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31.第31章

    “杨大嫂,你咋还在这,你家俩姑娘被抓到警察局了!”

    鲁菜妹脑子一懵,这人说啥呢,她闺女不是上厕所去了吗?咋会跑警察局!看一眼杨父,杨父也是不知所以的摇摇头。

    “咋回事啊!哎呀!别跑,你倒是说清楚再走!”

    可惜那人早已跑远,压根没听见鲁菜妹的叫喊,听见了估计也不会停下,错过好戏咋办!

    鲁菜妹喘口气,怒声道:“走,去警察局!”

    “妈,咱不去姥姥家了?”

    “去啥去,你妹都进警察局了,哪有心思再去你姥家!”

    杨以辉跟媳妇相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去警察局干嘛!反正孙标哥会解决的,有啥好急的,还如不去姥家坐被窝里,嗑瓜子呢!

    局长坐在办公室里,拿着才收到的鼻烟壶,细细把玩,这东西可是乾隆年间的,放以前根本不敢想这东西他能摸到,可是世事无常,如今这么个珍贵物件就是他的了!

    “局长……”

    “干嘛呢,早就说过进屋要敲门,不想干了是不是!”

    局长急忙把手里的东西藏进抽屉里,瞄了一下来人大声怒吼道。

    “对不起,局长,没有下次了,刚才有人说,孙标来了。”

    局长心中暗喜,不愧是他暗中扶持的人,这小子头脑就是灵活,又来送宝贝了!

    “是孙老弟来了,你也不早说,走,跟我出去看看,咱们的国家良心又抓到谁了?”

    您也没给我机会说啊!报话人跟在后面忿忿抱怨。

    警察见局长来了,连忙把事情的经过带点感情色彩,添油加醋的说一遍。

    局长瞧了一眼周雳弦,这人有点眼熟,估计也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要是大人物,他能忘记!严肃的对着警察说:“这样的话,那就给人按耍流氓处理了吧!”

    转身认真的看着孙标道:“孙同志,你乐于助人的好品质,给广大市民做了个过好榜样,必须好好的传扬,来咱们进办公室细说吧!”

    一直被禁锢在怀里的不能动弹的杨媛媛,偷瞄了一眼神色不明的周雳弦,想到他的手段,咬咬唇,扬起头闭着眼睛,大声喊道:“不是这样的,是那个孙标要绑架我,我对象是为了救我才进女厕所的,不是耍流氓!”

    “杨媛媛!你吓说什么呢!孙标才是你对象!周雳弦才是耍流氓!”

    一声震耳欲聋的喊叫吸引力大家的注意力,鲁菜妹不惊不慌的喘着气,在大家的注视下,粗暴的去拉周雳弦怀里的杨媛媛,没拉动!

    咬牙切齿的瞪向周雳弦,这人想咋地,夺走了她的一个闺女,还想害她另一个女儿吗!

    杨媛媛被她妈拽的胳膊生疼,眼泪顺着脸颊直掉,心里更是委屈。

    杨尔梅是她妈的亲闺女,妈当然要先帮她,可是她妈又想过她吗!杨尔梅为了六十块钱就把自己的亲妹妹给卖了,要是被她得逞了,她这辈子就完了!

    “媛媛,你倒是说话啊!孙标才是你对象,昨天不是还说的好好的吗!”

    鲁菜妹快急死了,这孩子咋就这么不知道轻重缓急啊!为了一个男人,就不要她亲姐姐了吗!

    “阿姨,你抓疼小乖了。”

    “谁是小乖,这是我闺女!识相点赶紧放开我女儿,告诉你,我女婿可不是好惹的!”

    鲁菜妹甩开被抓红的小手,指着周雳弦破口大骂。

    周雳弦不悦的皱皱眉头,低头看着埋进胸膛梨花带雨的小人,柔声细语道:“是吗,小乖,昨天你就答应嫁给人家了吗?”

    狠狠抽紧的臂膀勒的杨媛媛一口气梗在嗓子眼子,差点没提上来,温软的嗓音带着厚重的鼻音,急忙解释,“没有,我没有,昨天我妈给我说了这件事,我没同意的,啊~”

    杨媛媛感觉她后面的腰都被这货给掐紫了!

    周雳弦愤怒的想要把人撕了,冷若冰霜的看着鲁菜妹,这个老女人,以前见她是小乖的亲生母亲,才对她如此客气,没想到竟敢给他的小乖找对象,还如此的没有教养,不可原谅!

    看着外面水泄不通吧人群,突然道:“麻烦叫你们的省长过来,就说周雳弦找他!”

    外面人一惊,随即拔腿就跑,乖乖,开口就叫省长,这男人来头不小啊!要是讨好了他,以后就发了!

    一起跑出来的几个人都想到这个好处,更是拼了命的往前跑,唯恐被其他人抢了先。

    没有离开的人,霎时间的平静后,爆发出嘈杂的声音,这辈子他们还没见过省长呢!今天有幸见一面,这班,翘的值了!

    局长悠闲的表情一顿,省长要是来了,他会不会完了,急躁的站直了身体,四处张望,抽起桌子上的报纸,卷成卷,拼命的打向云里雾里不知道大祸临头的警察,都怪这小子,要不是他找事,他怎么会出事呢!

    “局长,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警察蹲地抱头苦苦求饶。

    “你错哪了?说!”

    “我不该夸大其词,诬陷了这位同志!”

    局长把手里的报纸扔到一旁,打人也是个力气活,粗喘着气,脸上堆满了虚伪的笑容,走到周雳弦一边,商量道:“这位同志,不好意思,手下的人不懂事,慌说情报,误会您了,非常的抱歉。您看,省长这么忙,要不咱们自己解决吧!”

    孙标抖着身体,趁人没有注意,钻在桌子底下。妈的!杨媛媛这个贱人,怪不得看不上他,什么时候找到一个大靠山,许红萍个小砸婊,也不打听清楚了再让他动手,局长这个混蛋东西,平日里给了他多少好处,一出事,就把责任全推到他身上,想的美!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发了!他杨以辉就要发了!他就知道杨媛媛长的这么漂亮,一定会嫁给金龟婿的,果然不负他的愿望,他妹夫竟然连省长都能叫来,家里该多有势力啊!

    看在他家庭条件这么好的份上,想要娶他家杨媛媛,总得拿出点诚意吧!其他不说,就先给他换个工作吧!他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太高的职位他也招架不住,就这个公安局局长吧!这工作不难,还轻松!

    瞅了一眼旁边惊慌失措的媳妇,以前觉得长的还可以,今天仔细一看,皮肤粗糙,脸色暗黄,还有密密麻麻的小雀斑。不行,太丑了,这个样子咋能做局长夫人呢!可是家里的小房子还是他岳父出力弄得。算了,他岳父也不容易,他再忍忍,过一段日子再换个吧!

    杨尔梅只感觉心惊胆战,眼泪簌簌的掉,这下要死了,那个男人当时看她的眼神根本不会放过她的,怎么办?怎么办?

    对了,她妈!杨媛媛不是孝顺吗,她妈说的话一定会听的!

    想到这,杨尔梅飞快的跑向鲁菜妹,把以往得罪不起的局长撞到一旁都没有在意,抱着她妈直哭。

    鲁菜妹还没从周雳弦的身份中恢复过来,就被二女儿抱着,飘散的思绪终于回神,瞄了一眼嚎啕大哭的人,这是又要干嘛!凭小周的身份,还有谁还敢动她!

    杨尔梅把人拉到一旁,低声道:“妈,你一定要救救我,小妹的男人不会放过我的!”

    这孩子啥说什么呢!马上都一家人了,小周咋还会计较呢!

    “妈,是真的!我不是弄坏嫂子的衣服了吗,要赔三十块钱,可我哪有这么多,嫂子说给她表哥帮忙的话,就给我六十块钱,我寻思着你不是也想让小妹嫁给孙标吗,我就伸了把手,正好被他看见。”

    鲁菜妹转头,眼睛死死的盯着许红萍,这个贱人,夺走了她儿子,还来害她闺女,等这件事结束,就休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好了,别哭了,妈去说,小周还能不给我面子!”

    杨尔梅喜极而泣,太好了,有她妈帮忙,终于安全了!

    周雳弦不耐烦的打发走了套近乎的局长,怀里人一直抖个不停,怎么了?

    “周、雳弦,我、好、疼~”

    大冷的天,头顶冒汗,脸上不正常的红晕,周雳弦单手解开领口的扣子,露出白透细腻的脖子,再往下,触目惊心的伤口流着殷红的鲜血,沾湿了一片的衣服。

    头顶青筋暴起,都是他的错,小乖才会遭如此大罪,不可原谅!

    鲁菜妹深深呼了一口气,小周这是怎么了,神色这么可怕,吓的她都不敢说了!瞅了一眼期待的二闺女,鼓足勇气上前道:“小周啊!媛媛她二姐也知道错了,你看能不能放过她,我保证要是以后她在犯傻,不用你动手,阿姨亲自把她送进警察局!”

    周雳弦抬头,温和的笑道:“阿姨,您放心吧,她是小乖的亲姐姐,我有分寸的。小乖被吓到了,我先送她去医院,咱们一会儿再说好吧!”

    “媛媛被吓着了,那你赶紧去吧!我不急的。”

    尽管担心女儿,可另一个闺女也不能不管,鲁菜妹瞧一眼杨媛媛督促道。

    周雳弦不顾其他人的惊呼声,把人打抱起,跑向外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