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27.第27掌

    “爸,你说我穿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陆娟身穿红色碎花的棉袄,下面黑色的直筒裤,两条黑黝黝的辫子整齐的摆在胸前,满脸笑容的问道。

    陆华明放下手里的公文包,仔细的看了一圈,紧锁眉头,摇了摇头。

    陆娟急红了眼,明明她妈说可好看了,她爸咋又摇头了!难道她妈骗她的!太过分了,不知道今天周县长会来吗!

    陆华明看着突然要哭的女儿,无奈的摸了摸头顶,女大不由人啊!

    “爸摇头不是说不漂亮,而是太漂亮了,我闺女咋就没为她爸穿这么好看过呢?”

    “爸~,哪有你这样的,不理你了。”

    陆娟撅着嘴,害羞的跑回房间。反正她爸都说好看了,那就没啥问题了,希望周县长晚上来的时候可以惊艳到他。

    陆华明看着女儿离开的方向,笑的意味不明。站了一会,背起手,慢悠悠的走到厨房,看着忙碌的妻子,道:“都准备好了吗?”

    路妈伸伸腰,笑道:“都准备好了,猪肉饺子,红烧鱼,闷猪蹄,锅包肉,大鹅炖酸菜,小鸡炖蘑菇,你看看还差什么不?”

    “我媳妇就是能干,这些就够了,别忙活了,坐下歇歇。”

    陆华明心疼的拉着人出了厨房,这么多菜了,再添的话,肯定吃不完,媳妇还要受累,不加了!

    “好吃,妈,你都不知道我都好久没吃过饺子了!”

    杨尔梅被滚烫的饺子烫的呲牙,依旧大口大口的吃着,唯恐吃慢一点,就没有了。还记得去年她没能回家,过年了,吃的就是杂面窝窝头加咸菜,还是她对象捂着一个鸡蛋给她,她才同意跟他处对象的。

    “好吃就多吃点,锅里还有呢!”

    鲁菜妹看着大家吃的一脸开心,笑的满脸都是褶子,家里有多长时间没这么热闹了!

    “妈妈,肉肉,肉肉!”

    小姑娘抱着一个比她脸还要大的碗,眼神巴巴的看着饺子,直嚎要吃肉。

    杨以梅用筷子把皮弄破,挑出肉团递到闺女嘴边。

    小姑娘咧着大嘴渍渍的吃的贼香,眼睛开心的眯成了一条缝。

    杨媛媛捧着一只海碗,把头埋进去,筷子不停的来回运动,她妈包的猪肉饺子太好吃了,尽管没有多少肉,可是里面晒干的槐花,根本让人停不下来!

    周雳弦坐在椅子上,拿着筷子,在大家的注视下,吃了个饺子。皮有点厚,还很硬,馅子太咸了,简直难以下咽!

    嘴里不停的嚼动,一口吃下,看着有些忐忑不安的陆妈,认真的说:“很好吃,有家的感觉。”

    陆华明哈哈大笑一声,他就说吗,他媳妇做的菜怎么会不好吃!爽朗的说:“周县长要是喜欢,随时都可以来我家吃饭,不是我吹,我媳妇做的菜不比国营饭店师傅做的差!”

    陆妈桌底下狠狠的踢了陆华明一脚,这人啥说什么呢!她哪能跟人家师傅比,也不害臊,对着周雳弦笑呵呵的说:“周县长,别听他瞎说,我哪有那本事,饭要是不好吃,别介意啊!”

    周雳弦笑了笑,没有开口,时不时的撇一眼低头吃饭的陆娟,意味不明。

    陆娟感觉周雳弦频频向她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是不是今晚的她比以往都漂亮,周县长终于发现她的美了。

    摸了摸耳边的耳环,这东西可是她向她哥要了好久,她哥才给的,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它,戴上后,人果然好看了几分。

    陆华明夫妇见状对视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这个周县长,肯定对他们闺女有意思!

    一直沉默不语的陆国栋,一反常态,拿起一旁的白酒,倒满,说:“来,周县长,我敬你一杯,过年好,提前给你拜个年!”

    也不管周雳弦的反应,一口闷。

    周雳弦笑了笑,拿起一旁的酒杯,一口闷。

    俩人就开始你敬我、我敬你,把一旁的人弄得有点懵逼,不是年夜饭吗?有必要这么拼命喝酒!

    陆娟快气死了,她哥咋回事啊?周县长好不容易才注意到她,就开始捣乱,存心不让她好过是吧!

    陆华明看着儿子拼命的灌酒,还以为是想把人灌醉了,酒后吐真言,探探周县长对他闺女啥意思,同样拿起酒杯,灌酒。

    陆娟看的一阵心塞,这人都咋了,万一周县长喝坏了怎么办!她会心疼的!闷闷不乐的吃着菜,也不多嘴。

    片刻,周雳弦倒在了桌子上,睡的死死的。

    “国栋,咋回事啊?”

    陆华明拿出一根烟,边抽边问。

    陆国栋躺在椅子上,满脸通红,头也有点晕,这周县长挺能喝的,要不是他爸,他还真干不过周县长。

    吃口菜,压压胃,慢吞吞的道:“周县长一直在看娟,咱们把他灌醉了,问问啥意思,爸,你看看能不能问出来什么?”

    陆华明看了一眼满脸羞红的陆娟,乐呵呵的起身走到周雳弦身边,推推人,没反应,试探问道:“周县长,周县长,来,咱们接着喝!”

    “不喝,小乖,我要小乖。”

    周雳弦趴到桌子上小声嘟囔。

    陆华明一惊,撇了一眼满含泪水的女儿,继续问:“你今天一直在看陆娟,为啥?”

    “耳环!”

    陆国栋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眼睛瞪的老大,要是周县长知道了可咋办?

    “耳环,好看,小乖戴好看。”

    陆娟简直快要气死了,原来周县长一直是在看她的耳环,不是她!还想着把她的耳环给那个贱人戴,想的美!她就是毁了,也不会便宜别人!

    陆华明虚了一口气,看来闺女这下要伤心了,周县长的心思都在那个小乖身上。

    “娟,快被哭了,我家姑娘这么好,周县长不选是他的损失,早晚会后悔的。国栋,你快把周县长送回家吧,天这么冷,别感冒了!”

    陆国栋拍拍脸,从椅子上晃悠悠的站起来,架起周雳弦往外走去。

    陆华明给妻子使个眼色,意思赶紧劝人。

    陆妈撂下筷子,给闺女擦擦泪,叹气道:“娟,哭啥?大过年的可不兴哭。周县长也可能是一时谈恋美色,别的不说,就你爸,当初差点为了他一个相好的,就要跟我离婚,后来吗,还不是嫌她生过孩子,老了,慢慢的就断了。男人都是这样,周县长也不例外,再说了,就算周县长对她是真心的,你觉得他还会再接受一个被玷污的女人吗?”

    陆娟被她妈的话惊呆了,她爸年轻的时候,也干过荒唐事!

    陆华明被闺女的目光看的恼羞成怒,不悦的瞪了一眼陆妈,都陈年旧事了,还在孩子面前提他干嘛!

    “瞪啥瞪,自己干的破事嫌丢人,不让人提了,当初干嘛去了!娟,妈告诉你,不要为任何男人流一滴眼泪,他们都不值得,想要得到一个人,使点手段把人抢过来不就好了!”

    陆妈才不想女儿重复她年轻时候的道路,为了一个男人就要死要活的,傻到不行!

    陆娟抽抽鼻子,擦掉眼泪,她妈说的对,得不到,抢过来不就行了,“妈,还是你对我好!”

    “傻闺女,妈不对你好,对谁好!走,咱们去你房间,妈教你怎么做。”

    陆妈笑笑,拉起女儿进了房间。

    陆华明叹口气,好好的年夜咋成这样了,拿起手里的烟,深深的抽一口。

    又一年,他也老了,不知道她们母女怎么样了?

    “周县长,到家了。”

    “小乖,我要小乖。”

    陆国栋吃力的把人弄到床上,无奈的看了一眼还在喃喃自语的人,有点好奇这个小乖到底是何方神圣,让周县长这么魂牵梦绕。

    “周县长,娟的……”

    “小乖,小乖!”

    陆国栋猛地拉了一下被子,给人盖好,慢悠悠的离开。

    关门声一响,周雳弦立即翻个身。

    这个人真的好烦啊!他正梦见在给他的小乖戴耳环,小乖高兴的要给他一个亲亲,还没亲到就把他吵醒了。

    伸手抱着还残余着女人馨香的枕头,衣服也不脱,就陷入沉沉的睡眠。

    杨媛媛虚了一口气,摸摸圆滚的肚子,暗道吃太多,撑到了。

    歇了一会儿,从兜里掏出五分钱,递给同样吃太饱,一直在哼哼的小侄女。

    小姑娘虽然小,也是个认钱的人,抓起钱攥在手里,杨以梅抠都没抠出来。

    “大姨没有小姨有钱,来,妞妞,给,别嫌少。”

    杨尔梅看了杨媛媛一眼,伸手拿出两分钱递给妞妞。

    要说这个家里最有钱的,非杨以辉莫属了,好家伙,就那出一分钱的压岁钱,把杨以梅气的心口直疼,小时候,白疼这个弟弟了!

    其实,这已经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了,要是俩妹妹,杨以辉根本不可能拿钱出来的。

    尽管对这个儿子已经很失望了,可是二老见状又忍不住寒了一次心,都给他小舅子家的孩子一块钱压岁钱,亲姐姐家的,就拿一分钱,他也好意思!指望他养老,还是算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