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21.第21章

    周雳弦神色复杂,突然想起小时候在周家书库里看到的一本书。清末时期,子嗣艰难,曾有一位嫔妃怀有身孕,然未能保下来,皇帝大怒,下令斩主治御医,御医大惊,突然在众人面前消失,世人惊恐,连忙跑出,在没有进去过。不过有人曾言看见那御医从小院里出来,再仔细一瞅人就不见了!如此看来小家伙的情况与此何曾相似,这件事要是被人看见,小家伙就危险了!

    “你们回去吧,我一个人去。”

    南秘书大吃一惊,现在国家破四旧,打倒一切封建迷信,可不能否定妖魔鬼怪的存在,县长要是出了什么事咋办啊!正想要劝阻,就感觉一到阴森森的目光落到他身上,讪讪闭了嘴。

    后面的人一听见不用他们去了,感动的稀里哗啦,县长实在是太舍己为人了!为了救一个人半夜就上山找人。如今人不见了,面对未知的危险,就自己一个人涉险,也要把人带回来!不愧是京都来的,政治觉悟就是高!

    倒也不敢说一同去,主要是他们也怕。

    周雳弦看了一眼男秘书,也不管其他人的反应,拿起包裹抬脚就走。

    杨媛媛呆在空间里也感觉不到时间,暗想这次出去,一定要想办法买只表。

    饿了,啃松子,渴了,那就渴着,主要空间没水啊!下次一定弄点水。

    实在渴到不行了,杨媛媛感觉江不凡可能已经走了,转身离开空间,站在大树后面,抓起一把雪就往嘴里塞。

    周雳弦坐在山洞口,等了一夜,看着突然出现的杨媛媛,捧着雪就吃的样子,露出了少有却阳关的笑容。

    杨媛媛听到一阵开心的大笑,嘴里的雪吓的差点吐出来,嘴巴上沾满雪粒,呆呆地望着周雳弦,眼睛一瞬间布满泪花。

    小家伙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好想制成标本,慢慢欣赏。周雳弦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眼神阴鸷的盯着杨媛媛。

    杨媛媛被危险的目光看着,人也清醒了,扔掉手里的雪,拔腿就跑。然而,下了一夜的雪,早就过膝盖了,还没走两步,就滚倒在地,冰冷的雪直往衣服里钻,再也忍不住趴在雪堆里开始低声哭泣。

    周雳弦站了起来,大步走到边上,伸出双臂,抱起赖在地上哭泣的小人,紧紧搂在怀里,小小的身子香香软软的,让人沉醉其中,他收了收手,嘴唇咬了咬粉嫩嫩的耳朵,温柔的声音

    道:“小家伙,我看到你的秘密了,怎么办呢?你说?”

    杨媛媛趴在他的脖颈里,身体抽搐的更加厉害,两边的肩膀不住的耸动,没片刻,就把周雳弦的一片围巾沾湿了。

    周雳弦享受着怀里人害怕的反应,一只手继续抱着,另一只手伸出来勾着她的脸庞,低下头亲亲冰凉的小嘴。

    “想好了吗?要怎么做!”

    杨媛媛抽了抽被冻红的鼻头,口里含含糊糊的说道“都听你的”。

    周雳弦大声的笑出声,抱着人回到山洞,现在小家伙是自己的了,被冻坏了,他可是会心疼的!

    把人放在了火旁边,就捧着白白嫩嫩的小脸开始啃,哭肿的湿漉漉的大眼睛,红挺挺的鼻子,柔软的小嘴,一路向下。

    “啊!!!”

    周雳弦这个蛇精病,竟然咬她的脖子,杨媛媛感觉皮被咬破了,他还在一直舔舐,她好命苦!

    腥咸的液体刺激着周雳弦的每一根神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觉怀里人是他的。

    杨媛媛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解下,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一个个的小疙瘩飞快的冒了出来,周雳弦一看见就移不开眼了,浑身都在兴奋的颤抖,这个人天生就是为他而来的!

    趴到她身上,把白嫩的细腿放在大腿根上,气喘吁吁的不断亲吻,从头到脚,从脚到头,一丁点都没放过。

    杨媛媛把脸埋进手里,吓的不敢张眼睛,嘴巴狠狠的咬住,他怎么敢亲她哪里!不要脸,登徒子,……

    “舒服吗?”周雳弦爬到她耳边得意的问道,为了她,他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杨媛媛伸出胳膊抱住他的脖颈,把脸埋进肩膀里,不回答,太羞人了,她活了两辈子都没见过这种阵仗!

    周雳弦异常满足的抚摸着光洁的肌肤,感到上面的温度不在烫人,就拿起旁边的衣服替她穿上。

    杨媛媛红着脸不让,他也不勉强,站起身来整理一下被抓松的衣服。

    “你忽然消失去了哪里?”

    杨媛媛穿衣服的手一顿,努力忽略落在身上的压力,缓缓的说起空间的由来和作用。

    “也就是说,这个玉佩就是个移动的仓库,除了所有者,只能装死物。”周雳弦拿着手里玉佩,一针见血的总结。

    杨媛媛无奈的点头,本以为这个秘密到死她才会说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还被他威胁。

    周雳弦拿起红色的绳子,重新给人带上,贴在耳边轻轻的喃道:“小家伙,这东西我不要,别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乖乖的呆在我身边,否则,我可不能保证会做什么!”

    杨媛媛哼哼唧唧的点头,这人就是个十足的蛇精病,只能顺着来,要是把人惹毛了,最后倒霉的还是她。

    周雳弦满意的嘴角上扬,等人收拾东西,背起就向雪地里走去。

    南秘书站在山脚下,焦急的来回走动,县长在山上待了这么久,不会出事吧!或者也突然不见了!心里被吓的不轻,咽了咽口水,转身对着后面的人说道:“不等了,咱们上山去,县长要是出事了,谁都负不起这个责任。”

    后面的人一听,显然也想起来他们的县长是京都来的,家里好像很有权势,急忙跑上山。

    “别人要是问我去哪里?我该怎么回答。”杨媛媛趴在周雳弦的肩膀上说道。

    周雳弦嘴里喘着粗气,艰难的在雪地里移动,听到背上人的问题,也微微一怔,这个问题有点棘手,虽然没人亲眼看见,但确确实实人找不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往灵异鬼怪上面推了,至于会不会信?尽管一直说破四旧,中华民族传承几千年的东西,几乎深深的烙在每个人的灵魂里,怎么会轻易改变,他们不仅不会怀疑,反而觉得果真如此。瞅了一眼小人纠结的表情,说:“我替你解决,有什么好处?”

    杨媛媛就知道,这人小心眼的很,不能吃一点亏,看着一旁散发着热气的耳朵,玩心大起,偏头,含着耳垂不断的允吸。

    周雳弦被她的动作弄的身子一僵,脸部狰狞,神情古怪,背人的臂膀不断的收紧,顿了顿,厉声说道:“别人问,就说被树枝绊倒磕在石头上,人也晕了,什么都不知道,醒来后就被我救了。”

    杨媛媛感觉她的腿快要被勒断了,妈的,这个蛇精病不知道哪里又惹到他了,不就是亲了下耳朵,还是他示意的,以后她要是在亲他一次,周雳弦就不是人!还有这什么破回答,骗谁呢?“不会有人怀疑吗?”

    周雳弦嗤笑了一声,接着说:“怎么会怀疑,人对鬼神或多或少都是敬畏的,不用担心,再说不是还有我吗!”

    杨媛媛一阵心塞,早知道就不问了。

    “南秘书,你看,那是不是县长啊!”

    队伍里眼尖的人指着前方的人影激动的喊。

    南秘书眯着眼睛,仔细的瞅,吓了一跳,杨媛媛找着了!县长果然不愧是县长,这都能找到,指挥着其他人赶快去接人。

    周雳弦不悦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南秘书,这人工作能力还行,就是没有眼力劲,没看见他跟小家伙共度俩人世界,还呼啦啦的带一群人过来打扰,挡风吗!

    “南秘书,你很闲吗?如果是,那就去仔细调查是谁放走了江不凡,而不是在这浪费时间。”

    南秘书有些惊愕,不知道又怎么惹到人了!他这不是怕人出事才紧赶慢赶的过来吗,又是他的错!郁闷的走在后面。

    “南秘书,你跟着县长这么近干嘛!”

    一个人走到人身边悄声问道。

    南秘书瞅了人一眼,白痴的意思不言而喻,“我这不是怕县长万一背不动了,好搭把手。”

    “咱们县长好像不需要您帮忙,根据我当年跟我媳妇的相处经验来看,他们俩很可能在处对象。”

    那人说完,把那枚白痴的眼神换给人后,就走到一边,坚决不打扰县长跟人家甜甜蜜蜜的相处。

    南秘书脑袋一蒙,不是为了宣扬新县长的好形象才背人下山的吗?什么时候跟人处上对象了?怪不得前面这么火急火燎的去救人!

    京都周家一片灯火通明,黄花梨木的桌子上摆满了鲜美的食物。

    一位约莫十八年华的女孩儿却食不下咽,频频抬头看上位坐着的男人,欲言又止。

    “小玉怎么了,看爸就能吃饱!”男人不咸不淡的说道。

    他旁边衣着华丽的女人抬起头,微微蹙眉,眼神严厉的望着女孩儿。

    女孩失望的低下头,有点按耐不住心里的焦急,含含糊糊的问道大哥什么时候会回来。

    男人拿着筷子的手一怔,随即又若无其事放在碟子上,淡淡的说:“问你大哥做什么?有什么事?”

    周文玉悄悄瞅了一眼父亲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直道没事,就是想大哥了。

    周父颔首,拿起筷子,又放下,说他还有事去书房了。

    男人一走,女人就站起来,声音严厉的对周文玉说:“好好的提你大哥干嘛!存心让你爸生气?”

    周文玉低头不服的撇撇嘴。

    唐凤看着女儿这个样子更加生气,早年的时候,只顾着争风吃醋,等她腾出手时,这孩子已经被养废了,现在被别人当枪使,还这么开心!也不想想她大哥是她能够插手的吗?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现在管也管不了,转身回了房间,眼不见心不烦。

    周文玉开心的扬起嘴角,拿起旁边的电话开始拨打。

    “喂,是阿兰吗?我是小玉。”

    ……

    “没什么大事,就是有我大哥的消息了。”

    ……

    “嗯,好,明天公园见。”

    放下手中的电话,开心的跑进豪华的房间里,身体在床上滚来滚去,小脸殷红一片,明天就可以见到他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