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6.第16章

    今天她就纳闷了,农场的条件就这么好吗?俩人一房间,可是路过其它宿舍开着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屋有住8个的。当她洗漱完回屋里时,就看见别人脸上有些怪异的表情,还以为是羡慕她住俩人间呢!现在想想那哪是羡慕嫉妒恨,根本就是同情好不好!这个白月是有梦游吧!

    杨媛媛感觉她真可怜!真的,谁他妈半夜不睡觉,可这人偏偏让她遇见了。这人自己不睡觉算了,还不让别人睡,嘴里一直在叨咕着人类听不懂的话,在屋里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拉人被子一把,敢给她抢就大喊大叫。给她拿走,这大冷的天,外面都零下十几度了,自己快冻死了,不给她抢,她就打扰别人休息。怪不得她自己一间房子,正常人谁敢跟她一间房子,宿管大婶坑死人!

    “#&%$%¥”

    白月一巴抓起杨媛媛的被子掀掉,扔在地上。

    杨媛媛快要气疯了,真想把人打晕,扔到外面,冻死她算了!可是不敢,万一人没打晕,打成脑震荡怎么办!谁能救救她!

    红彤彤的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上工地人端着饭碗早早的就来排队领饭。现在不像夏天,饭凉点没关系,大早晨冻到不行,得吃点热乎的才能暖暖身子。

    等杨媛媛来到食堂的时候,热饭早没了!只有凉馒头。

    拿着冰冷的馒头,杨媛媛边走边啃,眼眶里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心里委屈到不行,太欺负人了。那个疯婆子直到天快亮了才消停,她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儿,睁开眼就已经九点了!去找宿管大婶说明情况,情求帮助,却被说成没有团队精神,长征两万五这么辛苦,前辈们都没有抱怨,她为了一点小事就大吵大闹!总之,农场用房紧张,不给调。

    馒头啃完了,也到了农场的诊所,杨媛媛站在门外,平复了自己悲伤的心情,擦擦脸上的泪水,打开门。不就是几个月吗,她可以忍!

    “有些人就是那么厚脸皮,拿着国家发的工资,还起的这么晚。”白月看着进来的杨媛媛夹枪带棒的说道。

    杨媛媛冷笑,这个白月根本就是看她不顺眼,处处针对她。别以为她没看见宿管大婶脖子上的丝巾就是藏在她床上的那条,被这个疯子发狂时,弄到了地上。“白月同志,至于我为什么会来晚,相信你比谁都清楚。”

    “哼!我可没有偷窥别人的习惯,怎么会知道?不过我起来的时候,某人睡的正香呢!”白月无辜道。

    “是吗?你起的时候怎么不叫我一声,太没有团队意识了。还有你不知道昨天半夜有人发疯,在房间里又喊又叫的,还拉人被子,直到天都快亮了才消停吗?”杨媛媛反问。

    这句话让白月一愣,继而大声嚷嚷道:“杨媛媛,你个小婊砸,你才是疯子呢!”说完气呼呼的就跑了出去。

    “都干嘛呢!让你们来给病人看病的,不是吵架的,再闹,都给老子一个一个的去挖河道!”一个牛气哄哄的男人从房间里出来仰着鼻孔骂了一番又回去了。

    “你是新来的吧!这个是咱们的直接领导,脾气不好,你别在意他说的话。”杨媛媛旁边的人接着对她说:“你跟白月一个宿舍,委屈你了,我们都知道她有病,可是谁都不敢说,你以后也别提了!”

    杨媛媛疑惑,问道:“为啥?”

    听了旁边人再次解释,杨媛媛感觉自己的三观又被刷新了。

    白月刚到农场的时候,就不愿意呆在这,太辛苦了,一个月才这么点工资,没有工人高,好要交伙食费,拿到手里的只有五块钱左右,这也太少了,可是回城也没啥办法。跟以前的老知青聊天时,无意间听说得了不好治的病就能可以回城,就寻思着装个啥病能被人检查不出来,还不好治,白月想了一圈也没想到合适的。恰逢开始□□被下放的臭老九,闲着没事就去看了!这一看不打紧,被她找到了这符合条件种病了,装疯。

    怎么让人知道她其实也是个疯子呢!一开始只是装作自言自语,可是大家都不在意。于是,她晚上忍着困也开始自言自语,却被人投诉打扰大家睡觉,挨了宿管大婶的一顿骂。这样不行,找这种程度,啥时候能回家,得来次狠的,让大家都知道她其实是个疯子,无药可医。于是,晚上不仅自言自语,走来走去,不开心就把投诉她的人的被子拉掉,让她破坏自己的计划!不然,她现在早就回家了,还用得着像现在这样困到不行,还得装疯!看别人睡的香,更加不平衡了,她不睡,其他人也不能睡!跟她同住的人快被她逼疯了,不断的投诉,要求换宿舍。

    农场的领导知道了,认为白月是装的,人来的时候还是正常的,来到农场就疯了,怎么可能,肯定是假的,以往不是没有这种例子,过一段时间,他们自己都会受不了装病的痛苦,慢慢就会放弃了!这个也一样。

    白月的确是装的,可领导们都低估了她的耐心,整整仨月,她一天觉也没睡好,就为了能回城,把她屋里的几个姑娘都快逼真疯了,头发大把大把的掉。

    领导没了辙,干脆带人去检查,白月已经装了三个月的疯,熟练的很,还能怕一个小小的测试吗!

    白月装病成功了!她拿着农场给她的病历回了家,她的父母知道后却被吓了一大跳,孩子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咋回来这就成疯子了!非要去找农场负责人解释,到底咋回事!

    听了白月解释才知道是真的,病是假的,她这是为了能回家才装的。白月的家人这么一听,就放心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可后来发现根本不是装的,白月这是真疯了!问她本人,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月半夜为了装疯,不睡觉,可是她困啊!于是就催眠自己,暗示她一直在睡觉,不是清醒的。有一次醒来发现她被绑着了,这可怎么办?继续催眠她自己别人碰触她就大喊大叫,虽然不可思议,但是她做到了,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仨月。白月成功的把自己变成了夜游症病人。

    '知道真相的白月吓傻了,她只是想装个病回家而已,不想变成真疯子。急忙跑去医院看,人家也没法治,回到家后就请求家人晚上拿绳子绑着她,白月的父母尽管心痛孩子,也没有办法。于是晚上拿着绳子做准备,可人一靠近,白月就大喊大叫的,把邻居烦到不行,天天来她家闹事。

    白月的父母是真没辙了,家里不是只有白月这一个孩子,不能为了她,让全家都休息不好!而且,他们也受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了。万般无奈之下,又把白月送回了农场,家里的孩子是被农场逼疯的,农场得负责。

    好在白月晚上闹腾,白天还挺正常的,农场的领导就单独分给她一间屋子。

    回家不到俩星期的白月又重新回到农场,让她难以接受,却改变不了。以前晚上发疯是为了想回家装的,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真的了。回到农场的她想好好生活,不出幺蛾子了!父母都不要她了,在整出什么事,她就真的无家可归。

    可是其他人不是这么想的,大家都在讨论白月装疯回家却把自己真弄疯了,最后还是农场收留了她。这人是不是不仅疯,脑子还有坑啊!

    走到哪儿都能听到这些戳人心窝子话,白月绝望了!为了回家,她真疯了,她父母不要她了,她的同事们也嫌弃她,就是领导看她的眼神也是异样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在一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里,白月跳河了。

    白月跳河的消息一下子席卷了农场,农场负责人听说事情的始末连忙开会,说白月是我们的革命同志,不能因为她犯了错就不原谅她。……最后还不许在有人提起这件事,要给醒过来的白月同志春天般的温暖。

    醒过来的白月本以为大家会对她指指点点,谁想到这么客气,询问一下知道大家都被批评了,因为拿流言蜚语伤害了她,这下好了,事情解决了。她还想着以后大家说的再难听也不寻死了,溺水的感觉太可怕了。

    大家宠着,领导惯着,白月的小性子也越来越大,她杨媛媛就该倒霉吗!呵,她才不会像农场的人忍着她,惹了她,大家一起不好过。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杨媛媛揉了揉酸了的胳膊,不禁在心里抱怨,这工作量比她来到扎西屯干的都多,活动活动手脚。看着桌子上的绳子,还有破布,幸灾乐祸的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