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3.第13章

    九月的天,在南方至少也要艳阳高照,可这会北方已经飘着雪花进入寒冷的冬季了!

    “来车了,快看,是小汽车!”

    闲不住的孩子在屯里到处乱跑,看到进了屯里的小汽车就稀罕的大喊大叫。

    小汽车一路开到村长家停了下来,接着,一个穿着军大衣的男人走了出来,进了村长家。

    “他是军人吗?穿的大衣可真好看!”

    “才不是,军人是不坐车的,我大姨夫就是军人,他都是一路走回家的!”

    “真的吗?军人这么厉害,我长大了也要当军人!”

    稚嫩的声音天真的讨论着,丝毫不知刚才走过去的人就是新任县长,周雳弦。

    村长听媳妇说有人来了,还寻思着谁呢!从炕上下来,眯着眼睛仔细一瞅,暗道他怎么可能会认识这么钟灵毓秀的人物?不过这人到底是谁,来干嘛?

    男人温和的笑道:“高村长,你好,我是新上任的县长,周雳弦。有人举报你们屯里的支书,江不凡乱搞男女关系,由于前任县长的例子,县里对这个很重视,所以现在向您求证一下。”

    村长一愣,随即喜上眉梢,江不凡这是要完了!扎西屯以后就全归他管了!

    村长笑呵呵的把人迎进屋。

    周雳弦阻止了村长翻箱倒柜找到茶就让人泡的动作,淡淡的说: “高村长不用客气,您就说说江不凡跟谁有暧昧关系,做过什么奇怪的举动?”

    村长也不介意周雳弦的行为,人家是县长,怎么会喝他家自制的粗茶呢?放下手中的茶,沉思了一会儿,慢慢道:“跟江不凡有暧昧的女同志,有两个,一个是三年前来的女知青,叫苏玲,曾给她换过工作,还有一个是今年来的女知青,叫孟婷婷,她的工作也是江不凡给换的。”

    周雳弦挑眉,说:“只有这两个,都是知青,屯里人呢?有没有异样?”

    村长一听连忙摆手,急声道:“没有,屯里人都挺安分,有啥事都来找俺了,跟江不凡没啥接触。”

    “这样,您的意思我已经明白,现在去知青点再去问一下。”周雳弦说完站了起来。

    村长点点头,说:“应该的,应该的,刚下完雪,路不好走,要不俺陪您一起去吧!”

    “不用了,您好好休息吧!”

    周雳弦人一走,村长媳妇儿就跑到村长边上问发生啥事了?县长都来了!

    村长笑的一脸得意,感叹扎西屯以后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杨媛媛打开门看到外面的人,以为是幻觉呢!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瞅,的确是自己在县城遇到的人,他咋来了?想干什么?

    周雳弦看着小家伙犯迷糊的样子,恨不得把人搂在怀里狠狠的亲热一番,还未开口就听见她问:“你咋来了?来干嘛?”

    周雳弦失笑,小姑娘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故意说道:“有人举报你们屯的江不凡,乱搞男女关系,就过来调查一下。”

    杨媛媛一听浑身一僵!这人啥意思,明知道是她举报的,还问她!难道他已经把自己说出去,屯里人都已经知道了?

    周雳弦看着眼前人被吓的脸色苍白的样子,心中一阵懊悔,他的小家伙太胆小,怎么能吓她。连忙拉着女孩儿的手握在手里道:“别害怕,是谁举报的,我也不知道。”

    杨媛媛深深的吐口气,快被吓死了,要是屯里人知道是她举报的,估计她就要被孤立了,毕竟谁都不喜欢打报告的人。

    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的手被前面的人拉着,挣扎着想要伸出来,可是拉不出来。不悦的望向男人,男人一双漆黑的眼睛担忧的看着她。

    杨媛媛无奈,开口:“我没事了,你快放开我,被人看到了不好。”

    男人并没有在意杨媛媛的话,此时他正感受手里的温暖,又小又软,就连指甲盖都那么娇嫩,仿佛一用力就会捏坏。

    僵持了一会儿,屋内突然传出王雅琴的声音,“媛媛,谁来了?快进来,冻死人了!”

    杨媛媛吓猛地抽回手,一道红痕迹迅速出现,她疼的呲呲牙,不悦的瞪了周雳弦一眼,狠狠的说:“她们都在,你要问就进来吧!”说完跑进了屋。

    周雳弦感到手里的柔软不见了,心中不悦,小家伙竟敢反抗他,他是不是对她太和颜悦色了!不过,鲜活的小家伙总比呆滞的要讨喜!算了,在纵容她一点吧!毕竟自己好久没这么兴奋了!现在还是先除掉碍眼的江不凡,有点权力就不知天高地厚,敢觊觎自己的宝贝,找死!

    “你们好!我是现在l县的县长,周雳弦,想向你们问一下江不凡的个人作风怎么样?”

    金红星站起来,一本严肃的说:“江支书为人诚实,思想成熟。从赶着牛车亲自去接我们回屯里这件事,就说明他积极主动,平易近人,丝毫没有官架子。对于屯里的风言风语和那个举报的人,可能是一些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眼红人家的工作轻松,就传出闲话,请县长一定要明察秋毫,为江支书申冤。”

    这一出话讲的杨媛媛是目瞪口呆,赶着牛车亲自去接,人家不是说了屯里农忙,拖拉机腾不出来,就他闲吗!怎么到这就深明大义了,看着其他三人也是一脸惊愕。

    周雳弦颔首,示意他已经明白了。为了防止串词,然后每个人进行了一次单独谈话,说了什么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傍晚,周雳弦才从知青点出来,后面还跟着不情不愿拉着脸的杨媛媛。

    “周县长,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啥?”杨媛媛瞅了身旁的男人一眼淡淡的问道。

    “如果属实,江不凡撤掉扎西屯支书职位,等着他的是十几年的牢狱之灾,成小珍也将会被下放牛棚,进行改造。”

    杨媛媛听完有点烦恼,她也不想把成小珍牵扯出来,可是江不凡太小心了,除了这张照片没有证据证明他私生活不检点。来到这个地方时间久了,自己也变得心狠手辣了,为了自己的未来,只好牺牲这个姑娘。

    周雳弦一看姑娘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柔声道:“你做的没有错,如果江不凡继续呆在屯里,不知道还会有几个女同志受到伤害,何况,成小珍既然这样做了,就得做好被发现的后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会被发现,与你无关。”

    杨媛媛也明白这个道理,就是一时转不过弯。深深地叹了口气,道:“谢谢你,这家就是孟婷婷家了,我回去了。”

    周雳弦突然伸出手,把人拉到一个角落里,胳膊环着杨媛媛,低下头贴在粉嫩嫩的耳边低声说:“杨媛媛同志,我今年二十四岁,单身,没有处过对象,父母健在,独子,有一个姐姐和妹妹。”

    杨媛媛被温湿的口气吹的腿发软,尽管已经猜到他什么意思,可是这样真的好吗?他们才见了两回,直到现在,才知道他是谁,干什么!

    周雳弦继续用他低沉的声音蛊惑道:“我知道,你可能嫌太快了。不过,郑中华倒了,他留下的一堆烂摊子,我得处理。还有那些当地官员,见我年轻,个个不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没时间来找你,万一你被别人抢足先登了,我怎么办!”

    杨媛媛一阵纠结,她现在披着十五岁的外壳,但是真实年龄有三十二了,现在每天看着陶展鹏跟王雅琴甜甜蜜蜜的秀恩爱也很羡慕,至于之前说不想处对象是因为没有遇见心动的,应付屯里人。好不容易有个自己喜欢的,家里好像也不简单,县长几乎都是四五十岁,哪有二十几的!家里会不会早就有未婚妻了?看她长的漂亮,来骗她的吧!

    “喂!你家里不会早就有了未婚妻了吧!”

    周雳弦愕然,真想打开她的脑袋都在想些什么,他要是有了未婚妻也不会告诉她,更何况没有,很真挚的开口道:“没有。”

    杨媛媛疑惑,心想陶展鹏那小子早就有未婚妻了,他的家室估计跟陶展鹏差不多,而且他都二十四岁了,还没处过对象,不会有问题吧?眼睛也不由自主的向下瞅。

    周雳弦看着她的动作眼神一暗。

    杨媛媛突然感觉有点冷,抬头一看,周雳弦脸上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变得冷酷冰霜,眼睛犀利的盯着她。

    杨媛媛敏感的察觉到这个时候的周雳弦很危险,千万不能惹,小心翼翼问:“你怎么了?没事吧!”

    周雳弦不说话,杨媛媛也很无措,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惹到他了!

    过了好一会儿,周雳弦才移开漆黑的眼珠,淡淡的说道:“没事,刚刚吓到你了,抱歉。”接着转身去了傻子家。

    杨媛媛很是无语,说好的表白呢!人就这样走了,周雳弦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原地解恨的跺跺脚,人头也不回的跑回知青点。

    没有理会其他人的问题,把被子蒙住头,这个周雳弦太讨厌了,明明她都快忘记这个人了,突然出现,暗示性的表白,然后又突然走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那是男人不愿意去猜,要是用心去猜,这针就是定海神针!除非眼瞎看不见!在她看来男人心那就是喜马拉雅山上的雪莲花,大家都知道有,就是找不着,找着了也采不到。幸亏自己没答应,这他妈就是一蛇精病!

    周雳弦从孟婷婷家出来,天空已经很阴暗了,雪粒子砸到脸上生疼。想起杨媛媛看他有问题的一幕,就控制不住想要把人狠狠的□□,弄死她。望着知青点的方向,心道,小宝贝,再给你一段时间,下次见面不要让他失望才好。再次相见,他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耐性和脾气了!

    第二天,天气依旧阴暗,村民们吃完饭都躺在自家炕上暖和。自从农忙结束后的大喇叭突然响起,“扎西屯的村民们请注意,听到广播后,立即到大堂集合。”

    “啥事啊!是不是农场来招人了?”

    “谁知道,农场也没有这么早!快走,晚了,村长又要发脾气了!”

    大堂里不一会儿堆满了人。

    村长站在高台上,表情严肃,大家也都渐渐的熄了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