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4.第14章

    “今天将大家集合起来,主要有两件事宣布。第一,江不凡由于作风不正,被除去扎西屯支书一职。关于这点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不要再犯相同的错误,不要因为手里有点权利,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第二,知青成小珍私生活不检点,与有妇之夫江不凡有染。”

    村长说完之后,人群就爆发出惊呼声,江不凡跟女知青不清不楚这大家都知道,可对象不是苏玲吗?好像还有孟婷婷,咋变成了成小珍!乖乖!这女知青可真够猛的,几乎都上过江不凡的床了吧!城里人就是不检点!

    成小珍听完村长说的话,一下子就懵了,不是苏玲吗?咋变成她了,村长是不是说错名字了!急忙大喊道:“村长,是不是搞错了!不是我!”小脸煞白,一层雾气的眼睛无辜的看着村长。

    米粮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村长,小珍一直跟我在一起,晚上也没出去过,倒是有人经常夜不归宿!”小珍这么重感情,那个秦远跟高彩云在一起后,一直闷闷不乐,整天不是去上工,就在知青点休息,怎么会跟江不凡有牵扯!

    “米粮,你啥意思!我啥时候夜不归宿了,没有证据,就不要啥说!”苏玲气急败坏的冲米粮喊道,这个米粮跟她有啥仇要害死她!

    这几天一直有人在调查江不凡的事情,本以为她也会被牵连进去,毕竟她做的是屯里人几乎都知道,担惊受怕了好几天,还以为要完了,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没有她。太好了!以后让她干最累最脏的活也没关系,至少比住牛棚、挨□□强。她可是看过□□的,简直不把人当人看!

    村长看着下面的闹剧,出声道:“成小珍,没有错,江不凡以前办公的屋子,有人看见了。”

    随着村长说出了地点,成小珍心中一惊,提醒自己不能乱了手脚,她跟江不凡没有关系!稳住心神,理直气壮的说:“是不是那人没看清,误把人当成了我,我怎么会和江不凡有联系呢!从来到扎西屯我就没主动跟他说过话。或者还是有人看我不顺眼,想陷害我,故意诬陷我。村长,你让那人出来,看她有没有证据,不能因为她的一面之词,就要我认罪!”

    屯里人都开始窃窃私语,成小珍说的有道理,没有证据,可能是陷害呢!这姑娘干活虽然不利索,但人家从不抱怨,要真跟江不凡有关系,早就换个轻松点的活了,用不着大夏天呆在太阳低下累死累活的。

    不过,成小珍要是真的跟江不凡有不正当的关系,这证据怎么拿?

    村长似乎早就猜到成小珍会反抗,拿起手边的茶缸子,喝了一口,不慌不忙的说道:“那天你穿着深蓝色的碎花衣服,这衣服整个屯就你有,还说污蔑你吗?”

    成小珍听完村长的话,脸一阵红,一阵白,十指紧紧的攥起,整个人都在发抖,过了一会儿,才秃废的说出大家不可思议的事实,“是,我是跟了江不凡,可我那是为了救我爸,苏玲跟孟婷婷也跟了江不凡,凭啥就让我一个人担着!”

    人群议论纷纷,大家都是私底下讨论,没有依据,没想到都是真的,年度大戏有了,这个年过得不会无聊!

    “成小珍,你个贱人,你自己不干净,干嘛拉上我!”苏玲快要气疯了,明明都没有自己的事了,为什么一提再提,一个个的都要害死她!好歹一起住了三年,她有做什么伤害她们的事吗!

    狠狠的推开一旁的米粮,疯狂着撕打着成小珍,成小珍也不甘示弱,抓起她的头发就拼命的往外拉。

    “啊!我的头发!成小珍,你个□□,怪不得秦远不要你,人不干净,还这么狠毒,你咋不去死呢!”

    “你又比我好多少,穿的这么风骚,不就是想勾引江不凡,想回城!”

    苏玲听成小珍说出她心底的秘密,下手更加狠劲。

    “把她们拉开!反了天了!犯错了还有理了!”村长怒吼道。这群知青干活干不好,整天琢磨着占公家的便宜,爬人家的床,咋就这么不要脸呢!

    “成小珍,你说她俩也都跟了江不凡,有证据吗?有证据就拿出来!”

    成小珍推开拉着自己的人,看了一眼苏玲与躲在傻子背后瑟瑟发抖的孟婷婷,幸灾乐祸道:“江不凡有个专门记录的本子,上面有我们每次去的时间,还有给买的东西,比如,上一年农忙,给苏玲买的手表,前不久给孟婷婷买的丝巾,都有。”

    这江不凡太可怕了,这种东西都详细的记录,要是被他抓到把柄,就完了。杨媛媛忽然有一种从狼口逃生的感觉,她的秘密可不少,再次庆幸举报了江不凡。

    苏玲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噗嗤一下就倒在地上。这下子好了,本子要是被找到,她就死定了!怎么办?都怪这个成小珍,明明就她一个人,为什么还要拉上她!

    孟婷婷更是傻了!怎么会有人记录这种东西呢!江不凡是疯了吗,被人找到,他们都得完!

    傻子娘急忙拉开孟婷婷身边的傻子,心中更是后悔不已,当初就为了省一点钱,咋就把个祸害娶进家门,幸亏没领结婚证,不然,就害了她家傻子一辈子!

    村长慌张的站了起来,茶缸里的水洒在身上都没发觉。暗道上面不会有送给他东西的记录吧!这个江不凡走了都不消停!急忙问道:“在哪里!”

    成小珍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村长,无辜的笑着说:“村长,要是本子找到了,苏玲,孟婷婷应该怎么处理?”

    点到名字的苏玲,孟婷婷都惊恐的看向村长。

    “找到本子,发现你说的如果属实,她们跟你的情况一样。”村长端紧手里的茶缸声音僵硬的说道。

    成小珍满意的点点头,村长她是扳不倒,但是苏玲、孟婷婷可逃不掉了!要死大家一起死。“江不凡住的屋子,炕上有块砖是松的,本子就在里面。”

    村长用眼神示意身边的儿子,赶紧去把本子找出来,里面的东西不能让外人看见!现在出了县长跟江不凡这种事,要是小本子问世,第一个被撤的就是他!

    大堂内一时间鸦雀无声,气氛冷清的可怕。大家心里暗想本子上都有什么?

    没多久,村长儿子就把本子拿来。

    村长接过儿子递来的本子,打开一翻,不禁在心里骂道江不凡这个祸害,简直就是国家的臭虫。里面不仅有成小珍说的,他收东西的记录也在上面,还有借着前县长名义收取的贿赂,金额竟然有一万块!不过这个江不凡人倒了,他的钱放在了哪里?

    “苏玲,孟婷婷,这上面都有你们的记录,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村长放下手中的本子问道。

    苏玲,孟婷婷介摇摇头,要说什么?证据都在那上面,没什么要说的。

    “村长,这样的坏分子,不能住咱们屯里,就该让她们去农场住牛棚,反思自己的错误!”金红星突然站出来指着她们三个道。跟这样的人住一起,影响她对党的忠诚!坚决不行。

    “就是,村长,不能留在咱们屯里,不能让这几个人影响咱们屯里的风气。”

    “就是,不能留!”

    “赶紧送走!”

    村长正愁怎么处理呢?留在屯里,这几个没一个是安分的,再闹出事咋办?送走,可那一万块钱还不知道在哪里,唯一可能知道的就一个成小珍。那可是一万块钱,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多钱!反正江不凡进牢了,到现在还没人查出来,说明大家都不知道这件事,以后就算有人知道了,可那又怎样,他们又不知道是谁拿走的!

    这个金红星,简直就是一个搅屎棍,哪都有她!这群知青没一个省心的。怎么处理他会安排的,这下好了,人必须送走了。算了,成小珍也不一定知道钱的下落,要不然明天送走,今晚先去找钱,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找不到了再问人!

    “嗯,金红星同志说的有道理,大家有意见吗?没有意见就按金红星说的,明天就把她们送到农场。好了,事情已经结束了,大家以此为戒,不能偷懒,乱搞男女关系,大家回去吧!”

    成小珍一身狼狈,脸色发青的站在那里,看着大家或冷漠、或幸灾乐祸、或意想不到的表情,不禁想到这全是她的错吗!

    成小珍家境一般,一共五个孩子,她排中间,爹妈也不重视,早早的来到农村插队。来到的第一年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日子,尽管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吃不饱饭,可是有秦远陪着她。但是这一切都被一封急来的电报打破了!

    还记得她刚听到消息的时候,开心疯了,这可是她爸妈自她下乡第一次联系她呢!可是拿到电报,看到内容后就傻眼了!她爸不小心把腿摔断了,家里已经没钱再看病,为此,她小妹还被迫嫁给了一个30多岁的男人,只为那高额的聘礼钱,可还是不够啊,问她能不能筹到钱,等着救命!

    成小珍没钱,秦远也没钱,可是江不凡有!要出卖自己吗?成小珍问自己,她不想,可是小妹都为了家里嫁给那样一个人,她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不能为了一个秦远,连自己的爸就不要!她去找了江不凡,表示啥都不要,给钱就行。江不凡倒是挺大方的,第一次就给了她10块钱,这几乎是一个工人半个月的工资了!日子就这样过着,江不凡不说,她不说,就没人知道。

    但是,这一切都被高彩云毁了,她看见了她跟江不凡行苟且之事,她一定会跟秦远说的,她那么喜欢秦远!而秦远知道自己做的事后一定不会再对她好了!

    既然这样,你们不忍,别怪她不义。接着,屯里慢慢传出秦远嫌贫爱富,高彩云仗势欺人的消息,就算他们知道是她做的又怎样,她现在可是江不凡的人,有能耐动她吗!

    爸的病好了,她想结束,可是江不凡不同意,让自己好好跟着他,他手里可是有证据的,不然,一辈子呆在这里吧!要知道回城的推荐信可是由他负责的。

    成小珍不想留下,这儿见证了太多她的不堪,变得连她都陌生的自己。她想回城,可是没有渠道,江不凡有,反正都是他的人了,也不在乎多来几次了。不过,她倒是对江不凡手里的证据挺感兴趣的,便一直暗中观察,终于被她找到蛛丝马迹,发现江不凡的秘密。本以为还能用这个要挟他放过她,江不凡就出事了!

    苏玲那个傻货也想回城,还明目张胆的换了工作,她这样要是能回城,其他知青肯定不服,借机闹事。还有那个叫孟婷婷的,两只垃圾都是她为她掩人耳目而已。

    江不凡被抓了,因为作风不严谨,这下苏玲完了,肯定要去拉着□□,看在三年室友的面上,自己肯定会去看她的。

    去大堂的时候,苏玲那吓到腿在发抖的样子实在太让人开心了,唉!该怎么安慰她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