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33.壶里的虫子

    张扬帆的反应还算快, 很快就猜出来席宴清在说的是他自己了, 只是这答案他能说吗?!他脸色铁青地瞪着席宴清, 不明白席宴清到底是从何而知他被江白宁戴了绿帽子。而席宴清看到他猜出来了, 便笑着边吹口哨边走了,那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打那以后, 好长时间张扬帆都没出门。

    古往今来大多数小人都有个通病, 那就是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和他一样是小人。张扬帆总担心席宴清会把他被江白宁绿了他的事说出去, 让全村人都跟着耻笑他, 甚至到时候镇子上的人,还有那些同学们都会知道, 让他抬不起头做人。但事实上席宴清并没有说过, 他会知道还是因为梁大夫看他顺眼, 告诉他的。

    不过等张扬帆反应过来席宴清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时候,村里的人已经通过其他途径知道了, 那便是飞快散播在村子里的各种传言。

    传言有三种:一是张胜频繁往江白宁家跑;二是秦桂枝跟白兰闹了矛盾, 还对外声称她家把张胜家免田地税的权力收回来了;三是张扬帆“不行”,所以江白宁才不跟他了,决定找个“行”的男人,所以没准江白宁原来肚子里的那个就不是张扬帆的!

    村子里的人又不全傻, 这一来二去的还不就猜出来了吗?

    有好长一段时间,张扬帆出门就会感觉所有人都在对他指指点点,还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那种眼光以前他觉得是在怀疑他到底行不行, 现在则是觉得他“不行”所以江白宁才把他绿了。

    他一向自视甚高, 觉得自己合该受人尊敬,特别是在华平村,他的学识最高且又身有功名,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斗大字不识一个的农夫怎么配与他平起平坐?他恨不得村子里所有人与他说话都半躬着身,微垂着头才好。

    但是现在,张扬帆突然觉得,原来平视与和善的言谈才是他最想要的,只是他已经得不到了。至少在华平村得不到。

    也只有秦桂枝还坚信自己的儿子并不是不行,是江白宁那个小贱人不安于室。但这一点点的理解对注重脸面的张扬帆来说还远远不够。

    过了端午节之后,天就越发热起来了,早晚还好,一到白天真是汗流浃背。这时候是上外面热,坐在屋里也热。罗非现在又觉得空调和电风扇才是人类最伟大的发名了。

    如果是平时没事的时候,他还能找个阴凉地方呆一会儿,比如他家大门口对面的柳树下。但是这会儿却是不行了,因为韩旭的大喜日子到了,他也在忙活。

    “这个囍字还有吗嫂子?门上怎么没贴啊?”罗非朝韩阳的妻子说,“最好是两个大点的,贴门上。”

    “有有有,你等会儿我给你拿去!”沐玲紧忙进屋里翻出来多剪出来的几张,“够不?不够我让找人再剪。”

    “够够够,嫂子你赶紧去忙,我一会儿过去帮你。”沐玲在帮忙整理要用的菜品。虽然大摆席是在新郎家,但是这边也要摆几桌,因为有些年纪大的人不好去陈华樟家——有点远。所以就在韩家吃了。

    这会儿地里有不少新鲜蔬菜了,他们起大早蒙蒙亮就给摘了,又是洗又是去梗的,忙忙碌碌准备着,就是图吃一口新鲜呢。

    “韩旭,韩旭准备怎么样了?”有人问韩旭的娘,“岳璃兄弟过来了。”

    “璃叔。”罗非点头笑,还记着他自个儿成亲的时候这人过来给他梳头呢。

    “罗非,一大早来帮忙?”岳璃笑说,“这一晃时间过得可够快,你成亲也有三个来月了吧?这小韩旭又要成亲了。”

    “可不。不过他一成亲我去找他还得费点劲,远了呢。”罗非想到这一点心中还是有点郁闷的。虽然陈华樟家也在华平村里,但是和他家隔着不短的距离,他原本找韩旭走个三五分钟就行,以后见一面就得走十几二十来分钟。

    “费劲什么费劲?你勤勤点儿去找我不就行啦?!”韩旭在屋里听到说话的声音,朝外喊:“璃叔早!”

    “你怎么不说你来找我啊!”罗非贴着囍字,“咱俩得公平点儿!你来一趟我去一趟!”

    “成!”韩旭说,“那就这么说定了!”

    “这两个孩子,一大早就斗嘴皮子。”韩旭的娘出来了,笑迎着岳璃,“岳璃兄弟这边请。”

    过一会儿罗非把囍字贴完了,去帮沐玲洗菜。这井水拔凉拔凉的,冻得手指头都要发僵了。不过大伙一起干活的时候还蛮热闹的。罗非在现代时没怎么能感受到这样的气氛,虽然也时而许多人一起忙活,却总觉得没有现在这样单纯。

    不得不说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特色。

    菜洗得差不多了,罗非擦擦手进去找韩旭。韩旭的表弟过来了,一个没成亲的小哥,好像是叫田文雨。这次他陪在韩旭旁边待陈华樟过来接亲。这个小哥话不多,很腼腆,跟韩旭还有罗非都是两种性子,温软如玉。

    罗非进去的时候看到岳璃已经帮韩旭梳完头离开,田文宇正摸着韩旭的盖头:“表哥,你这盖头上绣的图可真好看,以前从来都没见过呢。”

    韩旭做贼似的吃了一块点心,含糊不清地说:“他给我弄的图。罗非,你俩认识认识。我表弟田文雨,是我二姨家的孩子。”

    田文雨笑说:“罗非哥哥有礼。常听表哥提起你。果真人美手艺也好啊。”

    罗非抢了韩旭一块点心,见田文雨露出羡慕的神色:“文雨小弟你也有礼。改明儿个你成亲,我也给你画盖头图样,画比你表哥这还好看的哈!”

    田文雨道谢,韩旭怼了罗非一下:“这时候给我上什么眼药,赶紧说说外头啥样啦?忙完了吗?”

    罗非大致汇报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又去摸点心,不料被韩旭一巴掌拍开手:“你还有没有点儿良心啊!一会儿你出去大鱼大肉,我在屋里这偷摸吃点点心你还跟我抢!”

    田文雨忍不住乐,罗非说:“行行行,不跟你抢。一会儿我上外头帮你把你那份也吃了。对了对了,我还给你拿了一对新婚贺礼呢,你等会儿啊。先前我来的时候你还没醒,我让玲玲嫂子帮我收起来了。”

    罗非一直想着鸳鸯挂件的事呢。除了席宴清和罗家人,在这村子里他跟韩旭关系最靠谱了,所以这份礼物不能差。

    沐玲帮罗非把红布包着的鸳鸯找出来给了他,他拿过来之后给了韩旭。韩旭摸摸:“鸭子?!”

    罗非无语:“什么鸭子!是鸳鸯啊!你大喜的日子我送你鸭子做啥?!”

    韩旭想想也是,乐着把布包打开了,随即就见里头一双浅金色缎面布料作底,填充了棉花制作而成的小鸳鸯映入眼底。这对小鸳鸯每只大约成年人拳头那么大,绣鸳鸯头顶用的是雀蓝色和白色以及枣红色丝线,再往下便是脖颈处,桔色系的丝线从上到下渐渐变化,那羽毛便跟真是一样,一根根服帖在上面,真真是要多漂亮有多亮。

    别说韩旭,就连田文雨都看直了眼。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精美的绣品!

    “我可花了好多时间,你把它挂在屋里,我保证你跟你家木匠兄恩恩爱爱,百年好合。”罗非笑说,“喜欢不?”

    “喜欢,太喜欢了我的娘亲啊!”韩旭光是看着就觉着这一定费了不少时了,特别是脖子上的那个毛发,到底是咋绣出来的?

    “也难怪我表哥总夸你厉害,罗非哥哥你这手可真是神奇。”田文雨觉着就这样的东西,给钱都未必买得到啊。果然表哥总说朋友中最要好的当属罗非不是没道理。这要是换了一般人,送礼谁会绣这么复杂的东西?

    “哎罗二宝,我认真的,你做这些东西真真比外头那些人强太多了。”韩旭说,“我以前跟我爹娘去过一趟县城。那里的绣品我也看过些,但是都没见过有你这个这般好的,如果有,那也只是人家的用料好,手艺可不及你这个。”

    “真的假的?”罗非觉着他这手艺是不错,但照他姥姥还差不少。他姥姥可是国宝级的民间艺术家呢。

    “骗你作啥?你瞅瞅这绣的跟真的一样。”韩旭嘿嘿笑,“谢啦,我就知道你不把我当外人。”

    “你喜欢就成。那我出去忙了,你就等着你家木匠兄来接吧。”罗非拍拍韩旭的肩,又对田文雨笑笑才出去了。

    “怎么样?累坏了吧?”席宴清刚在陈华樟那帮忙回来了,见到罗非出来,习惯性地揉了把罗非的头,“这么多汗。”

    “还行,这个时间还没那么热么。你忙完了?”

    “嗯。新郎应该也快到了,咱俩出去走走吧,好像也没什么事儿了。”陈家那边桌椅摆完了,餐具也借来了,该准备的制菜材料也准备完了,现在就看那些厨娘的了。

    罗非起了个大早也有点累了,打了个哈欠。

    韩旭的娘见状说:“二宝你要不要去睡一会儿?壮壮睡觉呢,你要是困了就上他那屋跟他一起眯会儿。一大早就过来帮忙,肯定是累了。”

    “不用了婶儿,一会儿新郎来了,我得瞧热闹呢。”

    “哎哟,就这前后院儿,你听到鞭炮声再出来都赶趟,快去躺会儿吧。”

    “那成吧婶儿,我就不客气了啊。”罗非跟席宴清去了韩阳家的小屋,见壮壮在里头睡觉呢,便小声坐到炕沿看了一会儿,“这小子长得可真胖乎啊。”

    “是挺好玩儿的。”席宴清轻轻摸摸壮壮小脸蛋儿,“刚开始还叫我猪呢,说不清叔。今天终于改了。”

    “会叫叔了?”

    “没,今天叫的是‘粗’。不过我有时候觉得这小子是故意的。”席宴清有时候能看出来这小家伙一听到他说叫错了就在那儿乱高兴,好像就是故意玩儿呢。

    “你很喜欢小孩儿?”罗非发现,席宴清看着壮壮的时候眼神很温暖。

    “喜欢吧。”席宴清小声说,“小的时候玩伴太少了,所以就总希望能有孩子一起玩儿。不过后来又不太喜欢。”

    “为什么?”

    “我好像没跟你说过吧?我在上高中之前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就是到孤儿院领养孩子的人,一般都喜欢领养小的,因为他们还什么都不懂,更容易与养父母陪养出感情。”席宴清见壮壮把小被子给踢开一,小心地帮他盖好了肚子免得他肚子着凉,“其实我开始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也很小,都没有壮壮大,还不记事呢。只是当时比较体弱多病,所以一直没人领养。后来大了总算好了,但是也过了被领养的最佳时机。那个阶段就是反复地看比我小的孩子一个一个被接走,要说不羡慕么,好像有点儿假。反正当时我不太喜欢小孩儿。但后来再长大些也就学会不在意这么多了,还是觉得小孩儿挺可爱的。你看这小子睡觉还咂嘴呢,肯定是饿了。”

    “嗯,梦里肯定在吃好吃的。”罗非叹气,“其实跟你一比,我还真是该知足。我爸妈离婚之后我有一阵特别叛逆,感觉全世界就我最可怜。但现在想想,当时真有点儿事儿逼。”

    “每个人在不同阶段对意外的承受能力也不同,这不能说事儿逼,只是那个时候的你可能比较敏感罢了。”席宴清温柔地捏了捏罗非的脸颊,“真不睡会儿啊?”

    “嗯。”罗非刚应声,外头鞭炮声就响起来了。好么这亏得没睡,要睡的话还不刚迷登就得被吵醒啊?!

    “呜哇……”果然,壮壮也激灵一下就醒了,左右瞅瞅见他娘没在,越发哭得厉害起来。

    席宴清见状赶紧把壮壮抱起来:“壮壮别哭,叔叔带你去找你娘。”

    壮壮认识席宴清,还搂住他脖子,但眼泪还是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叔……”

    就说他之前是故意叫“粗”的吧!

    席宴清把壮壮交给沐玲,沐玲带着进屋给找了点儿吃的哄了会儿,壮壮这才不哭了。这时新郎也过来了。新郎骑着一匹白色的马,胸前挂着大红花,进了韩家之后没多久就把韩旭接出来了。罗非一看陈华樟的表情就乐了。

    “哎我俩成亲的时我瞅你没这么傻气啊,这新郎官一瞅笑得好傻。”罗非没有什么恶意,就是觉着陈华樟挺逗的。大概是太高兴了吧,笑得有点傻气。

    “我那会儿哪敢这么笑,当然是得保持最佳形象,尽最大可能迷住你。”席宴清无意识地搂住罗非,与他边往陈家走笑边说。

    来参加婚礼的人看见了,只觉着这小两口感情好得不要不要的。有几个男人在成了亲之后三个月还不见妻子怀孕能这么淡定的?这在古时候可是大事儿。但是席宴清从来都不对此担心的样子,有人问起他便说是他还没和罗非过够了小两口的生活,不想那么早要孩子。

    有些人觉得这就是托词,不过是想给罗非留点颜面罢了,但有些人就会觉得席宴清是待罗非真的好。而这就足够叫那些成了亲不得善果的人羡慕了不是么?

    韩家有喜事,江家倒是没人来。但江白宁听到鞭炮声,还是忍不住出来看了看。他看到陈华樟一路骑着马去接韩旭,而这和他成亲的那天是多么相似。不同的是人家一开始就顺顺利利,而他,开始就被人质疑。

    张胜喜欢江白宁,但是韩旭的爹娘却是把他恨透了。本来家里这两年开的地终于算是都能用上了,今年地里种了不少东西,他们还想着风调雨顺的,肯定有个好光景。可这张扬帆以后不给他家免了田税,那还能剩下啥了?还说想攒两年钱盖新房呢,这一下又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

    还有!张扬帆好歹是个秀才,今年又要去参加乡试,这要是考上了,他们都是同枝的,能不受关照吗?可倒好,都被这江白宁给搅和了!

    张胜的爹是个牛脾气,而且不太讲理。他从不会去想是不是他儿子有问题,只觉得这都是江白宁这个祸害害的!有了这样的想法,他能叫张胜娶了江白宁吗?!

    江白宁离了张扬帆家之后第一次进张胜家就被张胜的爹用扫把赶出去了,而且张胜的娘也说了,除非她死,不然就不可能接受江白宁。

    张胜是个死心眼儿,但他同时又是个孝子,这一点从他之前在张扬帆娶江白宁时忍着没说就能看出来。于是他也陷入了两难。他一面想跟江白宁在一起,一面又觉得不能真的对不住爹娘。最后没办法,他就只能时不时地偷偷去看看江白宁,却绝口不提娶江白宁的事。

    江白宁本来还对他抱着点希望,现在这么一看这张胜也是个靠不住的,不但没能把他娶回家,倒还把他的名声弄得越来越不好了。

    江家一看这么个情况,也开始防着张胜见江白宁,对张胜也是彻底不再指望。

    江白宁如今比成亲的时候可是瘦了一大圈儿,反观罗非,大夏天的居然胖了。

    席宴清跟罗非坐在一张桌上,一会儿帮他挑鱼,一会儿给他夹肉,生怕罗非吃不好似的,把一桌人都给看乐了。

    “席老弟,你可真是惯你家罗二宝,这还不得上房揭瓦啊?”说话的人是陈华樟的大表哥。

    “揭了再重新盖呗,瓦还不赚了就有?媳妇儿就一个。”席宴清可不管人家怎么说,该投喂的时候就投喂!

    “真是服了你了。”韩阳摇头失笑。他觉得他就够疼媳妇儿的,可跟席宴清一比,那真是没得比了。

    罗非心里美滋滋的,把鱼肉都吃了,之后去看韩旭去了。这个时间农活就没有开春时那么忙了,所以大家能多吃会儿,也能聊聊天。

    席宴清难得喝了些酒,有点醉意了。但他在吃完席之后还是留下来帮陈华樟和韩阳收拾了一下东西才走。

    路上席宴清牵着罗非的手:“我昨儿下午看后院的龙葵好像能吃了,你吃了吗?”

    罗非“啊?”一声:“我没看到有熟的啊。熟了吗?那你快点快点,我要回家尝尝!”

    他还没吃过龙葵果呢!

    席宴清被半拖半拽着走。他还有点晕呢,但是这种感觉却出奇的好。

    罗非总算把席宴清牵到家,他二话不说把席宴清拉到后院,两人蹲坐下来,就跟等着吃米的小仓鼠似的,只不过其中一只长得很壮,一只偏小:“嘿!真的熟了!”罗非摘了一个尝尝,发现酸酸甜甜的,很好吃。他摘了一小串给席宴清:“你也吃,我去拿个碗去。”

    席宴清“嗯”一声,边吃边看罗非的背影。

    不一会儿:前院里突然传来罗非惊天动地的喊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席宴清吓一大跳,忙起身跑了过去,结果还没出菜园就被罗非扑了个满怀。

    罗非猴在他身上死死地搂住他的脖子:“有虫子有虫子有虫子!”

    席宴清往罗非身后瞅:“哪来的虫子?”

    罗非指着身后说:“水壶里啊!”

    席宴清长长松口气:“你可吓死我了。别怕,那个是我抓的。”

    “啊?”罗非呆,“你抓的?”

    “啊”席宴清顺了顺罗非的后背,“昨天我不是上地里了么?去看看黄豆长得怎么样了,结果发现有不少虫子。这边也没什么去虫药,所以只能动手抓了呗,免得影响收成。后来我一想抓都抓了,扔了也可惜,不如带回来给小鸡加餐。后来我收拾农具把这事给忘了,倒让你吓了一跳。”

    “晕。我就想把龙葵装水壶里放井水里镇一下,不是能更凉快点么。”罗非抹抹汗,“这我可不敢装了。你抓那什么虫子啊?一扭一扭的吓死人。”

    “不挺好玩儿的么?再说这一吓就把你吓我怀里了,早知道我上辈子就该带着一壶虫子去找你,没准你一怕就主动扑我身上了。”席宴清在罗非屁股上抓了一把,“走吧,你肯定把水壶扔了吧?”

    “嗯。”罗非从席宴清身上下来,想想自己吓成这样也是有点囧。他不怕蜜蜂啊蚂蚱什么的,但是打小就对这些蠕动的玩意儿接受不能。

    席宴清去前院一看,虫子果然都爬出来了,还爬得到处都是。没办法,他只好关了大门把小鸡放出来,让它们满院子溜达自己啄来吃。

    罗非一看小鸡叨两下就把虫子吃进去,感觉好像也没那么怕了。他去后院摘了龙葵果,洗了洗,随后搬了小椅子坐阴凉处边吃边看小鸡。

    席宴清见状,偷偷逮了只要跑的虫子到罗非旁边:“媳妇儿你看……”

    罗非瞬间又是一阵鬼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院子里真是鸡飞鸭跳,好不热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