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第 1 章

    鲁菜妹一大早就起来开始做饭,还特意煮了两鸡蛋,包了几个大肉包子,在往常这可是没有的事。可今天是知青下乡改造的日子,家里的小女儿今天也要下乡了,想到这鲁菜妹就不得劲。家里有四个孩子,就数小女儿长得好。跟画本里的仙女一样,说句不要脸的话,她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比她小闺女更好看的人。可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也找到对象了,这可是老杨家的独苗。只好让小女儿下乡去了。

    “媛媛,收拾好了吗?妈进来了。”鲁菜妹说着便推开了女儿的门。

    “妈,收拾好了。”杨媛媛放下手中的行李,对着鲁菜妹说道。

    鲁菜妹看着女儿的行李,双眼蒙上了一层雾气,哽咽着对女儿说“闺女啊,别怨妈,妈也是没办法,咱家就你哥一个男孩儿。”

    杨媛听了,并不惊讶。豫市向来重男轻女的厉害,能够读完高中,已经寥寥无几了。像她大姐,三姐初中都没上完。

    1965年,大姐杨以梅十六岁就下乡插队,八年过去了,也在农村方安了家,如今一个女儿,都两岁了。1970年,三姐杨尔梅十五岁下乡插队,三年了,也在农村找了个对象。

    现在,只不过轮到她了而已。

    “媛媛,你说干啥去h省啊,在y省不好吗?”鲁菜妹边检查杨媛媛的行李问道。

    ‘我能说你儿子和未来儿媳妇正在打你女儿的主意吗。’杨媛媛在心里暗道。

    “妈,h省挺好的,b市人不都去那里吗。”

    “妈就是不放心啊。好了,都带齐了,去吃饭吧。”鲁菜妹说着从女儿房间出来。

    堂屋

    杨父和儿子正在吃饭。

    ‘啪’,杨父打掉儿子伸向包子的手。

    “爸,你干嘛,吃过包子也不行啊!”杨以辉对着杨父生气道。真是的,幸好烦人精今天就走了。

    “这是给你妹带走的,你吃啥!”杨父对于儿子的生气不以为然,闺女就要走了,还不许吃点好的。

    “我挣钱了,干啥不让我吃,就她精贵。”

    “杨以辉,你说啥呢。”鲁菜妹从女儿房间出来听到儿子说的话就火了,她女儿咋就不精贵了!

    她闺女就是顶顶好的。

    “没啥,我不吃了,总行了吧!”杨以辉挑眉道。

    “来,媛媛,吃饭。”鲁菜妹瞪了一眼儿子,拉着女儿坐下。

    “媛媛,出门在外,长点心眼,别人家说啥就是啥,钱不够了,跟爸说,爸给你邮过去,到了地方,给家里说一声。跟村里的人也要搞好关系,看看能不能安排一个轻点的活。”杨父看着女儿语重心长道。

    杨媛媛有点惊讶,平日里都是她妈在说话,杨父几乎不出声,今天竟然说这么多,杨媛媛还是很感动的。

    “爸,我都知道了,你和妈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有机会我就回来。”

    “啥!回来干嘛,不要钱啊!”杨以辉听到妹妹有机会就回来就急眼了。回来不要钱啊,在杨以辉心里,家里的一切都是他的,但是自从这个烦人精来了之后,爸妈总是说对不起她,然后,他的零花钱,零食等福利大大的减少了。杨以辉相信,如果他再有一个兄弟,留在家里的肯定是烦人精。

    “杨以辉你想咋地啊,你妹咋就不能回来了,就你事多。”鲁菜妹听到儿子说的话就生气。闺女去插队就够辛苦的了,还不让回家啊!果然有了媳妇就变白眼狼了。

    不得不说鲁菜妹无意间真相了。

    杨以辉的工作是他老丈人给找到,不然就他爸一煤矿工人,她妈小裁缝,上哪找工作。这不听未来媳妇儿说,她一表哥是红卫兵的小头目,结过一次婚,生孩子难产一尸两命。虽说长的不怎么样,但是人家有点小权啊!不缺钱。听说他小妹妹长的好,还没有对象,就起了心思。问一下杨以辉有没有意思结亲。杨以辉愿意吗?当然愿意啊!上学的时候就老羡慕红卫兵了,可是他爸不让他参加,如今和红卫兵做亲家,还是个小头目,咋不愿意。更何况他早就烦死了这个妹妹,巴不得她早点嫁出去。

    然而,还没来得及给他爸妈说,烦人精去农村插队的信息就来到了,大展宏图的计划还未实施就胎死腹中。看杨媛媛就不更顺眼了。

    杨媛媛对于她哥话表示不在意。她哥就是一白眼狼,就那个红卫兵小头目,身高不到一米七,尖嘴猴腮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啥好东西,就要把亲妹嫁过去。她那个嫂子也不是啥好人,举报她以前最好的朋友,还没结婚就开始挑拨她哥跟家里的关系。

    不过,对于让她哥吃瘪的事,杨媛媛还是很乐意的。

    “哥,今天我就要走了,这么多年兄妹,你不意思一下吗。”

    “意思啥,一路好走,啊!”

    “妈,你看我哥,上一次我同学走的时候,她哥还给了她5块钱呢!我哥的钱可从来就上交过,是不是都给嫂子买东西花光了。”

    “杨媛媛!”看着爹妈都朝自己看过来,想到自己上班确实没交过钱,杨以辉艰难的从兜里掏出来5块钱,恶狠狠的递给杨媛媛。“省着点花啊,老妹!这可是哥一个星期的工资。”杨以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烦人精,走了以后最好别回了。

    “我就知道,哥最疼我了。”杨媛媛笑嘻嘻地接过钱。从她哥手里扣钱不容易啊!

    “好了,赶紧吃饭。媛媛,待会儿让你妈送你,中不中?”

    “中!妈你吃好了没,咱们走吧!”杨媛媛擦了嘴问鲁菜妹。

    “媛媛,再吃点,火车十点才到站,不急。”鲁菜妹看着女儿吃了这么点就头痛,这可咋干农活啊!

    “吃饱了,不吃了。妈,你快点,一会儿人该多了。”

    说着去房间取行李。

    虽说现在是六月,但h省的九月就开始下雪了,所以,厚棉被一定要带。再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整整一个大袋子,背着也相当累人,可惜不能作弊。

    y省的火车站是全国最大的人员流通场所之一。等鲁菜妹母女到火车站时,一眼望去,乌泱泱的全都是人。

    “闺女,爸妈不在你身边,自己一定注意安全啊,别一个人出去,出去也要跟其他人一起。还有,不许随便找对象,爸妈看能不能托人把你给调回来。万一有人占你便宜,别忍,你不出声,他更嚣张。钱要放好,别让人家摸走了。啊!”说着鲁菜妹就忍不住哭了。

    “妈,你快别哭了,我都知道。”杨媛媛擦着鲁菜妹脸上泪水,心里也是止不住的难受,虽然不是她真正的女儿,这么多年感情不是假的。

    “前往h省的乘客,开始检票。”

    “妈,我走了,你回去吧。”杨媛媛背着行李对鲁菜妹摆摆手,朝检票口走去,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媛媛啊,到了地方发个电报,啊!”鲁菜妹看着女儿越走越远的身影喊道,自己对不起这孩子啊!等到火车出发,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杨媛媛拿着火车票,找到自己所在的车位,还没人来,把行李放好。看着外面流动的人群,思绪万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