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7.第17章

    夜里,白月睡的正香,可指不定哪会就会起来犯病,杨媛媛拿着手里的绳子,悄悄的把人绑死在床上,破布塞进嘴里,看她还怎么叫,扔她的被子!

    一觉到天明,杨媛媛伸了伸懒腰,无视白月愤怒的眼光,感叹睡饱的感觉可真好。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解开绳子。

    “杨媛媛你个贱人,你拿绳子捆我!我要去告诉王连长,让他把你赶走!”白月双眼冒火道。

    “你去啊,开走我才好呢,这破地方我还不乐意待呢!”杨媛媛无所谓道。“何况,我这也是帮你,把你捆了,你不就是不能犯病了,没准儿哪一天就好了也说不定。”

    白月本来是去想找领导帮忙的,听到这句话就不动了,疑问道:“你说的是真的?这样我就能好?”

    杨媛媛转过头,呆呆的说:“我也不知道,你这病是你自己弄的,发病的诱因都不知道,咋治。不过,万事皆有可能,万一就好了呢!”

    白月咬咬牙道:“我就知道你在诓我,算了,谁让我大度,舍己为人,为了让你能够睡好,就让你绑!”这也是一个办法不是吗!万一真好了,随便绑都没关系。

    把杨媛媛吓的,这姑娘不会真的以为绑着她就能治好吧!她只是说说而已。算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就给她一个天真的梦,也给自己一个安静的夜晚吧!

    日子就这样一闪而过,杨媛媛也适应了农场的生活,说实话,农场的伙食真不错,当然,干的活也多。就算是这样,杨媛媛也发现自己长高了不少,衣服都短了一大截,一出门,冷风呜呜钻进脚脖子里,不一会儿,整个腿就被冻麻了。把拿来的东西,还有空间里的东西,翻了个遍,愣是没找到能补的东西,这可咋整啊?要是一直冻着,早晚得关节炎。她是给人看病的,不是把自己弄病的!

    跟诊所的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农场每个月都有专门的以物换物淘旧市场,运气好可以用自己暂时不用的东西换自己需要的。

    回到宿舍的杨媛媛赶紧收拾她暂时用不到的东西,今天夜里就有一次交换活动,要是能换到棉花就好了!可惜那玩意在北方一直是稀缺资源,换到的可能性不大。

    “杨媛媛,你干嘛呢?”回到宿舍的白月看着风风火火的人,这是要走了?

    “去换东西。我衣服小了,看看有没有棉花,其它的也行。”杨媛媛头也不抬回答。

    最终也没去成,主要白月这姑娘不缺棉花。她爸就是棉花厂的,因为愧疚,弄到了好多品质好的棉花送过来。有棉花没有布白搭,正好她有布,互相换一下,剩的在受冻了。

    换完东西的白月心情很好,也愿意跟她聊天了。

    “杨媛媛,听说九队新来的,是你们屯里的知青?”

    “你说的是成小珍,孟婷婷,苏玲她们?那就是。”

    “她们几个可真好玩,吃饭的时候俩打一个,休息的时候也吵,连□□的时候也能干起架。为啥?”

    因为跟你一样,想走捷径回城呗!想是这样想,不能说,要不然这姑娘会跟她拼命。杨媛媛理了理头绪,便把她们跟前支书的事情说一遍。

    白月听了神色复杂,感叹到:“我爸当初求爷爷告奶奶才让我来到农场,我一直还以为农场的条件就是最差的,没想到农村更艰苦。”

    杨媛媛扫了她一眼,这姑娘是想家了,她还是把手里的衣服赶紧缝了吧,虽说不好看,可保暖啊!

    牢房里阴暗潮湿,弥漫着一股让人呕吐的酸味,破床上的干草稀稀落落的散在地上,是不是的传来耗子叽叽喳喳的叫声,唯有一个小窗户才能辨别白天、黑夜。

    江不凡倚坐在角落里,仔细听着检查的人发牢骚,这可是来之不易的消息啊!

    “老弟,我告诉你,大哥心里苦啊!家里孩子多,婆娘还得了这样的病,外面人都羡慕咱们工作好,给国家干活,可他妈好不好他们咋知道!整天守着这个破牢房,看着一群犯人,工资还低到不行,吃饭的钱都没有,哪有钱给媳妇儿看病!可看到她被疼成那个样子,还不说,我挖心的疼啊!”

    “大哥,你别哭了,咱们兄弟几个,少吃点,也不能看着嫂子就这样病着,别难受了,啊!”

    “兄弟,大哥不是这个意思,这年头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我就发发牢骚,你啊,听完就忘了吧!不要当真!”

    江不凡神色放松的笑着,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机会有了。等出去了,知道谁在举报他,一定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的!

    “快来人啊!救命,快救救他!”

    诊所里杨媛媛正在不紧不慢的处理手中的药物,突然听到金红星的声音,暗道怎么可能,那家伙一来到农场就点名指姓的要去一大队。农场共有九个大队,其中一大队是所有大队里条件最好,待遇也最高的一个,主要效率也是最高的。九大队与一大队恰恰相反,因为队里都是由被□□的人组成,其它七个队伍没差别。当然要是表现的比一队的人还好,可以顶替那人进一队。

    金红星想进一队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人家不要钱,义务帮忙,凭什么不让进。金红星倒也没有如众人所想的撑不下去,不仅没有拖大家的后腿,甚至比一些男人干的还要漂亮,思想觉悟也高,引起未婚男孩的热烈追求。听说最近她已经答应了在一队实习的工农兵大学生刘二龙的追求,不过,听说已经结婚了,正要离呢!男人婆都有了革命伴侣,她长的这么美,为什么还单身!没道理呀!

    “杨媛媛,你发什么愣,外面人都喊半天了!”白月看着坐在那里不动的杨媛媛一阵气结,这人长的是漂亮,就是不长脑子,外面王连长可来了!还敢发呆!

    杨媛媛放下手中的药材连忙先外跑,一看,就傻了,哭的稀里哗啦的真的是她认识的金红星吗!卧槽,金红星竟然会哭,还哭的这么丑!辣眼睛啊!

    “站着干嘛!还不快救人!”王连长喊到。

    杨媛媛这才注意躺在床上的男人,尽管脸色雪白,仍然在安慰旁边的金红星,“金红星同志,为了国家和党的利益牺牲,我不后悔,你作为一名党员,应该为感到我骄傲与自豪!”

    哥们,现在老奶奶趴在地上我都不服,就服你!腿上的骨头都劈了,还有心撩妹子!杨媛媛拉开一旁的哭到不能自已的金红星,仔细检查一番,这人的腿算是彻底完了。以现在的医术水平,去京都都没办法,更何况是一个连医用设备都不全的小诊所!冲着大家说道:“无性命之忧,但是腿可能要废了。”金红星一听继而爆出更大的哭声。

    一旁的王连长突然出声:“去省城呢?有没有救?”

    金红星的哭声也止住了,静听杨媛媛的回答。

    “我先给他处理好了,你们再去省城吧!”杨媛媛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开始处理血肉模糊的腿。去省城也是白搭,不过,总不能断了人家的希望吧!

    送走了这一群人,白月就开始跟她讲事情的经过。

    金红星接受了刘二龙的追求,其他小伙子不服,说他刘二龙凭什么!除非比得过他们,不然,配不上金红星这么好的女同志,刘二龙正想为自己正名,顺便在在民众树立威信,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小伙子们选出代表就跟刘二龙比挑土,在规定的时间里,谁挑的土多,谁赢。就在河道的边上。

    一个人正常情况下,都是两旦土,刘二龙也不意外,可后来选出来的那个小伙子明显快赢了,刘二龙就急了,一下子挑了三旦就跑。干了这么长时间,本来就累了,又一下子加大了力度,跑的路上,没维持好平衡,连人带筐的愣是掉进了河道,这还不打紧,主要就是边上的大石头也滚了下去,只听见一声惨叫声,刘二龙的腿就被压在了石头下。至于保护国家利益,那是在滚下河道时,刘二龙装在身上的图纸掉出来了,眼瞅着要被石头给毁了,这人放弃了自己逃走的机会,钻到石头下把图纸紧紧的护在怀里!

    杨媛媛听了不禁感叹啊!金红星这样的都有人为她一怒冲冠为红颜,她咋就这么寒酸呢!咋没人为她争风吃醋,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

    白月轻飘飘的撇了杨媛媛一眼,这人咋这么不要脸皮呢!这种话能大大咧咧的说出来吗!被人误会成水性杨花,看谁还敢娶!就像她,有了这么一个病,大家虽然谦让她,可有哪个男人愿意娶她,一起来农场的人,几乎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只有她还是一个人!

    杨媛媛怀疑继自己的听觉出问题后,视觉也出现了问题,为啥这会儿会看见金红星呢!她不是在医院照顾她的革命伴侣刘二龙吗?

    “金红星,你不在医院照顾刘二龙同志,回农场干嘛?”杨媛媛确定没看错后疑问道。

    金红星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媳妇儿来了,我在那干嘛?”

    杨媛媛表示她更加想不明白了,金红星不是早就知道刘二龙在老家有媳妇了,并说包办婚姻是封建思想残余的毒瘤,刘二龙作为一名党员,并深受其害,自己要去拯救他,在伟大的□□带领下,自由恋爱才是革命爱情的真正结晶。这会儿人家媳妇儿来了,不去拯救被毒瘤残害的刘二龙,回来干嘛呢!

    也许是杨媛媛脸上的表情太过明显,金红星明白了她的意思,道:“刘二龙他媳妇儿就是一悍妇!明明我和他才是最合适的,那个女人非说她才是跟刘二龙领过结婚证的夫妻,有她照顾二龙就够了,王连长就让我回来了。”

    杨媛媛默默的踏着小碎步走了,他们的爱情太畸形了,她还是回去啃她的松子吧!

    金红星等了一会儿,没有等来温声细语的安慰声,就发现这人就走了!原地跺了跺脚,冲着杨媛媛远去的背影狠狠的瞪了一眼,转身离开。

    于此同时,l县县政府更是经历了一场大规模的整顿,几乎所有的老牌势力,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周雳弦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拿出抽屉里的画像,嘴角上扬,小宝贝快忘了自己吧!没关系,再等一段时间,处理好这群不自量力的臭虫,他会帮她想起来的,终生不会再忘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