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如果爱已远去

第二章厮缠

    一路疾驰,到了温霆渊的景渊别墅。

    温霆渊拖着拼命挣扎的顾希上了三楼卧室,一把将她扔在深灰色的大床上:“顾希,我让你看看,我们相不相干。你敢回来,就不要怕我玩死你。”

    手机里现在还留着她和野男人睡在一起的照片,他甚至不敢去想,更不敢去看。

    只要一想到前一刻还口口声声说爱他,要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后一秒就爬上了别人的床,他就愤怒得想要杀人。

    她诀别的短信,一个个足以让他崩溃的字,早就刻进他脑海深处,折磨了他一年又一年。

    她现在还说和他不相干,他找了她三年,就等着找到她,把她关起来,狠狠折磨,让她也尝尝身处地狱的滋味。

    温霆渊上前拽住顾希的长发,迫得她脸朝向他,盛满怒意和惩戒的吻,就这样狠准的朝顾希重落下去,他擒住她的嘴唇噬咬,深允。

    熟悉的柔软和香甜味道让温霆渊暴怒的心情得到些微缓解,他不自觉的放轻了动作。

    “走开,不要碰我。”不要用可能刚碰过未婚妻的手碰她,她觉得脏。

    顾希一口狠咬下去,脸上血色褪去,水眸里溢满慌乱,她用尽全力想要推开他,脚下也猛踢向他。

    “装什么清纯,怎么现在有了野男人就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了?”

    她的拒绝让温霆渊澎湃的怒意再次被激起,无视她推他那点力道,他翻身压住她。

    ……

    顾希就像砧板上的肉,抵抗不能,被他处处折磨。

    许久,顾希全身白瓷的肌肤已经遍布清淤,些许地方甚至有着干涸的血迹。

    温霆渊才释放扔开她,从床头拿出烟点燃,一口一口抽着,烟雾缭绕,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忽然,轰隆隆一声雷鸣响彻静谧的卧室,疾风开始猛扫落地窗前的窗帘,屋里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荣城的天还真是说变就变,之前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外面已经暴雨如注。

    空气中烟草燃烧的味道混着之前糜乱的浊味,一齐被风刮进顾希鼻腔,刺激着她的鼻息,让她胃里翻滚得难受。

    她忍痛爬起来,去柜子拿了件白衬衫,就冲进了卧室内卫。

    顾希打开花洒后再也撑不住,她蹲下身,双手抱住自己,任眼里的泪争相涌出来,混着直冲头顶的水流下。

    他都要结婚了,怎么还这样对她,一想到他用摸过别人的手来碰她,她心里止不住的恶心。

    温霆渊靠在床橼,听着哗哗的水声,他烦躁的把烟摁进烟灰缸里,还有半截的烟瞬间成渣,只剩一个皱巴巴的烟头。

    她现在就这样反感他,不想和他有半点沾染。

    顾希湿着头发出来,去开卧室门,却发现门已被反锁。

    她握紧门把,转头瞪向他,通红的眼里全是愤然:“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要去医院。”

    这是她回来的目的,妈妈重病,她不能不管。

    温霆渊把玩着手上的钥匙,淡淡道:“你以前不是费劲心思勾引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取悦我,我什么时候满意了,就什么时候带你去医院。”

    “你一定要这样羞辱我?”顾希盯着他,捏紧手,死死忍住不让眼里满溢的水光掉落。

    “你只有一个选择,取悦我,不然你休想再踏出这里半步。” 他撇过眼,不去看她,捡起地上的衣裤穿上,走上前,掀开门口的她就要离开。

    顾希被他掀了一个踉跄,她快步奔到落地窗前,拉开随风飘动的窗帘,站到阳台上。

    风带着雨打在顾希身上,宽大的白衬衫瞬间湿透,紧贴住她的肌肤,凉意渗进体内,寒痛刺骨:“你休想,温霆渊,你今天不放我离开,我就从楼上跳下去。”声音沙哑却透着坚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