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30.第30章

    “媳妇,你好香。”

    许红萍推开往她身上爬的男人,喘了口气,问道:“都准备好了,明天不会出什么差错吧!”

    “哎呀!媳妇,你就放心吧!保证没问题,不管她们了,今天可是咱们的洞房夜!”

    杨以辉说着把人拉进被窝里,没一会儿,暧昧的□□声彼此起伏,不绝于耳。

    天空微亮,周雳弦提着行李出了火车站,看着来去匆匆的人们,露出久违的笑容,跟小乖在同一个城市里,连空气都是甜的!

    忙碌的大半天,终于找到了小乖给的地址。

    整理整理有些凌乱的衣服,提着东西,上前敲门,等了半天,却无人回应,

    周雳弦攥紧拳头,莫非地址是假的!

    “哎,小伙子找谁呢?”

    “你好,我是杨媛媛的对象,是过来找她的。”

    “哦~,那你来的不巧,他们一家人刚刚才出去走亲戚,小伙子要是不急,可以来我家坐坐。”

    周雳弦温和的笑笑,道:“多谢大伯,不过,我想尽快找到她,您知道她亲戚家的地址吗?”

    杨媛媛快被她二姐气死了,上个厕所这么长时间,掉里面了!

    “小妹,你快进来一下。”

    手纸又忘记拿了,每次都这样,她二姐也不嫌麻烦,买一刀纸能值几个钱,杨媛媛不情不愿的掏出手纸,进了厕所。

    “呜呜!吾~”

    杨尔梅用力按着不断挣扎的人,无视她哀求的目光,对着后面的男人说:“孙大哥,人我帮你弄到了,钱什么时候给我?”

    孙标哈哈大笑一声,兴奋道:“杨家妹子,你就放心吧!等我跟媛媛事成了,还能少了你这个大媒人的钱的,放心吧!现在,你先帮我把人绑好,装进袋子里,咱们回家再说。”

    “妈,冻死人了,咱们先走吧!反正大妹跟小妹又不是不知道路!”

    杨以辉搓着手跟媳妇对视一眼后,不耐烦的开口。

    “那咱们先走吧。”

    鲁菜妹望了一眼还不见熟悉人影的道路,对着大家无奈的说。

    这俩孩子咋就不知道快点呢,她们姥姥早就等着人来呢!

    周雳弦一路快步追赶,突然听到有人提到杨媛媛的名字,停下身转头,只见一对夫妇,带着一对年轻的夫妻,还有一个小妇人抱着孩子。突然想到小乖曾经说过她哥结婚,姐妹三个都会回家,这个情况倒是挺符合,喘口气,上前微笑的说道:“大伯,你好,请问一下,你们所说的杨媛媛是兴安街上的吗?”

    鲁菜妹跟杨父对视一眼,这人是谁,咋会认识她家闺女?戒备的瞅了人一眼,开口:“是啊,我是她妈,小伙子,你咋认识我闺女?”

    “阿姨,你好,我叫周雳弦,是她对象,突然拜访,打扰您了。”

    鲁菜妹十分惊讶,她才想要劝闺女跟人分开,这人就来了,也太巧了吧!

    不过,来的正好,她倒是看看这个勾引她闺女的人,有啥魅力,蛊惑的她姑娘连家都不回。小伙子长的一般,倒是挺懂礼貌的,穿的也不错,家庭条件可见还行。可是不能让她闺女回城,再好也不行!冷冷的开口:“跟她二姐去厕所了,现在我们就要去她姥姥家,小周啊,你要是没有急事,等我们回来再说?”

    周雳弦承受着鲁菜妹轻视的目光,忍住心中的愤怒,暗示自己这是小乖的母亲,不可以无礼,脸上更是一派温和的说:“阿姨,您看方便告诉我媛媛在哪个方位吗?”

    鲁菜妹暗地里翻个白眼,这人咋这么没有眼力劲,不知道她啥意思啊,朝杨媛媛在的方向仰仰下巴。

    周雳弦儒雅一笑,转身后面色变得恐怖,眼神狠厉,迈着大步,快速离开。

    “你干啥呢,人家小伙子来都来了,还给人脸色看!”

    杨父看着一脸得意的妻子不悦道。

    “你懂啥?我现在就明白的告诉他,咱们家看不上他,识相的赶紧离开咱闺女,省的耽误媛媛找对象!”

    “杨家妹子,你就放心吧!等我跟媛媛事成了,还能少了你这个大媒人的钱的,放心吧!现在,你先帮我把人绑好,装进袋子里,咱们回家再说。”

    周雳弦气喘吁吁的刚到门外,就听见有人要觊觎他的小乖,哪里还忍的下去,不顾他人异样的眼光和惊呼,跑进女厕。

    眼前的情景,让周雳弦目眦欲裂,一脚踢开拉着人得意大笑的瘦小男人,把哭到不能自已的小人紧紧的抱进怀里,轻声细细安慰。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愤怒的想要杀人,周雳弦死死地盯着地上的男人,还有女人,他不会放过他们的,任何欺负小乖的人都不应该再待在世上了!

    杨尔梅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吓一跳,忽然眼前又一闪,只见孙标被踢到墙上痛嚎一声,又反弹到地上滚了几圈,抽搐的趴着痛苦□□,刚想要大喊,却被男人冷酷无情的眼神制止,颤抖的把手放下。

    “小乖,不哭了,我来了,别怕!”

    杨媛媛埋在快速跳动的胸膛,紧紧抱着腰身,发出小兽般呜咽的哭声,没一会儿,沾湿了一片的衣服。

    他好可怕,一直摸她,还商量要□□她,她二姐竟然还参与其中帮忙!

    周雳弦把人抱起来,一直待在女厕所也不是个事。

    “就是他,耍流氓,往女厕所里跑!”

    一位热心的大妈领着警察来到门口,愤愤不平的指着刚出来的周雳弦道。

    “呵!警察来了正好,里面还有一个男人,意图绑架我对象,麻烦您调查清楚。”

    “怎么回事,麻烦你说清楚。”

    警察一听有人耍流氓,火急火燎的就赶过来了,要是真有其事,这次提干保准是他的!

    指挥着其他人,把里面的人拉出来,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绑架。

    尽管被打到鼻青脸肿,警察同志还是一眼看出这是红卫兵的组长,孙标。这人可是经常跟局长喝茶的人,不能得罪,瞄了一眼抱着人的周雳弦,这人可是去了女同志的厕所,实打实的耍流氓啊,不能放过。

    “这位同志,你说的他绑架都没看见,可是你进女厕所,大家可都瞧见了,跟我走一趟吧!”

    杨尔梅低头开怀一笑,只要进了派出所,就没有出来的可能了。爸妈在疼杨媛媛,也不可能让她说出真相,害了自己的亲姐姐,再说了,她妈可是一直想让杨媛媛嫁给孙标的,说不定会趁这次机会,逼人就范呢!

    周雳弦一怔,随即问道:“你确定,是我,不是他?”

    “说的就是你,好了,把人放下,赶紧跟我走。”

    周雳弦低头,贴在耳边呢喃道:“小乖,为了救你,我就要被抓起来了,有没有感动?跟我一起去吧!”

    杨媛媛还是在哭,她想去医院,刚才那人抓她的时候弄到她的锁骨了,妈蛋!好疼啊~

    周雳弦没有听到满意的回答,收紧臂膀,加大了抱人的力度。

    杨媛媛疼的鼻涕泡都出来了,趁人不注意,在黑色的风衣上蹭了蹭,而后,露出红肿的眼睛,带着哽咽的哭音道:“警察同志,这件事我最清楚,我跟你们一起去。”

    孙标才不怕去警察局呢!他们的局长不知道收了他多少古董了!

    从他发迹开始,还没有人敢打他,今天,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给揍了,让他孙哥的名声往哪里放!

    当即从地上颤颤抖抖的爬起来,捂着浸血的嘴唇,道:“我也去,刚才不过是,杨家二妹说厕所被堵了,我是出于好心才去修理的,怎么就成绑架犯了!警察同志,走,找你们局长去评评理!”

    杨尔梅看着一大群人就要去警察局,躲在一旁,低头不出声,本来以为就那个人去,没想到大家都去,要是事情出现了反转,她该怎么办!杨媛媛就是个祸害,她咋不上天呢!嫁给孙标多好,非要整事情!

    “杨尔梅,你还待在那干嘛,快走,你也是当事人,一起去。”

    “不是,孙哥,从小到大我就没去过警察局,挺害怕的,能不去吗?”

    孙标不耐烦的扯扯嘴角,语气低沉道:“警察同志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有啥好怕的,赶紧的,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人。”

    杨尔梅无法,走到孙标身边搀扶着人,一行人奇怪的组合,引得路人纷纷侧目,相互打探消息。

    一个女孩儿说厕所坏了,叫男人去修,另一个男人说,男人绑架他对象,他才把人打了。男人反驳,另一个男人是故意耍流氓。

    好大一出戏,大家奔走相告,没一会儿,警察局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