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0.第十章

    黑幕笼罩着大地,孟婷婷看着熟睡的其他人,穿上衣服,悄悄跑出知青点,一路躲藏来到江不凡门口。

    '扣扣扣',江不凡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站着孟婷婷。

    “孟同志,这么晚了不睡觉,来这里干嘛?”江不凡看来四周没人后说道。

    孟婷婷把衣服脱下,告诉江不凡她不想干这么重的活,也愿意付出代价。

    江不凡虽然看不上孟婷婷,但送到嘴边的肉,干嘛不吃。一巴把孟婷婷拉进屋里,推到大床上,问她想干什么活,他安排。

    孟婷婷想也不想的告诉他,看粮仓。

    “呵呵,宝贝,看粮仓只有本屯的人才有资格,村长不相信知青。”江不凡在她耳边思语道。

    然后告诉孟婷婷,现在屯里缺个老师,知道孟婷婷是初中毕业,愿不愿意。

    虽然和逾期的不一样,但是老师也不错,总比下地强。孟婷婷毫不思索的答应。

    “靠,贱人,你不是处女!”江不凡满眼阴蛰的问身下的人,怪不得这么爽快就跟自己上床,原来早就跟人爬床了,亏自己以为还是个处女,做了这么长的前戏,白搭了。

    江不凡一边干,一边满口脏话,哪里还有白天的儒雅。看着孟婷婷□□的表情,江不凡手下更不留情了。

    一阵积累的啪啪啪声后,孟婷婷嘴里,身下流满了白色的液体,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江不凡喘息如牛坐在一旁休息。

    “好了,回去吧!明天我就去找村长。”江不凡站起身来对着床上的孟婷婷说道,然后转身去洗漱。本以为是块好肉,谁知道吃完后有只苍蝇在里面,这就恶心了。这么娴熟的动作,一看就没少做。

    确实没少做,孟婷婷虽然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但是并不受宠。妈妈是家庭主妇,有两个哥哥,两个弟弟,只有爸爸有工作,可光靠孟父那点工资,怎么够,孟母就把家里的多数给了丈夫和儿子,自己跟闺女吃一点。那一点饭怎么够,孟婷婷每天都好饿。于是她就装可怜,装可爱,跟班里人要吃的。直到小学毕业,孟母不让孟婷婷上学了,找个零工补贴家用,孟婷婷当然不会同意,挣了钱还不是给哥哥弟弟,一定要上学,上学还能找到吃的呢!孟母当让不会同意她上学,家里人就快饿死了,哪有钱给她上学。孟婷婷说她有个同学有钱,愿意借给她,以后她自己还。

    就这样,孟婷婷的第一次给了一个快到她爸年龄的人,换了一年的学费。到了初中以后,大家都懂事了,不再像小学那么好哄,可对男女之事开始好奇。孟婷婷就找到了第二个目标,她们班上最有钱的小混混。小混混一开始很新鲜,对她还挺好的,可时间长了,也知道孟婷婷跟着自己的时候就不是处女了,这就不开心了!我把第一次给了你,你却不是,不公平,没多久就跟孟婷婷分了。这小混混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小弟们。孟婷婷才不管跟着谁呢,只要给钱或吃的,都可以,后来学校班级里都有她熟知的人。三年过去,孟婷婷初中毕业了,名声也臭了,大人们虽不知道,但附近的男孩子谁不知道。正好城里又要召人去农村,她毫不犹豫的报了名。可没想到农活这么辛苦,尽管有李卫国帮自己,可他能帮多久,现在都已经不耐烦了。金红星更是个倔驴,一心想要表彰,才不会帮自己。听到薛巧芝说了江不凡和苏玲的事情后,那颗浮动的心又活络起来了。苏玲可以,为啥她不可以,要知道她可比苏玲要年轻,技术更好!于是有了今晚的夜访江支书。

    孟婷婷躺在被窝里,回味着高潮的余韵,尽管江不凡一脸嫌弃她,可还不是放不开她,那个苏玲算什么!想到明天之后可以不用下地了,勾了勾唇,闭眼,睡觉。

    高温再次席卷大地。

    山上

    陶展鹏三人小分队,找了一圈,终于发现了野鸡的踪迹,手里拿着打猎的家伙,悄悄的靠近。

    “城子,华子,你们包抄两边,小心些,别让它跑了。”陶展鹏小声道。

    吕青华,冯金城小心翼翼的向两边移去,唯恐惊到中心的野鸡。娘的!山里的野鸡都这么鸡贼吗?成精了都!

    '咯咯咯咯咯咯' “快,别让它逃了!”陶展鹏说着扑向野鸡,吕青华和冯金城一拥而上,野鸡终于无处可逃。

    “他奶奶的,终于抓到了一只。”冯金城摸着被野鸡抓伤的手道。

    吕青华掂了掂手里的野鸡,乖乖!还真不轻,得有4~5斤吧!问现在要不要就烤了吃,回知青点不好解释,还容易留下把柄。李卫国这人还行,余明波就是个怂蛋,整天摆弄那只破口琴,卖弄风骚,还沾沾自喜,没看见村长弟媳妇要吃他肉,喝他血的表情。

    “不行,咱们吃了,杨媛媛那边不好解释,下次再想来,还得靠她。”陶展鹏皱眉道。

    吕青华暗骂,逮着了,还不能吃!

    冯金城提议干脆把杨媛媛和蔡明亮都叫来,这么久才逮着一只野鸡,谁也不敢保证再逮到一只。而且,他们俩也肯定都带吃的了。

    陶展鹏和吕青华暗想也没有其他好办法,便同意了。

    “哎呦!小伙子们厉害啊,竟然捉到只野鸡。”蔡明亮一脸惊讶。这东西可不好弄啊!

    杨媛媛回过头来就看见陶展鹏掂着野鸡,冯金城和吕青华抱着柴火走来。

    听到蔡明亮的话,陶展鹏解释看见了野鸡毛,就在附近找找,没想到真找到一只野鸡,想着大家都没吃饭呢!他们也没带干粮过来,不如把野鸡烤了,大家分着吃。

    “行,这次是我占你们的便宜了,来,我带了馒头,不要嫌弃啊!”说着把包里的馒头拿出来,一共三个,陶展鹏不客气的接过两个,本来就是他们吃亏吗!杨媛媛也把手里的辣椒酱拿了出来,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尤其是冯金城,他可是无辣不欢,一瓶酱他自己就吃了一小半。

    村办处

    扣扣~'

    “进来。”

    江不凡推开门,看见村长抽着烟看着报纸。

    “支书有什么事吗?”村长放下手中的烟问道。

    “是这样的,屯里不是还缺个老师吗?我想推荐知青点的孟婷婷同志,村长,您看怎么样?”

    村长为难道:“江支书!不是俺不给你面子,实在是争取这个工作的人太多了,俺得好好考虑考虑。”

    江不凡把手里的麦乳精放到桌子上,说:“明白村长您的难处,这事不着急,慢慢来。听说家宝前些日子病了,我托岳父买了瓶麦乳精,这东西营养价值高,还好喝,您带回去吧!算是我这做叔叔的一点心意。”

    村长笑的满脸褶子,“小江啊!你就是太客气了,有机会,到俺家吃饭,咱爷俩碰一个。老师这个事就你说的吧,这想来想去,也就知青的学问高,教的了这帮孩子。”

    “那行,我去通知她,村长,你忙吧!”江不凡笑着离开了村办处。

    有钱能使鬼推磨,要是不愿意推,那就是好处给的不够。这就是他江不凡能从一个煤矿小工人走到现在的座右铭。城里的那群人说什么江不凡使了什么招数,竟然让县长闺女下嫁给他。他什么招数也没使,就是一连几个月,每天跟踪县长的行踪,然后在精心安排下,无意撞见了县长跟个寡妇在偷情。县长为了堵住他的嘴,才答应的。不过自己的好岳父,可能还不知道,他的那个小寡妇,早就被他收买了。

    村长看着桌子上的麦乳精,这可是好东西,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家里的小孙孙有口福喽。至于刘翠花拿着俩鸡蛋,就想替她小闺女定下老师的名额,希望要落空了!她刘翠花再牛,能跟县长比。

    山上

    蔡明亮把手里烤好的鸡腿包好,放进竹筐里。想着家里的孩子大半年都没吃过肉了,上一次还是过年的时候,屯里分的。现在估计连肉味都忘了!

    这年头,肉在哪个地方都是缺少的,就是陶展鹏在家里的时候,也不能说吃就能吃的。大家看到蔡明亮的动作,也都不说话,埋头苦吃,就这么点肉,已经分给他一个鸡腿,够大方了!

    杨媛媛啃了一口鸡腿肉,鲜嫩的滋味,满口留香,幸福的眯了眯眼。斜过身来,向旁边的陶展鹏满怀希望的问道:“山上的野鸡多吗?好逮不?”

    陶展鹏看着杨媛媛单纯的眼神,一阵心塞,他们三人干了俩小时,才逮着一只,合着这位以为大道上捡的!很是严肃的告诉她,这山上的鸡都跟成精似的,非常不好捉!

    杨媛媛听了还是蛮失望的,以前,看小说的时候,女主上山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抓到好多猎物,从此,发家致富。到了她这,鸡怎么成精了!

    蔡明亮擦了下嘴,问:“陶同志,下次采药,你们还来吗?我问了村长,上山帮忙,可以给你们8公分。”

    村长不知道陶展鹏他们为啥上山吗?当然知道,不就是知道山上有野鸡、兔子,想上山找吃的。哪有那么容易!前几年饥荒的时候,人把山翻了个遍,看见能吃都吃了。这几年条件好了,上山不在那么频繁了,可是山里的活物都跟成精似的,组织上山的人,都是只见毛,野物的身影见都见不着。城里来的人想抓,去吧!给你八公分算辛苦费!

    陶展鹏三人听了,眼睛发亮,没想到一个鸡腿,以后都有机会上山了,连忙答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