来这姑娘不但花了二两银子买了那条裙子,还买了四个荷包和四个香囊!这李老板一下就收了二两银子加一百八十个铜板!而这一百八十个铜板,不刚好是罗非以为自己努力一些就可以在一个月里赚到的么?!

    他娘的,人比人气死人了!

    “哎哟,小伙子啊,你当我真能天天遇上这样的客人呢?刚才那是骆大富人家的大小姐,富着呢。”

    “那您就多分我点呗,卖那么贵,我连一半都分不到呢。”罗非小郁闷。

    “那就……”老板把刚到手的一百八十个铜板全都给了罗非,想要把罗非手里剩下的那五个荷包和四十多个香囊全收回来。罗非不干,跟他讨价还价到最后多要了大约能值五十个铜板的布头。这么一算下来,罗非倒也不白忙活,这一批货能赚个一百五十文左右。主要是布头也值一部分钱呢,得把它算里头。

    “好了,这下可以包-养我了,说吧,你想怎么包-养我?”席宴清看罗非走出去多远还气鼓鼓的,逗他说,“是想要全身按摩服务呢?还是想要双修服务呢?或者……给你捶背?”

    “我就是生气,你说他们怎么赚那么多啊?累死累活的是我,他转个手就赚那么多。”罗非想想就觉得不平衡。

    “谁让人家有店面,有资源?不过不气,咱们也可以努力啊,以后总会有的。”席宴清搂住罗非,决定用卖药材的钱去带罗非买一点肉,然后就回家了。

    两人去买肉的时候与张扬帆几乎是隔街而过,只不过他们各自有注意的事情所以谁都没注意到罢了。

    快端午节了,张扬帆来镇子上见几个朋友,作作对子喝喝酒。不过他新换的衣裳总觉得设计过于简单,看着太单调。再看看同学们的玉佩,荷包,想想他决定去弄个荷包或者香囊戴。这东西没那么贵,用上了倒也能增添一些设计感。

    巧了,张扬帆进的就是罗非和席宴清去的那家布料店对面的成衣店。这里也有卖些小装饰的,而罗非那批货刚好被李老板送这屋来了。张扬帆一看,顿时相中了那个白色绣青竹的香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