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28.第28掌

    辞旧迎新,大年初一就是杨以辉结婚的日子,甭管平时有什么矛盾,这一天,大家还是乐呵呵的参加婚礼。

    杨媛媛姐妹三个大早晨就起来,到处借板凳、桌子,昨天都吃年夜饭,没好意思去借,今天只好临时抱佛脚。

    临近中午,平时里冷清的小院沾满了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杨家二老也穿上了新衣服,站在众人之间,鲁菜妹戴上收到的蓝色丝巾,杨父穿上了那双军靴,喜气洋洋的跟大家恭维。

    “杨嫂子,啥时候买的丝巾,咋没见你戴过?”

    一位邻居大娘看着漂亮的丝巾羡慕的问道。

    “我哪舍得买这东西,还不是我家的小闺女挣了点钱就瞎买!”

    鲁菜妹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自豪的语气跟满脸的得意遮都遮不住。

    打周边瞅瞅,现在谁家孩子有了钱不是自己藏起来花,就她家姑娘懂事孝顺,有了钱先孝敬父母。

    女人站在一起唠嗑,男人们也不意外,围在一块,抽着烟,说说话。

    “老杨啊!还是你值过,不像我,这辈子还没收过家里孩子的一根针!”

    老大爷看着杨父脚上的军靴又是羡慕又是感慨,都是孩子,还是一样教的,差距咋这么大!

    “军靴这玩意不好弄,老杨,你闺女从哪弄得?能帮我带双不?我出钱!”

    主任一看这鞋就眼热了,他不差钱,要多了也没事,能不能给他也带一双!

    杨父享受着众人的羡慕,有点飘飘然,冷不丁的听到主任这么一说,脑子瞬间回神,道:“恐怕不行,这是媛媛去农场的时候给人换的,以后估计都轮不到她去了。”

    主任有些失望,还以为他也能穿上军靴,显摆显摆呢!

    '噼里啪啦'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起,小妞妞被吓的哇哇大哭,杨以梅急忙捂着她的耳朵,结婚大喜的日子,可不能哭。小家伙渐渐停止了哭声,跟着大家一起兴奋的向外瞅。

    杨以辉骑着一辆借来的凤凰牌自行车,载着新娘子风风火火的回来了,大冬天的,空气还很凉,愣是热出一身的汗。咧着大嘴,激动的话都不知道这么说了。

    “快看,新娘子来了!”

    “在哪,好看不?”

    “哎呀!你不会自己看。”

    杨媛媛坐在凳子上,探着头,看着杨以辉累的满头大汗,有些乐,她这位嫂子可是重量级人物,目测起码得有一百四十斤,杨以辉才一百三十斤左右。不过,这时候胖,才是婆家喜欢的,要是瘦的跟火柴一样,再漂亮,人家也不乐意。

    “哎,你看,新娘子的衣服好漂亮!”

    年轻的小姑娘讨论着新娘子穿的衣服,期待她们结婚时也有一件,可有面子了!

    “大姐,你说我结婚时,接嫂子的这身衣服,怎么样?”

    杨尔梅同样激动的看着那件红色的大褂子,兴奋的问道。

    杨以梅抱着妞妞,也是一脸的羡慕,她结婚时,可啥都没有,就她男人躲着人带着她去河边,捉了条鱼,烤着吃。

    听到大妹的话,笑道“你是她亲姑子,不接给别人,还能不借你!”

    得到满意答案的杨尔梅喜滋滋的笑着,幻想跟她对象结婚时的情景会怎样。

    杨媛媛趁人没注意,瘸着脚回了房间,昨天半夜睡觉时,小妞妞吃太饱,要上厕所,她大姐迷迷糊糊的起了床,一脚踩到她的脚脖上,那个滋味,疼的她半夜都没睡好!

    忙活了半天,新人终于搞完了仪式,大家最期待的吃桌来了,这年头,谁家都不富裕,哪怕过年,还是很多人连肉都没吃上,听说杨家新媳妇的娘家条件不错,这次伙食肯定不差!

    新房里,许红萍感觉快要气死了!

    “杨以辉,你那个小妹咋回事,看我不顺眼咋滴,见我进门就往屋里跑!”

    许红萍瞅了一眼杨以辉怒气冲冲的说道。

    “哪有的事,小妹肯定是有事,我媳妇人这么好,她有啥不顺眼的!”

    杨以辉连忙赔罪,这个杨媛媛,看他大戏的日子,故意的吧!新衣服低下手微微攥紧,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

    “哼,她能有什么事,你去问问你妈,要是杨媛媛现在愿意嫁给我表哥,以后就可以不用再下乡了!”

    许红萍不屑的翻个白眼,她才不在意杨媛媛的态度呢,反正又不住在一起,她爱咋咋地!要不是她表哥再三强调,她才不会管与杨媛媛有关的事呢!

    “成,等待会忙完了,我就去问,好了,媳妇儿,别生气了,啊!”

    杨以辉动情的说完,'啪'的在脸上亲了一口。

    许红萍红着脸,娇羞的瞪了杨以辉一眼,迈着小碎步趴到床上。

    外面大桌上,一盘菜刚上来,不到一分钟,盘子里就干干净净,连菜汁都不剩。尤其是最后一道猪肉炖粉条,尽管都看不见肉,小孩子还是激动的上手去抓。

    “这群穷酸鬼,没吃过肉咋的,一点都不留下!”

    杨尔梅看着外面一点都没有剩余的菜,气愤的大喊大叫。

    杨以梅虽然没有说什么,脸色也是难看的很,本来以为剩下的菜,弟妹可能会嫌弃,她就可以给在乡下的丈夫带回去一些,现在呢,全被那些只出几分钱的人吃光了,大过年的,没见过肉吗,还这么馋!

    “妈,老妹可以不用回乡下了!”

    杨以辉瞅着机会,把人拉到一旁,悄声的说道。

    鲁菜妹大喜,急忙开口,“咋回事,你快说!”

    “红萍的表哥不是红卫兵吗,这几年,混得不错,手里有点关系,看上老妹了,说只要嫁给他,下乡的事,他解决。我想着老妹下乡的地方,出了孟婷婷那样的事,也不安全,还不如嫁给表哥,您啥意思?”

    鲁菜妹有些为难,儿媳妇的表哥,她也听说过,长的不怎么样,前面还有过一个媳妇,虽说难产死了,他这也是二婚。除了手里有点权,她是真看不上这人。想了片刻,叹口气道:“这事我做不了主,等会儿跟你爸商量商量,你去忙吧!”

    杨以辉勾勾唇,他妈这是同意了,他爸估计也不会反对,烦人精这下看你怎么办!他可是听说了,媳妇这个表哥,可是个厉害的主,他上个媳妇就是被他给弄死的,愣是说成了难产。

    本来他也没打算撮合这件事,都怪杨媛媛不识好歹,敢欺负他媳妇,也别怪他不客气!

    杨媛媛看着肿了的伤口,心痛的要死,这一踩,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好。

    '吱呀'

    “媛媛!”

    杨媛媛赶紧把脚伸进被窝里,看着急急忙忙的她妈,有些奇怪,这时候不是还在忙吗?

    “刚才你哥跟我说,你嫂子她表哥有发子让你待在城里。”

    “是不是让我嫁给那个表哥。”

    杨媛媛不耐烦的翻了白眼 这人咋还没放弃。幸亏周雳弦不在,要是让他知道,她估计又得进行深刻教育!

    鲁菜妹一惊,叹口气坐到床上,语重心长的说:“你都知道了,我也不多说,说实话,妈也没看上你嫂子家的表哥,可出了孟婷婷那样的事,妈实在不放心你再回去,要不然,咱就先同意了?”

    杨媛媛愕然,连忙抱住鲁菜妹胳膊,劝道:“别!妈,我们屯的支书已经被抓走了,现在很安全,你就不用担心了!再说,你闺女啥人你还能不知道,根本不可能做让你们丢人的事,跟嫂子表哥的事,咱就别提了,行不?”

    “咋就不提了,城里比乡下好多了,多少人回还回不来呢,你咋就一门心思的就回乡下,杨媛媛,你老实说,是不是处对象了?”

    鲁菜妹气愤的瞪着杨媛媛,这孩子咋就一点事都不懂呢,临走时咋说的,不在乡下找对象,这才半年,就反悔了,万一被人骗了咋办!

    杨媛媛扭头不说话,周雳弦的事情根本瞒不住,不如趁这个机会说出来,让她妈有心理准备。

    鲁菜妹一看闺女这个样子,气的脖子通红,也不管外面有没有人听到,顿时大喊大叫:“杨媛媛,你可真能耐啊!闷不吭声的就自己找了个,咋滴,为了他,你就能不要父母了?”

    “哎!我这辈子过得啊!儿子有了媳妇不要娘,养的闺女也一个个的都不问爹妈,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鲁菜妹一哭,杨媛媛就急了,拿起旁边的衣服就给人擦脸。

    擦着擦着就不对劲,摊开手里的衣服,这不是昨晚小妞妞尿床擦屁股的布吗!

    扔走尿布,杨媛媛有点心虚,开口:“妈,你就别伤心了,我哥不给你们养老,我养!快别哭了,要是让嫂子看见,还以为你有多不满意她呢!”

    鲁菜妹也想到了这点,伸手擦擦脸,声音还是很哽咽,道:“我跟你爸有手有脚,才不要你养呢!你要是还听妈的话,就跟那头的人分了,跟你嫂子表哥结婚,都是亲戚,我跟你爸也放心!”

    杨媛媛烦躁的揉了揉脑袋,她妈怎么这么固执呢,要是能同意,她早就同意了,还用等到现在,“妈,我是真没看上他,二婚,还长的这么丑!”

    “丑咋滴,能当饭吃啊!”

    “是不能当饭吃,不过,妈,你说我要是跟他有了孩子,万一长的还像他,这不是膈应我一辈子吗!”

    鲁菜妹一顿,孩子真的要是像爸爸,她死都不会瞑目的!可种这事谁说的准,“说不定长的像你呢。”

    杨媛媛冷笑了一声,拿起被子蒙着头,闷声道:“反正我不嫁,妈你要是再逼我,我明天就走!”

    鲁菜妹伸手狠狠的捶了一下被子,没反应,正想要掀被子,突然传来一声叫喊。

    “妈,干嘛呢,快出来,大妹跟弟妹吵起来了!”

    杨以梅抱着孩子在门外急声喊道。

    鲁菜妹一惊,她就离开一会儿,咋又整出事了,一个个的都不省心,非得气死她,才能消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