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20.第20章

    周雳弦从车上下来,向知青点走去。

    ‘啪啪啪~’

    “杨媛媛人呢?”

    薛巧芝打开门,看着突然出现的县长,下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反应道:“给屯里人看病去了。”

    “知道在哪里就带路,不知道就找个知道的过来!”周雳弦心中不妙,小东西估计出事了!

    薛巧芝感觉现在的县长好可怕,仿佛她说不知道,就会掐死她似的,幸亏平时常跟屯里人打交道,知道个大概。

    “就是这里了。”薛巧芝指着面前的房子说道。

    周雳弦示意南秘书进去。

    “县长,里面没有杨同志,只有一个发烧的小男孩。”

    周雳弦阴沉着脸吩咐:“在周围找找,看有没有线索。”

    南秘书看着盛怒的周雳弦,有些好奇这杨媛媛到底是何人,竟然能让一向不动声色的周县长如此暴躁。

    “找了一个可疑人物。”

    周雳弦居高临下的望着被雪覆盖的曹桂花,沉声道:“江不凡在哪里?”

    曹桂花被这人身上的气场吓到,一时间忘记开口,直到被人拍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急忙开口:“我跟杨医生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江不凡,我被他绑在这里,杨医生被打晕后,被江不凡带去山上了。”

    雪,越下越大。整座山被一层厚厚的白雪覆盖。屯里一般在十月份就封山了,即使是经验丰富的猎人,也不敢在这个时间段以后上山,人太容易在里面迷失了!一旦找不着方向,没有足够的御寒衣服和食物,就再也走不出来了!

    周雳弦一双如同黑洞般深邃的眼眸望着远处的大山,神色不明。

    “南秘书,准备御寒的衣服,还有食物,再找个熟悉山上地形的人。”

    南秘书惊慌不已,阻劝道:“县长,这时候上山,实在是太危险了,……”

    “南秘书,让你准备东西就快去,别废话!你和他们先去吃点东西。”周雳弦不悦厉声道,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神情。

    小家伙,等我找到你,要是完好无损也就罢,要是被江不凡碰了你,我会一口一口把你吃掉。

    南秘书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知道自己劝不了县长之后,也就没再讨人嫌,赶紧准备东西。

    杨媛媛是在一阵温暖气息中醒来的,伸手想要摸摸被打的头,却发现她被绑了!

    睁开眼四处望去,发现这是一个不大的山洞,一堆火柴在她周边烧着。突然一阵走路声传来,杨媛媛恢复原来的状态,赶紧闭上眼睛,猜测到底是谁这么胆大,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绑人。

    江不凡把手里的木柴扔到地上,看着还在昏迷的杨媛媛有些心烦,这下子打草惊蛇了。所有的出路都被他堵死了,现在别说离开l县了,只要出了这座大山,等着他的就是死刑。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那个姓齐的,让他放了自己,给他了四根金条还不满足,还想要他藏的一万块,这些钱可是他经营了这么多年,费尽心思才有的积蓄,怎么可能恭手送人。做人还是不能太贪心,不然会被撑死的!

    杨媛媛等了一会儿,只听见这人不断烧火的声音,就睁开了眼,一瞧就傻了,江不凡怎么会出来,他不是在牢里吗?

    江不凡也发现了杨媛媛的动静,转头望去就看到她目瞪口呆的表情。

    “很惊讶是吧!我为什么会在出来,小姑娘还是太年轻,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钱能使鬼推磨吗?”江不凡突然感到开心了,当初心心念念的人儿不是还陪着他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随着江不凡解开扣子不断的靠近,一股凉意迅速蔓延杨媛媛全身,她打了个寒颤,咽了咽口水,开口:“江不凡,你想干什么?”

    江不凡不语,只是解衣服,外面的棉袄已经被脱掉,手也放在了腰带上。杨媛媛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大声喊叫,祈求有人听到。

    江不凡继续手中的动作,劝阻杨媛媛别费口舌了,省点力气一会用,大山上除了他俩怎么会有其它人吗?更何况这个山洞还这么的偏僻。

    然而,一束耀眼的灯光让杨媛媛再次扬起了希望,注视着哼着小曲儿的江不凡,心扑通扑通的跳,怎么拖住这人呢?

    杨媛媛稳住心神,盯着江不凡,漫不经心的问道:“江不凡,你都有妻子了,为什么还要招惹其他人呢?”

    江不凡猛然一僵,解衣服的手死死地攥着,跳动的火光映在他的脸上,表情狰狞,神色恐怖。

    杨媛媛心中一片绝望,她怎么这么蠢,问个问题还能把人惹毛了,要是江不凡恼羞成怒,把她分尸了怎么办!!!

    江不凡挺尸了片刻,绷紧的神色,慢慢的缓和,一双暗藏疯狂的眼睛盯着惊慌失措的杨媛媛,狠狠道:“杨媛媛,你以为我会猜不到你的小心思,不就是想拖延时间!行!给你一点缓冲的时间,做好准备。”

    迈着腿走到火旁坐下,继续说:“你们女人就是贱!我当初对她多好,一心一意的把她捧在手心里,可是那个女人呢?看见我就像杀父仇人一样,没错,我是用了阴谋诡计娶了她,我特么要是没有鬼点子,就凭我,能娶到她!结婚后,整天颐指气使,看不起我。操!跟老子上个床,好像多委屈她似的!要死不活的。看见她的那个老相好,就跟偷了腥的猫一样高兴,她不稀罕老子,有的是女人讨好我!”讲完突然大笑,解恨的说道:“现在我倒了,那个女人还以为会跟她老相好双宿双飞,根本没想到那个男人在她爸出事的时候就结婚了!哈哈!”

    杨媛媛还以为这男人花心是天生的,没想到还有这一出。可是,外面的人怎么还没来!她该怎么办?

    “江不凡,我想要小解。”

    江不凡嘲弄的望了一眼,失笑道:“杨媛媛,你不会还想着要逃走吧!就算放你出去,你能走出去吗?”

    “我没想逃,就是去小解。”

    “成,爷就跟你玩玩,就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样要耍!”说完,就结开杨媛媛身上的绳子。

    杨媛媛刚出山洞就被外面的冷风吹得打个寒颤,

    心里更是哔了狗了,老天这是要这是要亡她啊!不管了,万一那人还没来,她就躲进空间里,虽说可能会被发现,也总比被江不凡糟蹋了强!

    瞅了一圈,跑到一颗大树的后面,喘口气,大声喊:“江不凡,你可别偷看!”

    “一会儿就是我的人了,有必要偷看吗!我警告你杨媛媛,敢逃走,我就弄死你!”

    杨媛媛尽量把身体藏好,发现没有露出身影后,立即进到空间里。发现就被发现吧!她再也受不了这种心惊胆颤的感觉了。

    江不凡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影,扔掉走中的烟,迈着大步向雪地里走去,狠声道:“杨媛媛,出来!你是逃不出去的,现在不出来,等我找到了你,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出来!”

    江不凡把周边翻了遍,还没找到人,心中一惊,旁边没有,也没有逃走的脚印,人去哪了?不禁想到这座山的传说,顿时毛骨悚然。

    屯里老人偶然说起过,古代辽王爱吃鱼,尤其是新鲜的冬鱼,故每年冬天都会来大江边捕鱼。有一次心血来潮,带着他最为宠爱的嫔妃一同来,却发现他的美人竟与侍卫有染,大怒之下,侍卫被沉江,美人被扒光衣服扔进寒雪覆盖的大山里,任其死活。

    辽王走后,当地人跑进大山里,希望能够救下这个美貌的女人,却发现人找不见了,就连尸骨也没有留下。一开始以为是被野兽叼走吃了,可后来上山打猎的人,在山上过夜时,总是能听到女人的哽咽声,仿佛在诉说她的冤屈。猎人大惊,回村后告诉大家,人人不敢傍晚后上山。

    传说虽然无从考证,建国后更是不准提,大家几乎都忘了这个事情。杨媛媛突然消失,江不凡下意识的想到这些鬼怪奇谈,不然怎么解释人突然没了!

    江不凡猛地跑回山洞,把火熄灭,拿去东西就跑,这鬼地方太奇怪了,他还是先逃吧!

    “县长,已经告诉大家不要开灯了。”南秘书摸着把脸上的雪说道。

    伴随着大风,雪越下越大,一脚踩下去,小腿肚都被埋进去了!

    “让大家小心点,不要单独行动。问问屯里过来的猎人,这附近有没有山洞之类的,有的话就让他带路!”周雳弦皱着眉头,暗声吩咐,这么大的雪,不可能在外面赶路。

    南秘书点点头,跑到屯里的老猎户身边交流一番,大家都开始向附近的山洞走去。

    一连走了几个山洞,没什么发现,大家也都累到不行,身上出的汉被风一吹,扎心的凉,眼看着坚持不下去了,一个人突然说道:“那里有脚印!”

    猎户跑过去观察一番,才道:“这脚印还是新鲜的,没被大雪掩盖,追着脚印走,应该能找到人。”

    一路紧赶,终于发现人的身影。大家互相同情的看对方一眼,表达的意思却一致相同,妈的,终于找到人了,在不找到人,没被大雪冻死,就提前被县长身边散发的冷空气冻死!

    不用周雳弦吩咐,大家伙就四处散开,朝前面的人追去。

    江不凡狠狠的在心里骂道,这鬼地方,要不是经常来,还真不知道怎么走!只要翻了这个山顶,就有住的地方,在想办法逃走!

    ‘咯吱~咯吱~’

    踩雪发出的声音在耳边想响起,江不凡回头一看,一大群人正朝他赶来,心中一惊,把手里的钱扬手撒开,拔腿就跑。

    可是追赶的人,除了猎户,其他人并不为之所动,一股脑的向前冲。心疼那些钱吗?谁说不心疼那绝对是假的,可县长在后面虎视眈眈的看着,谁要是敢去地上捡,别说钱,工作可能就没了!大家还是牟足了劲,赶紧抓住江不凡,再去捡钱吧!

    片刻后,江不凡就被制服在地,喘着粗气,一旁的雪在快速融化。

    周雳弦抬起脚狠狠踩到江不凡的脸上,就像再踩一条臭虫一样,直到脚下人痛苦的哼叫,才放开。厉声道:“人呢?”

    江不凡从地上跪坐了起来,吐了一口血腥的吐沫,睁大眼睛,得意的笑道:“杀了!先奸后杀!”

    周雳弦身影一僵,眼底划过一到森冷的色彩,抬起脚猛地向江不凡踹去。

    压制的人只感觉手里人突然抓不住了,下意识的不松手,一下子栽了个大跟头,埋进雪地里。

    江不凡捂着胸口大声的咳嗽,嘴里更是吐出一口鲜血,脖子就被周雳弦紧紧的掐住,感觉越来越少的空气,身体开始不断的挣扎,可出手的人力气实在太大,更本挣脱不开,压哑嗓子一字一字困难的说:“我……骗……你……的……!”

    周雳弦像扔死狗一样,把人扔到雪堆里,拿起手帕擦擦手,居高临下的望着脸色如血的江不凡,冷冷的道:“说!人在哪?”

    江不凡被毒蛇一样的目光盯着,再不敢说谎,慢吞吞的把他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周雳弦听完,脸色更臭了,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消失了!至于那个传说更是无稽之谈。辽王好鱼,冬既来食,确有其事,不过,那是在北面的大江,与这里更是相距甚远。

    随即押着江不凡就往山洞走去。

    “就是前面的山洞了。”江不凡指着前面惊慌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