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直到我终于放弃你

第四十二章番外之祈愿本

    直到我终于放弃你邵嘉树好像回到了当年七岁的时候,一直跑啊跑啊,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终于她没力气,晕倒在了一条马路边。

    霍夕洲的车就在这时候开过,他刚去了一趟缅甸谈花卉生意,连接中缅两国的这一条大路一到天黑几乎看不见人影。

    远光灯一打,他就看见了马路旁的邵嘉树。

    停下车,他蹲下身子,翻过昏迷的女孩,脚上的鞋子都已经破的不像样了。

    就那么一瞬间,他决定将她搬上了车。

    满目疮痍的邵嘉树被霍夕洲收留了。这两年,霍夕洲是她的依靠。

    有一天,她肚子疼的厉害,趴在书桌前,捂着小腹,双手紧紧拽着衣服,另一只手去摸桌上的手机,胡乱抓着,窗台上的风铃叮铃作响。

    腿间热流突然间涌下,她有些慌了。

    “陆哥,陆哥....”她哭着呼唤着她藏在心里的名字,上一次她流血的时候,是陆离陪在她身边。“陆哥,我疼....陆哥....”可现在,陆离不在了,只有她一个人。

    疼的再厉害,陆离都不在了。

    终于。摸到了手机,她按了快捷键,是霍夕洲的电话。

    霍夕洲来的很快,开门进来就看见已经奄奄一息的邵嘉树,地上淌了一滩鲜血。

    只见邵嘉树伸出虚弱的双手,还没等霍夕洲握住,她的手掉了下去。

    送到医院后,邵嘉树又醒了过来。

    她听见医生说,她怀孕了,只是孩子去错了地方,没有安稳地在她的子宫待着。

    邵嘉树这一刻只觉得羞耻,她捂上被单痛哭出声。

    她不再是干净的邵嘉树了,她是肮脏的邵嘉树了。

    霍夕洲以为邵嘉树是因为没了孩子而伤心,他说:“没关系的,以后你长大了,结婚了,还会有的。”

    等到填手术单时,霍夕洲在生父那一栏准备写上自己的名字,可被邵嘉树拦住了,霍夕洲看向她,只见她倔强地咬着下唇拨浪鼓似的摇头。

    “不要写,这是给你抹黑。”她看到了霍夕洲眼里的惊讶和疑惑,她默默低下头,“我不知道她的爸爸是谁,好多人,好多人。”最后几个音节几乎是蚊子叫,可在场的人却听得很清楚。

    医生和霍夕洲都僵住,霍夕洲的手有些颤抖,下一秒,他抱住了轻声啜泣的邵嘉树。“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窗外飘起了细雨,渐渐变大,大风混着雨不停地拍打着窗户,久而久之,掩盖了邵嘉树的哭声。

    邵嘉树一直都很清楚,她亏欠霍夕洲太多。

    可她没法还,尤其是自从重新遇上陆离后,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要离开,她总要为他做点什么。

    霍夕洲是个好人,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霍夕洲可以长命百岁,余生都幸福快乐。

    她这两年只要有空都会去寺庙给霍夕洲祈福,方丈主持见她心诚,给了她一本祈愿本。

    邵嘉树深知她陪不了霍夕洲很久,她就在祈愿本上写满对霍夕洲的祝愿,一直写到了他一百岁。

    她双手很灵巧,喜欢织一些围巾还有毛衣之类的,花样很多,织地很好看。霍夕洲体寒,很怕冷。她送过一条围巾给霍夕洲,霍夕洲很喜欢。

    在这两年里,她有织围巾,手套,袜子,毛衣还有毛绒背心。

    东西其实不是很多,在她还没织完最后一件毛衣的时候,她被陆离掳了去,陆离打伤了她。

    她深知,之后,她怕是没什么机会再做这一些了。

    伤好后,她拿着这十几件衣物,去了寺庙方丈那。

    “方丈,我可能以后都不会来了。”

    “施主,是被什么事情拖住了吗?”

    邵嘉树沉默,她有些犹豫,似是不知怎么开口。

    “施主,有话,不妨直说。”

    “方丈,这些东西,我想拜托你,如果有一个叫霍夕洲的先生,可不可以请你帮我交给他。如果他一直没有来,嗯....”邵嘉树稍加思索了会,“那就等到他40岁的时候寄给他,我把地址给你。他今年28岁....”

    “施主为什么不亲自给他?”

    邵嘉树摇头,“现在给他,他会多想。我不想他因为我的事为难。”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林中,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则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方丈亲自送邵嘉树到寺庙门口,对她说了这番话。

    邵嘉树离开前,回应了方丈的话:“已经处在荆棘中,我逃不开了。”

    霍夕洲在40岁这一年带着自己的妻儿来到寺庙祈福。

    邵嘉树已经离开12年了,在她走后的第五年,霍夕洲遇到了现在的妻子。

    因为是新年,庙里人很多,香火弥漫。

    他不得不护着妻儿走到了一边,想等着人少一点再进去。好不容易轮到他们,霍夕洲跪在蒲团前,拿过祈愿本开始写。

    负责祈愿本的是方丈座下的小弟子。

    小弟子眼睛瞥了眼霍夕洲的名字,挠挠头想了会,突然灵光一闪,这名字听师父提起过。

    “施主,你是霍夕洲。”

    霍夕洲闻言抬头,眼里有些疑惑,但是微微点头。

    “那你们跟我来吧。我师父等你好久了。”

    霍夕洲抱着孩子,牵着妻子来到了方丈的房中。

    “施主,坐吧。无妄,替我将左边第三格柜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无妄是小弟子的法号。

    霍夕洲还是一头雾水,“方丈,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无妄将一个纸箱放到了他们的面前。

    “我等你很久了,看你现在,过得很好。之前拜托我的施主的心愿也算是达成了。那位女施主本想让我在你四十岁的时候将这些东西寄给你,不过你既然来了,也算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心里没理由地漏了一拍,有些颤抖地掀开了纸箱。

    是一箱针织衣袜,无妄又递给他一本祈愿本。

    才翻开第一页,霍夕洲捂住了眼,大口喘气着,妻子红着眼拍拍他的肩。

    她知道霍夕洲内心深处的痛,是一个叫邵嘉树的女孩子,但她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祈愿本里是一行行娟秀的字迹,虽然页面早已发黄。

    ——我希望28岁的夕洲不要因为我而再受到伤害了。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留在这边多久,我只想夕洲接下来的余生能够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我希望夕洲能娶一个理解他的好妻子,生一个乖宝宝。

    ——我希望夕洲的生意能越做越大,工作一切顺利,没有烦恼。

    ——我其实很没用,什么都给不了他,只能织一些便宜的东西给他,夕洲体寒,希望我织的衣服能够让他温暖一些吧。

    .......

    ——我希望100岁的夕洲,子孙满堂。

    静静地,霍夕洲翻完了这一本厚厚的祈愿本,抱着这一箱东西泣不成声。

    霍夕洲以为,邵嘉树的心里只有陆离没有他,可直到现在,霍夕洲才明白,那么善良的邵嘉树,怎么会忘了他。

    即便邵嘉树没有爱过他,可他满足了。

    这一年的清明节。

    霍夕洲带着妻儿第一次踏上去了金三角的旅途。

    12年里,他没有去看过邵嘉树。如陆离的意,他没有去打扰他们。

    电话打给了陆离,没想到竟还打得通,只不过是一个叫阿楚的男人接的。

    听闻他叫霍夕洲,阿楚倒是很热情。

    下了直升机,阿楚早就站在那边等他们。霍夕洲四周望了望,“陆离呢?”

    “霍先生,跟我来吧。”

    公墓离湄江不远,走了一会就到了。公墓只有短短一排,但被人打扫的很干净,公墓前是火红火红的罂粟花地。

    到一块墓碑前立住,霍夕洲的心突然就被堵住了,发不出一个词。

    “陆哥在嘉树妹子去世没多久后,就在她墓前举枪自尽了。他把身后的事情都交给了我。还说,如果有一个叫霍夕洲的人来,要好生招待,不要为难他。”

    捏紧的手指似乎要嵌进肉里,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慢慢平复自己的心中的波澜。

    “陆离这一生,活得很精彩。”

    阿楚嗯了一声,眼眶也有些泛红。

    “为了国家,陆离,你真的做到最好了。就算其他人都忘了你,我不会忘。”

    这一句话,霍夕洲在心里默念道。

    他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在场的其他人都不会知道,这一鞠躬是献给缉毒卧底陆离。

    霍夕洲5岁的儿子蹲着看这墓碑上的照片,伸出小手拍了拍上面一层淡淡的灰尘。指着胖乎乎的小手,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爸爸,这个姐姐长得好漂亮。”

    霍夕洲抱起了他,亲了一口儿子的脸蛋,浅笑出口,“是啊,她很漂亮。”

    霍夕洲驻足了很久,这一天,他带着自己的妻儿在邵嘉树和陆离的墓前聊了很久的天,好像他们依旧活着。

    恍然间,他又想到了刚见到邵嘉树的那一天,虚弱的她清醒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干裂的嘴唇稍稍扯了个弧度便有血丝冒了出来。

    邵嘉树说:“陆哥呢?”

    墓碑上的两张年轻的相片静静地看着这片神秘又富饶的土地,在这茂盛罂粟花地里扎根。

    陆离和邵嘉树,终究是永远在一起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