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限时婚约

第二百五十五章 该来的,始终还是会来

    她反复的告诉自己提醒自己,随后,她也不敢洗澡,直接把衣服穿上,便推开门走出去。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本来以为,这男人正在外头等着,却是怎么都没想到,当她走出浴室,房间内竟是不见了他的踪影,她环视了一周,那个男人,确实已经不在这儿了。

    这跟她所意料到的完全不一样,她稍稍蹙起了眉头,不过,这样也好,她也不用再继续面对他。

    而昨晚的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吧!

    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所以然,她干脆拿起自己的皮包离开房间,到楼下退房的时候被告知那个男人已经把账单给结了,她也不在含糊,直接走到外头打车。

    回到秦宅,已经是将近中午的时间了。

    这一路,她是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好巧不巧就让她碰见了那个男人,明明,她是不想见到他的,然而命运从来都是这般可笑,越是不想见到的人,便越是会见到。

    或许昨晚的那些酒是她不该喝的,又或许,昨晚她和蒋衾衾压根就不该去那个地方的……只是如今再想来,一切都显得多余了。

    既然碰见了就碰见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秦桑拿出钥匙出来开门,当她刚把门打开,没想,眼前的视线顷刻一暗,下一秒,她被搂进了一个怀抱内。

    她吓了一大跳,耳边传来了简珩焦虑的声音。

    “你昨晚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给你打电话你手机是关机状态的时候我有多担心你?”

    他微微松开她,她扬起头,这才看清他的脸。

    他大概是昨晚就到这里来了,为了她的事情一宿未眠,眼眶底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他的眉宇是紧蹙的,那担忧是如此的明显。

    有那么的一瞬间,她的心漏了一拍,隐约的,有些心虚。

    她只能撇过脸,不让他看见她的表情,以免被他发现异样。

    “昨天晚上和蒋衾衾去了夜总会,后来手机没电了,我感觉有点醉,就近找了酒店睡了一晚。”

    她也不算是把谎言扯得太离谱,她确实是在外面的酒店住了一宿,只是这一宿,她不敢确定那个男人是不是跟她在一起。

    反正,她当时是睡着的,根本不知道,所以,她不知道的事,也就不算是说谎了,对吧?

    简珩虽然有些狐疑,但她的话他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的,此时见到她平安无事,他也就不再追问了。

    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你也累了吧?赶紧上楼去洗漱洗漱,厨房给你准备了一些吃的。”

    “好。”

    她应声,连忙上楼简单洗漱了下,临下楼前,她把穿回来的衣服换了,这是那个男人让人买的,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想继续穿着。

    简珩陪她吃了午餐,之后才回医院继续忙碌,似乎,他过来的目的,只是为了确认她安好。

    他这一走,她是顿时松了一口气,简珩不好对付,他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很多时候她的小谎言在他面前都是无所遁形的,大概这一次是太过担心她了吧?所以,是压根没有看出她在撒谎。

    豆豆是早就醒了,张开小手找她要抱抱,秦桑把他抱了起来,由于心里藏着事,整个人显得特别沉默。

    这会儿简珩也不在,月嫂就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口。

    “小姐,你昨天出去的时候穿的不是今天回来的那套衣服吧?”

    秦桑斜睨了她一眼。

    “这事你别跟简珩说,我不想让他担心……没有多大的事,只是昨晚吐了,衣服也弄脏了,所以换了件。”

    月嫂点了点头,她跟着秦桑已经好些年了,自然知道有一些事是她可以问的有些事是她不能问的,既然秦桑都这么说了,她便不会再继续问下去。

    ……

    对秦桑来说,这件事她是压根没放在心上,不过是一场很普通的偶遇罢了,过了,便是过了。

    然而,她怎么都料不到,有些事情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翌日一早,她睡到将近中午才起来,过些天她就得到同锐上班去了,所以,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她想多陪陪豆豆,毕竟后面要是忙起来,恐怕就没那么多的时间了。

    因此,她洗漱过后,就下楼到饭厅去吃午饭,午饭正吃到半途,外头似乎有不小的骚动。

    她蹙起了眉头,秦宅所在的这个小区向来都是特别安静的,很少会有这样的吵闹,她招来了佣人,让其到外面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佣人应了声,连忙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没一会儿,佣人神色匆匆的赶了回来,面靥上带着几分着急。

    “秦小姐,不好了!外面围着好多的记者!”

    记者?

    听到这两个字,她有一瞬间是懵的,她不知道为什么记者会突然到秦宅来,她想了好半晌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正打算起身道外面去看看,冷不防,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她拿起一看,屏幕上闪烁不定的,是蒋衾衾的号码。

    秦桑普一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便顷刻传来了蒋衾衾急促的声音。

    “桑桑,你看今天的报纸了吗?出大事了!”

    她的心漏了一拍,一个不好的想法油升心头。

    “出了什么事?”

    蒋衾衾也不知道在电话中说了什么,她的脸色立即变了,就连拿着手机的手也在轻微发抖,等到蒋衾衾把电话挂断,她仍是有些不敢置信。

    报纸就放在不远处,她走过去,头条上那显眼的标题刺痛了她的眼。

    明明,不想再跟霍向南有任何的关联,偏生,命运却总是开她的玩笑,今天的头条,竟然是她和霍向南一起走进酒店的一幕!

    一股冷意从脚底冒升,在一瞬间蔓延至了四肢百骸,冷,当真是冷彻心扉。

    报纸上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将她和霍向南扯在了一块,不仅仅有她和霍向南走进酒店的照片,甚至,就连第二天她和霍向南前后脚离开酒店的照片也被拍了,特别是脖子以上,拍得特别清楚。

    这下,是连撇清都没有办法了。

    秦桑双腿一软,顿时跌坐在座位上,她的耳朵在嗡嗡作响,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