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19.第19章

    “怎么是你!”妇人震惊的看着门外面的江不凡,这人不是在大牢里吗,怎么会出来?

    江不凡把人推开进了门,嘲笑道:“你以为是谁?你的老相好,高军华!人家忙着娶新媳妇呢!还来找你这个寡妇!别傻站着了,赶紧给老子做顿好吃的,妈的,牢里简直把人当畜牲,天天给馊饭,吃的老子闻见那个味就想吐。”

    妇人低下头,走向厨房。

    “我警告你,不要出什么幺蛾子,你要是露出一丁点异样,我就宰了你儿子。”江不凡看着女人停下的身影恶狠狠的说道。

    女人听见江不凡的威胁,身子一僵,连忙道:“我知道了,不会的,你放心吧!”人也快速的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鸡蛋卧面就好了。

    江不凡大口吃着面条,一边把钱拿出来,说道:“天亮了,你就去打听一下,在我出事的前一段时间,都有谁去了县里。不要搞小动作,知道人后,我就走。”

    女人把钱拿在手里频频点头。

    第二天,事实证明,杨媛媛没有猜错,金红星在农场的事情实在是在高调了,去干活的屯里人,不少就亲眼看见,现在回到家跟家人唠嗑,不免就讲到这一出,以至于杨媛媛她们现在出门就被指指点点。就连杨媛媛烦恼的高大山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群农村人,就是没见识,不就是遇见个渣男人,有这么大惊小怪的吗!”薛巧芝粗喘着气愤愤不平道,“还有你,金红星,你傻啊!明知道他结过婚,还跟他处对象!”

    “薛巧芝同志,请注意你的用词,我没有跟他处对象,我们那是革命友谊。”金红星倒是对这些流言蜚语不在意,在她看来,这些人就是思想觉悟太低了,根本不知道革命的伟大性,跟他们有什么好计较的。

    薛巧芝睁大了眼,诧异的看着金红星,她一直以为金红星就是头倔驴,对国家比较热爱,没想到连毁人家庭也这么理直气壮!为了革命、国家,她怎么不去直接参军啊!在这破地方能做什么贡献!这么想着也说了出来。

    金红星突然停了下来,叹口气道:“你以为我不想,早就去报名了,可是招兵的人说我家庭成分不好,不收!我家庭成分怎么不好啦,我爸可是革命小组的,他们就是不收,我才来农村插队的。”

    众人听了没想到金红星还有一个当兵的梦,表情怪异,一时间无人说话。

    ‘扣扣’

    “进。什么事?”周雳弦从办公桌上抬起头,双眼犀利的盯着进来的秘书。

    秘书咽了咽吐沫,想到发生的事,艰难的张开口:“县长,江不凡昨天逃了!”

    周雳弦勾了勾嘴,深色不明的道:“你说谁逃了?江不凡?这么多人看着还能让他逃,你们是死人吗!”

    秘书吓的腿在发抖,县长太可怕了!他想辞职!摸摸手里的冷汗,硬着头皮道:“原因还在调查中。”

    周雳弦沉着脸,冷声说:“南秘书,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原因,而是去找人!现在江不凡出去了,会去哪里?去找谁?干什么?”

    南秘书赶紧回答:“我知道了,马上去扎西屯搜查,火车站、汽车站也会派人看守。”

    周雳弦嗯了一声,暗道小家伙现在就在扎西屯,江不凡这只疯狗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他还是亲自去看看比较放心。吩咐道:“我现在就去扎西屯,你找些人跟我一起。”

    ‘扣扣’

    “县长,公安局局长来了,要求见您一面。”

    南秘书瞅了一眼脸色如墨的县长,自然知道公安局局长来干嘛,自从县长处理了那些不知所谓的人,藏在地下的阿狗阿猫们忍不住了,开始示好。可惜现在还不能处理这群人。

    “你先带人过去,我处理完就过去。”

    南秘书收到命令后,紧急通知大家搜查扎西屯!

    此时杨媛媛一行人正站在河道的冰面上,兴致勃勃的网鱼。因为年关将至,村长让屯里人到河面捉鱼,谁家捉到的多,分鱼的时候可以多给一点,所以闲了一个冬天的人们纷纷穿上厚重的衣服,带着皮帽子,跑到河面上大展手脚。

    拿起趁手的工具,吭哧吭哧的刨冰,累了就换换人,几乎家家户户都守着一个坑,只有劳动力少的才会一起合作。所以这年头大家都是可劲的生,人多了才不会被欺负。

    被困在家里的小孩子,放了出来也成群结队在河面上玩耍。

    杨媛媛带着棉花做的手套,整个人都被包住,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面,拿着凿子,趴在河面上,喘着粗气凿冰,胳膊都别震麻了,冰层才露出浅浅的坑!

    “杨媛媛,你是给冰闹痒痒的吗!把手套借我,我来!”金红星夺过杨媛媛手里的凿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杨媛媛急忙把手上的手套脱下来,递给金红星。这冰实在太硬了,她是凿不动,还是别浪费资源了。抄着手走到一边,看着大家兴高采烈的动作。

    村长家里的劳动力都去了河边,孩子也跑了跟着去,只有太小的家宝坐在灶台边陪着奶奶。

    “大娘在家吗?”

    “进来吧!”村长媳妇儿放下手中的菜刀,出门一看,诧异道:“桂花来了啊,有啥事不?”

    曹桂花把手里的硬糖拿出来,塞给站在一旁的小家宝,笑着说:“也没啥大事,前几天我爹来了,给小宝带了几颗糖,他吃不了,想着家宝能吃,就拿来了,大娘你别嫌弃啊!”

    村长媳妇儿裂开嘴,牵着家宝,连忙把人拉进屋子里,说道:“桂花,你就是太客气啦 都是一个屯的,你们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有啥事你就说,别跟大娘客气,下次不许再带东西了。”有低头对着家宝说:“家宝,还不谢谢婶子。”

    家宝奶声奶气对着曹桂花说道:“谢谢婶子。”

    “哎,不客气,家宝吃糖吧!”曹桂花笑呵呵的应道。

    高家宝一听吃糖,就把眼睛看向奶奶,眼巴巴的神情把村长媳妇儿逗笑了,于是开口:“吃一颗就行了,剩下的奶奶给你放着。”

    高家宝急忙往嘴里塞了一颗糖,开心的眼睛都没了。

    村长媳妇儿看到孙子开心,更加温和的说道:“桂花,甭给大娘客气了,你大爷不在家,有啥事,大娘也能给你解决!”

    曹桂花委婉的笑笑,开口:“是这样的大娘,一年到头了,我家小宝还没做过一件衣服,我想开张去县里的证明,扯块布,顺便给我爹买点东西。”

    村长媳妇儿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送来了几颗糖!道:“桂花就是孝顺,俺家俩闺女嫁出去了,也没说给她爹买点东西。走,那东西在你大爷办公的桌子上,俺也不识字,不知道是那个,你自个找找。”

    拿起钥匙,就带着曹桂花来到村长办公的屋子,刚打开门,就听见怀里的家宝说肚子疼,村长媳妇儿无果,就让曹桂花等一会儿,小家宝的哭声太过于凄厉,她赶紧带着孩子去厕所,连门都没来得及锁。

    曹桂花看着四周无人,转身进了屋子,在桌子上找到开证明的记录本,快速的翻了个遍,然后放在原处,回到门外。

    “桂花等急了,小孩子就是屎尿多。”村长媳妇儿抱歉笑笑。

    曹桂花拿着开的证明,急忙跑回家,她儿子可是在江不凡手里。

    “回来了,找到名单了吗?”江不凡躺在炕上幽幽的说道。

    “你出事前几天,就傻子一家跟知青点的杨媛媛去了县里。”

    江不凡沉思,到底是谁举报了他?孟婷婷的话,举报了他,她自己也不可能逃走,那就是杨媛媛了,不过,她一天到晚都在卫生所,哪来的证据?

    呵!反正逃不过这俩人,他还在纠结什么!孟婷婷已经在农场了,还有一个杨媛媛。杨媛媛!

    “你这么紧张干嘛?说,发生什么事了?”江不凡瞅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曹桂花狠声道。

    “外面来了一群找你的人,啊!!!”

    曹桂花一巴掌被打倒在地。

    “臭□□,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啊!故意不说是不是,啊!”江不凡边说边拳打脚踢地上的曹桂花。

    “我没有,啊!不要打了,我知道错了!”曹桂花躺在地上痛声流涕的喊道。

    “贱人,这次就饶了你,下次可就是刀子了!”江不凡抓着曹桂花的头发威胁道。

    曹桂花忍着痛,眼泪不住的向下流,“我知道了,没有下次。”

    江不凡拿起一颗烟点燃,烟头猩红忽明忽暗。“出去打听下,今晚他们住在哪里?”

    曹桂花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凿了一天的冰,杨媛媛全身上下都湿透了,然而,冰还没打通,心里苦逼的要死,不就吃个鱼,咋这么难!

    天色渐暗,忽然下起了小雪,河面上的人减少大半,杨媛媛看着还不肯回去的金红星喊到:“咱们回去吧,明天再来,都快冻死了!”

    “好了,别叫了,马上就走。”金红星甩甩酸麻的手,她也想走,这不还没凿好吗?

    冰面上突然跑来一个人大喊大叫,“杨医生,杨医生在吗?”

    “在这呢!”杨媛媛举起手示意。

    “杨医生,我家孩子突然发高烧,蔡医生不在,你帮忙去看看吧?晚了,我怕孩子出事。”曹桂花心急如焚的说道,心里更是把江不凡骂个狗血淋头,竟然把她儿子放雪地里。

    杨媛媛没多想就告诉金红星她去给屯里了。

    “杨医生,先去我家吧,看看孩子,啊!”

    曹桂花拉着杨媛媛正往家里跑,江不凡突然出现,把杨媛媛打晕在地。

    “江不凡,你要干什么?我儿子还等看病呢!你要干什么,救……唔~唔。”

    江不凡把曹桂花堵上嘴,捆好,放在角落里,说:“曹桂花,你不是不想被发现和我有联系,看在你跟了我不少年的份上,帮你一把,知足吧!”接着拖起晕倒的杨媛媛往上山的方向悄悄走去。

    曹桂花默默的流泪,她儿子还发着烧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