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1.第11章

    日色渐暮,屯里亮起来了黄色的灯光。

    村长媳妇赵银杏泡了一杯麦乳精,正在喂坐在她怀里的孙子。看着蹲在门口的村长说:“今天,翠花又来了,问老师的事定了吗?俺给她说,支书推荐了知青孟婷婷,老太太气的不轻,估计会找那个知青的茬。”

    村长呵了一声,“能让江不凡出面,也不是啥好人!不管咱的事 反正名额已经定了。对了,麦乳精拿出来一些给彩云送去,她刚怀孕,好好补补。”说完继续抽烟。

    赵银杏喂完了孙子,拿着分好的麦乳精,向高彩云家走去。

    “彩云,在家吗?”

    “妈,你来了。”秦远听到有人喊,从厨房出来一看是丈母娘来了。“彩云睡着了,要叫醒她吗?”

    赵银杏从女儿结婚就不待见这个女婿,以前跟那个叫成小珍的女知青牵扯不清,女儿结婚后,还处处替他说话,丈夫也越来越看重他,有啥好的!“不用!让她睡吧,俺是来送麦乳精的,等她醒了,别忘了喝。你做饭吧!”说完就走了。

    “妈,我送送你,路上不好走。”

    秦远把岳母送走之后,就听见媳妇在叫自己。

    高彩云坐了起来,问:“我妈刚才来了?”

    秦远搂着她的腰,低声道:“嗯,来送麦乳精,一会儿给你泡。”

    “怎么了?我妈又给你脸色看了?”

    秦远认真的看着妻子,“我没事,就是让你受委屈了。”

    高彩云笑的一脸甜蜜,“有你陪着,我就不委屈。”

    屯里人都知道江不凡跟苏玲关系不正当,可谁又能猜到唯唯诺诺的成小珍,也躺在了江不凡的床上。

    刘翠花推开小闺女房间的门,“莹莹,别气了,起来吃饭,啊!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鸡蛋羹。”

    高丽莹拿被子蒙住头,哭喊着不吃,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刘翠花快要心疼死了,恨不得把夺走女儿名额的那个女知青剥光了扔地上,看她还怎么勾引人。

    “乖女儿,你这不是要妈的命吗!别气了,妈帮你报仇!”

    高丽莹把头从被子伸出来,问这么报仇,她可是有江支书护着的。

    刘翠花笑的满脸褶子,暗道女儿还是太年轻。“咱们屯里不是还有个傻子,他爹娘就他一个儿子,想着给他买了媳妇,留个后,被他喝了酒后打死了,他家穷,可没钱再给他买一个。要是傻子跟那个女知青发生点什么!江支书还会护着她!”高丽莹听了撇撇嘴,傻子怎么会和女知青有联系。听得刘翠花直头痛,自己这么精明,闺女咋就不不开窍呢!

    解释道:“咱们天天在傻子身边说,这个女知青是他媳妇,他不就信了。再让傻子强迫了她,到时候让屯里人都知道,她还怎么狡辩。傻子娘巴不得有个儿媳妇,现在,白送给她一个,怎么不要!”

    高丽莹觉得她妈简直太神了!有她妈帮她,还生什么气。扑倒老太太怀里,说自己饿了,想吃鸡蛋羹。把老太太逗的那有来时的烦恼。

    门外

    “你说小妹不是生气吗?这会咋笑的这么开心?”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扫着地问。

    她旁边的女人回到:“哼!不知道又在打谁的主意!”

    突然门内响起来老太太的声音:“老大,老二家的,你们小妹饿了,要吃鸡蛋羹,快去做!”

    门外的女人相视一眼,撇撇嘴。丢掉手里的扫把,进来厨房。

    夜半

    杨媛媛突然一阵内急,起身去厕所,发现旁边的人不见了,以为也是去厕所了。没在意,等她回来,旁边的人还不在,这就奇怪了。出去找了一圈没找到,困到不行就去睡了。

    第二天,大家都在讨论女知青孟婷婷竟然成了老师!

    村长办公室

    薛巧芝一脸气愤的问道:“村长,为啥孟婷婷成了老师?”

    村长坐在凳子上,不急不慢的放下手中的烟,严肃道:“薛巧芝同志,注意你的态度。你是城里来的知青,不是泼妇,至于为什么选择孟婷婷同志当老师,这是我们一致讨论的结果。孟婷婷同志自从来到,一直努力工作,不偷懒,不娇气,有初中学历。”说完,看了一眼薛巧芝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说她偷懒,娇气。

    薛巧芝被那眼神气的不轻,转身跑了出去。她算是知道了,村长这根本问不来出什么。要这样说,来了几年的米粮听说可是高中毕业的,干活更是不在话下,怎么着也轮不到孟婷婷!

    中午回知青点,大家也不做饭,坐在一旁,问孟婷婷到底怎么回事!一起来的,为啥就她能当老师?

    孟婷婷摸着自己胸前的辫子,娇声道:“哪有什么原因!可能是大家认为我有能力吧!”

    那娇傲的模样看的杨媛媛眼疼,半夜不见人,第二天就摇身一变成了老师,要是没猫腻,谁信!听说,这次还是江不凡推荐的,这就有意思了,两女一男吗!真会玩!就不知道这次江不凡怎么解决。

    “呵呵!你有啥能力,我咋没发现!你们发现了吗?”薛巧芝说完看了看大家均摇头,态度傲慢的看着孟婷婷。

    孟婷婷脸色变得难看,对着薛巧芝说:“我有什么能力,关你什么事,你们在这里问我,不就是嫉妒我不用下地了!想知道我使了什么办法,无可奉告!”

    薛巧芝挑眉,转身离开,一开始还有些怀疑,现在倒是确定了,孟婷婷肯定走什么捷径了。这么个破地方,龌龊事倒是不少。幸亏有田瑞,不然她也会走这条路。

    杨媛媛预测的事并没有发生,伴随着陶展鹏未婚妻的到来,大家把八卦都放再了这两人身上。

    陶展鹏的未婚妻是在一个天将变黑的时候来的,坐着从镇里回来的牛车,大包小包的,很是刺激人的眼球。

    赶车的大爷乐呵呵的把人送到知青点,看到这一幕,屯里人就好奇了,村长就没这么大的待遇,于是一群人吃完饭没事干,也不吹牛了,都跑到知青点看热闹。听到消息的人都是一脸震惊,我滴个乖乖,首都政委的闺女竟然来他们屯了。一传十,十传百,不一会儿屯里一大半的人都知道了,围在知青点叽叽喳喳。有小孩子就好奇,问政委是啥官?村民们也是一脸懵逼,他们也不知道政委是啥官,不过是首都的,还是当兵的,肯定比县长的官要大!

    “大爷,大爷,那真是政委的闺女啊!”

    赶牛的大爷正色道:“那可不是,人家姑娘亲口说的,来咱们屯找未婚夫来了!”

    “大爷,大爷,她未婚夫是谁啊!”

    “叫陶展鹏!”

    人群中爆发出更大的讨论声,没一会儿就打听到陶展鹏他爸是武装部的,他妈也是上过战场的英雄!

    我滴个妈呀!这么厉害人的儿子竟然在他们屯种地,城里领导就是思想觉悟高。

    陶展鹏把其他人请出宿舍,只剩下他和王雅琴。一把抱住眼前人,几天不见,这丫头好像瘦了,在耳边低语道:“乖宝,你咋又瘦了,我好想你。”把头埋进她的脖颈里。

    王雅琴听到这句话,顿时眼泪充满眼眶,沾湿了陶展鹏的脖子。

    陶展鹏手忙脚乱的提她擦眼泪,事实越擦越多,“乖宝,快别哭了,说说你咋来的?”

    陶展鹏从小就是个小霸王,吃不得一点亏,唯一让他心甘情愿低头的,就是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王雅琴。

    大院里的女生不少,但是长的漂亮,家室又好的就不多,王雅琴就是其中之一,可是,这姑娘死心眼,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一门心思在陶展鹏身上。这样的姑娘谁不喜欢!可是家室又比不过陶家,有那个贼心,也没贼胆,也就相安无事。然而,谁能想到,大院里那个军功显赫的将军,他小孙子突然回来了,这小子也是个浑涩不吝的主,听说王雅琴的评价挺高的,就想着要是把她带回家,老爷子可能改变主意,不让他去当兵了。于是,跟手下的小弟商量,如何求的美人心。

    生活总是给人开玩笑,陶展鹏几个人刚打球回来,就看到一小子在给王雅琴告白,想都不想的冲了上去,双方撕打起来,陶展鹏愣是把人小伙子肋骨打断了。把陶展鹏他爸气的,把正在讨好媳妇的兰花都扔在了一旁,抓着陶展鹏就要去赔罪。陶展鹏要是听他爸的,还能是陶家一霸吗!不去,打死都不去,觊觎他媳妇的人,打一顿都是轻的,还给他道歉!很是麻溜的跑了。

    等他回家时,他爹都已经处理好了,他去插队的事情也板上钉钉了,没得商量!就等着把人打包带走。陶展鹏的小弟倒也义气,听说他去插队了,瞒着父母也报了名。

    王雅琴慢慢的停了哭泣,说:“你走后,大院里就传出风声,说政委家的姑娘脚踏两只船,霸着陶展鹏,还勾引将军家的小公子,我爸气不让我出门了,最后陶阿姨来我家,说让我来找你!”

    陶展鹏听的都快气死了,大院那群长嘴妇,自己脚踏两只船就算了,还把脏水泼到他姑娘身上,怪不得他的乖宝瘦了这么多,等着,等他回去了,一定要让那帮人好看。

    平复完心里的怒火,柔声道:“乖宝,饿了吧!先吃点饭,吃完了,我带你去休息的地方。”

    孟婷婷看着外面村民一脸兴奋讨论的样子,暗自庆幸又嫉妒。王雅琴的到来让村民有了其他八卦,不会把目光集中到她身上。可这人还真是令人讨厌,不仅有个好家庭,还有个家室显赫的未婚夫,什么都不用做,就有人双手替她奉上来。想着自己这一路走来,人生咋就这么这么不公平呢!

    杨媛媛放下手里的医书,揉了揉眼睛,中国医术果然博大精深,自己还有得学!听说陶展鹏未婚妻来了,不知道住哪里?

    '扣扣扣' “请问杨媛媛同志在吗?”

    说曹操曹操到,曹操大神一如既往的灵。

    “在!”杨媛媛穿上鞋跑出去。看着大件小件的东西,暗道不妙。

    “杨媛媛同志,这是我未婚妻王雅琴,今天来的太突然,没有合适住的地方,能不能跟你挤一晚。”

    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就冲昨天的鸡腿,也不能拒绝,“行,没问题。王雅琴同志带被子了吗?”

    王雅琴面露尴尬,陶展鹏也不吭声,这是没戴啊!

    杨媛媛咳了下,笑着说:“没事,今晚跟我一个被子不介意吧?”

    王雅琴直摇头说不介意。

    拿着东西,身后跟着王雅琴,杨媛媛在众人的惊讶中进了屋。

    把东西放好,杨媛媛就开始给王雅莹介绍其他人,互相吹嘘了一阵,知青点再次恢复宁静,只有呼吸声彼此起伏。

    “小媛啊!听说政委姑娘昨天是在你们那睡的!怎么样,好相处不?”蔡明亮一脸八卦道。

    杨媛媛再次说起准备好的说辞:“王雅琴同志也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与其他人一样,没什么不好相处。”

    蔡明亮一脸怀疑,政委的闺女怎么会吃的了苦,过不了几天,就会受不了,闹着要回家了!不过,这跟他有什么关系。闭上眼睛,慢慢回味着昨天鸡骨头的味道,真他娘的香!

    看着满院子的活,还有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蔡明亮,杨媛媛叹了口气,放慢了手里的动作。大家都不傻,就是娇蛮的薛巧芝在屯里人眼中也是乖巧懂事的。

    王雅琴摆弄着手里的相机,陶展鹏捆麦子捆了一个上午,吃完饭就趴在床上就起不来,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扰杨媛媛。干脆拿着相机出来,拍下当地的风土人情。打发走了身边的小孩子,抬脚继续闲逛。

    下意识的拍下手中的一幕,王雅琴吓的差点把相机扔了,她刚刚好像拍到了屯里的江支书跟一个女人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拿着手里的相机,王雅琴悄悄的跑回知青点,她被吓到了!!!

    陶展鹏那是不能去,他的室友都在光着膀子睡觉,她也不好意思。想来想去,还是去女知青院吧!马上快两点了,杨媛媛也该醒了。

    杨媛媛起来就看到王雅琴探头探脑的样子,这位主,恐怕是屯里最闲的一位吧!

    王雅琴小心的走过来,小声跟杨媛媛说她想去卫生所看看。

    卫生所有啥好看的!杨媛媛很是疑惑,不过没问出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想法,问多了招人嫌,想去就去呗!

    蔡明亮还想着啥时候能见到这位政委的女儿呢,没想到今天就见着了。“小媛啊,这位就是昨天来咱们屯的王同志吧,王同志,你好,我是卫生所的蔡明亮,你可以叫我老蔡,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来找我,保证药到病除。”

    杨媛媛看着蔡明亮罕见的恭维,村长都没见他用这种语气说花话,暗道政委闺女的头衔可真好使!跟蔡明亮虚与委蛇了一番,让王雅琴随意逛,假装没有看到又来的高大山,找个凳子,继续磨药!

    高大山看到这个样子的杨媛媛,还有啥不知道的!可是,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个喜欢的女生,不能就这么轻言放弃,说不定哪天就感动佳人了!于是坐在一旁,安静如鸡的看着杨媛媛磨药。

    上工的喇叭准时响起,王雅琴就屁颠屁颠的跑去找陶展鹏,要把今天看到的事,说给他听,江支书咋能这么不要脸,在办公室就干这种事情!

    陶展鹏顶着大太阳,挥汗如雨。扭头一看,自家乖宝正急忙的跑过来。放下手中的活,把人领到树荫下。麦地里的麦芒可毒了,粘上了,能把皮都挠破。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急?

    王雅琴到了跟前却不知道怎么说了,脸色红红的,支支吾吾。

    陶展鹏更是急得满头大汗,咋了这是。

    王雅琴脸更红了,眼睛一闭,说:“我中午的时候看见江支书和人在做不好的事情!”

    这句话让陶展鹏懵逼了,江不凡做啥关他们什么事!

    看的王雅琴一阵心塞,平时这么机灵的人,关键时候咋就掉链子了!幽幽的说:“我看见江支书跟一个女人在他办公室做不好的事情。”

    听的陶展鹏脸红心跳,咋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说出来,不过跟江不凡在一起的人是谁?这么张狂,也不怕人撞见。

    “我也不认识?不过,我给拍了下来。”看到陶展鹏那表情,“你那什么眼神,我就是下意识拍的,又不是故意的。”

    陶展鹏让人把相机拿出来,这女人到底是谁,以后小心些。

    “靠!”看到画面上的人,陶展鹏想都不想的爆了句粗口,周边的人猜了一圈,没想到那个唯唯诺诺的成小珍,作风这么豪爽开放。把相机收起,让他的乖宝以后离成小珍,孟婷婷还有那个苏玲远一些,这几个人跟江不凡都不清不楚。

    听的王雅琴心惊肉跳,这么个小地方腌臜事还不少。

    王雅琴满怀心事的回到了知青点,感觉她的三观都快被打破了。

    晚上,陶展鹏带着王雅琴去村长家,希望能给安排个工作,在这闲着也不是个事。

    村长思索一番,说屯里还可以添一个老师。

    陶展鹏那是不知道才安排他下地,如今还能让政委姑娘下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