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5.第15章

    听到村长喊到她的名字,成小珍一惊,怎么会这样!一定是高彩云这个贱人!一定是她举报的,她就知道高彩云怎么会放过她,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狠!

    看着秦远小心翼翼的把人护在怀里,凭什么?这个贱人都抢走她的秦远,还有了孩子,为什么不放过她。

    “高彩云,你个贱人!是你举报的对不对,我诅咒你的孩子不得好死!”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成小珍突然一脸狰狞的冲高彩云在的方向跑去。

    “快,拉住她,彩云快走!”

    “啊!”

    村长从台子上下来,站在被控制住的成小珍面前,一巴掌狠狠的打下,成小珍被打倒在地。

    “把人现在就拉走!”村长咬牙切齿道。

    杨媛媛很愧疚,是她举报的,却被大家误会是高彩云,自己还不能说出来,不然王雅琴那里不好交代。到空间里翻了一圈,发现也只有棉布可以拿出来。高彩云现在怀着孕,可以把自己做的蓝莓酱带去。人都因为她受到惊吓了,怎么着也得去看看。

    '扣扣' 秦远打开门一看是在卫生所工作的女知青,有点奇怪她来干什么?

    “你好,我是杨媛媛,来看看彩云姐。”

    “不好意思,她刚才被吓到了,现在不方便见人,要不你过几天再来吧!”秦远为难道。

    杨媛媛点头,说:“这样啊!那这些东西请受下吧!不是啥贵重的,不要嫌弃。”

    秦远本想拒接,可看到手里的棉布就说不出来话了,彩云现在快五个月了,家里的布本就不够,如今还要添一个人,就更加紧张了。但这东西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还要票,他就没辙了。

    “那我先承你一个情,在屯里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跟彩云。”秦远接过眼前物笑道。

    把手里的东西送走,杨媛媛便一身轻松,愧疚感终于减消大半。

    “没事的,那我先走了,待我向彩云姐问好。”

    秦远抱着手里的东西进了屋。

    “谁来了!”高彩云看着秦远抱着的东西很是惊讶,谁这么大方!

    “知青点的杨媛媛,在卫生所工作的那个。”

    “咱跟她也没啥交情,咋送这么多东西!”高彩云想了半天才想起自己也就在她们来的那天说句话。

    “成小珍不是说有人举报她吗?不是咱俩,你猜会是谁。”秦远反问。

    高彩云一脸惊讶的说道:“你的意思是刚刚那位举报的!知道成小珍误会我们,看我受到惊吓,不好意思,就送点东西过来安慰安慰。”现在的小姑娘这么不得了,举报这种事情都干的这么溜。

    秦远点点头,估计是这样,不然根本没有交集的人干嘛无缘无故的送东西。

    高彩云也不在追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人家也送了东西过来。还真别说,这姑娘做东西挺有一手的,蓝莓酱酸酸甜甜的真好吃。

    村长拿着手里本子,再次问眼前的儿子,“真的没找到,都翻遍了?”

    “都找遍了,老鼠洞都挖了!没有。”

    听到确定没有找到的回答,村长非常失望,本以为没人知道,这一万块钱就是他的了,可谁知道没找到!冲人摆摆手,拿着火柴点燃本子,钱既然没找到,这东西留着也是个祸害,烧了才安心。

    夜晚,牛棚里,三个女人互相缠绕在一起,是不是有痛呼声传出。

    “孟婷婷,你拉住她的腿,别让她乱动!”苏玲骑在成小珍身上,双手狠狠的打人巴掌。

    成小珍脸上肿了一大片,脖子里都是新抓的血痕,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每一块好肉。从回来就被人打了这么久,现在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打吧打吧,以后她都会一一回报她们的!

    “干什么呢!”村长站在外面看着这群人,简直要被她们气死了,人要是打出了事,还不是他这个村长的责任。

    苏玲跟孟婷婷打的正欢,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村长正死死地盯着她们,讪讪的从成小珍身上下去。

    “成小珍,你出来一下!”

    成小珍站起来,呲呲牙狠狠的瞪着那两人,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苏玲姐,你说村长找她啥事,会不会对付咱俩?”孟婷婷一脸不安道。

    苏玲倒是无所谓,明天她们就要被送走了,村长再大的权力,也不可能把手伸到农场。淡淡的道:“管她呢!睡觉吧,明天可就没这么自在了。”

    村长把人带到远处,开口道:“江不凡还有什么秘密,你没有说的?”

    成小珍诧异了一下,江不凡还有什么秘密!不过,现在就算没有秘密,也要有,“村长想知道什么,毕竟我跟了他这么久,也知道些什么!”

    村长吐口气,也不废话,直接问道:“江不凡把他的金条藏在哪里了?”

    “村长,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说出来能有什么好处?”

    村长嗤笑了一下,不削道:“什么好处都没有,根本没有什么金条!”说完,按耐不住心里的失望,转身就走。

    成小珍愣了一下,这个老狐狸炸她!以江不凡的性格,怎么会让第二个人知道他的金库在哪,老东西也别想找到!

    成小珍几人的事情屯里人津津乐道许久,隔壁几个屯女人们知道了,紧紧看着自家的男人,防止被女知青勾了去,导致附近的知青提起扎西屯就甩脸。太坑人了!啥都没做,就被人防狼似的防的!

    一转眼大家最为期待的农场招人来了。

    杨媛媛看着眼前的高大山有些头痛,这人咋就听不进去话呢,明明已经拒绝了,还来!

    “蔡医生,这是在做什么?”

    蔡明亮正在配药,当然不是人用,屯里的母猪快要下崽了,寄生虫可是要杀死,不然,传染给小猪仔可就麻烦了。

    蔡明亮没有回答,反而说了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小媛,这次农场招工,你去吧!一天八毛钱,屯里这边我走不开。”

    对于放弃这次机会,蔡明亮是心痛的,可谁让屯里的猪要下崽了,杨媛媛又只会给人看病。

    对于去传说中的农场杨媛媛还是很不乐意的,尽管有工钱,可是工作估计也不轻松,那有在屯里这么自在,可惜,她也没的拒绝的权力,闷闷不乐道:“什么时候去?”

    “你去问高大山吧!他都去过好几次了。”蔡明亮不耐烦道,没看见忙着的吗!这么没眼力劲。

    杨媛媛迈着小碎步郁闷的走向高大山。

    木市有个农场,每年入冬都会招人,前几年是砍树,今年据说是挖河道。冬天寒冷,每年都有人在农场生病得不到救治而死,于是出高价请周边的医生帮忙,条件虽然辛苦,可给的钱高!一天就有八毛,还管吃管住。

    杨媛媛听完后撇了撇嘴,她不缺钱,不想离开暖和的被窝,为啥她就不是兽医呢!吃不着肉看着也挺解馋的!

    “你们谁要去农场挖河道?”

    杨媛媛心情极差的回到知青点,就听见金红星的兴奋声。

    自从金红星来到扎西屯就一直努力干活,争取公社的表彰。

    这在知青中就引人注目了!要知道那群知青里有几个好好干活的,哪一个不是偷奸耍滑!表扬,必须表扬。

    作为知青的榜样,金红星这次一马当先的报了名去农场,并且不要工钱!

    “金红星同志,恭喜你,代表咱们扎西屯的知青进行农场帮助,尽管我们不能在你身边,你也要加油!不能让其他知青比下去!”薛巧芝阴阳怪气的说道。

    “思想觉悟低下,就该拉去农场改造!”金红星不屑道,“杨媛媛,听说你们卫生所要出一个人,谁去?”

    “蔡医生有事去不了,所以我去。”杨媛媛有气无力道。

    “啥大事?竟然去不了!这可是一年到头唯一一次挣钱的机会。”薛巧芝一脸求知欲的问道。杨媛媛保证,要是薛巧芝当狗仔,天下第一狗仔之名非她莫属,屯里大大小小几乎没有她不知道的!

    “屯里的母猪要生了,蔡医生走不开!”

    杨媛媛说完,其他几个人就激动站起来。

    没办法,自从来到这儿,她们就没吃过肉,最奢侈的就是跟屯里人换的鸡蛋。杨媛媛还好,以前采药的时候,尝过几次。现在大雪封山了,捡个柴火都困难到不行,更别说找野鸡了!

    这次生下来的小猪仔要是活下来,过年的时候就可以分肉了!

    大喇叭嗞啦啦响起 “去农场的村民请注意,整理好行李,现在就来,到村长家集合,马上就出发了。”

    杨媛媛背着行李坐在拖拉机上,感觉快要被颠死了,冷风还嗖嗖的往衣服里钻,苦逼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

    一天的长途跋涉,天将临暮时,大巴车终于摇摇晃晃的来到了传说中的农场。

    农场很大,里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房子,灰白的墙壁上写着□□语录,'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之类的。

    “王连长,这是最后一批来农场的,您安排吧!”负责人把手里的名单交给王连长。

    王连长接过名单,开始一个一个的检查。最近不太平,各种害虫都跑出来了,虽说都是周边村庄的人,可是谁能保证就没有问题!仔细一些总没错。

    查完之后,饿了一天的人,坐在农场的大食堂里吃饭,粉条猪肉,酸溜白菜,再加两个杂面馒头,一大碗面汤,把来时的抱怨和不满都驱散了,这伙食,家里过年不一定有!

    杨媛媛跟着前面的大妈,亦步亦趋的走着,医生跟来干活的人不住在一起,另有安排住宿,条件也比其他人好上那么一丢丢。

    “呀!来人了?”

    杨媛媛打开管理大妈分配的房间,就听见一声惊讶,女孩儿剪着齐发,两个眼睛瞪的老大,小嘴微微张起。

    “你好,我叫杨媛媛,来农场帮工。”杨媛媛把手里的行李放在床上说道。

    “你好,我叫白月,是农场的知青,我是一名护士,你呢?”白月勾勾唇道。

    杨媛媛感觉这姑娘是不是神经病!她刚说完自己是医生,这人哪有她刚来时的可爱,眉头一挑,眼睛不屑的撇了她一眼,哼了一声端着盆出去。看的杨媛媛很是无语,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净遇上不正常的人!

    夜色深处,整个农场被黑暗笼罩。

    杨媛媛躺在暖和的被窝里,听着外面呼啸的风声,整个人累到不行,可就是睡不着。当然,这种情况,谁要是能睡着,她就喊人爸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