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9.第9章

    陶展鹏一行人边干活边商量晚上要去上山加餐,昨天捡柴时,看见野鸡毛了!不知道今晚能不能逮到一只。

    余明波拿出十八般武艺只为逗旁边女孩开心,这可是村长侄女,讨好了,就不用干这么多活了。干了一上午,简直快累死了!把人当牲口使呢!

    李卫国在帮孟婷婷干活,毕竟女孩快哭了,实在干不了了。

    金红星一马当先的干着,势必要超额完成任务,争取公社的表彰!

    田瑞忙的满头大汗,手里更是停不下来,干农活比照顾几个弟弟妹妹还累。

    薛巧芝不急不慢的干着手里的活,向旁边的大娘打听屯里的情况。这一天的收获可不少,屯里大大小小近几年的事都听了个遍。比如高彩云和知青的矛盾,江不凡跟苏玲关系不正当,等。大娘说的激情飞扬,薛巧芝听的津津有味。

    高大山平日里是个干活的老把手,上午还好好的,下午就频频出错 ,差点把他隔壁人的手伤着,别人问他咋了,也不说,就傻笑着接着干。

    远处的平地上晒着麦子,时不时的有小孩跑过来赶走偷吃麦子的小鸟。树荫下坐着几个老人,讨论着今年的收成如何。

    日暮渐渐西去,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拿着工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期待回家坐了什么好吃的。

    知青点

    “呼!累死我了!”薛巧芝把身体抛进床里,舒服的直哼哼。

    “哼!干这么点活,就喊累!”金红星一脸不屑道。

    “自然比不上咱们超额完成任务的女三八红旗手了!麻烦咱们的红旗手,可以快点做饭吗?我都快饿死了!”薛巧芝很是大方的不计较金红星的讽刺,吃饱了,她可是有大事要讲的。

    饼子,粥,外加两个小菜,吃饱喝足。

    “你们知道为啥苏玲跟其他知青不一样吗?听人说,她跟江不凡关系不一般。”

    “薛巧芝,你瞎说什么呢,江支书是那样的人吗?”金红星瞪大双眼喊到,江支书不仅没有官架子,人还热情,咋能这样诋毁他。

    “那你说,他为啥替苏玲求情,不提其他人?”

    “可能是苏玲骚扰江支书,江支书被缠的没办法才帮她。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啥好人家的姑娘,穿的那么风骚。”

    孟婷婷躺在被窝里,听到这儿,被窝里的手缠在一块,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行,你说了算。你们知道彩云姐为啥跟西屋的关系不好吗?听说,秦远以前对那个成小珍不一般,大家都把他俩当一对,可是后来秦远突然跟彩云姐结婚了,以前下地干活,现在只需要记公分,管屯里的财务,知青点和屯里人都觉得秦远嫌贫爱富,不怎么搭理他。不过,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秦远要真是这样的人,一开始就该追求彩云姐,还搭理成小珍干嘛?一定有猫腻!”薛巧芝一边说一边点头,证实自己没分析错。

    “你得了吧!赶紧睡觉,明天还得上工呢!”金红星闭着眼睛说。

    杨媛媛没想到薛巧芝虽然娇蛮,但还挺有脑子的!江不凡是县长的女婿,来扎西屯只是做业绩的,只要不做死,前途一片光明,怎么会留下与女知青纠缠的证据。只是没想到还真有人为了减轻工作,就出买自己的身体。这个秦远也挺令人好奇的!

    “你们疯了吗,竟然上山偷东西!”杨媛媛也没想到自己出来去了趟厕所,就听到陶展鹏一行人要去上山。

    马金城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出师不利啊,还没出门,就被发现了。

    陶展鹏迈着大长腿过来,狠声道:“小丫头,别多管闲事,惹了我们可不好解决!”

    “大哥,你们不会还不知道山下有人巡逻吧!被人抓到可是要□□的。”杨媛媛翻了个白眼,说完就要回去,外面冷死了。

    陶展鹏一愣,显然不知道,转身,后面俩人也是一脸懵逼。

    “等一下,怎么回事啊!说清楚再回去。”陶展鹏小声道。

    “屯里的公共财产,都是有人在看守,像地里的麦子,粮仓,家畜,要是没人查,早就被偷走了。去上山,也得白天,还不能带太多东西,否则就要充公。要是打着猎物了,可以多分你一点,毕竟是你打到的,可东西是屯里的大家的财产。”杨媛媛很是详细的给他们解释了一下。

    陶展鹏的脸上变得更加难看了,“操!这鬼地方还让人活吗!”

    “展鹏,咱们还去不?”马金城也是一脸不甘愿。

    “去个麻痹,没听人说,要是被抓到,要挨□□。走,回去吧。”转身对杨媛媛说:“同志,谢谢你,有事情,说一声,哥几个义不容辞。”

    “等一下,过几天,我和卫生所的蔡医生要去上山,屯里的草药不多了,你们要是还想去,跟我说一声,我们还缺几个采药的人。”杨媛媛笑的高深莫测,抬脚离开,能不能懂,就看他们的意思了。有肉,在这个缺吃少喝的年代,谁不想要。可是,山上的兔子,野鸡之类不好抓,反正她是抓不到,希望这群人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一连几天,陶展鹏等人一直向屯里的人打听山里的情况,彻底没了希望。农忙季节屯里根本不可能给你请假,迟到就扣公分。等农忙结束了,上山的人就多了,东西交是上交,但分给自己的多不是吗?打听完的一行人,一脸苦色。人生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这天中午下班的喇叭一响,陶展鹏等人就急忙向女知青点跑去,杨媛媛的意思他们懂,跟她上山,就意味着要分她一部分猎物,不到万不得已,谁会分自己手里的肉,可这不是没办法了吗?

    “杨媛媛同志,我们同意跟上山你采药,什么时候?”陶展鹏站在女知青点门口问刚回来的杨媛媛。

    杨媛媛笑眯眯的说:“你们考虑好了,明天早上就出发,我下午跟蔡医生说一声,让村长给你们批假。”

    陶展鹏不假思索的点头,“考虑好了,你走的时候叫我们一声就行。”

    杨媛媛进屋之后就开始做饭,明天要上山,得带点吃食,万一回不来,可以垫垫肚子。有点发黄的馒头,虽然不好看,但是很好吃,有嚼头,从卫生所带回来的小瓶子,装满了辣椒酱,也拿着。

    吃完饭后,趁着大家都在午休,悄悄的拿起布料,做起小衣服。最近身体开始发育,吃的多,还容易饿,胸前也变得鼓鼓的,一碰就疼的厉害。以前就超羡慕别人的大胸,现在重来一回,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两个宝贝。可是,现在哪有文胸,只能自己做,细软的棉布做的小背心,聊胜于无吧!

    看着快要到时间了,放下手中的活,向卫生所走去。高大山那家伙估计还在等着,没事也不休息,就往卫生所跑,她就是在傻,也知道高大山的意思了 。可是他不说,自己怎么拒绝。

    “高队长又来了,坐那休息吧!”杨媛媛一进门就看见站在院子里的高大山。有黑又高,一身的腱子肉。像高大山这样的条件,理当不愁找媳妇,可架不住有一个奇葩娘,愣是拖到了二十一还没对象。

    高大山他娘叫刘翠花,曾给路过的八路军同志做过衣服,是以在屯里的地位比较高,村长也不敢给她小鞋穿。高老头是个结巴,能娶上媳妇就谢天谢地了,一切都听老太太的。

    老太太有四个儿子,俩闺女,大闺女是老大,早就结婚了,男人是下西屯的一个瘸子,结婚时给了30块钱和二十斤粮食聘礼,新媳妇离家时就带走了一身破衣裳,现在就一个闺女,也不怎么回娘家。小闺女是老来女,刚满十八岁,不怎么出门,不过听说品性也不怎么好,跟小侄子抢吃的,让侄女洗衣服,偷嫂子的首饰。

    四个儿子都一个样,那就是孝顺,老太太指东,绝不向西。三个儿媳妇连带着孙女,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脸色都是蜡黄蜡黄的。尤其是高大山他三嫂,生了三个闺女,更是非打即骂,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就带走着三闺女回娘家,啥时候分家啥时候回去,高大山他三哥,高大庆被逼的没办法,说要分家,把老太太气的啊,表明要是分家,就断绝关系,一分钱没有。就这样高大庆一家就净身出户了,现在过得还不错,至少不在每天都挨饿了。看的其他俩家儿媳妇一脸羡慕,可是谁也不敢提分家,老太太说了,谁再敢提分家,她就吊死屯里的树上。把高大山三兄弟吓的不轻。

    到了高大山,屯里人都不敢把姑娘嫁过去,老太太认为屯里的村姑配不上她儿子,一心要娶城里的姑娘。可是城里的姑娘怎么会愿意嫁到农村,就这样高大山的婚事边当误下来了。

    “大山!”随着一声喊叫,卫生所走进来一个老太太走了进来,消瘦的脸,面脸褶皱,皮肤黝黑,穿着黑色的布丁衣服。

    这就是传说中的村中一霸啊!杨媛媛在心里暗想。

    老太太淡到看不出来的眉毛一皱,“医生,俺儿子咋啦,这几天都来卫生所。”

    “没事,就是这几天农忙,可能累着了,过来活动一下筋骨。”杨媛媛放下手中的药碾子对着老太太笑道。

    老太太嘴角一撇:“别欺负俺不懂,活动筋骨能天天来!高大山,你说,天天过来干嘛?”

    高大山也没想到他娘竟然来了,听到他娘的问话低下头,曲着地上的石子说:“娘,俺就是活动活动筋骨,没啥,你回去吧!”

    看到儿子这个样,刘翠花还有啥不明白的,怪不得吃完饭就往卫生所跑,原来来看姑娘了。

    刘翠花看着杨媛媛,心里评价,长的倒还行,工作不错,衣服也没有布丁,就是太瘦了。走到高大山边小声说:“儿子,这个不行,太瘦了,不好生啊。”

    高大山听了他娘的这句话,不好意思的看来杨媛媛一眼,朝老太太说:“娘你说什么呢?我没事了,咱们走吧!”然后对杨媛媛说:“杨医生,我走了。”拉着老太太就往外走。

    呵呵,不用嫌弃我,我跟你儿子没可能,杨媛媛挑眉,继续磨药。

    外出回来的蔡明亮看见刘翠花老太太的身影很是好奇,听了杨媛媛解释后,也是一脸无奈。

    杨媛媛趁机问明天上山采药可以多带几个人吗?卫生所缺药挺厉害的,俩人采的药根本不够。有几个男知青认识草药,可以帮忙采。蔡明亮也不想自己太累,而且这些东西都是有时间限制的,再不采,花期就过了,让杨媛媛把名单报给他,他去找村长请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