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2.第12章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除了县里来了几位检察官,也没什么大事发生。

    不过,这些村民们都不关心,他们现在农忙结束了,马上就要分粮了,一年里也只有分完粮才能吃饱。

    杨媛媛最近也是很忙,趁着屯里人分粮,她跟陶展鹏一伙人每天都要上山采药。顺便把山里成熟的野果,松子之类的也摘了,不能明面上拿出来,她有作弊空间啊!这都不是事儿。陶展鹏他们也逮着好几只野鸡和兔子,不过都在山上解决了,拿到屯里不好解释。杨媛媛乐的把自己珍藏的蘑菇酱拿了出来,一伙人吃的满口是油。

    几天后,随着村民们的上山,野果,松子之类的几乎都找不着了!

    这效率看到杨媛媛咋舌!也是,农忙结束了,天气越来越冷,h省九月份就开始下雪了,屯里人也没啥事,都在家里猫冬,来年出生的小孩,一家接一家。

    这天,屯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屯里的傻子跟屯里那个女知青老师钻麦秸堆被人发现了!

    这可是个罕见的大事啊!女知青不知道咋想的,他们屯这么多小伙子,咋就看上个傻子!

    听说这事还是刘翠花的孙子发现的,这次老师罚他打扫卫生,回家的晚,看见傻子拉着女知青进了麦堆,就跑回家告诉他奶,等大家赶去的时候,女知青都被脱光了,白花花的肉,让屯里的男人看直眼,女人们就大骂女知青不要脸,麦堆里就急着跟男人钻裤裆。傻子他娘笑的眼睛都没了!他们还在发愁去哪再买个媳妇儿,没想到傻子自己解决了,这下不用花钱了,都钻麦堆了,不嫁他们家傻子嫁谁!

    孟婷婷吓的哇哇大哭,她就是在路上走着,想着昨天缠着江不凡要给她买条丝巾,突然出现一个人把她拉进麦堆里,就脱她衣服。挣扎着要跑,可是这人力气太大了,看到外面来人,她的衣服都脱光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孟婷婷在心里想到。

    “大家快让让,村长来了!”村长看着眼前的闹剧,快被孟婷婷和刘翠花气死了。检查的人还没走,女知青就发生这种事,要是他处理不好,自己这个村长可做到头来。肯定是刘翠花那个老虔婆做的,除了她,还有谁对付女知青,这个老东西,等他处理好了,就收拾她,奴役自己的儿媳妇,买卖自己的孙女,哪一个都够她受的!

    “让人把衣服穿上,再把人带到大堂。”阴沉着脸说完就先去了。

    “快快,看村长咋处理!”

    大家都向大堂跑去,大堂以前是屯里的食堂,现在变成屯里人开会用的地方。

    “大家安静,听孟婷婷同志这么说。”村长站在台子上问。

    孟婷婷哭丧着脸道:“我就放学回去吃饭,这个人突然抓着我进了麦垛,我不认识他!请村长一定要帮我!”

    傻子娘拍了一下傻子,傻子回过神来,冲着孟婷婷就喊媳妇儿。

    刘翠花说道:“还说不认识,说不定背地里早就好了,傻子为啥就喊你媳妇儿,不喊别人,早在前几天,俺就看见傻子偷偷跟着你了。”

    村长听了气血上涌,眼前发黑,神情更是可怕,仿佛要吃人似的。这个刘翠花为了对付女知青计划了不少时间吧!

    其他人听了刘翠花的话,爆出讨论声,是啊!傻子啥都不懂,为啥就喊女知青媳妇儿?说不定女知青真的看上傻子了!傻子虽然傻,可是长的好啊!屯里这长相也是数一数二的。

    傻子娘听到大家的讨论,趁热打铁道:“俺说呢?俺儿子这几天,天天不着家,原来是被你勾引去了!怪不得脸色这么好!现在被发现了,又嫌弃俺儿子是傻子,村长,俺要去公安局告她耍流氓!”

    孟婷婷挣扎道:“胡说!我怎么会看上个傻子,我不认识他,咋知道他叫我媳妇。”

    村长沉思了一会儿,抬头说:“孟婷婷同志,到了现在高二郎(傻子)为啥叫你媳妇一目了然,就算有误会,你跟高二郎这样也算是夫妻了,那就结婚吧!”

    孟婷婷正想要反抗,可看到村长已经决定的目光,硬生生的憋住了,以后不知道还要呆多久,村长不能得罪了。望见走过来的江不凡,孟婷婷满怀期待的望过去,希望他能帮自己一把,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不是吗。

    江不凡来到大堂时,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面对孟婷婷的目光并没有心软,这个女人贪得无厌,自己正想办法甩掉这块牛皮糖呢,机会就来了。“村长,发生这样的事,不好解决,就让他们结婚吧!”

    孟婷婷本以为枕旁人会为自己说句话,没想到会把自己推入火坑!

    村长听了江不凡的话,明白孟婷婷这是被舍弃了,那就不用再顾忌了。

    看完了一场热闹的杨媛媛,只能用一句话送给孟婷婷,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第二天,孟婷婷就被傻子一家人拉着去县里登记结婚,听说这样她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是他家二郎的媳妇儿。

    “这位女同志不满18岁,不能领结婚证。”

    傻子一家傻眼了,来的时候没人告诉他们啊!

    一行人从民政所出来,站在县里的道路上,心里气到不行,谁她娘的提出来的,到县城不要钱啊!

    不过也不着急回去,好不容易来一次,没钱买东西,可以看看吗!好回去给屯里人吹吹牛,走着走着就不对劲了,这是发生啥事了?慌慌张张的!

    “婷婷,去问问发生什么事了!”傻子娘撇了撇嘴说。

    孟婷婷瞅了一眼傻子娘,走过去问人。听完后心说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江不凡,你最大的后台要倒了!面上确没表露半分。

    孟婷婷随便找个理由糊弄那一家人,就告诉他们,县里最近不太平,先回去吧!她现在都等不及要看到江不凡知道他岳父倒台后的表情了。

    反正逛也逛够了,又不买东西,吹牛皮的话题也有了,那就回去呗!

    第二天,村长拿着手里的报纸,上面只有一个意思,l县要变天了。

    检察官经过快一个月的忙碌,终于找到了l县县长郑中华贪污腐败的证据。此次事件较为重大,在人民日报中报道 “h省l市l县县长郑中华,于1967年上任,在其位6年,任用手中权力,收取贿赂高达30万,作风不良,危害国家利益,情节严重,于1973年10月6日,执行死刑。”

    消息传到扎西屯的时候,人群沸腾了,他们屯的支书是原县长的女婿,不会牵扯到他们这里吧!

    杨媛媛知道后,就去找陶展鹏。

    她可是有一次不小心看到了江不凡不雅的照片,看到后就请求王雅琴把这张照片洗出来,以后会有大用。这可是千载难逢除掉江不凡的机会。老用那种目光看着她,恶心死了。

    “陶展鹏同志在吗?”

    余明波披着衣服走了出来,望着外面的人,想到无论见她多少次,都看不够,简直就是他的梦中情人。可惜,家庭条件不好,回城没渠道,在农村,她又帮不了自己。要是她是政委的女儿多好啊!就是让他给她□□丫也愿意!不用像现在这样,舔着脸皮去讨好村长那个丑八怪侄女。

    “陶展鹏跟王雅琴去河边了,杨同志有事吗?”

    杨媛媛被他看的一阵恶寒,连忙道:“没是,既然不在,我就去找他们。”

    河边

    杨媛媛真想不出这有啥可逛的,仅仅两个月,h省就从高温进入寒冷,河边更是一片荒芜,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杨媛媛,我们俩好不容易才约会一次,你来干啥?”陶展鹏不耐烦道。

    杨媛媛咳了一声,这破地方四处冒风,她才不想来,可照片不是还在他手里吗!“大哥,你以为我想来,照片不是还在你手里吗?”

    陶展鹏和王雅琴相视一眼,现在郑中华倒台,江不凡的位置本就岌岌可危。这张照片要是拿出来,他的牢狱之灾是逃不掉了。王雅琴不解,为什么杨媛媛一定要对付江不凡,也就说了出来。

    杨媛媛无奈,要是江不凡不倒下,以后倒霉的就是她了。“雅琴,你是不知道,从我来的这天起,江不凡就盯上我了,有意无意的说一些让人误会的话,暗示我只要跟了他,回城的事他解决。有一次,在山上更是对我动手动脚的,要不是我跑的快,不知道后果如何。”

    杨媛媛想起那天就害怕,刚来的那一天,大家捡完柴回知青点消化她们看到的一幕,她就再次跑到山上,想把丁老头的骨灰给埋了,免得夜长梦多。屯里人看见了以为是柴禾不够,也就没在意。

    杨媛媛一路跑进大山里,找了一个阳光充足的地方,把丁老头埋了,为了不引起其他人怀疑,又捡了一些柴禾。江不凡突然出现了,威逼利诱自己跟了他,她不同意就开始动手动脚,幸亏那些柴禾帮了忙,她才逃了出来。

    以后,更是用放肆的眼神盯着她,被这么一个变态看着,现在都神经衰弱了。

    听了杨媛媛的话,王雅琴二话不说就把照片给了她,毕竟自己也被那种感觉折磨过,太可怕了!

    杨媛媛拿到照片后马不停蹄的拿着村长开的证明就到县里。

    把自己稍微改变了一些,才拿着装照片的信封到公安局。

    “同志,匿名举报在哪里?”杨媛媛找了一圈没找着地方。看见一个男人走来便问道。

    这个男人虽然长相平凡,可笑起来非常有亲和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放下戒备。

    “同志是想举报谁呢?”

    卧槽,这个男人想犯规,对她笑的这么好看,想干什么!

    杨媛媛暗道自己太没出息了,这么个扔到人堆里都找不到的人,咋能犯花痴呢!正色道:“我是想问匿名举报的地方在哪里,不是想要举报谁!”

    男人哦了一声,说:“那就把匿名信给我吧,刚好我负责。”

    杨媛媛一噎,她是问匿名举报在哪,不是找人,何况你说负责就负责啊!谁认识你。

    男人也认识了不妥,就把杨媛媛领到举报信箱前。

    杨媛媛把手的信投了进去,便急忙离开了,没有看到站在一旁的男人一直在看着她。这要是让京城那群公子哥看到这一幕,一定大吃一惊,坑死人不偿命的狐狸竟然会有这么溺宠的眼神。

    杨媛媛回去之后不由自主的想到在公安局遇到的男人,一双黑色瞳孔的眼睛让人沉沦,大长腿都到自己的腰了吧!不过,看他年龄也不小了,估计早就结婚了吧!杨媛媛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郁闷的想,也没了幻想男人的欲望。

    与此同时,柔和的灯光下,杨媛媛心心念念的男人正在一丝不苟的画画,洁白的宣纸上,勾勒出人的大致轮廓,不一会儿,一个笑靥如花的杨媛媛出现在纸上。

    男人放下手中的画笔,眼睛贪婪的看着画面上的人。没想到一次公干,就遇到一个小天使!今天真的是太失态了,吓到小可爱了!

    男人的眼神也突然变得阴鸷。

    闭上眼睛,男人慢慢的平复想要把人揉进身体里的冲动,暗示自己不能急,还有大巴的时间去收藏这个美丽的小甜心。多久没有这种兴奋的感觉了,最后一次好像是拿鞭子在床上抽打勾引自己的女人,疯狂的尖叫,满身伤痕流着殷红的鲜血,太让人热血沸腾了!可惜,玩了几年,也看腻了千篇一律的表情,没了先前的兴奋。

    进入官场后,为了不让人抓到把柄,更开始修身养性,暴戾的情绪很好的被掩饰起来。没想到,今天一次偶然的相遇,就打开他压抑已久的感情,突然生出一种把人禁锢在身边的冲动。男人发生的一切,杨媛媛不知道,她现在还被人可能已经结婚的阴暗情绪包裹着。

    蔡明亮看着这姑娘从大早晨就开始萎靡不振,现在愣是把磨好的药粉又磨了好几遍,不对劲啊!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媛,你没事吧!”

    杨媛媛瞅了一眼蔡明亮,随着他的眼神望去,不禁无奈,暗道,杨媛媛啊杨媛媛!你咋这么没出息,为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就要死不活!“蔡医生,我没事,就是昨天没有休息好。”

    蔡明亮点着头道:“没事就好,天气冷了,注意休息啊!”

    一连几天,杨媛媛都没有从那种失落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不过,江不凡倒是被带去检查了,估计也不会再回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