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26.第26章

    周雳弦阴着脸回到家里,拿起桌边的茶缸就往墙上砸,飞溅的水花瞬间打湿了整齐的客厅,空气中还弥漫着女人的馨香,人却已经离开。

    十指紧攥,深深的吐了一口,周雳弦抿着嘴回到卧室,粗暴的打开床头的抽屉,拿起玉佩窝在手心里,心中的郁气终于减少了大半。

    “周县长,你在家吗?”

    陆娟羞答答的站在门外柔声问道。

    '吧嗒'一声

    周雳弦看着门外的陆娟,尽管心里十分厌恶,依旧满脸温柔笑容的问道:“陆同志有什么事吗?”

    陆娟心中有些忐忑,低头绞手,小声说:“听说周县长今年过年不回家了,我爸知道后,就让我来问问周县长年夜饭要不要去我家吃,一个人太孤单了。”

    “会不会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

    “不会不会,周县长能来,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打扰呢!”

    陆娟害羞的红了脸,周县长好温柔,她快招架不住了!道:“那我就回去了,告诉我爸一声,免得他着急。”

    周雳弦望着远去的人影渐渐消失,才关上门,快速解开领口的扣子,脸部扭曲。

    陆家人,分散了他跟小乖,不可原谅!他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火车一到站,杨媛媛迫不及待的走出车厢,这个刘俊简直就是话唠的化身,整整三天,除了睡觉,就连吃饭,这人嘴巴就没停过,真不知道他口中温柔美丽的妻子是怎么忍受的!

    “媛媛,这儿呢!”

    人群中,鲁菜妹边喊边挥手。

    杨媛媛提着行李,吃力的快步走过去。

    “妈~”

    “唉!我家姑娘长高了,也瘦了!”

    鲁菜妹仔细的看着半年不见的女儿,慢慢红了眼,她闺女咋瘦了怎么多!

    “妈,我这不是抽个才瘦的吗,我爸呢?”

    杨媛媛伸手擦擦鲁菜妹脸上的泪水,眼睛一阵酸涩,半年不见,她妈又添了几根白发。

    “你爸知道你今天回来,早早的就去排队割肉去了,来,把东西给妈,咱们回家,你姐她们早就到了,还有你小侄女也来了。”

    鲁菜妹伸手拿起地上的行李,拉着闺女乐呵呵的回答,今年他们杨家终于能过个团圆年了!

    杨媛媛慢慢的走在后面,听着她妈讲她离开后发生的事情。

    她哥分到房子了,靠他岳父,所以结婚后,不跟父母住在一起。

    孟婷婷的事情传到了她家里,她父母随即跟她断绝了关系,可是她兄弟的婚事还是黄了,气的她妈直喊不该生下这个祸害。

    朱红色的木门,除了变旧,没有任何变化,静静的见证这一家人的悲欢离合。

    “呦!咱们家的小姐终于回来了。”

    杨尔梅坐在板凳上,磕着瓜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对于这个妹妹,她是极不喜欢的,自从她来到这个家,她爸妈就再没拿正眼看过她,什么好吃的都先紧着她。就连这次也一样,她跟大姐回来的时候,除了她妈去接人,啥都没有。杨媛媛呢,她一回来,爸就拿出赞了好久的肉票,去割肉!都是闺女,凭什么就她金贵。

    “小梅,瞎说什么呢!”

    杨父蹲在墙角,狠狠的瞪了一眼二闺女,不悦道。

    这话要是让有心人听见,麻烦就大了!

    杨尔梅撇撇嘴,就她宝贝,说都不准说了!

    “爸,别生气了,二妹这不是看妈大早上的就去了,到现在才回来,有点担心,才口不择言,不是故意的。”

    杨以梅抱着瘦弱的小女孩,柔声劝道。

    杨媛媛早就在她爸凶人时候,找个地方坐下,站着太费力气了。听到她大姐说的话,嗤笑了一声,道:“大姐,火车晚点又不是我的错,搞得好像我故意把时间说错一样。”

    拖着沉重的脚步,解开行李,翻出一条蓝色的丝巾,一双半旧的军靴。

    “妈,辛苦你了,这是我给你买的东西,好不好看?”杨媛媛把手里丝巾拿给鲁菜妹,又把军靴递给一旁的杨父,“爸,这是给你的!”

    鲁菜妹摸着手里的丝巾,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这东西她可喜欢了,就是舍不得买,毕竟家里的孩子都大了,正是用钱的时候,哪里有闲钱买,没想到,小女儿给她买了。想了想片刻,说:“媛媛,妈年级大了,不适合这东西,你留着自己戴吧!”

    旁边的杨尔梅看见丝巾,眼都红了,她攒了这么多年的钱,还不够买一条,这杨媛媛哪来的钱买的,不会又是爸妈偷偷给的吧!这也太不公平了!

    生气道:“杨媛媛,你哪来的钱买的?上公分可不给钱。”

    其他人一愣,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纷纷看向杨媛媛。

    “农场每年冬天都会招人,今年我就去了,他们那里有一个以物换物的市场,送给爸妈的东西都是我在那里换的。”

    杨媛媛重新找个地方坐下,笑眯眯的回答,又望向鲁菜妹道:“妈,这个色就趁你,咋不合适,你戴上可好看了,不信问问我爸,爸,是不是?”

    杨父尴尬的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这孩子送就送呗!还打趣父母!

    鲁菜妹知道东西的来源后,就放心了,她真怕这孩子也像那个孟婷婷一样,走了歪路。一口气还没提上来,就看到孩子爸支支吾吾的样子,耷拉下脸,这老东西,也就刚结婚的时候说几句好听的话,一起过了二十多年,没给她买什么东西,如今闺女买了,问他好不好看,还含含糊糊的。

    戴上手里的丝巾,闷声道:“买的肉呢?媛媛都饿了!我去做饭。”

    说完转身去了厨房。

    杨父看着媳妇儿生气的走了,有点莫名其妙,不是才收到一直想要的丝巾吗,咋又发脾气了!

    看看媳妇儿,又看看手里的鞋,他还没试呢!叹了一口气,闷闷的放下手中的鞋,去了厨房。

    “你咋来了,快出去,还嫌站不开脚!”

    鲁菜妹熟练的切着案板上的菜,撇了一眼来人,不悦道。

    杨父没吭声,指了指外面挂在篮子上的肉。

    鲁菜妹狠狠的剁着菜,说:“我还没瞎呢!没事就出去,别耽误我做饭。”

    杨父咳了咳,搓着手小声道:“你带上丝巾,好看。”

    说完人不好意思的走向客厅。

    鲁菜妹顿了一下,低头继续切菜,人却红了脸。

    杨以辉哼着小曲儿,回到家,即使看到他最讨厌的烦人精杨媛媛,回来了,也没有影响到他的好心情。毕竟,谁能像他一样,工作不到一年就能分到房子了!厂里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羡慕。

    看了一眼杨媛媛,乐呵呵的冲大姐、大妹打招呼,逗逗小侄女。

    看到桌子上的军靴时,有些惊讶,这哪来的呀?

    转头问旁边的杨以梅,“姐,谁来咱们家了?”

    “谁都没来,咋啦?”

    “那这军靴哪来的?”

    杨以辉这着鞋子不解的问道。

    杨尔梅冷笑一声,说:“还能是谁,咱家的小妹呗!”

    杨以辉惊愕的看了杨媛媛一眼,有些好奇她是怎么弄到这东西的。

    从桌子上拿起鞋,笑眯眯的对着杨媛媛说:“老妹,这双鞋送给哥呗,份子钱就不让你随了。”

    他岳父是运输队的,经常要出远门,天气热的时候还行,要是冷,那就不好受了,手脚全都起了冻疮,就没好过。手倒是好解决,戴个厚手套就行了。可是脚就不行了,棉鞋保暖不挡水,卸货运货,那能保证地上没水。一来二去,就打听哪有军靴,愿意出高价买,可是这玩意不好弄,到现在都没找着。这双鞋好,虽然尺寸有点大,垫双鞋垫不就行了!

    走到客厅的杨父听到这话,冷哼一声,二话不说,夺过儿子手里的鞋进了他的房间。

    这个儿子算是白养了,为了一套房子,恨不得就去做上门女婿!那小房子能有他的房子好!

    杨以辉看着他爸的动作有点懵,也有点生气,不就是结婚后不住一块,又不是不养老了,闹啥别扭!

    杨媛媛把手里的奶糖递给跑过来的小侄女,看了一眼火冒三丈的大哥,慢吞吞的说:“那双鞋是给咱爸的,我还是随你钱吧!”

    杨以辉才不稀罕那点钱呢!他想要军靴,瞅了一眼杨爸的房间,阴着脸回了房间。

    “妈妈,吃,吃。”

    杨以梅看着女儿笑眯眯的小脸,感激的看了杨媛媛一眼,自从女儿出生,就没吃过几回糖,还不如她小时候呢!虽然父母有些重男轻女,可是也不会少她吃喝,有了弟弟之后,还可以分一些零食。现在她跟她丈夫都在农村,哪里有渠道弄到票!每当看着女儿眼巴巴的瞅着人家吃东西时,内心充满了心酸,她跟丈夫没本事,才让孩子受委屈!

    “杨媛媛,你在农场发了多少工资啊?”

    杨尔梅见杨媛媛穿着一身新衣服,又换了丝巾、军靴,还买了糖,农场的待遇有这么好?

    把行李袋系好,杨媛媛随口回了一句就回房间了,压根没在意她二姐咬牙切齿的表情。

    “大姐,你看她,眼里还有我这个姐姐吗?问她句话,还不乐意,要不是担心她,我才不问呢!”

    杨尔梅双手抱着胳膊对着大姐不忿道。

    杨以梅笑的一脸温柔,把手里的剩余的糖果不动声色的装进兜里,说:“小妹长大了,也有自己的秘密,你就不要操心这么多了。”

    尽管她也很好奇小妹的工资,可是刚吃了人家的东西,再问就有些尴尬了。

    半夜,杨尔梅窸窸窣窣的起床,晚上她妈做的菜有点咸,她又挑着肉吃,喝了一碗稀粥还不解渴,愣是又干了一大碗水,半夜被憋到不行,才从被窝里钻出来。

    脚下一硬,杨尔梅瞬间清醒,这是她姐的衣服,里面装着的就是奶糖。

    奶糖啊,那东西她从小到大就没吃过几回,现在早就忘了啥味了。杨媛媛回来就带了几个糖,说不定就有她的,只不过看见小侄女,没好意思给她,现在,她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一份,没啥好心虚的!再说了,她就拿一颗,还吃亏了呢!

    也不嫌尿急,弯下腰,偷偷拿出一颗填进嘴里,咂吧咂吧嘴,没两口就吃完了,又偷偷的拿出一颗,含着,细细品尝,把糖果皮收拾了,不留痕迹的扔到厕所里。

    天蒙蒙亮,小妞妞在床上打滚,闹着要吃奶糖,杨以梅怕她吵醒熟睡的俩人,摸到衣服,发现奶糖怎么少了,谁偷吃了!

    “妞妞,你是不是偷吃了?”

    杨以梅阴沉着脸,怒声问不知所措的女儿。

    “没有,妈妈闻闻,没有!”

    小妞妞被她妈妈吓到了,躺在床上大声放哭。

    “别哭了,再哭就把你给卖了!”

    杨以梅生气的说完,趴到女儿脖颈里仔细一闻,没有味道,那这糖果咋没了,她还想着给丈夫带回去尝尝呢!总共就四个,妞妞吃一个,丢了俩,就剩一个,她还没吃呢!

    看着还未醒来的俩妹妹,杨以梅凑到边上,闻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大妹身上若有若无的奶香。

    好你个杨尔梅,我平时待你不薄,你竟然偷我的糖果,等着瞧吧!我杨以梅的便宜可不是好占的!

    杨以梅粗鲁的抱着小妞妞,狠狠的瞪了一眼杨尔梅,走出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