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22.第22章

    “杨媛媛,你真的跟县长处上对象了?”薛巧芝躺在被窝里,双眼发直,至今都不敢相信她的室友竟然跟县长在一起了!为啥不是她被绑到山上,要不然,县长女朋友现在就是她了!周县长虽然脾气不是很好,长的也一般,可架不住家室好,这个杨媛媛咋这么幸运呢,啥好事几乎都被她占了,老天可真不公平!

    正在擦护肤品的王雅琴优雅的翻了个白眼,这话都问几遍了,还问!再问也改变不了杨媛媛现在就是周县长的女朋友的事实。与其嫉妒人家,倒不如抓紧时间搞好关系。今天她算是见识到了这个周县长的小气劲,她不就是拉了一下杨媛媛的手,就拿眼刀子频频的戳她,这粘糊劲,过完年,杨媛媛估计就会被调去县里。

    蒙在被窝里的杨媛媛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没心情搭理她们,她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周雳弦为什么会单独出现在山洞,好像知道她会突然出现似的,早上只顾着害怕,哪里想到这些,现在想想,周雳弦是不是跟她一样,也有一个这样的东西,甚至比她的还好,才不要她的,不然正常人看见这东西,不都眼红吗!

    整个人烦躁的翻个身,困到不行,就是睡不着,这个周雳弦这个人外表优雅,内心就是个疯子,阴晴不定。要是真的留在他身边,像只宠物一样,能逗他开心,还好。惹到他,不死也得脱层皮,现在她脖子被咬的那一片还火辣辣的疼,当初怎么会对他有好感呢!真是眼瞎!

    逃走根本不可能,这个年代,没有票和证明,寸步难行。万一她真走了,y省的杨家一家子估计都得遭殃,虽然灵魂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可这具身体是啊!不能尽孝就算了,不能在坑人家了。

    不知道这人啥时候会放了她,要是高考前把她给甩了,名声毁了也就毁了,反正人都走了,谁还能记住她。要是不放,依那人的性格,根本不可能让她离开他去上学的,她该怎么办?

    越想越绝望,不想了!反正明天去县里,当面问清楚好,省的她再担惊受怕!

    黑布隆冬的房间里,压抑的哭声断断续续。

    “桂花,你别哭了,这些钱是我这些年赞的,还剩点,你拿去给孩子看病吧!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找个好人家就嫁了吧!”

    低沉的声音才落下,曹桂花就疯狂的扑倒人身上,拼命的捶打,大喊大叫:“高军华,你还有没有良心,我跟了你这么些年,现在,我儿子出事了,就拿出这么点钱,跟我断绝关系,还跟别人结婚,你这是要逼死我们娘俩吗?”

    高军华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语气平淡道:“那你想我怎么办?好不容易有个人不嫌弃我家里穷,脸上有疤,还带着一个拖油瓶,愿意跟我过日子,为啥不跟人结婚。”

    “我也不嫌弃你,你别结婚了,好不好?”曹桂花搂着那人脖子哽咽着说道。

    高军华咬紧牙龈,拳头紧握,顿了一会儿,粗暴的把人从自己身上落下,狠狠的说:“曹桂花,你不嫌弃我,我嫌弃你行不行!别人不知道你跟江不凡的关系,我还能不知道,这次女知青出事,也有你的功劳吧!你儿子出事,就是报应!”

    他怎么会知道,曹桂花颓废的坐在地上,这下怎么办?县长现在正在全力调查这件事,江不凡这个祸害,虽然品性不行,但说话一向算数,说了不会供出她就不会。他呢,会不会为了讨好县长,把她说出去。

    曹桂花惊慌的抱着他的腿,仰起头,露出她最柔弱的一面,可怜兮兮道:“军华,你不会把我做的事情说出去吧!我知道错了,可是我也没办法,我要是不这么做,江不凡就会杀了我儿子,我儿子就是我的命啊!现在我儿子烧成肺炎,就是被江不凡这个混蛋扔进雪堆里弄得,我已经受到报应了,求求你,只要别说出去,要我做什么都行!”

    高军华嗤笑了一声,这个女人当初就是这副样子勾引他的,他也是真够贱,就吃她这套,跟他媳妇儿分了心,害得人生育时难产,他还没来得及出生的儿子,就被活活憋死,媳妇大出血没送到医院就没了!他对不起她们娘俩!

    如今要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这辈子都没有儿子,是他的报应。

    以前有江不凡在,他不敢动手,如今江不凡倒了,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曹桂花就把自己作死了!竟然跟江不凡狼狈为奸,把县长的对象给绑了,天做孽犹可恕,人做孽不可活!就算他不说,江不凡还能不说!

    “曹桂花,你也别装了,就算我不说,你以为县长查不出来,你还是好好安排你儿子吧!”

    说完也不管地上人的反应,快步离开。

    曹桂花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一步错步步错,江不凡害苦了她!只希望那人信守承诺。

    '扣扣'

    “进!”

    杨媛媛打开门就看见周雳弦一副人模人样的在办公,撇撇嘴。

    “小家伙,谁惹你生气啦!我替你报仇。”

    周雳弦瞧见小家伙生气的样子,就很开心,气鼓鼓的表情,真的好想把人毁了,可又舍不得。

    杨媛媛见这人又露出变态的笑容,身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扬起嘴,说:“没人惹我。”

    周雳弦放下手中的钢笔,不急不慢的走到小家伙身边,低头,亲了亲嘴角,贴在耳边轻轻的开口:“是吗?小家伙,看来你没有记住我昨天对你说的话,走,我带你去见识一下骗我的人是什么下场。”

    低沉温柔的声音缓缓流出,杨媛媛却被吓的脸色苍白,心跳加速,她一点都不像知道那个人的下落!

    阴森森的牢房,充满了怪异的味道,散发着黄光的小灯泡也让人感觉十分恐怖。

    杨媛媛拉着周雳弦的衣袖,全身都在颤抖!

    此时的江不凡要死不活的躺在牢房里,哪里还有人的样子,鼻子被割了,牙被拔了,指甲盖也没了,小腿也被锯了,身上血迹斑斑。

    “小家伙,看见了吗,这就是骗我的下场,看见肚子上刀痕了吗?”

    周雳弦低头贴在杨媛媛耳边温柔的喃呢,

    “我让人把他的胃,肺都割了一部分,吃饭难受,呼吸困难,只能像蛆一样蠕动,还死不了!”

    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的从雪白的脸上滚落,杨媛媛保证以后都乖乖听他的话,什么疑问,不乐意,什么都没了!

    抽抽鼻涕泡,哽咽道:“我会乖乖听话的。”

    周雳弦很满意小家伙的态度,毕竟他也不想亲自动手,小家伙这么娇嫩,万一伤到了怎么办!

    把人抱进怀里,哼着小调,慢慢走出昏暗的牢房。

    “南秘书,江不凡已经招了,你带人去扎西屯处理一个叫曹桂花的人。”

    周雳弦抱着怀里的小人,悠悠的走到办公室门口,突然对南秘书说道。

    南秘书颔首,头也不回的就去干活了。

    他总算明白县长为什么看他不顺眼,现在只要杨小姐在,他就坚决不出现。

    周雳弦抱着人做到椅子上,亲亲粉嫩嫩的小嘴,咬咬耳朵,柔声道:“小乖,等我一会忙完了,就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尽管一点胃口都没有,杨媛媛还是乖巧的点点头,现在,她是一点反抗人的心思都没了。可想到过来的主要目的,小声说:“周雳弦,马上要过年了,我可能要回家。”

    周雳弦嘴角绷直,伸手捏着这张漂亮精致的小脸,露出细嫩的脖颈,仿佛用力一掐,就回断裂。

    他是不是对她太温柔了,才这么得寸进尺,语气轻淡道:“小乖,又不听话了,是不是非要我出手,你才能长记性。”

    下巴被捏的生疼,杨媛媛面不改色的伸出双臂搂着他的脖子,急忙解释到:“我哥要结婚了,我妈让我们姐妹三个都回家一趟,一起过个团圆年,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不回去了。”

    周雳弦松开手,自然而然的伸进衣服里,摸着两个性感的小腰窝,陷入沉思。

    自从他处理了那些不自量力的人,本土势利就一直在拉笼他,尤其是公安局的局长,放在平时,他连理都不会理,可是抽屉里的资料如果属实的话,不出三年,他就能带着小乖调回京。

    那个老东西为了巴结他,连亲闺女都推了出来,正好可以打探一下虚实,小乖在的话,反而不方便了。

    “回家可以,这几天你就别回去了,住我那里。”

    杨媛媛惊愕的睁大了眼睛,这人刚才不是还一副要收拾她的表情,怎么会突然同意了?

    周雳弦紧紧的把人抱在怀里,一想到过年不能看见小家伙,还得去应付那帮老东西,笑的越发温柔,眼里却一点温度都没有。

    “你们干什么?凭什么抓我,放开我!”

    曹桂花躺在地上疯狂的嘶叫,江不凡这个祸害,不是说不会说出她吗?

    “曹桂花,江不凡已经交代清楚了,他外逃的这段时间,就是住在你这里,绑架杨媛媛同志的事情,你也有参与,反抗是没用的,你逃不掉!”

    南秘书瞅了一眼躺在地上打滚的疯女人平淡的说道。

    曹桂花听完,急忙爬起来,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哭喊到:“这些都是江不凡逼我的,我不做,江不凡会杀了我们娘俩,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儿子还病着,我要是被抓了,我儿子会死的!”

    围在院子四周的人,开始还以为抓错人了,毕竟曹桂花一个寡妇,能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

    听完这番话,马上跟旁边的人交头接耳,细想他们家跟曹桂花有什么联系吗?没有的如同劫后重生般开心,转头兴致勃勃的讨论谁家跟曹桂花有了来往。最近有接触的人家个个唉声叹气,陷入深深的懊悔中,祈祷曹桂花千万不要影响到他们家。

    南秘书无视曹桂花的哭哭哀求,继续命令抓人。

    要是人人犯了错,找个苦衷,就能放了,这个国家不就乱套了!何况这个女人谋害的还不是一般人,那可是县长捧在手心里的人,天大的理由都不能饶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