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24.第24章

    关门的声音一响,杨媛媛就睁开了哭肿的眼睛,颤颤抖抖的伸出手,摸向锁骨。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大声惨叫,可还是狠下心来,继续摸!她就是想知道周雳弦究竟在她的骨头上弄了什么?

    周雳弦!这个疯子为了惩罚她,拿着针活生生的在她锁骨上刻了这三个字。王八蛋,要是有一天他厌烦了她,她还咋找对象啊!这又不是刺青,可以洗下来,存心祸害她一辈子!

    周雳弦大步向前,饭盒藏进衣服里,大天气太冷了,要是放在外面走回家,能给冻结冰。

    “周县长,真的是你啊!”

    周雳弦回头,一见来人,笑容满面,问道:“陆同志,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

    陆娟瞅了一眼周县长温柔的眉眼,害羞的低下头,摸着胸前的大辫子,小声回答:“我爸想吃猪蹄了,让我看看国营饭店里还有没有?”

    “原来是这样,看来陆同志真的很孝顺父母,这么冷的天就跑出来,那你快去吧!现在应该还有。”

    周雳弦眼神愉悦的看着陆娟,语气更加亲切。

    自己撒的慌,跪着也要走完,陆娟笑容一滞,转过身慢吞吞的向国营饭店走去,直到听见走路的脚步声,就躲到一旁,痴迷的看着周县长远去身影。

    一开始她爸叫她跟周县长接触,她还不乐意,这个周县长不就是家室好,有什么了不起的,她的家室也不差!

    迫于无奈,为了应付她爸,跟周县长碰了几次面,她就发现这人实在太有人格魅力了,什么都懂,跟他在一起,整个人都很轻松。本来以为凭借她爸是公安局的局长,近水楼台先得月,谁知杀出一个程咬金,周县长竟然找了一个漂亮的女知青处对象。

    呵!长的在漂亮有什么用,门不当户不对,周县长迟早把人甩了,她再伺机而动。

    “小乖,我回来了。”

    周雳弦拿出饭盒放在床边,俯身亲了亲床上人的额头,

    “小乖发烧了!额头这么烫!”

    杨媛媛幽幽的睁开眼睛,她感觉快要死了,又冷又渴,全身冻的发抖,扯到伤口,包扎的布条又被鲜血浸透。动动翘皮又苍白的嘴唇,发出微小的声音“渴”

    “小乖在说什么?”

    周雳弦处理好了再次裂开的伤口,就看见小人抖着嘴唇不停的在说什么,把耳朵侧在嘴旁,仔细倾听。

    “小乖渴了。”

    杨媛媛眨了眨眼,她现在好渴,本来就没怎么喝水,今天又是哭,又是出汗,早就渴到不行。可是这人拿着针在她身上扎来扎去,疼都疼死了,哪里想的到!

    周雳弦快步走到客厅,翻到退烧药,倒了一杯热水,急忙拿去卧室。

    他的小乖额头这么烫,一定很难受。

    '咕噜咕噜'

    杨媛媛匆忙的咽着嘴里的水,可能是太急了,竟然被呛到了,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她呲牙咧嘴。

    “小乖,别着急,还有,慢慢来。”

    周雳弦伸出衣袖温柔的擦拭流进脖子里水。

    冬天天气寒冷,伤口不容易愈合,要是在沾上水,留下疤痕了怎么办!他的小乖这么精致,不应该留下任何丑陋的痕迹!

    杨媛媛感觉心好累,喝个水都能噎着,老天是不是看她不顺眼,非要她倒霉才高兴!又流了这么多血,她得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回来!

    周雳弦又再次拿起布条,蹲在床脚,耐心的包扎。

    “小乖,不要乱动了!已经流了这么多血,再流的话,会失血过多的,我们的惩罚还没有结束,不能去医院。”

    杨媛媛真的很希望能过晕过去,她一点都不想接受他的折磨了,流了这么多血,为什么没有晕倒呢?是不是她平时吃的太多了?

    “我的小乖,你不是喜欢藏在柜子里,看,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惊喜吗?”

    周雳弦找出一个木制大箱子,搬到卧室里,在两边各开了一个小孔,里面铺上被子,抱起杨媛媛放到里面。

    箱子不大,杨媛媛曲着身体侧躺在里面,还不敢乱动。

    “小乖,我要合上盖子了,晚安。”

    周雳弦动作轻柔的给人盖好被子,亲了亲脸蛋,就合上箱子,拿起旁边的锁,毫不犹豫的锁上。

    干部家属院里,陆娟拿着热乎乎的猪蹄,跑到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的公安局局长陆华明身边,撒娇道:“爸,看我给你的猪蹄,你闺女孝顺不!”

    陆华明哈哈大笑,放下手中的报纸,接过香喷喷的猪蹄,啃了一口,嚼着,无比自豪的说:“还是国营饭店的猪蹄啃着劲道,我闺女就是孝顺,比臭小子强多了!”

    趴在另一侧沙发上,正在翻鉴定书的男孩儿翻了个白眼,不服道:“爸,不就是一个猪蹄,至于吗?下次我就给你带回来一锅。”

    陆娟朝着男孩撇撇嘴,抱着陆华明的胳膊有意无意的问道:“爸,周县长过年是不是不回京都了?”

    “听他的意思,应该不回去了,怎么了,问他干嘛?”

    “嗤,她能干嘛!不就是看上人家了,打探打探消息呗!”

    陆娟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她哥说出了心底事,气呼呼的瘪着嘴。

    陆华明一看闺女红彤彤的小脸,还有啥不明白的。他就想不明白,当初让她去搞好关系,不乐意,现在,人家有了对象了,又巴巴的喜欢人家,现在的年轻人,搞不懂!

    “娟,周县长现在有对象了,你可不许乱来啊!”

    他就怕这丫头控制不住性子,跟那个姑娘干起来。一个知青得罪就得罪了,就凭他是公安局的局长,谁敢欺负他闺女!可是县长对象就不一样了,万一把县长给得罪了,凭他在l县这么多年的势利,俩人最多两败俱伤,岂不是便宜了隔岸观火的其他人!

    “爸,人家哪有乱来,我连他对象都没见过呢!”

    陆娟跺跺脚,她爸怎么能这么说她呢!好像她有多坏似的,要是被其他人听到,传到周县长的耳朵里,她的形象还要不要了!

    “听说咱们l县就没有比他的对象还漂亮的,不用你见过,就能认出来。”

    陆国栋合上书,翻个身,躺在沙发上幸灾乐祸的补充道。

    “爸,你看我哥,哪有这样当哥的吗?周县长对象l县第一漂亮,我就长的磕碜了!还有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认为我会欺负人似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陆娟就想不明白了,她才是这俩人的亲闺女、亲妹妹,不说向着她就算了,胳膊肘还往外拐!处处维护那个据说很漂亮的女知青。

    陆华明瞪了一眼没眼力劲的儿子,转头,笑眯眯的安慰生气的女儿,“娟,你哥不是那个意思,他这不是怕你一激动,就为了周县长做出什么过激行为,惹恼了周县长,你就彻底没有机会了。再说了,那个女知青能有我闺女长的好!估计就是别人为了巴结周县长,故意这么说的。好了,别耷拉着脸了,今年过年,我就邀请他来咱们家吃饭,你呢,明天叫你妈拿着布票,去买几件新衣服,到时候穿的漂漂亮亮的,留个好印象。”

    “就是,老妹,有哪个男人不好色,就算那个女知青长的真有那么好,凭她的家室,周县长能娶她吗?估计也就玩玩而已。过年的时候,你可要好好把握,争取把周县长拿下,到时候l县可就是咱们一家独大了。”

    陆国栋坐了起来,头头是道的分析。

    陆娟听完害羞的低下头,娇声道:“哎呦,人家周县长还不一定能看上我呢?我先回房了!”

    踏踏的脚步声没一会儿,就消失了。

    “唉!少女怀春了,一转眼你们都大了,我也老了!国栋,那边联系好了吗?”

    陆华明看着女儿为其他男人撒娇,心中一片感慨,叹口气,转头跟儿子商量事情,马上就要过年了,查的紧,可不能出现问题。

    “爸,你放心吧!一切顺利,出不了事的!”

    陆国栋勾勾唇,为了这次活动,他可是连着好几天都没有睡好了,今天终于可以去他的小甜心那里了。

    陆华明点点头,对于儿子的办事能力还是很信任的。

    薛巧芝看着最里面空落落的地方,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跟旁边的田瑞发牢骚,“你说杨媛媛咋能这样呢!才跟周县长处上对象,就夜不归宿,也不怕周县长哪一天甩了她,看她还能不能找着婆家了!”

    田瑞一言不发的听着,她知道薛巧芝嫉妒杨媛媛,她也嫉妒,明明一起来的,她们下地晒太阳挣公分,杨媛媛却只需要呆在卫生所里。被绑到山上,没有受到流言蜚语的攻击就罢了,突然摇身一变成为县长的女朋友,享受大家尊重与崇拜的目光。

    王雅琴叹口气,一起住了半年了,她竟然不知道这帮人嫉妒心这么强!杨媛媛可能是有事情回不来了,至于诅咒人家吗!幸亏明年六月份她就跟展鹏一起回去了,不然她可受不了这群人。

    薛巧芝抱怨完气呼呼的躺进被窝里,她都快嫉妒死杨媛媛了,她除了长相不如人,哪里有一点比她差了,凭什么这人就可以鱼跃龙门!她还在这个脏兮兮的潭子里呆着。

    黑布隆冬的空间里,杨媛媛头昏昏的,睁着眼睛就是睡不着,伤口太疼了,周雳弦那个狗东西竟然还不给她上药,尤其是锁骨,好像无数的虫子在撕咬。而且一张被褥怎么能抵挡刺骨的冷空气,加上还在发烧,全身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退烧药终于起了作用,她整个人也快虚脱了,就着冷汗,昏昏的陷入沉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