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有伊人

32.第32章

    医生看着溃烂的伤口,不悦道:“小伙子,你咋不早点把人送来,都病成这样了,弄不好得留疤!”

    周雳弦深情的看着床上陷入沉睡着的小乖,依旧皱着眉头,很是心疼,本来只想给人一个教训,所以没有及时上药,可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想到警察局的那群人,眼神暗了暗,对着老医生道:“医生,麻烦您了!我现在有事需要出去一次,劳烦您让人注意一下她的情况,谢谢。”

    省长快要被眼前这个蠢货气死了,得罪谁不好,非的去招惹京城的太子爷,就是活的太滋润了,吃饱了没事干,闲的!求他,现在就是他爹来了求他,他也没办法。

    “李局长,您也不要再低声下气了,真的,我也没招。”

    李局长失望的低下头,满脸的不甘心,他辛辛苦苦经营了一辈子,才坐到这个位置,现如今竟然被一个小辈,靠着祖荫拉下台,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省长瞄了一下人,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有什么不甘心的,这就是官场几千年来的现状,不是谁都可以改变的,安慰道:“老李,别摆出那副表情,有这时间,赶紧想想怎么安排你儿子吧!”

    对啊,他们家就这一根独苗,可不能出事,李局长惊慌失措的看着省长,希望他能给予帮助。

    省长笑的意味深长,“老弟啊,也算是你好运,刚刚我在办公室里接待了一个人,是你曾经帮过一个女孩儿,那女孩身份不简单,一直在打听你,还当日施恩之举,听说了你的事,愿意救下你儿子,不让他受牵连。”

    李局长惊讶万分,他怎么不记得他帮过人呢?会不会是阴谋?不管了!他都成这个样子了,以往的朋友还有政敌,都恨不得不认识他,谁还愿意算计他,现在有人愿意救他儿子,已是天大的恩德了!

    周雳弦风尘仆仆的赶来,解决完这帮杂碎,他还要回医院照顾小乖呢!

    审讯室里,杨尔梅战战兢兢的坐着,不是说不关她的事了吗?为什么还要问话,她好害怕!

    “杨尔梅同志,请你不要逃避问题,再说一遍,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讲述一次。”

    “昨天,我哥结婚,我把嫂子的衣服弄破了,嫂子让我赔钱,我没有,她就悄悄告诉我,孙标喜欢我妹妹,要是我帮他一把,就给我六十块钱。警察同志,我也不想的,就跑去问杨媛媛愿意不愿意嫁给孙标,她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嫂子就给我说,今天去姥姥家的路上,让我拖着她,其他的事不用我管。”

    “没有遗漏?”

    “没有了!”

    鲁菜妹不断的张望审讯室,虽然凭小周的身份,也没人敢欺负她闺女、儿子,可是人不出来,她就是不放心,这帮警察局的人咋回事,怎么这么长时间啊!

    “好了,你别动了行不行!”

    杨父只觉得这辈子的脸都丢光了,他儿子、闺女竟然为了钱,把自己的亲妹妹都给卖了,他这是造了啥孽啊!摊上这事!

    “我动啥,你儿子、闺女在里面,你不担心啊,还有小周是怎么回事,办事咋这么磨叽,不能直接放出来啊!”

    鲁菜妹瞅了一眼不慌不忙的人就来气,合着就是她一个人的孩子啊!

    杨父被媳妇的话惊呆了,这关人家小周什么事,“媳妇你说啥呢,杨以辉跟杨尔梅在里面,那是他们活该,跟别人有啥关系,你可别啥说。”

    “怎么不关小周的事,马上都是一家人了,他小舅子跟小姑子出事了,不赶紧出来帮忙,还悠闲的跟人去聊天,可不就是他的责任!”

    杨父气的牙疼,刚见到人家的时候,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这才没多久就改变主意了,呲着嘴,正想要说话,周雳弦跟省长并排走了出来。

    “吴叔叔,麻烦您了!”

    “没事,是我管教不严,雳弦,别送了,咱们有时间再聊,我先走了。”

    周雳弦微笑着点点头,目送吴省长远去。

    鲁菜妹瞅着没人影了,悄悄上前,小声说道:“小周啊,你看媛媛大哥、二姐还没出来,咋回事啊?”

    “阿姨,刚才吴省长说了,这个事发生在城区,影响较为恶劣,参与此次事件的人,全部都要处罚,我也没办法。”

    鲁菜妹只感觉晴天霹雳,跌倒在地上,咋就严惩了呢!周雳弦这么大的官,叫省长来,省长就来了,只要他求情,咋可能不放人!闺女猜的对,肯定是他不肯救!这人咋这么不要脸,想娶她家姑娘,还把亲人弄进牢里,哪有这样的事!

    杨父看见媳妇突然摔倒了,吓的不轻,连忙跑过去扶人,问话也不说,这是又咋了,急死人了,出啥事你倒是说啊!

    周雳弦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转身离开,事情解决了。小乖一个人在医院,醒来没有熟悉的人会害怕的。

    “周雳弦!”撕心裂肺的喊声吓了杨父一大跳,其他人呆呆地望着鲁菜妹,这人好大胆,竟敢吼连省长都客气的人,不想回家了!

    鲁菜妹推开一旁的杨父,跑到人身边,厉声道:“是不是你!故意不救我儿子、闺女的,我现在明白的告诉你,他们俩要是再不出来,杨媛媛她就是孙标未过门的媳妇,你才是耍流氓!”

    周雳弦眼神一暗,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样给他说过话,这老女人简直给脸不要脸,“阿姨,您儿子,儿媳妇,闺女都已经认罪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您还是回家吧!”

    家门不幸啊,本来以为人回来了,再好好教育,没想到小周压根不肯帮忙,杨父摸了摸眼泪,抱头痛哭。

    “也就是说,你不肯救人是吧!你等着,我去找杨媛媛,你这辈子都别想娶我家姑娘了!”

    鲁菜妹拉起杨父就往外走,她家姑娘可是最孝顺的,一定会听她的话。牢里这么辛苦,还要被拉出去□□,她儿子会受不了的!媛媛这么善良,以辉和尔梅也知道错了,一定会原谅他们的!

    杨以梅抱着小妞妞,跟在后面,心口气的直疼,杨家那俩蠢蛋,为了芝麻丢西瓜,还把自己弄到牢里,活该!要是安安分分的,她们家就有一个了不得的亲戚,回城还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现在好了,把人得罪了,啥都没了,希望小妹有本事,哄好那个祖宗。

    “不好意思,杨媛媛住的病房不允许探视。”

    鲁菜妹跟丈夫,闺女对视一眼,咋就不让人探视了。

    “医生,你没有搞错,我是她妈,咋就不允许了!”

    尽管快被吐沫星子淹死了,护士还是一脸微笑,道:“杨媛媛同志所住的病房是特级病房,没有主治医师的允许,谁也不可以探视。还有,这里是医院,请小声说话。”

    “我小你奶奶的,我告诉你,里面是我亲闺女,赶紧叫我进去,不然我就不走了!”

    鲁菜妹不知道啥是特级病房,她只知道再见不着闺女,她儿子就完了!

    小护士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不悦道:“这几位同志,你们打扰到了其他人休息,请赶紧离开。”

    鲁菜妹拉着杨父,跟大闺女站在那里,就是不走,有本事来撵他们。

    这种人见多了,小护士不惊不慌的叫来人,直道这群人影响大家,把人撵走。

    杨以梅抱着大声苦闹的妞妞,慢慢的哄着。

    “以梅,别让她哭了,吵的我脑壳疼!”

    丢死人了,那个小护士竟敢真的把他们赶出来,鲁菜妹捂着心口大口喘气。

    哄了半天不见好转的杨以梅也很生气,这破孩子咋回事,一直哭个不停,当初她就说不要了,给村里人算了,可她男人不舍得,非要养着。一个闺女而已,养大了,还不是别人家的,有啥好稀罕的。她又不是不能生。

    “妞妞,你咋回事,再哭,我就不要你了!”

    杨父瞪了人一眼,这孩子瞎说什么呢,一巴把孩子抱进怀里,问小妞妞咋了。

    “饿,饿!”

    因为要去走亲戚,早晨吃饭也就喝了一碗稀粥,小家伙早就饿到不行了,瞅着医院里有人吃饭,忍不住哭了出来。

    杨父听完心疼的抱紧小人,对着媳妇说:“一时半会,咱们也找不到办法,孩子都饿了,先回去吃饭吧!吃完饭再过来。”

    “吃吃吃,就知道吃,儿子闺女还不知道会咋样呢!哪有心情去吃饭!”

    一向好脾气的杨父,也忍不住在街道上大喊:“那你说怎么办,这人咱们也一时半会见不着,孩子不出来,还能不吃饭了!你在这等着吧,妞妞,走,咱们回家吃饭。”

    杨以梅也饿了,可是她妈还不肯走,她也只能陪着。

    鲁菜妹呢,怎么可能不饿,其他人早上或多或少的还吃了饭,她可是真的一点都没吃,大冷的天,谁想待在外面!她也不想,可她闺女还被周雳弦那个小鳖孙留在医院,万一周雳弦从这经过,她还能把人拦住,让人评评理,凭啥不让她见她姑娘!
Back to Top