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23.第23章

    国营饭店里,杨媛媛拿着筷子,一颗一颗的数着米吃,尽管桌子上放着全是她平时想吃又吃不到的菜,可是只要一想到江不凡在牢里鲜血淋漓的样子,她连吃饭的欲望都没了,还不能表现出不乐意,惹恼了周雳弦,最后吃苦头的还是她。

    “怎么不吃菜,是不是不好吃?”

    周雳弦放下手中的筷子,皱起眉头。

    一直躲在柱子后面,暗中观察的服务生吓一跳,他们的饭店可是整个l县最好的一家了,桌上的菜更是掌勺师傅的拿手好菜。看县长这态度,这小姑娘估计就是县长的对象了,她要是吃的不满意,跟县长吹吹枕头风,县长会不会给他们饭店小鞋穿啊!他们小店可经不起县长的折腾啊!

    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双眼期待的看着座位上的女孩,竖起耳朵仔细听。

    杨媛媛咽下嘴里的米,扯着脸皮道:“饭很好吃,是我没有胃口。”

    服务生吐一口气,拍拍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胸脯,裂开了嘴,露出整齐的大白牙。

    不是他们饭店的问题,他就放心了!

    周雳弦伸手擦擦小乖的嘴角,亲昵的问道:“小乖为什么会没有胃口呢?让我猜猜,是不是江不凡的样子吓到你了,嗯?”

    手也突然微微用力,捏紧双颊。

    杨媛媛疼的皱起眉头,拿着筷子的手紧紧握起,含含糊糊哀求道:“我知道错了,不该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影响到自己,以后都不会了。”

    “小乖,看来你还没懂我的意思,在我面前,不可以想其他人,尤其是男人!不然我会很生气的。”

    “以后都不会了,周雳弦,我好疼,你快放开我吧!”

    “不不,小乖,不给你一个教训,你是永远都记不住的。”

    周雳弦拿起旁边的围巾,温柔的给人戴上,捧着绝望的小脸,柔声道:“小乖不要这个表情,这样我会更加兴奋的,伤到你就不好了。”

    杨媛媛感觉她就快蠢死了,才看过得罪他的人的下场,还惹他不开心。不就是吃饭吗,非得矫情,把人惹毛了。她现在好害怕,周雳弦这个疯子会不会也把她的鼻子割了!

    房间里地面整洁,桌子摆放整齐,一点都不像单身男人住的地方。

    周雳弦把人拉到卧室,强行摘走玉佩,拿起衣柜里衣服就去洗澡了。

    杨媛媛害怕的全身颤抖,双手抓着衣服,紧张兮兮的坐在丝绸面料的床上,听着流水声,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恐惧,四处张望,寻找逃跑的希望。

    周雳弦拿起毛巾试擦头上不断滚落地小水珠,看到洗漱台上香水,鬼使神差的在身上喷了几下,小小的浴室里顿时被淡淡的香味充斥。

    对着镜子情不自禁的笑了笑,穿了条裤子,裸着上身子大步走进卧室。

    他的小乖还在里面等他呢!让女士久等可不是他的习惯。

    房间里一片冷清,哪里还有人的身影。

    周雳弦嗤笑了一声。

    果然,本来想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长长记性,没想到她胆子不小,竟敢逃。非得挑衅他,他也不用再手下留情了!

    “小乖,别惹我生气,再给你一次机会,乖乖的马上出来,不然,我可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你。”

    阴沉的声音说完后,没有一丝声响。周雳弦脸部突然变得狰狞,眼睛死死地盯着卧室看了一圈,最后怒气冲冲的向衣柜走去。

    伸手,没拉动。

    “呵,小乖,你不会以为这个破衣柜就能挡住我吧!”

    说完大力猛地一拉,衣柜门锁就坏了。

    杨媛媛看着外面脸色如墨的周雳弦,吓的闭上眼睛,人也拼命的向角落挤,瑟瑟发抖,好不可怜。

    周雳弦粗暴的把人拉出来,扔到床上,不顾她的求饶声,打开床头的抽屉,拿出几条丝带。这东西可是专门治那些喜欢挣扎的女人,越挣扎就越绑的越紧,当然也更疼。

    抓起还在反抗的细胳膊,缠死了绑在床头,双脚绑在床尾。

    “周雳弦,我真的错了,以后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都听你的,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好害怕!”

    杨媛媛四肢被绑在床上,不断的挣扎,可越动越疼,无奈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眼泪四溢,冲周雳弦悲惨的喊道。

    “小乖,晚了,给你机会你不要,看,这是我为你准备的。”

    “不要,周雳弦我错了,求求你了,放了我吧!求求你!”

    杨媛媛看见盘子上的长针就疯狂的挣扎,祈求,没一会儿,丝带就缠进手腕、脚腕里,新鲜的血液浸湿了那一片的床单。

    周雳弦不慌不忙的走到床尾,伸出舌头舔舔白嫩的脚背上沾的血滴,咂吧咂吧嘴,露出满足笑容,柔声道:“小乖,你的手脚都受伤了,我给你消消毒吧!”说完,趴在床上,用力的允吸还在流血的伤口。

    寂静的空间,杨媛媛可以清楚的听到这人吞咽她血液的声音,

    心里更是害怕,却也不敢再乱动。她算是明白了,这人现在根本不会怜香惜玉的,她越反抗,这人就越兴奋,她越可怜,他就越粗暴。

    周雳弦给伤口消完毒后,拿起手边的剪刀,剪掉杨媛媛身上多余的衣服,直到□□,才拿起针消毒。

    杨媛媛感觉她快要昏死了,可是刺骨的疼又让她清醒。脚脖上,丝带早就看不见了,白嫩的肌肤勒出一条深深的沟壑,堆满了凝固的血液,时不时还会有新鲜的流出,双手紧紧抓住已经抓破的床单,手筋暴起,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汗珠,一颗一颗不停的滚落,流进头发里,又打湿了枕巾。嘴里的布条还是她不断祈求周雳弦,才得来的,因为她怕会受不住了咬舌头,他才同意的。

    突然想起农场的白月,她也是这样绑她,往她嘴里塞布条,不知道是不是报应,现在轮到她了。

    时间,每一秒都是这么漫长,每一分犹如经历一次地狱。

    “小乖,完成了,开心吗?”

    周雳弦放下手中针,俯下身拿掉杨媛媛口里的布条,亲亲苍白又干皮的嘴唇,亲昵道。

    杨媛媛放松了身体,睁开疲惫的眼睛,想要说话,抖抖嘴,却出不了声,太疼了,她现在还说不出来话,又闭上了眼睛。

    这并不影响周雳弦的好心情,小乖以后都是他的了,就算化为白骨,也能认出是他的。

    哼着愉悦的小曲,拿起剪刀,熟练的剪段手上丝带。

    可看到细白脚上的伤痕时,突然把剪刀扔到地上,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抬起脚,朝着衣柜就开始疯狂的乱踹,拿起洒落的衣服,胡乱的斯扯。

    等人安静了下来,气喘吁吁的坐在床边时,整个卧室除了床哪里还有以前的样子,衣柜什么的都烂了,衣服也变成了布条,哪里有能穿的!

    杨媛媛一动不动的躺着,看着他发狂,心中一点波澜都没有。周雳弦他就是个十足的变态,哪怕有一天发疯杀了他自己,她都不会惊讶!

    周雳弦踢开脚边的垃圾,找到还可以用的剪刀,尽管手在发抖,还是小心翼翼的剪掉陷入肉里的丝带,柔声道:“小乖,疼不疼,忍一会就好了,都告诉你不要挣扎,看看,受伤了吧!”

    丝带连着肉被拉去,杨媛媛疼的吭了一声,颤抖的手又抓起湿答答的床单,咬牙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尤为清晰。

    没有丝带的肉层,又开始流血,再次沾湿了底下的床单,周雳弦轻柔且迅速的处理伤口,拿起干净的衣服,撕成布条,熟练的包裹。

    周雳弦伸出沾满了血迹的手,轻轻抚摸她苍白的脸庞,柔声道:“小乖,只要你听话,我就不会惩罚你的。这一天都没好好吃饭了,你先睡一会儿,我去打饭,好不好?”

    言毕,俯身亲了亲光洁的额头,掖掖被角,转身离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