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25.第25章

    临近年末,供销社开始销售一些稀罕的东西,同时也放宽了每个人限购的份量,以至于每天早上天不亮,就有人拿着小板凳,提着空袋子排队。要是来晚了,排一天的不打紧,要是东西卖完了怎么办!大家几乎都是这么想的,没一会儿,街道上就排满了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杨媛媛从木箱里被放出来后,断断续续发了几天烧,再也生不出反抗的心思了,每天乖乖巧巧的躺在床上养伤,希望回家前,能够下地走路。

    “小乖,我看看伤口结疤了吗?”

    周雳弦放下手中的公文包,走到床边,轻柔的掀起被子,看看锁骨,又看看脚脖。

    恢复的还不错,都已经在愈合了,想到明天人就要走了,拉着被子的手猛的收紧,神色恐怖。

    杨媛媛还在纳闷这人老拉着被子干嘛?天气这么冷,看完还不赶紧放下,万一再冻伤了怎么办?幽幽的声音突然传来。

    “小乖,怎么办?不想让你走了。”

    这人真的好过分,她都期待了好几天了,为什么又改变主意!

    “小乖,你知道吗?这几天那个公安局局长的女儿,一直在我眼前晃悠,你说怎么办?”

    周雳弦皱着眉头,苦恼不已的问道。

    “你可以无视她,也不要理她!”

    杨媛媛一愣,随即怒气冲冲的喊道。

    拉着被子的手兴奋的颤抖,周雳弦露出满足的笑容,他的小乖果然在意他,喜欢他。

    怎么办,好想把人吃进肚子里,这样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小乖气性真大,可是现在还不能这么做,她爸做的事还没查清楚,还需要她来掩护。不过小乖放心,我只喜欢你的。”

    杨媛媛一点都不想让他喜欢,太可怕了,要是那位公安局局长的千金能够拿下他,该多好!人却口是心非的说:“嗯,不可以喜欢她,更不能假戏真做。”

    周雳弦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小乖怎么这么可爱呢,连吃醋都那么讨人喜欢。

    柔声道:“我讨厌她都来不及,怎么会喜欢呢!不过小乖,你回家的每天都记得想我,不然,我会生气的。”

    杨媛媛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被窝露出毛茸茸的脑袋乖巧的点了点。

    火车站人来人往,杨媛媛不顾其他人异样的眼光,身体挂在周雳弦身上,脚脖实在是太疼了,站了这么长的时间,早就肿了!火车还晚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要是一直站着,她的腿估计都能废!

    周雳弦一只手拿着行李,另一只手抱着人,笔直的站着,丝毫不嫌累。

    对于小乖亲近的做法很是满意,连人马上就要离开的愤怒都稀释了几分。

    “小乖,你会逃走吗?”

    周雳弦低头看着倚在他胸膛的小人,不自信的问道。

    “不会的,我怎么会逃走呢!”

    “嗯,我就知道小乖这么喜欢我,怎么会舍得离开我呢,不过,万一小乖真的逃走的了话,杨家的人可都会生不如死的哦。”

    踹在衣兜里的手,紧紧的攥着,杨媛媛把脸埋进温热的胸膛里,闷闷的说:“我会每天都想你的,你也要记得想我。”

    周雳弦收收臂膀,下巴摩擦着她的头顶,道:“好,每天都想你。”

    “大妹子,这是你的卧铺啊,你看,我这带着孩子,在上铺也不方便,咱们能不能换换!”

    杨媛媛拿着行李艰难的挤过人群,终于找到位置,一位收拾干净的大姐带着孩子却已经躺在了卧铺床上了,看着她过来,乐呵呵的问道。

    尽管她想换,可是脚上的伤也不允许她在折腾了,开口:“大姐,不是我不同意,我这脚脖也受伤了,实在不方便。”

    女人瞅了瞅杨媛媛的脚脖,呵,好家伙,这棉裤、棉鞋都是崭新的,顿时心里不平衡了,这人都这么有钱了,咋这么小气,上铺下铺也没差多少钱,不就换个位置吗!还扯什么脚受伤。不悦道:“大妹子,你就行个方便呗,我是军嫂,一个人带着孩子去探亲真不容易,下铺多少钱,差的我给你。”

    “原来你是军嫂啊!那可真的不容易。”

    坐在对面下铺的男人,也不收拾行李了,笑呵呵的对着女人说完话,又转头满脸严肃对着杨媛媛说:“这位女同志,人家是军嫂,还带着孩子,我们应该给予尊敬,做人不能太自私,你就给她换换呗!”

    “就是,都是卧铺,有啥不一样!”

    “没错,外面还有好多人没座位呢!有个座位就满足了,这还是卧铺,还挑什么!”

    杨媛媛被一群围观的群众纷纷指责,有些生气,这群人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没差别你们咋不换,非得认准了她,看她一个姑娘好欺负吗!

    弯下腰,卷起裤边,露出被包扎的脚脖,说:“大姐,你看我这脚脖走路都困难,咋上去!”

    那个女人没想到杨媛媛真的受伤了,好像还不轻,抱着孩子讪讪的下来。

    “红军长征两万五,都没有叫苦,你那点伤算什么!咋就不能去上铺了!”

    对面下铺的男人瞅了一眼杨媛媛包扎的脚脖,撇撇嘴,不屑的叫嚣道。

    这人咋就这么多管闲事呢!你有能耐你咋不换啊!杨媛媛扭头盯着男人,看了好一会儿,突然露出邪恶的笑容,慢慢的说:“这位同志,你也是下铺的,这么热心,可以和这位军嫂大姐换一下,毕竟我回家的路程有点远,需要三天,上下铺不方便,万一没站稳,摔了下来,伤口裂开就麻烦了!”

    男人一愣,没想到这个女同志长的挺漂亮,脸皮咋怎么厚,话说到这个份上还不换,正准备理论一番,就看见周边看热闹的人目光都注视着他。扯扯嘴角,无所谓的拿起他的行李,放到上铺,说:“军嫂同志,你去我的床铺吧,我可不像某些人,为了一个上下铺就斤斤计较。”

    说完,不屑的撇了一眼已经在床上的杨媛媛,爬上床。

    杨媛媛才不管他怎么说的呢,走了这么久,她都快被疼死了,哪有心思管别人怎么想!

    周围的人见事情解决了,纷纷散去。

    军嫂抱着孩子坐在床上,有点不要意思的看了杨媛媛一眼,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姑娘受伤了,不是故意找茬。

    “妈妈,我饿了。”

    坐在床上不吵不闹的小男孩仰起头大声说道。

    “不是才吃过饭吗?咋又饿了!”

    话虽然这样说,军嫂还是很麻利的从包裹里拿出饼干,抽出一片递给孩子。

    这东西老金贵了,要不是为了去看她男人,她才舍不得买呢!

    看看对面正在收拾东西的人,咬咬牙,拿出一片伸出手问:“妹子,刚才不好意思啊!来,这东西可好吃了,你尝尝!”

    杨媛媛微笑着摇了摇头,说给孩子吃吧,她不爱吃饼干的。

    军嫂收回了手,刚想装回去,听见上铺人突然发出震耳欲聋的咳嗽声,又把手里的饼干递过去,说:“大兄弟,多谢你帮忙啊,饼干要不要尝尝?”

    男人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填嘴里,这东西老甜了,光贵不打紧,关键还要票,不吃白不吃,再说了,下铺的价钱可比上铺高,吃个饼干,他还亏了呢!

    军嫂内心十分不悦的,她就客气一下,这人咋就接了!要是嫌吃亏,她倒是情愿补钱,这饼干票还是她男人特地捎回家的呢!

    撇了一眼吃的津津有味的男人,脸上的笑容差点绷不住,幽幽的回到床上。

    '咯吱咯吱'

    霎时间,两床空间里只有嚼饼干的声音响起。

    “哎呀!终于找到位置了!”

    怪异的的声音加上撒娇语气打破了暂时的平静,引得大家纷纷注目,瞅了一眼就被呆了,啃饼干正欢的小男孩也睁大了眼睛,饼干都忘记啃了。

    这个时代就已经有人妖了吗?杨媛媛看到这人第一眼不由自主的想到。

    齐发垂耳,红色的花棉袄,黑色的裤子加一双军靴,雌雄莫辨的脸,有喉结,平胸。这人为什么没有会被拉去改造?

    “妈妈,姐姐?”

    小男孩抬头,指着人问道。

    军嫂抱歉的朝人笑了笑,低头面露愠色,怒斥孩子不要乱说话。

    来人优雅的拂了拂耳边的头发,并没有在意小孩的叫法,这种情况他见多了,看到杨媛媛,突然邪魅一笑,利索的把行李放到上铺后,转身坐到杨媛媛的床上,亲切的开口:“小妹妹,我叫刘俊,刘就是姓刘的刘,俊就是长的真俊的俊。小妹妹长的真漂亮,皮肤这么好,平时怎么保养的?方便说一下吗?”

    刘俊眨巴眨巴眼,期待的看着杨媛媛。

    杨媛媛同样眨巴眨巴眼,笑说:“我能说只用了蛤蜊油吗?”

    刘俊一怔,随即整个人陷入失望,明亮的大眼睛充满了幽怨,悲伤道:“果然,年龄才是最好的保养品,不像我,已经快三十了,再好的保养品都不管用!”

    军嫂一愣,看着刘俊那张洁白无瑕的脸蛋,几乎没有一条皱纹,这人都已经快三十了,那她的脸是不是应该四十奔头了!

    “妹子,你平时都是在吃什么呀?”

    “吃饭!”

    刘俊一噎,他当然知道吃饭,他是问吃什么饭!

    “妹子,请你认真回答这个问题,你不知道这对于一个追求完美的男人是有多么的重要!”

    “大哥,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想吃大白米和白面也没有啊,当然是在吃粗粮了!不过,我平时有喝花茶的习惯。”

    刘俊眼睛一亮,呲溜一下跑到上铺找到笔和纸,又恭恭敬敬的坐到下铺,“妹子,你说吧!我记着。”

    对面的军嫂手忙脚快的又拿出一片饼干,塞到小手里,这饼干有点硬,小孩子一片可以啃很久,可是看那俩人的架势会讲许久,可不能让着这小子打扰她听保养秘诀了。毕竟,为了照顾他,她可是老了二十岁的!

    男孩眯眯眼,好似懂了妈妈的意思,安静如鸡的啃饼干。

    杨媛媛喝口水,先润润嗓子,缓缓说道:“桃花茶,杨槐花茶,金银花茶,野菊花茶。”

    刘俊边记边问:“妹子,这些东西是哪里买的?”

    哪有人卖这些东西,杨媛媛扯了扯嘴角,“不是买的,从山上摘的,洗干净晒干就行。”

    军嫂虚了一口气,家里男人挣钱不容易,要是拿钱买,她可不乐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