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求求你退婚吧

37.大老虎醒了

    李思源愣了愣, 大抵是没想到外面的人会认识自个儿。他看了看赵传梦, 见赵传梦也是一脸疑惑, 便去打开大门。

    “……卖香囊的小兄弟?”他倒也是个记性好的,一眼就认出罗非来了。主要是罗非长得模样俊, 当时跟另一个长相英伟的汉子站在一起着实惹眼, 想忘了也难。

    “是我是我, 真是太巧了, 您也住在这里吗?”罗非也知道自己的表现过于自来熟了, 但这时候只要能帮席宴清拿到九仙散,命都可以不要了厚点脸皮怕什么呢!

    “是我姐姐住在这。”李思源向赵传梦一努下巴,“我过来看看她。你怎么……”

    “是这样的,我家里人受了伤, 我们需要九仙散,我听井掌柜说这位东家姐姐有办法, 所以……所以才一大早又过来叨扰。”罗非一脸恳求地看看李思源,又看看赵传梦, “东家姐姐, 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不肯卖药, 但是您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九仙散?只要是我能做的我一定做, 您就给我指条明路吧成吗?”

    “小兄弟, 家姐曾经起誓不再制九仙散。”李思源说,“如果你需要帮忙, 或许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但你若想请她制九仙散, 怕是不太可能了。”

    “跟他说那么多做什么?”赵传梦冷着脸,“既然你们认识,我就不管了,思源你自己看着办,别打扰我休息。”

    “好吧大姐,那我与他出去说去。”李思源跨出大门,转头嘱咐王妈:“王妈,有劳您照顾好我姐姐。”

    “少爷您放心,我一定会的。”王妈淡淡笑笑,语气亲切中却又透着十分的尊重。

    李思源出来之后,示意罗非跟他走。

    罗非看着李思源就觉着他面善,再加上李思源说了他可以帮忙想办法,罗非便示意罗毅跟上,随李思源走了。

    李思源来的时候坐的是一辆马车,幸而车够大,足够三个人坐。李思源请罗非和罗毅上了车,随后便赶往他自己的家。他在路上向罗非和罗毅简单介绍了一下自个儿:“在下李思源,小兄弟你与我也算有缘份,今日便请你去舍下喝杯茶吧。”

    “谢谢李大哥。”罗非说,“我叫罗非,这是我弟弟罗毅。今日打扰李大哥与家人相聚,实在抱歉。”

    “无妨,离得近,有空再来便是。”李思源和善得紧,说话的时候眼底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先前你说你家里人受了伤,可是那日与你在早集市上卖香囊的那位大兄弟吗?”

    “正是他。他是我、是我夫君。我夫君原是上山采药去的,他每月里总要往西福堂送几次药,谁料三日前在山上不甚摔了一跤,伤了腿脚,还有好多处划伤。如今高烧不退,我这一情急就找到西福堂去了。”罗非说,“我并无意打扰东家姐姐休息,只是请到家里的大夫说了,非得九仙散才有可能救回我家夫君一命。如今家里已经没有九仙散了,所以……”

    “原来如此。也不怪你,谁遇了这事怕是都要慌了神。不过九仙散确实没有了,而且制它所用的药材也并不易得。不如这样吧?既然你家夫君是西福堂送药的兄弟,那便也不算外人,我且找我家夫君随你去看上一看,或许他有办法。”

    “真、真的吗?”罗非对着这意外之喜一时间居然不敢相信。

    “自然是真的。”李思源说话间也到了石府。他下了马车之后请罗非和罗毅也跟着下车。

    罗非和罗毅看到这府上的大门也是红色,虽然跟西福堂东家那边的差了一些,但在镇子上也实属难得。要是闲暇时,罗非倒真有兴趣进里逛一逛坐一坐,可这时候他却是没有这些心思了。他站在门口:“李大哥,我和我弟弟就不进去了,还是在这里等你吧?”

    李思源说:“我知道你心系家人,急于回去,但我也要与我家夫君商议一下,且他也要拿上药箱才行。”

    罗非咬咬唇:“那就打扰了。”

    罗毅奇怪地看了看罗非。是他的错觉么?总觉着他二哥跟这位李姓大哥说话的时候变得有点……有点不像他二哥。

    罗非尽量让自己表现得不卑不亢了。他带罗毅进去之后十分规矩地随着石府的下人进了宴客厅。下人上了茶,他便道了谢喝了一些。

    罗毅有样学样也跟着喝,就是显得有些拘谨,没有罗非那般放得开了。

    李思源找到石释的时候石释正抱着儿子逗小鸟,他听了李思源说的,倒也没说不行,只问李思源:“可知道来的那位小兄弟从哪得的九仙散?”

    “说是他夫君返乡的时候带回来的。他夫君曾去参军打过仗。”李思源抱过儿子,“不知道是不是那位的部下,否则又是哪得的呢?”

    “大姐大抵是猜到这些情况才更加抵触出手相帮。”石释稍有些犹豫,“你确定要去帮忙?”

    “只当是给咱们常乐多积些福泽吧。”李思源叹气,“再说都知道情况了,也不好见死不救。”

    “说的是啊。当年你伤重,我那时便想,若能医好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石释轻轻搂着李思源的肩,“罢了,便去一趟吧。你和常乐也去,只当是去透透风也好。”

    “我也是这个意思。”李思源笑说,“不然常乐总闷在家里也是无聊,前两日他见了集市上卖的鸡还吵着说想买了带家里来养着。”

    “臭小子,想一出是一出。”石释轻轻捏捏儿子的小脸,取药箱去了。回来之后他把药箱交给李思源,自己则牵了匹马出来,抱着儿子骑上大马。

    爷俩还挺美的,不像是去给人看病,倒真像是出去郊游了。

    罗非和罗毅仍然坐到马车上。罗毅老实地听着罗非和李思源的对话,这才知道原来李思源曾经买过他二哥绣的香囊。

    “我还从没买过绣工那般好的香囊呢。”李思源说,“你家二哥手艺极好。”

    “那倒是真的。”罗毅感觉他二哥被夸,他脸上也跟着有光,忍不住说,“我二哥的针线活是出了名的好。”

    “喂,能不能谦虚点儿?”罗非拿胳膊肘怼了罗毅一下。

    “我们说的是实话。”李思源说,“罗非你这是太谦虚了。”

    罗非也跟着笑了下,虽然笑得很浅淡。他不知道石释是不是真的能治好席宴清,但是事情也算有转机了吧。而且他总觉得,既然李思源会答应去看看,就肯定会有些办法,这两口子都不像那种随意答应人什么却做不到的人,只愿他们不要让他希望落空吧。

    反正从第一次见到面时,罗非就对李思源这一家三口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石释跟石常乐虽骑着马,但石常乐毕竟还小呢,石释没让马儿跑那么快,于是过了半个多时辰一行人才到华平村。

    村子里少见马,更别说马车了,因此他们一进村便成了焦点。有的人甚至跑到罗非家门口围观来了。

    罗非也没空理乡亲们,他把石释跟李思源请进去之后,叫了席宴清一声:“清哥?清哥你感觉怎么样?”

    席宴清仍是没能回答。但他似乎听到罗非的叫声,居然轻轻地动了一下。其实此刻他也很想把眼睛睁开,但是努力了半天一直都没能成功。他现在感觉特别累,好像在不停地爬山。明明他想停下来,但他的腿脚好像不受他使唤似的,就是停不下来。

    罗非把包扎席宴清的纱布解开,给石释看。至于李思源和石常乐,已经被罗毅带去看小鸡小鸭了。李思源对这些没什么想法,但是架不住石常乐觉着新鲜。后来韩阳带着壮壮来了,好了,两个小朋友瞬间找到了玩伴儿,一副相逢恨晚的样子一块儿追着满院子的鸡鸭跑!

    “罗非兄弟,劳你去取碗温水,再拿个空碗来。”石释从药箱里翻出几个瓶瓶罐罐,等罗非拿了温水和碗过来之后,便把有水的那碗里的水倒到另一个空碗里一些,原本装水的碗里只留下一点点。他又往这里兑了三种药粉,把它们仔细搅开,搅成了糊糊状。

    “这是抹的药么?”罗非忍不住问。这和出来的药糊有点像黑芝麻糊似的,只不过没有那么黑,也没有那么香。

    “我这药和九仙散一样也是专门医治伤口的,只是九仙散药性强裂却不会引起疼痛,而我这药,用上之后伤口会有剧烈的痛感。”石释说,“一会儿你家席兄弟怕是要吃些苦头。”

    “没事,只要能医好他就行。”罗非咬了咬牙,握住了席宴清的手。

    石释将药放到一边,他将席宴清身上的九仙散全部去除干净,露出伤口原本的样子来。而那些刮下来的九仙散则被悉数放进了他自带的一个带盖的小碗中,

    罗非先前看过席宴清的伤口,但此刻一看,心里更加揪起来。席宴清的伤口已经化脓,翻开的皮肉一直未闭合。

    他心里刀搅着似的疼,下意识握住了席宴清的手。

    席宴清这时动了动,他微睁开双眼看着罗非,似乎说了些什么。但声音太轻了,轻到罗非压根儿听不清楚,只隐约看到席宴清嘴巴在动。

    “罗非兄弟,你按着他一些。”石释开始清理席宴清伤口上的脓。这人生得高大,但动作却极细致。他把席宴清伤口上的脓液去掉之后,拿了个打磨得够圆润的石制刮片,把他弄的药糊往席宴清伤口上涂抹。

    席宴清起初是没什么反应的,但那药抹到身上之后遇了血,居然开始变起颜色来。原本墨绿色的药糊,此时慢慢转成了棕红色,而席宴清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有了剧烈的反应。也不知这药药性多强烈,席宴清居然疼得打起了哆嗦,罗非甚至听到他发出来的难捱的气音!

    “罗、罗非……”席宴清皱着眉,看起来痛苦极了。他的脸本来烧得痛红的却没有一点汗水,可抹了这药之后没多久,居然出了汗!

    “清哥,你、你坚持住。这会儿给你换药呢,大夫说了肯定会疼,但是你一定要坚持住啊。”罗非握着席宴清的手被席宴清反过来紧握着。要不是席宴清这会儿伤重无力,只怕他的手骨都得被捏碎了。

    “罗非、罗非……”席宴清也不知到底有没有意识,只不停地叫着罗非的名字。

    罗非这会儿可算听到了,握着席宴清的手:“我在这儿呢在这儿呢,清哥你别怕,你一定能好起来的。”

    席宴清这才渐渐不说了,他只是紧紧握着罗非的手,好像身上所有的力气都只留下来去做这一件事。

    罗非此刻终于知道,席宴清到底是有多在乎他。真的除了他的家人,从来没有人这样。

    连石释都有些感动了,他把药箱收起来:“罗非兄弟,我的药乍一看比九仙散效果快,但它属前药性强烈的药,所以后期可能就会差一些。夜里席兄弟许是还要烧的。一会儿我把药留下,教你怎么配,你且用我教你的方法每日为他换药两次,过几日我再来。”

    罗非立时站起来对石释鞠躬:“谢谢石大哥出手相助,若不是你们,我家清哥怕是真的没救了。这次麻烦你们跑了这般远的路,心中实在惭愧。”

    石释摆摆手:“无妨。我和思源只是希望你心里不要怨恨东家,她有她的难处。另外一会儿我和思源回去之后会着井伯给你送些药,方子我也会给他,之后他会教你怎么熬,你按他说的熬了给你夫君喝,不出五日,他应当是能醒过来的。”

    罗非点点头:“我们和东家本就不相识,东西帮是情份,不帮是本份,没什么好埋怨的。那药费我是给井伯吗?”

    这话说着尴尬。其实他能看出来石释和李思源是真心想帮他忙,提钱似乎不太礼貌。但他也不能真就让人家这么白跑一趟吧?何况还有那些药呢。

    石释思忖片刻:“医药费就免了吧,若你有心,倒可为我家常乐制件小衣裳。思源很是喜欢你绣的那些东西,又总是觉着成衣店里卖的小衣裳不够精细。”

    罗非心想这个可以有,便重重点头:“没问题。别说一件了,以后每年我都给常乐做衣裳,只要石大哥和李大哥不嫌弃就行。”

    李思源恰巧听了这话,说:“怎会嫌弃?高兴都来不及。”他看了看席宴清:“席兄弟怎么样了?”

    石释说:“看样子还不错,来得也算及时。”

    如果再这样烧个两三天,怕就麻烦了。

    李思源说:“那就好,这下罗非你可以放心点了。那你照顾你夫君吧,我们带常乐出去走走。他鲜少来乡下,看什么都觉着新鲜呢。”

    罗非说:“后菜园里有龙葵果,可以让常乐摘了吃,还有西瓜,但我不知道熟没熟呢,石大哥李大哥你们可以随处转转想摘什么摘什么,都是我和清哥种的。”

    这几天他都顾不上菜园子了,估计龙葵熟的应该不少。

    常乐问:“爹,什么是龙葵果?”

    李思源还真没给孩子吃过这东西,笑说:“走,爹爹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李思源朝罗非笑笑:“那罗非,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罗非觉着这样最好了,他心里也能舒坦一点。早先刚到家里之后他就已经让罗毅回家跟罗茹说帮忙做些招待客人的午饭了,虽然这样是麻烦了家里人,但是他总不好让人家来了连饭都不用就直接走。

    他是真的很意外会碰上李思源和石释,而且没想到还这么走运,他们能帮到他和席宴清。所以别说龙葵果和午餐了,就是这菜园子里所有的菜都给出去他也愿意。罗非感激李思源是那种情商和智商都十分高的人,至少让他相处起来没有半点拘谨和狼狈。虽然这才只是第二次与这人见面,但却让他有种见到好友的感觉。

    可能有的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让你很难不喜欢。

    而这大概是李思源独特的气质和魅力。

    只要出了汗,烧就容易退下去。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因为白天的关系,但席宴清换完药之后的半个时辰里,确实出现了一些好转。而这让罗非庆幸的同时,心中也产生了一个疑问。如果石释就有医好席宴清的本事,那为什么当时井伯不直接告诉他去找石释呢?

    当然他不是怪井伯,井伯能带他去见东家他都已经十分感激了,毕竟井伯虽说了东家不可能帮忙,但带他去必然也是心中带了一丝希望。所以事虽没成,但罗非仍然心存感激。他只是好奇,既然石释和李思源为人和善,更容易说得通,为什么不带他去找他们?

    大概是连着几天休息不好,累的,影帝灵魂离家出走了,罗非连表情都没管理好,以至于他这份疑问想在脑子里的同时也直接写在了脸上。

    李思源从后菜园里出来见着罗非,笑问:“罗非小弟是有什么疑问么?”

    罗非略一琢磨便直言说:“李大哥,我有点好奇,为何当时井伯不带我直接去找您和石大哥。我并没有怪井伯的意思,他能带我去见东家姐姐我还是很感激他的。只是不明白。”

    李思源指指自己的右手腕:“因为这。”

    罗非没太明白李思源的意思。

    李思源问:“在这里洗手可以么?”

    罗非见他手上有泥,便麻溜给他盛了盆水:“在这里洗就行。”

    特意盛的晒过的水,不冷的。

    李思源边洗边说:“我这手当年便是被我救治过的人弄伤的。我大姐后来严令不准我再救人,更不许其他人再指引寻医者去找我们。”

    “是井伯指引去的人做的吗?”

    “没错。虽然井伯也并不知道那些人心存不善,但那次我大姐还是险些把井伯给赶出去。你看我大姐为人冷漠,其实极其护短呢。所以说,井伯是绝计不敢带你去找我和释哥的,若他真去了,被我大姐知道之后怕就不再是赶出去的问题。”

    “原来如此。”罗非正说呢,罗茹跟罗毅便带着几个食盒过来了。罗茹一听说是主动来帮着给席宴清医病的,二话没说就开始忙活,弄了个小笨鸡炖蘑菇,溜豆腐,还素炒了小白菜,弄了个黄瓜炒蛋,更是破天荒地煮了米饭还蒸了馒头,两样一块儿,在乡下不是过年可没得这样吃,就是过年也要看家里情况的。

    “李大哥,我这边这几天里尽忙着找人给我家清哥医病,家里也没准备什么,你们可千万别嫌弃,就当是体验一下农家生活吧?”罗非把桌子摆到院子里的树阴下,菜也放到上面了。这在农家可说是极好的一顿了,但是对于住着华宅大院的李思源和石释来说,怕也不过就是一顿再寻常不过的饭。

    “瞧你说的,倒让我不好意思了。”李思源不知道罗非让人去做了饭菜,他还想着一会儿回去呢。要不是小常乐一直玩儿不够,石释又纵着,这会儿早该走了。

    “爹爹……”石常乐玩儿一上午都玩儿饿了,但是他家教好,不直接说,就是眼巴巴瞅着李思源。

    “这会儿知道饿了?早说带你回去你非要玩儿。”李思源捏捏儿子的小脸蛋儿,“要不是罗非叔叔和这位小阿姨,且得饿你一会儿。”

    “那李大哥石大哥你们坐了吃,可千万别客气。”罗茹是个豪爽性子,“二哥,你也吃,四宝他来之前吃过了,他说他在屋里帮你看会儿,有事就叫你。我就回了啊。家里还等我呢。”

    “好的,谢谢你了三宝。”罗非感觉这妹妹比弟弟靠谱得多。起码从不坑他。

    “一家人,这么客气作啥。”罗茹笑笑,回去了。

    罗非便请了李思源和石释坐了下来。壮壮跟韩阳早就回了,壮壮到时间就要找娘。

    小常乐很乖,他坐在李思源旁边吃着李思源给他夹的菜,连说好吃。

    李思源哭笑不得:“在家都没见你吃这么香过。”

    罗茹手艺确实好,但不得不说,好些孩子们就是在旁人家吃饭才更香的,可能也是觉着有新鲜感吧。

    罗非不怕李思源他们跟他不客气,就怕他们太客气。客气本是一种礼貌,但太过于客气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讲反而更不好交,因为他们会比较计较。还好这一家子不矫情,似乎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都能快速适应。

    这一顿饭吃下来,罗非算是彻底交下了李思源这个朋友,而从李思源闲谈的内容来看,此人真是广交天下好友,那些朋友里竟是做什么的都有,倒是让罗非有点意外。

    罗非觉着,席宴清醒来了,也必定会喜欢与这两口子做朋友。

    午饭都吃了,也就不差再多呆会儿。下午小常乐又进了后菜园,他蹲在西瓜旁边就是小小的一团儿,那一副看着西瓜想摘但是又不能摘的样子纠结又可爱。

    “爹爹,咱们等它熟了再来好不好?”小常乐忐忑地问李思源。平日里爹爹说了,在外面看到什么想要的不能说,回家告诉爹爹,爹爹自然就给买了。他也是这般做的。可是可是,西瓜他不想要买的呀,他就想要自己摘。

    “成吧,你爹为了你,厚着这面皮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李思源抱起儿子,“等过几日你父亲还来,咱们便再过来看看西瓜吧。一会儿爹跟你罗非叔叔说,你把这西瓜订下了。”

    “不用订,只要小常乐来了就随便摘。”罗非说,“估计再过个三五天可也该熟了。”

    “那他且得高兴坏了。”李思源说,“那罗非你便忙着吧,我们也得回了。”

    下午了,过了最热的时候,路上应该也不会那么难受了,再说孩子也困了。若是在家里这会儿都要午睡醒来了,可今儿玩得太疯,小常乐才开始有困意。

    罗非把人送出门去,见着石释和李思源一起带孩子上了马车,而那马儿也是有灵性的,一直跟在车子旁边一起跑着。

    后来人都走远了罗非才进到屋。他又是先摸摸席宴清的额头,感觉到并没有再变热,这才放下心来。

    天将擦黑的时候,井伯亲自带了药过来,并详细地告诉了罗非用法。钱自然是没收的,而且井伯也向罗非解释了一下自己先前为什么没带他去找李思源。

    罗非表示了理解,又与井伯聊了一会儿,井伯走的时候他还给井伯装了些自家种的蔬菜。

    风渐渐转凉了,罗吉过来换了罗毅,罗非则把熬好的药喂给席宴清。

    半夜的时候,席宴清果然又开始烧起来,但让罗非倍感安慰的是,没有烧得像原来那么厉害。

    罗非心里开始有了小小的期待。他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席宴清,亲自喂食,亲自擦身,亲自喂药。夜里再怎么困,他也绝不会睡过一个时辰,他总是时不时地睁开眼睛看看席宴清,直到确认席宴清的呼吸还算平稳,他才会再度闭上眼睛。

    不过几日光景,罗非的手变得对温度十分敏感,简直快成了没标刻的体温计。而席宴清日渐好转的体温则成了让他坚强陪护的动力。

    大抵是他这种诚心也终于感动了天地,席宴清终于在李思源他们走后的第四天,缓缓睁开了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